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近身狂婿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五章 这是你的家!

第三百六十五章 这是你的家!

        丰盛的宵夜没人动。

        昂贵的红酒,也无人品尝。

        楚云二人等了近半小时。可谈话不到三分钟,这件事就圆满结束了。

        两个选择。要么彻底终止合作,拿出资金。要么继续合作,但叶教授方面得做出补偿,以及程序上的补充。

        按照叶教授的性格,楚云本以为她会选择霸气的终止合作。可没想到,她竟然选择继续合作。卧薪尝胆。

        徐稷下亲自送二人下楼。待遇可谓给足了。

        要知道。就连楚少怀跑这儿来,也顶多让徐稷下送到电梯口。不可能一同下楼。

        在某种程度上,楚云还是挺有面子的。

        上了车。叶教授表情复杂。目光微妙。

        “你变了。”楚云吐出一口浊气。“这种委屈,你居然也能忍?”

        叶教授变得有些陌生。

        让楚云颇有些心疼。

        叶教授苦涩道:“叶重的事儿,让明珠官方对叶公馆颇有微词。爷爷走后,叶公馆的声望也大不如从前了。外表看,叶公馆依旧巍然耸立。可目前执掌叶公馆的,是我一个小女人。还是一个得罪过不少商界大佬的女人。”

        “以前我总觉得爷爷做事太理性。不够狂野。现在才知道,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这世上哪有真正的性情自由?说白了。做任何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只是看自己是否承受得起罢了。”叶教授抿唇说道。“我不想叶公馆毁在我手里。就算达不到爷爷巅峰状态。也得稳扎稳打,站稳明珠第一豪门的脚跟。”

        “这应该没问题吧?”楚云斜睨了叶教授一眼。“你是不是太谨小慎微了?”

        “不算。”叶教授玩味道。“你老婆势头很猛。我必须小心前行。绝对不能被她超越。”

        楚云哭笑不得。

        抵达之前预定的酒店。叶教授刚下车,却见楚云没什么动静。

        “你还有事?”叶教授好奇问道。

        “你刚刚没听徐稷下说吗?”楚云点了一支烟,微笑道。“你早点休息。跟徐稷下打交道。可得打起精神。”

        叶教授点点头:“祝你顺利。”

        虽然不知道楚云跟楚家有什么纠葛。又为什么不肯回去。但既然决定回去,那肯定得经历点什么。

        “晚安。”

        楚云拉上车门,吩咐司机前往楚家。

        楚家不算太大。布局也不算革新。

        但这个楚家,楚云住了很多年。直至参军后,定居生活才算划上句号。

        进入前院后,楚云细细端详了一会。跟以前一样,格局没变,甚至连那老槐树下的石桌,也依旧残缺了一块。

        故地重游,楚云有些近乡情怯。

        童年的回忆迅速跳入脑海。包括那个似乎永远不会笑的伟岸男人。

        年幼时,楚云从骨子里惧怕楚红叶。

        但从未害怕过楚中堂。哪怕他是长辈,比楚红叶还要严厉。可莫名的,他并不惧怕对方。

        因为楚红叶动不动就体罚,就骂他。

        这对年幼的楚云来说,是致命的压力。

        可楚中堂却只是一脸冷漠。既不会骂他,更没有动过手。

        来到楚家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陌生的佣人领着楚云进入客厅,然后去通知已经卧床的楚中堂。

        茶水点心上的很快。

        这批老爷子走后新换的佣人,甚至不知道楚云究竟是什么身份。

        但他们知道,此人不可怠慢。

        不到五分钟。

        背后响起一把平静淡定的嗓音。

        “这是你的家。不用如此拘谨。”

        楚云站起身,还算礼貌地看了楚中堂一眼。

        一个连穿睡衣,都能穿出威严的强大男人。

        就仿佛穿着一身龙袍!

        这个男人,是目前华夏商界最强大的男人。

        未来的十年,二十年,可能也没人能够动摇他的绝对强大。

        更甚至,连他培养的徐稷下,如今已然成为华夏商界的强者典范。

        楚中堂,已逐渐退居幕后。成为真正的遥控指挥者。

        “叔叔。”楚云态度谦逊道。

        “坐。”楚中堂摆摆手。径直坐在了楚云的对面。“是不是不欠徐稷下一个人情。你就准备一辈子不回家了?”

        他开门见山。并没藏头露尾。

        楚云僵硬地笑了笑:“就是有点怕您。”

        “我感觉不到。”楚中堂平静道。“这世上所有人怕我。你都不会怕。”

        楚云恭维道:“您是站在金字塔尖的大人物。我为什么不会怕您?”

        “因为你什么都知道。”楚中堂目光平静地盯着楚云。“所以你不会怕。相反。你应该讨厌我。甚至恨我。”

        楚云沉默起来。

        他知道楚中堂在说什么。

        但这种事儿,他不想说开。更不想点破。

        他离开楚家,并决定不再回来。就是为了此事。

        如今,楚中堂却主动提出来。倒是让他有些难做。

        “但我并不讨厌您,也不恨您。”楚云缓缓说道。“我生活的很幸福。也很安康。我希望可以一直如此。什么也不要发生改变。”

        楚中堂安静聆听。

        直至楚云说罢,他才点了一支烟。目光平静地盯着楚云:“不是所有人都和你想的一样。”

        “只要您如此想。就一定可以做到。”楚云平静道。“我相信,您有这个能力。”

        楚中堂沉默了。

        他似乎在思考楚云的话。

        又仿佛,在仔细端详着楚云。

        良久后,楚中堂抿唇说道:“有时间,带你老婆来家里做客。听说她是个商界奇才。没给楚家丢脸。”

        楚云没有开口。

        但用沉默回答了楚中堂。

        他这辈子,或许都不会让楚中堂与苏明月见面。

        他可以恭维楚中堂,至少保持基本的礼貌。

        但在内心深处,他始终保持着警惕以及不放心。

        他不可能把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放置在危险人物面前。

        这会让他极度不安。甚至焦虑。

        “连你自己都做不到。为什么认为我能做到?”楚中堂话锋一转。平淡道。“你并不信任我。是吗?”

        楚云吐出口浊气。摇头说道:“不可否认。我的确有点怕您。”

        楚中堂没再深究。

        他缓缓站起身:“房间帮你打扫好了。还是以前的格局。陪你爷爷说说话。你已经两年没回来看他了。”

        说完,楚中堂上楼去了。

        只留下一道深不可测的恐怖背影。

        华夏商界第一人,金字塔顶端的楚老怪!

        就是楚云的二叔!

        楚少怀的亲生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