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极品豪婿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不信算了

第八十六章 不信算了

        周曦芷深吸了一口气,道:“不说就算了,也用不着骗我。”

        “不信我也没办法。”萧京耸耸肩。“回去吃?我还得买菜。”

        “等会,我还没问完你话呢。”周曦芷嗔怪的瞪了萧京一眼。

        萧京道:“问吧。”

        “你嘴里没一句老实话,难怪你能瞒我瞒三年。”周曦芷撇撇嘴抱怨。

        天地良心,我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萧京无奈了,可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是实话,别人就越不信。

        “你是不是真和那个冬市萧家有关系?”周曦芷问道。

        萧京想了想,说道:“算有吧。”

        “什么叫算有吧?”周曦芷要抓狂了。“你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我!你有没有当我是你老婆?我对你一无所知,有这样子的老婆?”

        萧京无辜道:“你不也一直没当我是老公吗?”

        ……

        周曦芷沉默了。

        好像事情确实是这样……自己以前确实没能把他当成老公。但不对……

        “但那不也是因为你瞒着我吗?你一点志气都没有,装成一个废人,试问哪有这样的女认会忍受这样的男人?”周曦芷反应过来之后,抓狂道。

        “好像你说的有点道理。”萧京笑道。

        周曦芷白了萧京一眼:“那还用说?所以拜托你,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但是不要再扯什么修真啊,三百亿这些东西了。我真不是三岁小孩子,哪会被你骗。”

        “可你不是被我骗了三年吗?”

        “呸!鬼知道你真是装的,那不叫骗,那是你自甘堕落,就算你身份不一样,在那三年,你不也是一个什么都没做的废物吗?”

        说完顿了顿,周曦芷觉得自己说的有点重,便道歉:“抱歉……”

        却听到萧京说话,抬头一看,看到萧京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周曦芷俏脸一红:“看什么看?没看过吗?”

        “回家吧,我去买菜?”

        周曦芷这下没反对了,道:“嗯……”

        出来到餐厅门口,周曦芷又停住脚步,她问道:“为什么不能让爸妈知道你有钱?”

        萧京道:“有些事还没有解决,少点人知道还是好的。”

        “那你又让我知道?”听到这句话,周曦芷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

        “你都要和我离婚了,总不能真让苏觉那小子占便宜吧?”萧京笑道。

        “你……”周曦芷一时间竟反驳不了什么话,因为这瞬间她想起了那天晚上,苏觉要对她下手,然后她被神秘人救了,她想起了那神秘人的怀抱。

        顿时起了一些惊慌:“我去取车。”

        周曦芷对于那个神秘人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她不知道对方是谁,甚至没看清对方是谁,那天晚上她中了迷药,在惊恐慌张的情绪中,只记得一张非常结实的胸膛保护了她,然后带她回了家,她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但是她能肯定没有发生什么。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她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和这个神秘人见面。

        她也不想告诉别人这件事情,别人问起,她总是笼统的一说而过,像是保护他,又像是不愿意让别人发现他。因为她是已婚之妇,她虽然没明白为什么他会忽然出现救了她,但是她知道,对于这个救命恩人,她非常感激,也非常害怕。

        她不太敢再见到他,但是她又想找到他,说声谢谢。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心理,也是因为这种心理压力下,她向萧京提了离婚,并且歇斯底里。

        只是没想到的是,之后萧京真的做出了改变,展现了他不为人知的一面。而她也将这个神秘人深埋心底。她心里猜测,这个神秘人可能是喜欢自己,然后一直在暗中保护着自己,因为自己已做人妻,他黯然神伤,只能在暗中默默的注视着自己。

        周曦芷有些伤感。

        萧京则有些蛋疼,如果他知道这一切,恐怕会对周曦芷大喊一声:别给自己加太多戏了!我可不想绿了我自己。

        回到家一切如常,晚饭过后回房,周曦芷仍然兴致不佳,萧京说有事要出去一趟,周曦芷也没问是什么,正好省了萧京的事,懒得再编故事。

        开着车子出去,萧京来到了城南城郊。

        今天和王聪颖有约,他还记得。而且他还想把箱子给拿到手。

        来到了会所,萧京进来的很顺利,被人领着进了东屋,王聪颖早已等候多时。

        王聪颖长的很精神,头发不长,面相五官周正,稚气未脱。萧京被请入座,但是发现了一点不对劲。

        “怎么了萧先生?”王聪颖看到萧京看自己,连忙问道。

        萧京笑了笑道:“没什么。”

        萧京发现的是这个王聪颖似乎很紧张,他为什么紧张?和自己见面很紧张?不应该,他和我都是第一次见面,而且他作为东道主,有什么好紧张?

        萧京因为觊觎对方的箱子,所以看到一些端倪,顿时也提高了警惕。

        王聪颖摆出了棋盘。

        “早听说先生大名,想要领教一番,还请先生不吝赐教。”王聪颖说道。

        萧京笑道:“不用这么文绉绉的,王少相请,哪敢不从?”

        棋盘摆开,萧京趁机开始试探,因为进屋来并没有见到箱子,看来王聪颖并不是完全没把那东西不放心上,还是有好好放好。

        “就这样下未免有些枯燥。”萧京笑道。

        “哦?萧先生想添点彩头?”

        “可以吗?”

        “当然可以,那就十万一把吧,先生赢我,我给十万。先生输我,我分钱不收。”

        “真够豪气。”萧京竖起了拇指,心里也对着阔少服气,这要不是他棋艺高超,要不就是真的洒脱豪气,可能两者都有,但不管是不是,这种豪横,也确实挺容易收拢人心。

        王聪颖道:“那就这样说定了。”

        “等等,我不缺钱。谈钱就伤感情了。”萧京笑道。

        王聪颖愣了下,自己和他哪来的感情?

        “那你是要?”

        萧京说道:“我向来喜欢一些偏门物件,像什么老古董,箱子木材之类的都挺感兴趣,听说王少有个珍藏室,我也不奢望多,只求赢棋,能进去观览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