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乃路易十四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七十三章 国王的亲子时间(4)

第两百七十三章 国王的亲子时间(4)

        “我曾经很讨厌蒙特斯潘夫人。”大公主感叹地说道:“但真正和她接触之后,我发现,我不由自主地就喜欢上了她了,等等,”她想了想,又说:“不是喜欢,而是……”她认认真真地选择了一下用词:“是舒服,对,爸爸,”她对路易说:“我待在她身边就会觉得很舒服,没有任何不称心如意的事情,听不到让我烦躁的声音,也看不到让我厌烦的东西,想要安静的时候她一言不发,想要说话的时候她总是能够提起让我感兴趣的话题。”

        “那就是为什么我知道她并不如表面上的那样无害,却依然把她留在身边的缘故。”路易说:“这是她的天赋,孩子们,是一样非常可怕的武器,而且比起她的母亲和她的妹妹,她能够非常娴熟而又而又精确地使用它。”

        “您不会感到畏惧吗?”自从提起蒙特斯潘夫人后就保持了缄默的科隆纳公爵问道。

        “如果我要感到畏惧,那么早二十年我就畏惧了。”路易看了一眼自己的长子,意味深长地说道,“蒙特斯潘夫人可以说是被她的同类驱逐的,我甚至不会因为那个世界而感到恐惧,那么我又怎么会害怕一个失败的被驱逐者呢?”

        科隆纳公爵垂下了头,要说蒙特斯潘夫人与玛利.曼奇尼的最终失控没有关系,谁也不会信,不说她们原本就有旧恨,单就看玛利.曼奇尼一下台,蒙特斯潘夫人立刻就出现在王后身边,堪称无缝连接的操作人人心知肚明其中的缘由。

        只是国王的身边似乎一直就是这般腥风血雨,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别说是争夺王室夫人职位的贵女们,就连将领和大臣也免不了一次次的明争暗斗——这里经常提起的几个名字都是毋庸置疑的胜利者,只是黑暗中的手段着实无需赘述罢了——人们争夺国王身边的位置,一来是因为国王对爱重的人着实慷慨,二来就是国王一旦对某人交付信任,他就愈发愿意相信对方,他的位置就愈发牢固,甚至可以惠及后人。

        像是柯尔贝尔、蒂雷纳子爵、孔代亲王、蒙庞西埃女公爵……等等,可以说,如果不是玛利.曼奇尼犯了足不该犯的错误,国王还会一直忍耐她到最后——科隆纳公爵看得很清楚,所以他不怨恨路易,但他怎么也不会接受蒙特斯潘夫人,只是他也必须承认,有蒙特斯潘夫人,才显出曾经的两位王室夫人——虽然其中一位并未公开,是多么的失职。

        大郡主也跟着叹了口气:“蒙特斯潘夫人这几天来看了莫里哀先生最新戏剧的排演,陛下,她似乎有意让光辉剧团进行一场无比盛大的的巡演。”

        奥尔良公爵一转念就领会到了蒙特斯潘夫人的用意:“她是想让更多的人……”

        “让巴黎与凡尔赛的名字更快地辐射出去。”路易同时说,可以说与奥尔良公爵一个意思,孩子们,除了依然懵懂无知的小昂吉安公爵也都明白了,戏剧不但是音乐、舞蹈与故事故事的综合,它也往往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带动潮流与风尚,甚至比“名姝”们带来的风气更快。

        自从凡尔赛宫建成之后,确实有很多地方贵族前来请求觐见国王,游览美不胜收的凡尔赛与繁盛古老的巴黎,但还是有些顽固而又无知的诸侯诸侯谨慎地观望着,除非国王在之后的几年里大手笔地封赏身边的人——从财富到职位,就像是在水塘里洒下诱鱼剂,把他们吸引过来。

        问题是路易十四可是一个吝啬的人,于是蒙特斯潘夫人就采用了这种方式来为国王解忧,也许一些人还是不会来,尤其是那些老奸巨猾的家伙,但他们既然已经老迈不堪,他们的继承人也能有一套如同岩石般冷硬的心肠,那些固守在冰冷荒芜的城堡里的年轻人,如果能一直被遮着眼睛也就算了,但若是有人将外面那个光辉灿烂的世界捧到他们面前呢?

        一如奥尔良公爵之前说的,要享乐,要奢侈,要堕落——可能就只是一个晚上的事情,可想而知,莫里哀先生的光辉剧团不单单会为那些外省人带去美妙的音乐,华丽的舞蹈,优雅的仪态,跌宕起伏的剧情与激动人心的台词,也会带去最新的假发、香水、珠宝与服饰,甚至美食。他们就像是掠过人们视野的绚丽鸟儿,你还没看清楚它就飞走了,但留下的倩影已足够让人不顾一切地追上去……追上去……一旦他们来到凡尔赛,来到巴黎,就不会再离开。

        “如果反响尚可的话,”大郡主又说:“光辉剧团还有可能离开法兰西……”

        “不算什么。”奥尔良公爵说:“事实上,光辉剧团已经去过一次伦敦。”他与国王交换了一个眼神,也正是这次出访,作为秘密使者的奥尔良公爵夫人成功地完成了她的使命,不但让约克公爵毅然舍弃了唾手可得的战利品与胜利,也让查理二世与约克公爵这对王室兄弟彻底撕破了最后一层遮羞布,成了不死不休的敌人。

        “他们会去波兰吗?”科隆纳公爵轻轻咳嗽了一声,按捺下心中的酸楚,问道。

        “我想会的,但蒙特斯潘夫人一定会把他们放在最后一位,哦,不,也许不会,但肯定会在后几位,让他们他们急不可待,心如猫抓。”奥尔良公爵说。

        “事实上那些使臣们回到华沙和他们的领地后,已经开始大肆宣扬他们在凡尔赛与巴黎受到的盛情款待了。”路易说。

        “还有礼物。”奥尔良公爵补充道,一边露出了微妙的笑容——这些使臣得到的礼物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绘制着艳丽花朵的瓷器;闪闪发亮的玻璃器皿;出自于宫廷画师之手的油画——描绘着堂皇的宫殿,身着华服的贵人与狩猎、舞会与宴会的场景;玲珑小巧的象牙扇子;厚软如动物毛皮,闪烁着点点星光的丝绒;色泽深重的绸缎与细巧复杂犹如蛛网的蕾丝花边…………就算是短柄火枪和匕首这样的武器,也无不插在镶嵌着黄金、银珠和宝石的枪套刀鞘里,且不说这种火枪是否已经是在国王的军队里淘汰的,外面的装饰就价值上百里弗尔。

        这还不算,在征得了国王同意后,蒙特斯潘夫人还将从卡佩王朝时期法兰西王室劫掠或是订购的挂毯与地毯从仓库里拉出了好几十卷,送给了波兰的使者们,这些挂毯与壁毯曾经是法兰西王室最大的财富之一在国王们还住在城堡里的时候,没有挂毯与地毯遮掩,青灰色的地面又硬又冷,也会让黑洞洞的房间显得无比寒酸。

        后世的人们对蒙特斯潘夫人的做法各有褒贬,褒不必多说,挂毯与壁毯的富丽很容易就会引起波兰的施拉赤塔们对原先平淡生活的不满,即便他们很清楚自己的收入应该被用来充实军队——但他们躺在床上,面对着挂毯述说的以侈靡享乐为主题的故事时……他们一向以领地上的国王自居,现在他们看到真正的国王是如何肆意挥霍的,心中不免会感到不平,在法兰西的贵族们愿意以一个两倍于原先价格来购买他们的产出时,陡然增长的收入也让他们觉得——偶尔放纵一下也不是什么罪过。

        “虽然说是两倍,”奥尔良公爵说:“事实上应该说是原来的价格,因为我们越过了商人,直接从波兰贵族那里购买他们的小麦和黑麦。”

        “若是其他买卖也能这么做就好了。”大公主感叹地说。

        路易笑了:“不不不,商人是很重要的,没有商人,世界上的货物和货币就不能如同现在这样流转,而且我们与施拉赤塔的交易还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并不影响到所有的商人。”

        “但范围会逐渐扩大吧。”王太子敏感地说。

        “当然会扩大,”路易说:“卢瓦斯侯爵正在为我修建更多的仓库,在我们的边境线上,为了填满这些仓库,波兰这三年里的小麦我会收购很大一部分。”

        “那么那些商人呢?”大公主问。

        “本国的商人我会给他们另外的特许证,至于别处的商人……”路易戏谑地看了瞥了大公主一眼:“瑞典的商人我也会给予一部分特权,其他国家视情况而定,但菲利普要在三年内确保施拉赤塔的小麦、黑麦与燕麦不会流向其他地方。”

        “利奥波德一世一定会从中作梗。”

        “只要他有那么多钱。”路易轻声说道:“只要那些施拉赤塔能够忍受从天堂重新落到地狱里,”他笑了笑:“当然,也许有人可以,也许还不至于那么糟糕,但任何人都会想,如果一夸脱(约1.14升)的小麦能够卖出三里弗尔三的价格,他们又怎能忍受每夸脱两个甚至一个里弗尔的价格?”

        “我们还有那么多好东西。”大公主快乐地说,小欧根环顾四周,确实,与司空见惯的王太子,大公主与大郡主来说,凡尔赛的每个房间都是那样的富丽堂皇,你所能见到的一切都美的如同画家笔下的伊甸园一般——金箔与银箔覆盖的门框、窗框、穹顶与家具,乳白色的巨大瓷瓶甚至比侍女还要高一些,里面插着玫瑰或是芍药,地板光洁如镜,倒映着木纹细腻的墙板与挂毯,或是油画,就连国王拿来给他们玩的小人也是用象牙与黑檀木雕刻的,小旗帜也是塔夫绸的,不足一根手指的长度与宽度居然还有着精细的刺绣,装着葡萄汁与柠檬水的银壶在孩子们的脚边熠熠生辉,就连盛放着蛋糕的小瓷碟子也镶嵌着银边。

        不过要说最令人恋恋不忘的,小欧根想,应该是巴黎与凡尔赛的卫生设备与装置——也许有人无法理解,但只有经过不必拿手指头塞住鼻孔,也不必担心随时从黑洞洞的高空跌下去,或是看着翻滚的蛆虫在极度的寒冷与燥热中度过漫长的几分钟的人,才会知道一个盥洗室有多么重要。

        还有浴室,小欧根是来到这之后,才知道祖母的香水闻起来并不是原先的那个味道——它原来还是很好闻的,只要没有混杂着陈年的污垢与油脂……

        据说奥尔良公爵麾下有一支极其庞大的工程队伍,也许不等他们做完法兰西的活儿,就要跑到波兰去了吧,那些使臣是讨论过,也要重新整修自己的城堡。

        国王建起凡尔赛,用了整整二十年,他们要用多久?而且这不是整修了一处一角就能解决的事情————女士们会为了一枚新发针从发型修改到鞋子,男士们也会为了一枚新马刺去购买一匹强壮的新战马……享乐是永无止境的。路易十四毫不在意为了垄断波兰的粮食出口抛掷金钱,也是因为他知道这些流出去的钱款很快就会回到法兰西。

        科隆纳公爵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他最终还是停住了,这里毕竟还有小欧根在——小欧根的身份王室成员都知道,他想到了,一旦波兰施拉赤塔们的出口贸易被法国人控制,那么法国人要挑起他们之间的矛盾也是很容易的——在法国人始终都是出价最高的买主时,卖主一定会相互争斗——尤其是到了后来,在法国的仓库盈满之后,路易十四一定会会删减小麦的收购量,他们固然可以卖给别人,但就像国王之前所说的,能够卖出三个里弗尔一夸脱的价格,他们怎么能甘心接受一两个里弗尔一夸脱的价格?

        为了能够卖出三个里弗尔一夸脱的价格,他们一定会视那些竞争者为仇敌,到时候可以做文章的地方就多了。

        “好了,”路易拍了拍手,说道:“现在是……”他看了一眼座钟,“快要到午后祷(下午三点)的时间了,孩子们,我们的小聚会应该应该结束了,邦唐,把蛋糕收起来,我想我们的小昂吉安公爵今天晚上应该不需要晚饭了,其他人把东西收起来……”

        “可是我还想和您说说话。”大公主哀求道。

        “会的,孩子,我们之后相处的时间会很长的,”路易说,奥尔良公爵想起路易曾说过要把女儿留到二十岁,忍不住做了一个鬼脸,他也想:“别担心,孩子们,”奥尔良公爵说:“你们这几天要好好休息,千万不要生病,因为国王和我已经决定了要带你们出去玩儿。”

        大公主率先发出了一声响亮的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