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家皇后又作妖在线阅读 - 第390章 请好好对我

第390章 请好好对我

        一夜无波无澜就这么过去了。

        荣安三人虽都累极,却因着各自心头事,睡得并不踏实。

        尤其是长宁,窸窸窣窣翻身不停。

        荣安问她缘故,她只说腰酸腿软睡不着。

        见她不说实话,荣安也懒得再问。

        天亮后,各支队伍再次开始准备新一日的狩猎。

        由于今日是从营地出发,往山林深处走后,可以预测各队收获肯定将远比昨日要好得多。所以几队都摩拳擦掌在做着最后的准备。

        如朱承熠所料,皇上为了颜面将昨日事搁置了,所以他允太子再次回了朱永泽队伍。

        只不过这次朱永昊身边,再不见了昨日的阿宣和飞虎,相反皇上的侍卫却多了好几个。

        “你真不来我们队伍?”荣安拉了往朱永泽队伍走的常茹菲。

        “茹菲,不如你便留在营地吧。既用不着折腾,还安全,午后跟营地御林军一起出山。”长宁却是突然来插话。

        安全?怎么?跟着自己和朱承熠不安全?荣安忍不住多看了长宁两眼,心头古怪更甚……

        常茹菲依旧拒了。她表示,经过昨日事后,今日的太子,绝对不敢再动她了……

        又一轮狩猎开始。

        各队从营地下来便分散几个方向各自走去。

        越往大山深处走,林木也越发高大粗壮,有些林子甚至遮天蔽日,不管大小动物都明显多了不少。

        长宁依旧心不在焉,没了昨日劲头,打猎也兴致缺缺。

        阿暮还是紧跟荣安,给她不厌其烦递了一支又一支的麻药箭。

        荣安今日亦有长进,在渐渐摸出门道后,独自猎杀了一头狼。

        一个上午又这么平静过去。

        朱承熠队伍刚好来到了一处有潺潺溪流的峡谷地。这片水草茂密,野花遍布,美景如画。遍地圆润的鹅卵石,更给此地添了几分野趣。

        他们当即便决定,在这一片休整用午饭。

        众人刚刚席地坐下,便见对面山上也有一支队伍。

        只看那倍于其他队伍人数的阵仗,立马可辨是皇帝队伍。

        对方似乎也正在找地方休整,瞧见向他们挥手示意的朱承熠后,便开始下山,显然是打算前来这一片两队汇合。

        对此,荣安心下是欢迎的。

        谁叫皇帝那里好吃的最多呢!

        老爹带那队过来后,她又可蹭吃蹭喝而不是光嚼大饼肉干了。

        也是这时,天空炸开了一朵焰火。

        蓝色的。

        “蓝色是郝岩队伍的。”朱承熠微一蹙眉。信号弹的方向来自西北边,确实是郝岩队伍前往的方向。“他们走得快,应该是遇上猛兽了。”

        “不会有事吧?”

        “没事,放信号弹主要是为了让附近的巡守前往帮忙。毕竟狩猎只最后半天,可各队信号弹都还没用。说不定是猎物太多拿不了也没准。”

        显然,皇帝队伍众人也是这么想的。

        他们只回头看了眼,便继续下山往峡谷这边来了。

        他们在中路,看信号弹起的方向,离这儿足有两三个山头,什么忙也帮不上。

        不过,又见一颗信号弹升空。

        依旧是郝岩队伍的蓝色。

        众人摸不着头脑的同时,却见天空再炸开了一橘色信号弹。

        “泰王队伍的。”朱承熠解了荣安疑。

        天空中,橘色和蓝色几乎交融在了一片。可见那两支队伍很可能是在一起。

        “兽群!”朱承熠,虞博鸿和皇帝等人几乎第一时间有了这种同样反应。

        郝岩和朱永泰那两支队伍今早是最先出发的,应该跑得最远。

        昨日郝岩错失了巨熊,今早特意带了猎鹰和猎犬,想来是有所发现才连发两个信号。

        这就对了。

        难怪昨日猛兽那么少,虎豹压根未见,熊也只郝岩队伍找到,想来是被阵仗所惊,都往一处聚去了。

        而能让两支队伍同时发出信号,只可能是有所大发现。

        两队加来有百人,这都拿不下,只怕动物数量要么可观,要么便有难搞的猛兽。

        想到这一点,所有人几乎都有些亢奋。

        连皇帝队伍下山的脚步也迟疑了。

        设想面对的可能是一群百八十只的猪羊狼豹,确实让人热血澎湃。

        相比体力充沛的年轻人,皇帝一想到需要连翻几座山,还要马不停蹄狩猎,难免略有担心自己体力不支。他虽面上没有表露,心里却做了思量。

        他不愿服老,更不愿让其他人认为他“老”,所以,藏拙是他的选择。反正昨日队伍成绩虽是郝岩队伍最强,但个人猎物方面,皇帝的成绩却是最好的。

        证明了宝刀未老,也就够了。他不去!

        于是皇帝一挥袖子,示意了他队伍的一众猎手,让他们若是愿意,可以前往信号弹方位支援围猎。

        如此,他的队伍便一分为二。

        皇帝带着虞博鸿和一众侍卫继续往峡谷而来……

        这边荣安也在询问朱承熠是否要去支援。

        朱承熠给了个否定的答复。

        “三枚信号弹一出,只怕整个猎场至少半数的巡守侍卫都会赶去。而咱们在峡谷,比皇上队伍他们还得多翻一座山。等到那儿,只怕那片至少已经聚集了好几百人。咱们很难有所收获,不如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朱承熠观察了四周,最后将视线定在了正下山过来的皇帝和虞博鸿身上……

        “咦?”荣安惊喜发现,溪流上方靠山处,疑似瞧见了鹿角。

        鹅卵石上骑马响动太大,荣安便放轻了脚步往前走了走。

        呵,可不正是一头鹿吗?

        它的半边身子隐在树后,正低着脖子喝溪水呢!

        只可惜,不在射程。

        猎物送上门,自然不会不要。

        朱承熠他们正上前迎皇上,侍卫们在负责生火抓鱼,荣安打算独立射鹿。只长宁和阿暮,跟在了她后边五步的位置。长宁脚下一重,那鹿便是一惊,荣安一个眼神,让长宁不许再跟来。

        眼看差不多到了射程,荣安思量着必须拿下,却又没把握一击即中,便索性从阿暮那里背过了箭囊。

        再往前走了两步后,她拉弓,瞄准,预备射击。

        荣安端的是一副全神贯注的模样,想要让不远处的皇帝和老爹都瞧瞧她实力。所以这一次,她尤其认真。

        沉心,静气,深吸一口。

        准备就绪。

        她一定能行!

        放箭!

        荣安的所有注意力都在射出的箭和前方的鹿身上。

        所以当阿暮突地一声厉喝“小心”传来时,她差点没回过神来。

        后知后觉间,当她瞧见冷箭飞来,这才察觉到破空声,一身鸡皮疙瘩伴着后背腾地而起的冷气瞬间席卷全身。

        阿暮一个闪身,已到了她的身前,给她挡下了飞来的一箭。

        一根利箭被打落。

        荣安一身冷汗,深知差点丢了小命。

        前方林子有埋伏!

        一声求救还没出口,又是“嗖嗖嗖”的声音传来。

        这一次,至少来了五六箭!

        荣安只想骂人,这是有人要射杀她!

        还是要让她必死的那种!

        有人是看准了朱承熠去迎驾,所以放鹿引她离开众人。好在,阿暮一直跟随着。

        右后方不远处山上的“护驾”、“来人”,“有刺客”等声音已经传来,皇帝他们发现了不对。朱承熠和虞爹的声音也已传来。

        然而,阿暮的剑在马上,手里只拿了一根长箭,虽将荣安藏在身后,却明显有几分力不从心。

        “糟!躲!”阿暮一嚎的同时,荣安也瞧见,左边也有箭飞来。左边山上竟也有埋伏!

        荣安刚打算趴下,却是后腰带被人猛地一拽。

        身后人直接挡在了她跟前。

        这次挡来的是长宁。

        长宁可不是阿暮,虽然帮着荣安打落了几根箭,可到底能力不够。

        她又怕箭会漏过她射向身后荣安,所以躲避的动作幅度并不大。

        可山上箭却是不断射来。

        长宁躲不开,左臂中了一箭,瞬间血流如注,一袖的红。

        如此远距离,这射杀力却是非同凡响。

        荣安一细瞧下,发现山上横石立着的三人已直接露出了身形。

        可恨啊!

        对方用的分明就不是弓箭,而是弩。

        还是可以一发多箭的弩,威力和穿透力远比弓箭强,在狩猎里严禁使用的弩!

        什么深仇大恨,对方如此势在必得,才抱了此般必须让自己丧命的乱箭射杀之势?

        血腥味已至,荣安又岂能让长宁做挡箭牌?

        “长宁,你过来!”受了伤的长宁还挡在荣安跟前,荣安只得从后面将她往后拉。

        这一瞬,她瞧见山上几人又一轮箭射了来。

        特么!这是要她死在朱承熠和老爹眼前吗?好恶毒的心思!

        罢了,死就死吧!

        这一瞬,她突然就想到了星云所说的“血光之灾”,指的,大概便是此刻了吧?她是否如他所言吉人天相她不知,却知星云的护身符没用是真的。

        狠狠推开长宁后,对面射来的箭已到了跟前。

        可这一次,还是有人挡在了她跟前。

        朱承熠。

        他到了。

        用一种几乎是飞身扑来的姿势。

        足足九支箭,上下左右,势不可挡,势在必得。

        朱承熠乱弓挥出去,打落了七支箭,可还有上下两支,却一支射中了右胸,一支在他大腿擦过……

        中箭的他往后倒去,带着被他完全挡在身后的荣安一起往后。

        荣安抱着他,接着他,与他一起倒了地。

        这一瞬,鼻间全是血腥味。

        她搂着他腰的手一下被腥红染上。

        摔在地上,荣安却感觉不到疼,只觉全身的血液都冲上了头,脑袋里嗡的一声。

        他中箭了!为了她!

        她手脚发颤发软,似连气也喘不上来。

        好在,好在,好在侍卫们也都及时赶了来,纷纷或举箭往山上射,或帮着来挡箭。

        无疑,对面山上的都是疯子。

        他们宁可冒着中箭的危险也不躲,依旧在乱箭发来。

        “箭!我有麻药箭!”荣安将她的箭囊送了去。

        她恨!很想亲手放箭射穿那些人,可她的手抖得太厉害,托着朱承熠都似用完了所有气力。她不想让那些人逃脱。

        信号弹燃起,皇上那边的一部分御林军也赶来,对方见施箭再无成功可能,才悻悻离开。阿暮那边亦是一样,隐见有马闪进了树林。

        “射……射中了吗?”荣安箭囊的箭已被射光,只剩了一个空囊在地。

        “中了,中了两人。”有人回她。

        怕是调虎离山,稳定了心绪的虞博鸿也不敢让太多人去追,只调了朱承熠队伍里的八个侍卫,皇帝身边的八个御林军继续追去……

        皇帝脸黑的厉害。

        他不太确定,对方究竟是冲虞荣安?朱承熠?还是自己?

        毕竟自己正在下山,距离朱承熠他们只几十丈之远。但有人挑衅了他天子之威是真的!还有朱承熠……皇帝脑袋是真疼了起来。这小子要是没了,燕安地那里也没法交代啊!弄个不好,要起战事!

        此外……他不得不怀疑一刻钟前,突然之间上天的那三枚信号弹也是一出调虎离山。调走了大部分的巡守,连他队伍里的猎手也引开了一半。

        若真如此,对方手笔何其之大,这个计划究竟有多少人参与其中?皇帝细思极恐,不寒而栗。

        另一边,抱着朱承熠的荣安有些崩溃。

        他腿上那一箭还好,虽伤口略深,但到底只是擦伤。

        但右胸那一箭,几乎洞穿。

        那血汩汩往外流,一点没有要停的意思。

        不止朱承熠的衣,就是荣安的一身布衣也被血染红染透。

        胸口有些撕裂般的疼。

        今生第一次。

        和前世朱永昊死时她的伤痛还不一样,那次只是堵,只是难过,只是空,只是悲。

        但这次,是痛。

        手脚分明有些麻痹,可心头却痛得厉害。

        不知不觉,她已泪流满面。

        她过于无措,压根没有注意到朱承熠与长宁有视线交流,也没有注意到朱承熠其实好几次欲言又止,最后才张口示意了她。

        荣安听不清,只能将耳朵凑到他口边。

        他道:“对不住……我不敢冒欺君之名……所以我刚刚有所保留……然后,没能避开……但我不会死的……你放心。”

        随后,他竟是笑了:“你看,你欠我一条命了……这样,你应该不会再想逃了……你的命是我的,所以,请你好好对我……”

        说完这一句,朱承熠便晕了过去。

        荣安泣不成声,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自然愿意这辈子好好照顾他。可他若因她没了,那她又该怎么去还?拿什么去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