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无双赘婿(沈默苏婉瑜)在线阅读 - 第2406章 人命关天!

第2406章 人命关天!

        沈默说完,颜朵儿微微一怔。

        就像沈默没想到她会让自己离开一样,她也没想到,沈默会主动留下来。

        两人相视对望,而后皆是轻笑起来。

        至于笑容背后隐藏的含义,便意味深长了。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一旦选择了留下,我便再也没有机会放你走了。”

        沈默负手而立,风轻云淡笑道:“我若想走,随时可走,大小姐不必担心。”

        “谁担心你!”

        颜朵儿翻了个白眼,罕见的露出娇羞之色。

        沈默背负双手,仰望上空,一副高手寂寞的模样。

        颜朵儿正色道:“既然你不想走,那便还是我颜氏宗族的奴仆,现在,上山砍柴去吧!”

        “现在还不行。”沈默摇了摇头道。

        颜朵儿闻言叉起腰,似笑非笑道:“看来,你是准备违背我的命令了?”

        沈默摇了摇头,“不是违抗命令,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说话间,他目光巡视院子的矮墙外。

        颜朵儿微微愣了愣,淡淡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些人?”

        “现在没法处理!”

        沈默摇了摇头,道:“不过现在,这些受了伤的人,必须处理伤口,否则坚持不了多久。”

        这部分人中,有许多都已经断了胳膊少了腿,重伤者不在少数。

        要救治这样的伤势,且不说以大荒的医疗条件能不能做到,就算做到,颜氏宗族也断然不会去费这个劲。

        因为,耗费的代价实在是太大。

        当奴隶的生命,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注定了任人践踏。

        沈默知道,眼前的大小姐,对生命尚且还保留着敬畏与尊重。

        但如果让她拿出这么多资源来救治奴隶,只怕也是不肯的。

        倒不能怪她冷血,一是从前的生长环境不允许。

        二,是因为在大荒,治病救人的药实在是太紧缺了。

        按照颜朵儿所说,就算是那些豪族,也一定不会选择救人。

        这种程度的伤势,只有宗族内部骨干成员才能得到救助。

        不过这些话,颜朵儿是没有当着沈默的面说出口的。

        与那些麻木不仁的奴隶不同,沈默这个奴隶,看上去真正的有血有肉。

        至少,给她一种很新奇的感觉,颜朵儿很难将沈默与那些奴隶混为一谈。

        沈默笑了笑道:“我需要一些干净的布匹,越多越好,来给他们包扎伤口。”

        “布匹!”

        颜朵儿抱着肩膀,无奈道:“你知道,干净的布匹在洛水部有多贵么?”

        “额……记我账上吧,回头双倍还你!”沈默满不在乎的摆摆手道。

        颜朵儿闻言狂翻白眼,“你欠我的都还没还,如今又来要,亏你说得出口。”

        “人命关天。”沈默憋了半晌,才道出一个理由来。

        然而听了这话之后,颜朵儿忽然愣在了原地。

        足足半晌,她回过神来,新奇的看了一眼沈默。

        “你真这么认为?”

        “不然呢?”这下子,轮到沈默翻眼皮了。

        “哪怕是奴隶的命?”

        “是的!”

        颜朵儿沉吟片刻,咬了咬牙,道:“你在此地等候片刻,我去给你取来。”

        这女人说完,转头便离开了。

        “挑软的!”

        沈默冲着她背影叮嘱了一句,而后转头望向前方这群奴隶。

        其实说麻木不仁,有些冤枉这些奴隶了。

        至少,这些人还是有些求生的渴望的。

        此刻听了沈默和颜朵儿的对话,那些伤势很重的奴隶,也露出希冀的神色来。

        他们本以为,自己这一次必死无疑,会如同过去染了瘟疫的牲畜一样,被随意丢在某个山沟里。

        这是大荒的常态。

        在这里,只有强者的生命才能得到尊重。

        而如今,沈默短短的‘人命关天’四个字,让他们内心无端的多了许多温暖。

        正前方,一个断了腿的奴隶,此刻虚弱的看着沈默。

        “公子,您是好人,我一零九谢谢你了!”

        “我也是奴隶,和你们一样的身份。”沈默摊了摊手,轻松笑道。

        这笑容,不知不觉感染了周围许多奴隶。

        那些原本已经放弃希望的奴隶,重新亮起眸子。

        人群深处,一个月末十五六岁的少年怯生生道:“大哥哥,我们真的还能活下去吗?”

        这小孩子,脖子上一道伤口,深可及骨。

        此刻整个脖子连同脑袋,都栽歪着。

        沈默看了一圈,也就是蛮荒人生来身强体壮命大,要不然这些伤势,换做寻常紫气武者,多半都咽气不少了。

        种族基因的强大,让他们具有十分顽强的生命力。

        面对这少年的问题,沈默一时语塞。

        他从来不会盲目给人希望,就像一个出色的医生,永远不会对你说百分百会痊愈一样。

        并不是狠心,而是不想看到别人脸上流露出失望的神色。

        不过这一次,望着这少年渴望活下去的模样,沈默罕见的轻轻点了点头。

        “可以活,都可以!”

        “谢谢!”

        场中,无数人潸然泪下。

        那些身体还算健全的人,此刻纷纷原地下跪,给沈默行跪拜之礼。

        后来,就连那些缺胳膊少腿的,都纷纷紧挨着跪了下来。

        对他们而言,沈默给了他们生的希望,那便是他们的再生父母。

        他们或许将自己的命,卖给了颜氏宗族,但却始终没有一份归属感。

        因为他们奴隶的身份,颜氏宗族从来没有给过他们庇佑。

        但此刻,因为沈默的三言两语,这些人全都肝脑涂地的跪了下来。

        这一拜,是那样的情真意切。

        沈默没有将他们搀扶起来,任由这些人静静跪下,磕头。

        他知道,这是出于对好生命最基本的尊重。

        矮墙外,颜朵儿才刚刚归来,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眼底浮现几分迷离和疑惑。

        她才刚离开了一小会,算来算去也就够说几句话。

        饶是想破了头,她也想不明白,沈默究竟做了什么,竟然能让这些奴隶,对他如此死心塌地。

        这跪拜之礼,在大荒的意义,乃是五体投地之意。

        昔年荒主让沈离与叶寻对他行跪拜之礼,便是想让二人彻底臣服。

        这一刻,颜朵儿终于确信,这个名为兰万城的男子,有着与其他大荒人都不一样的地方。

        “咳咳,布……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