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乃路易十四在线阅读 - 第两百九十二章 奥比涅夫人与里世界与罗马教会的关系(2)

第两百九十二章 奥比涅夫人与里世界与罗马教会的关系(2)

        卡洛斯二世躺在床上,即便躺着,他也像是一只死在沟渠里里的猫和狗,面目狰狞,手脚僵硬,身体扭曲,就算是常与畸形的野兽与复生的腐尸共在一处的黑巫师,也不禁感到一阵厌恶,他们私下里不止一次地嘲笑过利奥波德一世的贪婪,为了争取一个盟友与西班牙的王位,他宁愿让自己的长女一待成年就步入这样的噩梦里。

        但这时候他们自然表现的十分恭顺,为首的黑巫师举起药水瓶子,“以防万一,”他说:“还请您们按住他的手脚。”

        “这药水会让他痛苦吗?”王太后问。

        “我说是的话,您就会放弃吗?”黑巫师嘲讽了一句,而后像是挽回般地说道:“当然,您是一个母亲,但任何一种医疗方式都不会让病人感到舒适,放血、guanchang或是用烙铁烙,这些药水会肃清他体内浑浊的杂质,让他的脑部黏液增多,减少他癫痫发作的机会,还能让他的黄胆汁增加,黑胆汁减少,好让他的身体可以变得火热起来,还有血液,这种药水会让他的血液而变得湿润,就像是一些种子需要浸泡在水里才能发芽,这样他的种子才能变得强壮,在王后的肚子里生根发芽。”

        这种让几百年后的人们听来简直如同梦中呓语般荒谬的解释却让王太后安心了许多——或者说她必须感到安心,她从床边退开,“我不行,”她悲戚戚地说:“我看不得我的孩子受苦,让仆人们来做这件事情吧。”

        “我已经准备了几个仆人。”摄政王说,他与王太后对视了一眼,彼此心知肚明,应召唤而来的仆人只是从一处荒僻的农庄里找来的农民,他们力气大,见识少,甚至不知道房间里的老爷、太太和教士大人就是王太后与摄政王,他们甚至将身着黑袍的巫师看作了教士,他们想着每个人一个银币的报酬,一边按住了躺在床上的小老爷,

        在农夫的眼中,这个小老爷也如同魔鬼一般——等被灌服了药水,他挣扎起来的时候就更像了,王太后与摄政王都退在房间角落,远远地看着那双从帷幔的缝隙里伸出来踢腾的瘦腿,因为卡洛斯二世很少走路的关系,这双腿对农夫们来说还不如一只鸡或是兔子,他们念着天主的名字,等手下的人不再挣扎了,“教士”老爷小心翼翼地走过来试了试鼻息,他们在胆战心惊地让开,在他们鱼贯而出之后,摄政王轻轻地一点头,门口的侍卫寻踪而去,当然,这些人都必须死在这里,一个不留。

        不管怎么说,哈布斯堡家族现在已经取代法兰西,成为了罗马教会依仗的儿子,为了证明自己的虔诚,西班牙的国王们从不敢公开驱使巫师,巫师们在西班牙就像是一群被到处驱逐的野狗,但这都过去了,黑巫师们不会愚蠢到一次就将卡洛斯完全地治好。不,应该说,他们并不是在治疗卡洛斯,只是走了捷径,让卡洛斯二世成为一个非人可要比让他成为一个健康人简单得多了。

        在巫师的药水里,有吸血鬼、狼人和奇美拉的血,它们与颠茄、曼陀罗与一些不可言说的材料混合在一起,必须要说,这也是一种需要胆量、技巧与天赋的方法,因为稍有差池,卡洛斯二世就不是像现在这样哀嚎着扭动躯体与四肢,而是立刻死了。

        卡洛斯二世与和不久前死去的阿方索六世有着许多类似的地方,就像是等同于半个囚犯,疲弱的身体,失去了男性最重要的能力等等,但卡洛斯二世比起阿方索六世还不如的地方在他的头脑与思想还不如一个三岁的孩子,他无法理解刚才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自己痛、难过、想要呕吐,他的须发暴增,变得黑硬并且尖锐,他的骨头在皮肤下消弭或是增长,他的心脏甚至从肋骨的缺口里跳了出来,在薄薄的皮肤下蠕动着,他伸出尖锐的指甲抓着床单,混沌不清地喊着母亲、唐璜,但他们都不敢走上前。

        “很快。”黑巫师看到王太后瞪着他们的时候,马上说。

        卡洛斯二世的痛苦从深夜一直持续到了第二个夜晚,异变一直没有停止,床榻上满是粪便、尿水、汗液和血渍,王太后与摄政王只得先到隔壁的房间睡一觉,黑巫师们被托莱多的教士们监视着,只能苦巴巴地忍受着卡洛斯的哭喊与****,幸而几个小时前,这位可敬的陛下就没能发出太大的声音了,

        一个黑巫师走上前去查看了国王的情况:“他正在好转。”他说,确实,卡洛斯身上的异变正在慢慢减少,这代表他身为人类的那部分已经被作为怪物的那部分吞噬,当然,黑巫师们不会如实告诉房间的任何一个人,他们诡异地交换着眼神,卡洛斯二世可不是第一个接受这种药水的凡人。

        翻开宗教裁判所的卷宗,你会看到很多原先温和谦卑的人,仿佛就在一夜之间变成了魔鬼的可怕传闻,有些时候只是以讹传讹,有些时候就是黑巫师们的杰作,最著名的莫过于曾经在贞德麾下与英国人奋勇作战的吉尔斯.德.莱斯将军,以及在出嫁前与丧夫前一直以睿智机敏著称的伊丽莎白.巴托丽夫人。

        人们将巫师们称之为魔鬼的仆人,这并非空穴来风,巫师,尤其是黑巫师们,认为凡人不过是他们放养的牛羊,无论是被屠宰,或是被献祭,又或是被用作实验,都是他们的荣幸,他们多半生性恶劣,就像是博斯,时常逼迫凡人们作出种种可怕的选择——他们不屑用武力或是魔法逼迫凡人喝下这种药水,只需摆明被他们篡改的“事实”,这些凡人就会不顾一切地扑过来。

        当然啦,谁不畏惧衰老与死亡?

        还有如卡洛斯二世这样的情况,他的生死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而是直接牵系到西班牙和神圣罗马帝国,尤其是黑巫师们表明,不但能让卡洛斯延长寿命,还能让他与女人同房,繁育后代的时候,王太后与摄政王的心立刻就向天平地一侧倾斜了过去。

        对于卡洛斯二世所受的苦,他们大概是不会太在乎的,黑巫师们甚至可以猜到,他们也许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卡洛斯二世还是难逃一死,他们也有预备妥当的后手,只不知道是对神圣罗马帝国的利奥波德一世,还是对法兰西的路易十四……

        就在这个黑沉沉的房间里,卡洛斯二世醒来了,他的肺部第一次完全膨胀了起来,他吸入一口浑浊的空气,若是常人,一定会马上剧烈的咳嗽起来,他倒觉得十分惬意——虽然这时候他还不知道什么是“惬意”,他第一次可以紧贴着床榻入睡,不至于被拱起的肩胛顶到,他伸展四肢,指甲勾破了床单,他侧着耳朵听了听,就继续把它们撕碎。

        帷幔被撕碎之前黑巫师们就觉察到了,为首的黑巫师在教士的“随同”下谨慎地靠近床榻,他在晃动的烛火下看到了卡洛斯的脸,虽然哈布斯堡最具特色的巨大下颚还在,但一种奇妙的感觉油然而生——因为卡洛斯二世正在向他微笑,只是一笑,然后他又重新昏睡了过去。

        如果王太后与摄政王在这里,看到了这个笑容,和那双眼睛,他们一定会料到大事不妙,但这里只有对卡洛斯二世毫不熟悉的教士与黑巫师,他们并不清楚卡洛斯二世原先只是一个愚钝的白痴,对那双眼睛里显露出的好奇漠不关心——等到卡洛斯二世再一次醒来,又是一周之后的事情了。

        ————

        路易捏着从托莱多传来的密信,轻轻地叹了口气。

        他想起了奥比涅夫人在之前的谈话中做出的预测,或许还有指责。

        巫师的历史,事实上要比罗马教会,不,甚至要比他们的救主更长,因为早在公元前,巫师们就如同水渗入土壤一般,与凡人们的生活密不可分,但那时候他们还不叫巫师,他们是长老,是祭司,是萨满,是神祗的侍从和使者,也就是多神教最早最早的信徒,他们具有非凡的力量,可以让那些凡人震惊、恐慌与服从,他们曾经掌握了巨大的权力,君王们也必须向他们低头,或是与他们合二为一,就像是曾经的苏美尔与埃及。

        甚至连最早的教会亲王,主教和教皇,都曾经是这些非凡者,他们原本就是从巫师里分离出来的一支,所以才不断地有各种各样的圣迹出现,而圣经中所记录的,种种可怕或是痛苦的战争,也几乎可以看做两股属于巫师的力量在相互角斗——无论是埃及人,还是罗马人,又或是任何一个敢于与天主对抗的种族,都是如此。

        路易记得当时他就问,是不是因为巫师中也有了分歧——他们显然想要用不同的方式来统治凡人,奥比涅夫人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只是他们大概没想到,不过几百年,他们不但没能成为真正的神祗,反而成为了凡人的奴仆。至少在主后三百年(公元后三百年),教会已经有了两百个主教,意味着有了两百个教区,但从那时候,能够显示圣迹的圣人就已经是凤毛麟角,再往后,就只允许死后封圣,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开始有人伪造圣迹。

        这说明了什么呢?只能说明,从那时候开始,非凡者在教会里的力量就开始变得薄弱了。

        路易曾经说过梅林是巫师们的最后一搏,他也几乎成功了,也不怪巫师们至今将他奉若圣人,但梅林最后还是失败了,他被自己的弟子囚禁在巨石之中,不免令人联想到巫师们的基石——他的结果也许不是那么美妙。

        那么,那些创立了教会的非凡者们呢,他们也不会想到,他们的后裔竟然会沦落到成为被凡人雇佣的战士,而且价格低廉——路易不知道教会是怎么做到的,但从以拉略的情况来看,那些教士哪怕出身里世界,也无法摆脱如同诅咒一般的理念灌输——他们也隐约察觉到自己的力量可能与巫师同出一源,但他们不但不因此与巫师亲近,反而愈发憎厌这些……魔鬼的仆从,希望能够用自己的虔诚与性命来洗濯与生俱来的罪恶……

        以拉略之所以是以拉略,还是因为他遇到了马扎然主教,这个比起红衣亲王更像是政客的聪明人,一旦被他揭开了暗幕,想要看见和承认自己与亲人的愚蠢不是什么难事。

        但罗马教会也不是没有底牌的,没有以拉略,他们还会有方济各、西彼廉、高尔乃略与多明我……他们之所以愿意与路易十四谈判,也不是对他有什么畏惧之心(他们是这么说的)——“你知道吧,”奥比涅夫人说:“英格兰国王查理二世的儿子能够诞生在这个世上,就因为他的父亲服用了巫师的药水。”

        “这有点不公平,”路易马上回答说:“我并没有权力去命令一个国王。”

        “但你做了一个多么恶劣的榜样啊。”奥比涅夫人说:“你看,在您之前,即便巫师们出入宫廷,君王和权臣们还是有意远离这些魔鬼的仆从,他们只能在小人的阴谋与女人的裙摆下苟且,但您呢,您是怎么做的呢?您毫无畏惧地让他们从幕后走到了前台,您让那些国王和大公看到了好处,他们见到你是怎么使用巫师的,并且从中得利的,当然也会仿效。”

        “更主要的是罗马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国王们的威慑力。”路易轻声说,奥比涅夫人立刻抿住了嘴唇,免得自己露出怒容:“在我第一次将巫师们派往敦刻尔克或是佛兰德尔的时候,教会没有给我大绝罚,这就是个错误。”

        “是的,这是个很大的错误,我的外祖父也是这样认为的,”奥比涅夫人说:“但谁也不会想到一介凡人竟然能够贪婪到这个程度……”她突然停顿了一下:“我的外祖父说过一句十分荒谬的话,陛下。”

        “请说。”

        “您没有信仰,是吗,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