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豪门狂婿(陈青夏雪)在线阅读 - 第1332章 心腹大患

第1332章 心腹大患

        张道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盟主放心,属下一定完成任务。”

        “五天之后,还在这里会合。”

        很快,张道然带着赵破军走了。

        江炎转身看着秦永生,又说:“秦护卫,你马上返回日月门,调集人手,等张道然从长安归来,立即攻打武神院。”

        “属下领命!”说完,秦永生也迅速离开了。

        “江炎,亏你还自诩是武林盟主,可你做的这些勾当,只会令人唾弃。你以为你们从魔都逃出来就没事了吗,别做梦了,你只会给江家带来更多的麻烦,没准江家从此就一蹶不振了!”李清雯不屑地看着江炎,满脸嘲讽地说。

        江炎听到这些话,脸色也是忽然一变,阴冷的目光狠狠地盯着李清雯,咬着牙说:“做大事者,不拘小节,魔都算什么,等我除掉武神院,整个华夏的大家族都会成为我的囊中之物。”

        李清雯不屑地哼道:“我看你不过是为自己闯的祸找个借口罢了,还想掌控华夏所有大家族,真是白日做梦!”

        江炎目光微寒,身形一闪,下一秒便捏住李清雯白皙的脖子,李清雯哪经受得住江炎的力道,脸色涨红,很快便有了窒息的感觉。

        “再多说一个字,我现在就送你去见阎王。”

        拓跋明月忙不迭说:“住手!”

        江炎又迟疑了几秒,就在李清雯感觉昏迷的时候,才松开后者的脖子。

        李清雯只感觉大脑供血不足,身体不受控制地倒了下去,幸好拓跋明月眼疾手快,急忙将李清雯搂住。

        “我江炎做事,绝不受谁约束,更不需要别人指指点点!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就是我的规矩。”江炎怒气横生,即便是日月门那几个手下,也有种背脊发凉的感觉。

        山背后的路上,张道然和赵破军并肩而行,虽然是走,但速度能赶上一个普通人慢跑。

        “门长,那陈青的老婆是何许人也,攻打武神院,和她有什么关系?”赵破军十分不理解江炎的用意,刚才当着江炎的面不敢问,只能避开江炎再问张道然。

        张道然笑了下说:“这么简单的道理,你还不明白?盟主是忌惮陈青,所以才让我们去把他老婆抓来,必要的时候,夏雪就是我们手里的王牌。”

        赵破军恍然大悟,不由笑道:“一个陈青,就把盟主吓成这样了?”

        张道然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正色道:“你觉得陈青可以忽视掉?据我所知,陈青练武只有短短几年时间,可他现在的实力,已经达到顶尖武者的水平,如此惊人的天赋,谁不忌惮?就算当初徐达胜还活在地时候,也把陈青列为最危险的敌人之一,这绝不是没有道理的。”

        赵破军不由得倒吸一口气,“他练武只有几年时间?那他妈也太妖孽了!”

        “上次攻打武神院的时候,陈青并没有出现,我怀疑他也在闭关突破,翻天掌虽强,但绝非冰火神拳的对手,一旦陈青将冰火神拳突破到圆满境,别说你我,恐怕盟主也不是对手。”

        张道然看了赵破军一眼,“盟主也正是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才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发动第二次攻击,陈青不死,终究是他的心腹大患。”

        “原来如此,以前我还真小瞧那小子了。”

        “快些赶路吧,若误了时间,盟主怪罪下来,你我都担待不起。”说完,张道然又加快脚步,不久,二人的身影便消失在国道的尽头。

        第三天中午,长安城。

        明媚的阳光洒落在陈家大院里,一个独立院子的绿荫下,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蹲在地上,一手扶着一个婴儿车,一手拿着一个婴儿玩具,目光温柔地看着车里的婴儿。

        婴儿看起来只有六七个月,白嫩的肌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吹弹可破。乌黑的双眼如同两颗宝石,紧紧地盯着女人手里的玩具,忽然被惹得咯咯笑,露出两颗刚长出来的乳牙,甚是可爱。

        “少夫人,小少爷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像极了大少爷呢!”旁边一个女佣笑着说。

        夏雪听到这话,嘴角的笑容变得更加明显起来,“他的儿子,能不像他吗?”

        “这倒是,咯咯。对了少夫人,再有几天,小少爷就七个月了,您还没想好小少爷的名字吗?”

        夏雪摇了摇头,“他的名字,当由陈青来取,陈青没回来之前,就叫他乳名便好。”

        女佣似乎发现夏雪的脸色有点不对,知道夏雪是想念陈青了,便立即打住这个话题,正当这时,女佣正好看到陈清平朝这边走过来,急忙笑着说:“少夫人,老太公来了。”

        夏雪起身相迎:“爷爷,您来啦。”

        陈清平今天穿着一件唐装,看起来精神抖擞,先朝夏雪点了点头,随即走到婴儿车旁边,看到曾孙可爱模样,陈清平的眼中也充满了溺爱,忍不住伸出右手食指,轻轻滑过婴儿的脸蛋,笑着道:“像,真像,简直和青儿小时候一模一样,看来我们陈家的基因还是很强的,哈哈。”

        夏雪呡唇一笑。

        陈清平的目光始终不离婴儿,一边问:“小雪,青儿离家多久了?”

        “再有十天就整整十个月了。”夏雪说。

        “呜哇呜哇……”

        这时,婴儿忽然啼哭起来,陈清平全身一紧,急忙问怎么回事,夏雪笑道:“爷爷,孩子吃奶的时间到了,吴阿姨,麻烦你去给宝宝冲杯奶。”

        “好嘞。”

        “把孩子推走吧,我正好有话要和小雪说。”陈清平说。

        吴阿姨应了一声,然后轻手轻脚地推着婴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