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大唐第一村在线阅读 - 第一二七五章:法兰克王国

第一二七五章:法兰克王国

        长孙皇后说要去安抚血牙部落和执失思力两个部落的妇人们,这在席云飞看来是很有必要的。

        在这个时代,大规模的迁徙本就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特别是对女子来说,长途跋涉的过程中,她们要关注的问题比男人们多很多,孩子、老人、食物、安全,等等等……

        虽然草原上的牧民们本来就过着游牧的生活,但这次的迁徙路途实在过于遥远,而且是跨地域迁徙,相当于她们拖家带口的从一个舒适圈,搬迁到一个陌生的,可能还充满敌意的新环境中去。

        男人们或许大大咧咧的没有什么感觉,可心思细腻的妇人们可不这么想,她们要考虑的问题很多,需要顾及的方方面面更是不计其数。

        如果有其中一点没有得到她们的认可,那这次大规模迁徙或许就会出现很多本来可以杜绝的内部矛盾滋生……永远不需要小看一个女人的影响力。

        母系社会的基因还在这些游牧民族的血液中残存着,这也是为什么义成公主一个外姓人,能够连续嫁给三个可汗(可敦地位不可撼动),而且在突厥还能够拥有那么多拥护者的主要原因。

        想到这一点,席云飞觉得有必要给这些部落的妇人们一个惊喜,或者说让她们吃一颗定心丸。

        告辞长孙皇后这边,席云飞先是电联神医阁,找孙思邈要了几个有稳婆经验的女医者。

        听说木紫衣可能有了身孕,孙思邈也不敢耽误,立刻让两个最出色的女弟子感到席家庄来。

        同时,席云飞又让人通知了长安那边的昭阳公主李秀宁,距离大婚已经只有半个月不到了,李秀宁作为木紫衣名义上的母亲,按照习俗本不该这么早来男方家里。

        可一听说木紫衣可能有了,李秀宁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当天便将手头上的事情交代给下人去处理,而后直接赶赴航空站,乘坐最近一艘飞往朔方的飞艇北上。

        一番折腾之后,已经到了夜里。

        木紫衣还沉浸在即将当娘的喜悦中,席云飞却有些患得患失的坐在院子里发呆。

        “二郎,原来你在这里啊。”

        大哥席君买抱着宝贝儿子走了进来,小宝宝刚满一周岁已经会叫爹爹了,见到席云飞这个二叔,大大的眼睛好奇的打量着他。

        席云飞见大哥来了,起身迎了上去,伸手逗弄着自己的大侄子。

        席君买随口道:“紫衣有了身孕,这是好事儿啊,我怎么看你好像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席云飞愣了愣,苦笑着摇了摇头,应道:“高兴肯定是高兴的,就是觉得有点突然……感觉时间过得好快啊,我们来朔方已经两年半了,这两年半里发生了好多事情。”

        席君买愕然一笑,随即也有感而发,“是啊,两年半了,再过两年半,估计小宝也能去小学馆上学前班了,到时候不知道又是怎么样一副光景。”

        “……”

        沉默了半响,席云飞笑着说道:“不管怎么样,日子总是越过越好的,不是吗?!”

        席君买莞尔一笑,看着面前的弟弟,好多话憋在心里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

        “怎么了?”

        “哦,没什么……对了,我是来叫你去吃饭的……”

        “吃饭,都这个点了……”

        翌日。

        由长孙皇后牵头,席家庄一众妇人掠阵,一支由女人组成的大部队浩浩荡荡的从朔方出发了。

        席云飞在母亲刘氏走之前,将一份礼单交到了她的手中,席云飞相信,只要两个部落的妇人们看到这份礼单,一定会心甘情愿的响应号召的。

        ···

        轰隆隆隆……

        巨大的螺旋桨噪音在五千米高空中响彻云霄,三艘来自遥远东方国度的飞艇即将抵达此行的目的地……法兰克王国。

        原本接近两个月的路程缩短到短短七天左右,塔尔班站在巨大的玻璃幕墙后面,看着脚下熟悉的大地、山川、河流,心中发出了由衷的惊叹之声。

        负责此次航行的艇长是诸葛家族的人,这个名为诸葛诚的青年此时也被脚下的大地吸引了注意力……原本以为穿越贫瘠的沙漠之后,会是更加贫瘠的地方。

        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里的山似乎比中原的更加翠绿,这里的水似乎比中原的更加湛蓝,而这里的人,好像很少,因为他们都集中在一座有石头打造的巨大城池里。

        “历朝历代的君王为了区区一片弹丸之地打生打死,却不知道跨过沙漠之后,在这遥远的西方还有这么一片广袤的沃土在等着他们来开拓……”

        这个想法一闪即逝,诸葛诚人如其名,他忠诚于家族,也忠诚于给他如今这个身份地位的席家二郎,在他看来,这样的地方或许不该交给别人。

        席云飞是一个没有野心的人,但他聪明,他把辽东八郡交给世家去经营,自己从中拿到五成收益,又将中南半岛交给河东裴氏去经营,实际上他才是背后最大的话事人。

        就像诸葛家族与他合作的航空站一样,席云飞是一个真正懂得舍的掌权者,诸葛诚很佩服这样的人,什么都不做,就会有源源不断的合作者主动上门,揽下所有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最后还要乖乖拿出一半的收益交给他。

        “诸葛艇长,前面那座建立在山腰处的城池,就是我法兰克王国的国都了。”

        塔尔班的神情中带着十二万分的骄傲,因为在他看来,这一路看到的所有城池,都没有他们法兰克王国的国都来得雄伟壮观。

        诸葛诚低头看了一眼,又拿出令塔尔班垂涎不止的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后,给出一个结论,他老神在在的说道:“这样的城池,给我们住都不住。”

        塔尔班脸色巨变,他觉得诸葛诚有些过于骄傲自满了,他不是没有去过东方,那些土疙瘩打造的城墙,如何能够跟他们的岩石城墙相提并论?

        诸葛诚懒洋洋的将望远镜放了下来,而后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一本册子,道:“你该不会以为,于阗城就是我们那里最好的城池了吧,实话告诉你,那里根本不值一提。”

        他将画册递给塔尔班,笑着说道:“这才是大唐真正的城池,先不说前十页的朔方城、长安城、洛阳城,便是后面十几页的扬州城、益州城、徐州城,随便一座都不比你们的国都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