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之完美人生(江羽客陈白露)在线阅读 - 第198章 似曾相识(大结局)

第198章 似曾相识(大结局)

        “你是谁?!”冯母喊道。

        “曾阿姨,是我!”女人一把扯下了帽子。

        “叶大夫!”冯母惊得张大了嘴,来者正是叶白筱,冯母一家经常到华海诊所去看病,跟叶白筱比较熟悉,对她的医术医德更是评价极高。

        “曾阿姨,简爱这恐怕是中了邪!这位江大夫就是治好小桃花的那位神医,只有听他的,简爱才有救!”叶白筱焦急地说道。

        “啊?”

        冯母的神情顿时凌乱了,她早调查过陈白露的身世,明明是哑巴嫁了个傻子,怎么现在哑巴会唱歌,傻子也摇身一变成了神医,这究竟是什么操作?

        “你还愣什么?”叶白筱急的伸手拉了一下她的胳膊。

        冯母如梦方苏,转过身望着江羽客,神情一滞,“噗通”跪在他跟前,额头重重磕在地上,带着哭腔喊道:“江大夫,都怪我狗眼看人低,我求你救救我女儿吧!只要你能救她一命,我愿意做牛做马报答你!”

        “江大夫,求你救救简爱吧!”

        “江大夫,求你大发善心!”

        “江大夫,求求你了!”

        .............

        眨眼间,冯家的亲戚黑压压跪倒了一片,包围了江羽客,冯母和冯父哭着一人抱住他一条腿,苦苦哀求。

        周珍珍的父母当然也不例外,跪着挤进来,抓着江羽客的衣角都哭成了泪人。

        “好了,你们别烦了!”

        江羽客突然不耐烦地吼了一声,这时他正在用启玄金针给陈白露渡入真气,但陈白露依然紧眼神空洞,脸色泛青,毫无好转的迹象。

        “我问你们,除了后台,冯简爱和周珍珍还一起去了什么地方?”江羽客突然抓住冯父的领子急声问道。

        “还一起...”冯父急的满头大汗,瞠目结舌,脑筋怎么都转不过来。

        “笨蛋!她们俩比赛前一起去了二楼女厕所,洗澡去了!”冯母喊道。

        “她们在那儿共同用了什么东西?”江羽客追问道。

        “共同用了一盆水!”冯母记得很清楚,“当时水龙头里没水了,我发现墙角有一个盛满水的盆,就端过来给她们一起用了!”

        “好,那你去找一下那个盆,再去找一张体育馆的构造图,一定要快!”

        姜戎急的脸都白了,大手一挥,“我要给她们仨看病,请每家留下两位女士,男士请先出去!”

        说完,他抢先把陈白露平放在地上,拔下了她身上的金针。

        众人愣了愣,顷刻间,男人们蜂拥而出,留下七八个女人。

        接下来,姜戎吩咐女人们把冯简爱和周珍珍抬过来,和陈白露并肩躺在地上,然后姜戎直接把陈白露的衣服脱掉了,冯周的亲属一看,也只好把两女都剥得赤条条的。

        此时,陈白露已是白发三千,神情痛苦,冯简爱和周珍珍双手和下体皮肉破碎,鲜血淋漓!

        姜戎迅速取出金针,双手连挥,一枚枚金针准确无误地扎进了三个女人的身体。

        “鬼门十三针!”

        叶白筱自然也留下了,身子一颤,杏眼瞪得圆圆的,仿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姜戎竟然还会用这种驱除邪祟的传奇针法!

        其他女人当然不认识这种针法,但她们看到,江羽客手指过处,一根根闪着光芒的金针便精准地刺入她们仨体内,在每个人身上都构成了一幅幅大同小异的画面,不由得彻底惊呆了。

        “大夫,来了!”

        这时冯母端着那个水盆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张背面沾着白灰和尘土的示意图。

        “好!”

        姜戎接过水盆,伸出手指在盆底捻了一圈,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眉头一拧,突然咬破舌尖,用手指沾了舌尖血在三女眉心各写了个“爻”字,然后着急地说,“她们的确是中了邪,而且是很厉害的邪,三个人的母亲请站出来,为孩子牺牲一下!”

        郄芳、冯母和周母立即站了出来,个个眼里带泪,神情焦灼。

        江羽客让她们各自盘腿在自己女儿的头前,用金针割破她们的手心,把浓稠的血一滴滴滴进进三个女孩额头的“爻”字中间的方格里。

        惊奇的是,三个女孩接触到母亲的血,痛苦的神色立即缓解,冯简爱和周珍珍的伤口也奇迹般的开始愈合。

        “你们保持给她们滴血,叶大夫,立刻报警,我去去就来!”姜戎拿起地图奔了出去。

        “海涛,是不是又遇到什么阻碍了?”

        此时,屋子里面,中年人正围着摆放在板凳正下面的阴头不停走动,念念有词,阴头的颜色随着咒语不断加深,但深到一定程度后,就好像受到某种力量阻挠似的反弹回来,连续三次都是如此,见到这一幕,姬泰来不仅眼角抽动,沉着脸问道。

        中年人额头冒出一层冷汗,神色紧张,没有回答。

        正在这时,门突然“咣”一声被踢开了,一道身影闪电般疾冲进来,中年人大惊,他精通杨氏太极拳,右手下意识地在空中画了个半圆,柔中带刚,想要阻挡,但那道身影却中途猛地一蹬地,凌空而起,一记凶猛的鞭腿直接踢在他脸颊上,他登时像大力开出的足球一般横飞出去,脑袋重重撞在墙上,溅成一团红白浆糊。

        落地后,身影用脚尖挑起阴头,捧在手里,愤怒地一把捏成了碎片。

        “江羽客!”

        这时姬泰来也看清了那个傲然而立身影,浑身一颤,手里的拐杖“咣”一声掉在了地上。

        “江羽客!!”

        姬景华大叫一声,从怀里掏出一把瑞士军刀朝姜戎后心狠狠刺去,但他刚欺到江羽客身后,就被江羽客一个回旋踢踢到了墙角,眼看就起不来了。

        “姬泰来,这全是你的主意吧?竟敢用祝由术谋害我妻子,我绝不会放过你!”

        姜戎转过身,满身煞气,带着极大的威势,一步一步朝姬泰来走过来。

        姬泰来吓得脸色煞白,瞠目结舌,浑身像被高压电击一样抽搐不已,屁股黏在椅子上,站都站不起来了。

        “去死吧!”姜戎举起右手,灌足力气,狠狠朝姬泰来脑袋劈下。

        然而,一掌劈下来,却见姬泰来的脑袋像水中的影子一般荡漾分开,消失不见,紧接着一个熟悉的女声叫了起来:

        “江羽客,你找死啊,打老娘干什么?!”

        江羽客一惊,紧接着头脑像突然从迷雾中抬起,猛地睁开眼睛,就见一个熟悉的女人正捂着脑袋对自己怒目而视。

        “江羽客,你疯了,当了个副主任医师就了不起吗?还打起老婆来了?!”女人张牙舞爪地吼道。

        “你是周岚?”江羽客不敢相信地喊起来,“姬泰来呢?陈白露呢?这到底是哪儿?!”

        他惊慌地左顾右盼,四周的环境再眼熟不过,正是他在21世纪的家!

        “谁是姬泰来,谁是陈白露?你昨晚喝了多少酒啊?发春梦了是吧?提个小小的副主任医师就嘚瑟成这样,瞧你这熊样!”周岚又骂了一句,不过俏脸上还是忍不住露出了一抹喜色。

        接下来,整个早上,江羽客都像梦游一样晕晕沉沉,周岚给他做饭,喂圆圆吃饭,收拾碗筷,一切都充满着极度的不真实感。

        “老婆,你不去上班吗?”

        七点半了,姜戎见周岚还没有上班的意思,不由得奇怪的问。

        “你个死鬼!”

        不料,他话音刚落就挨了周岚一粉拳和许多白眼,随后,就见她摸着自己的肚子,嗔怪地说道,“你昨晚真是喝高了,人家昨天已经辞职了,老公,以后养家糊口的重担就全落在你一个人肩上了,你可一定要加油啊!”

        江羽客彻底凌乱了,通勤的路上,也如同梦游一样。

        到了中医院,忙碌的工作使他暂时忘记了内心的困惑,他像个木头人一样熟练而麻木地应付着走马灯式的病人,不知不觉,日已西斜,他的新诊室里终于冷清了下来,他用手支着腮帮,望着红通通的夕阳在汪洋大海般的高楼大厦后面渐渐沉落,思绪万千。

        90年代种种,真的只是一个梦吗?

        陈白露、陈玉菡、叶白筱....难道只是梦中的匆匆过客?

        终于,他的意识渐渐模糊,视野也逐渐失去了清晰,窗外的喧嚣更是越来越远,可就在这时,他耳畔忽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甜美声音,

        “大夫,你这里能看脑膜炎吗?”

        姜戎蓦地睁开了眼,原来是一个似曾相识的女人,牵着另一个可爱少女的手,不约而同地依靠在诊室的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