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无双赘婿(沈默苏婉瑜)在线阅读 - 第2405章 唯一的希望!

第2405章 唯一的希望!

        其实在说完这句话后,大家主便有些后悔了。

        因为一旦他选择了相信沈默,那就相当于,将整个宗族的兴衰,全部押在了沈默身上。

        要知道,沈默只是一个奴隶。

        想到此,大家主下意识的便想要收回成命。

        可当他看向沈默,那到了嘴边的话,又被他生生咽了回去。

        无论沈默靠谱还是不靠谱,他都没有任何其他方法。

        就像他所说的那样,杀了沈默送到封公子那里去,多半也见不到封公子。

        当颜嫣儿将那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奠定了颜氏宗族覆灭的下场。

        “你当真,值得信任么?”

        深吸了口气,大家主忍不住沉声问道。

        只是这次问话的时候,少了许多盛气凌人。

        沈默目光游离,淡淡道:“大家主若是不信我,也可以寻求他法。”

        大家主无奈苦笑,但凡他有别的方法,也不会将希望寄托给沈默。

        “那好,三日之后,希望你能找出让我们都活下去的方法。”

        说完这句话,三位家主全都颓然的低下了头。

        “文清,文彪,准备后事吧!”

        大家主最后艰难的叮嘱了一句,独自转头上山而去。

        后方的二家主颜文清,以及三家主颜文彪各自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沈默,同样往山上走去。

        一时间,后方只留下沈默、和三个颜氏宗族的小辈。

        “这件事,要不要告诉大哥?”胖子艰难问道。

        颜朵儿摇头道:“不行,大哥目前正在潜修,他是我们颜氏宗族的希望,任何人都不能打扰他。”

        说完这话,三兄妹又同时看向沈默。

        颜嫣儿目光冷漠,眼里充满了不屑。

        “也不知道父亲和大伯他们是怎么想的,竟然相信一个奴隶可以救我们。”

        “话也不能这么说,至少他是有心的。”

        胖子倒是看得开,此刻咧嘴一笑,耸了耸肩道:“反正,我们不是也没别的办法吗?”

        颜朵儿深吸了口气,沉声道:“二哥说的对,我们现在唯一能够指望的,就只有他了。”

        说着话,她目光转向沈默,眼底满是复杂。

        老实说,她对沈默同样没什么信心。

        但之所以没有阻止沈默,仅仅是因为这样能让沈默暂时保住命。

        “你,跟我回院子吧。”

        颜朵儿丢下一句,而后率先转头跟在了身后。

        沈默点点头,默不作声跟在后方。

        其实平心而论,他之所以还愿意留下来,给这所谓的颜氏宗族一条生路,除了自己要发展之外,主要原因便是因为颜朵儿。

        这女人能在关键时刻,不惜违抗家族的意志,毅然决然拦在他面前。

        光是这份勇气,也值得帮她一次。

        倘若不是颜朵儿一开始便拦住了颜文彪,他也断然没有后来开口说话的机会。

        到时候,别说三天,估计现在就已经暴露逃走了。

        这女人或许算不上对他有恩,但至少是个恩怨分明的女子。

        相比之下,那颜嫣儿,就显得逊色了许多。

        “嘿!姓兰的。”

        就在沈默转身离开之际,那胖子忽然喊住了他。

        沈默停下脚步,回头望去,便见到胖子正一脸真诚的望着他笑。

        “我叫颜鹏,你有什么需要,尽可以来我的院子找我。”

        “好!”

        沈默点点头,而后转身准备离开。

        就在沈默转身后不久,后方依稀传来颜嫣儿有些不爽的嘟囔声。

        “这些奴隶怎么办?我们可没有那么多疗伤药物,去给他们治疗。”

        颜鹏长叹道:“就算有这么多药物,多半宗族内部也不会拿出来给他们治疗的,我准备带其他人上山采点草药给他们服下去。

        至于他们能不能活过来,就看造化了。”

        场中,躺在地上哀嚎的奴隶,至少一百多人。

        这些人,相当于颜氏宗族三分之一的奴隶。

        就算奴隶的命不值钱,也是一笔巨大的损失。

        那些轻伤的奴隶,眼里还冲满了希望,就算没有药物给他们,他们也有很大希望可以自愈。

        可那些受伤比较重的奴隶,此刻满眼都是绝望,正在呜呜的哭着。

        放眼望去,这些奴隶,年纪最小的,看上去也就是十五六岁的孩子。

        虽然灰头土脸,满脸血迹,却掩盖不住那份稚嫩。

        沈默脚步一顿,沉默了下,道:“将他们送到我那儿去吧,我来处理他们。”

        “你?”

        颜嫣儿冷笑不已。

        “你莫不是打算杀了他们吧?我告诉你,虽然大荒的主人杀奴隶不犯律令,但奴隶互相残杀,也是要抵命的。”

        沈默压根懒得看一眼颜嫣儿,目光盯着颜鹏和颜朵儿。

        兄妹二人彼此对视一眼,最终,要是颜鹏点了点头。

        “好,既然如此,那就交给兰……公子吧。”

        说完,颜鹏带着剩下的奴隶,将这些受伤的奴隶全部搀扶起来,送往颜朵儿的院子。

        沈默转头看了一眼颜朵儿,见这女人似乎并不介意,这才重新跟了上去。

        颜朵儿带着沈默,一路回到院子。

        不多时,那一百多个受伤的奴隶,已经被送到了院子外。

        院子不是很大,显然不可能容纳这一百多人。

        当回到院子里,沈默后腿仍然一瘸一拐的不大利索。

        他也不理会那些安顿在外面受了伤的奴隶,转头朝柴房走去。

        毕竟,如果不出意外,这大概是他未来一段时间的住所了。

        “站住!”

        就在沈默走出没两步,颜朵儿忽然娇喝一声,叫住了沈默。

        沈默脚步一顿,诧异的转过头去。

        “大小姐,有事情吗?”

        颜朵儿抿着嘴,咬了咬牙,道:“从这里向后走,还有一条下山的路,你走吧!”

        “走?”

        沈默愣了愣,狐疑道:“走去哪里?”

        “当然是离开!”

        颜朵儿沉声道:“你留下来,只是死路一条。”

        沈默听完,不禁一阵好笑。

        “我不留下来,你们也是死路一条。”

        “那也与你无关,是嫣儿的错。”颜朵儿想也不想道。

        沈默忽然笑了,笑的十分开朗。

        这笑容,仿佛感染了颜朵儿,让她一时间没有再驱逐沈默。

        “反正还有三天时间,三天后若是不行,我再走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