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建一座城市给你看在线阅读 - 第155章 叫外人怎么看

第155章 叫外人怎么看

        晚上八点,春节晚会开始。

        这个时候还没有网络,春晚还有些意思,家家户户就都看电视。

        十一点,李莉热菜,何巧云煮饺子,就开始吃年夜饭。

        李永和又喝他的茅台,李虎城喝了一瓶啤酒。吃过年夜饭,就开始放鞭炮、烟花。

        一时间,到处都是噼里啪啦的声音,连绵不断。烟花映亮了夜空,如同白昼。

        李家今年买了不少烟花鞭炮,花了二十来分钟才放完。

        回到屋里接着看电视,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派出所所长胡大力带着一个手下突然来了。

        “虎城,河东村那边出事儿了,所里的摩托车打不着火,把你车借我用一下,我过去看看。”

        “怎么回事儿?”

        “村长老沈悄悄回家过年,叫债主给堵家里,双方就打了起来。十来个人受伤,挺严重的。”

        “那你开去吧,对了,小马在特产城那里,车要是不够用的话,叫他也开车过去。”

        “也好,要是严重的话,一个车还真装不下。我过去找小马。一块儿过去。”

        “我也过去看看。”

        李永和穿上大衣,就下地穿鞋。

        “你去干什么,别去添乱。”

        何巧云道。

        “老沈就是跟我一块儿在好运来躲债的,我总得去看看怎么样啊。”

        “行,三哥也跟着一块儿去吧。”

        胡大力和李永和走了,李虎城也穿上羽绒服。

        “妈,你和二姐在家,小马走了,我到苗圃那里去守着。晚上就在那里睡了,明天早晨我回来吃饺子。”

        “去吧,好几百万的东西,也得看着点儿。唉,不是这家打,就是那家打,连个年都过不消停。归根到底,还是因为穷。”

        穷的时候折腾,有钱了也未必消停。

        人啊,大概就是在折腾当中过一辈子吧。

        李虎山离开李虎城家之后,没有直接回弟弟家,而是到了赵存栋家。

        吃年夜饭的时候,李虎威来找了一回,他已经在赵存栋家跟赵存栋和赵存檀哥俩喝上了。

        说是到我家来过年,大过年的,你在别人家吃年夜饭,这不就是打我的脸么?

        李虎威一气之下,劝了哥哥两句,客气一下,自己回去了。

        “哼,李虎城这个鳖犊子,仗着自己有几个钱儿,连我的面子都不给。跪了半天,他就是不答应。”

        李虎山喝了口酒,气哼哼把杯子顿在桌子上。

        赵存栋老婆葛燕一看李虎山这个样子,心里就来气。

        “我说虎山,你说话也拍拍自己的良心。人家为什么不要你?自己心里还没点儿数?”

        “不是嫂子说你,当年李莉和李虎城都念书,李永和哪来的那么钱借给你?就因为没借给你钱,你就跟人家翻脸了。”

        “这么多年了,你拿人家当叔叔、婶子了么?你回来连人家家门儿都不登。大过年的回来,你哪怕买几斤王家小烧给叔叔送去,也是个晚辈儿的礼数。人家还差你这几斤酒,在乎的不就是你心里还有这个三叔三婶儿么。”

        “你们可倒好,杨小梅把你侄女儿给打了。小孩子瞎闹,你个大人哪有打人家孩子的道理?”

        “大过年的,你们两口子跑人家里跪着,这叫什么事儿。有事儿就不能好好说,就不能等两天再说?这不是逼人家么。”

        “再说眼前的事儿,我倒是不差你这一口吃的。可是你到虎威家过年,却在我家里吃饭,你叫虎威和何萍怎么想?叫外人怎么看?人家不就寻思虎威跟何萍不给你饭吃么?”

        “你看看你这老娘们儿,不就吃个饭么,话怎么这么多。”

        赵存栋也觉得自己老婆说得对,但是他也不好直接赞成。

        虽然李虎山是自己弟弟的连襟,但就是个不懂人情世故的人。

        “我怎么就不能说?我说的不对么?老三回咱家过年,要是连个招呼都不打,就到别人家吃饭,咱们怎么想?”

        “我没拿虎山当外人才这么说,换了别人,我才懒得管呢。”

        赵存檀放下筷子,点着一支烟。

        “二哥,虎山,二嫂说得对。这件事儿虎山做的确实不妥,叫虎威和何萍很为难。”

        “我哪里想那么多,不就是生李虎城的气么?”

        葛艳一听李虎山这么说,就怼了回去。

        “你这又不对了,你想到人家那里去,人家就得要你?总得两厢情愿吧?”

        “再说了,你跟人家什么关系,一开口就要管钱、管物。人家凭什么把这么重要的事儿交给你?”

        “还有,虎山你有几把刷子,别人不知道,自己还不清楚?真交给你管,你还能管好?人家是自己的钱,可不是公家的钱,让你随便折腾。”

        赵存檀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

        这二嫂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是李虎城的卧底,怎么净帮着人家说话呢。

        “二嫂,别人家的事儿,咱别管了。回来过年麻烦你,你辛苦了,弟弟敬你一杯。”

        葛艳立刻满脸笑容。

        “这才是句人话,虎山,你跟老三学着点儿。来,老三,干了。”

        赵存栋也跟着陪了一杯。

        “虎山,你是得跟老三学着点儿。你二嫂就经不住捧,别人夸她几句,她就恨不得把心扒给人家。”

        “我看你这事儿也不用着急,何萍和虎威跟你三叔三婶儿关系好,他们跟李虎城关系也亲近。”

        “李虎城经常出门儿,瞅着他不在家的时候,你叫何萍、虎威去求求你三婶儿。她这个人心慈面软,她要是答应了,别人还能说什么?李虎城知道也晚了。”

        “虎山,二哥说的对,这事儿不急,来,喝酒。”

        吃完饭,赵存檀送李虎山出来。

        “以后这些事儿,别在我二哥、二嫂跟前儿说。”

        “怎么啦?”

        “李虎城给我二哥送了点儿年货,二哥就动摇了,不想跟李虎城斗。我二嫂那个人,就是个直肠子,看不惯的就想说,他们不可靠。”

        “那怎么办?我就不到工地上去了?”

        唉,这个草包,连这点儿事儿都处理不明白。

        “当然要去,二哥不是说了么,你跟虎威、何萍好好处着,到时候找他们就行。还有,李虎城这回出去了一个来月,到底干什么去了?”

        “我问过何萍和虎威,他们也不知道,就说在深川买了设备之后,去羊城了。”

        “他去羊城干什么呢,难道是找钱?”

        “十有八九是找钱,别看他出手大方,那就是装呢。特产城那么大的窟窿,他还不得想办法去堵?”

        “你再探探别人的口风,想办法弄清楚李虎城去了什么地方,干些什么?”

        “他干什么很重要么?”

        赵存檀心里叹了口气,暗骂一句草包。

        “自然重要,如果知道他是怎么弄到钱的,咱们也去捞一把。”

        “哼,两三千万呢,他上哪里弄去?做梦吧。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