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乃路易十四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九章 波兰国王路易一世!(3)

第两百六十九章 波兰国王路易一世!(3)

        约翰二世,不,约翰修士兄弟被允许待在国王身边,他得到了在宴会上与国王同一长桌的殊荣,即便位居末座,但只要看看那些不安的波兰人,他们准会想到路易十四可能要支持约翰二世重新成为波兰国王——就安齐亚所知的,有三个大贵族接受了不亚于他的贿赂,其他的大贵族与将军虽然无法探知,但想来孔代家族为了获得推举的胜利不会吝惜手中的钱财,据他所知,孔代亲王甚至卖掉了自己位于巴黎东侧的领地与城堡。

        他们窃窃私语,以为做得十分隐秘,但就算是修士约翰也看得一清二楚,他在还是波兰国王的时候就习惯了这些施拉赤塔的惺惺作态,现在更是觉得一阵悲凉与空虚——他来到凡尔赛倒不是路易十四的授意,而是他听说奥斯曼土耳其人正在攻打波兰,因此想要前来恳求法国国王出兵。

        在这场晚宴上,国王对他格外优待,约翰修士估计着也是因为孔代亲王成为波兰新王的事情让这位国王愈发忌惮起这个远亲来,他已经习惯了平静的生活,听说孔代亲王也是一个骁勇的悍将,也许他成为波兰国王会是一件好事——他将杯子移动到嘴唇,思忖着是不是应该早日离开凡尔赛,回到内维尔圣马丁修道院去。

        波兰人固然忧心忡忡,几乎食不甘味,不过这些烦恼很快就在蒙特斯潘夫人的长袖善舞中消失了。

        法兰西宫廷中的人有着一双最锐利的眼睛,与最灵敏的耳朵,王室夫人也是一个重要的职位,占据着它的人不称职,一样会被视作尸位素餐之辈。没错,这里说的就是国王之前的两位王室夫人,若说玛利.曼奇尼人们还能忍受,因为她并未正式获得这个头衔,那么之后的拉瓦利埃尔夫人就让宫廷众人难以容忍了。

        作为国王的第一个王室夫人,她本该恪守职责——也就是说,她必须年轻美貌、品味高雅,并且能歌善舞,有着一定的文学素养。她将会作为国王的喉舌——在一些国王不适合发声的场合与情况下,她也是桥梁,将一些满怀赤忱的外臣引荐到国王面前,她要成为引领宫廷风尚的第一人,成为法兰西最为华美的一袭披挂。

        但因为我们都知道的原因,拉瓦利埃尔夫人更多的是被国王当做密探和刺客用了,宫廷中无人知道此事,他们只知道国王的王室夫人是个外国人,只是一个军官之女,体弱多病,过于虔诚(她经常在教堂“祈祷”上很久),衣着朴素单调,还有最不可饶恕的就是,她的面容并不符合此时法兰西人的喜好,甚至直到最后一年,才为国王生下一个健康的儿子。由此种种,拉瓦利埃尔夫人的离去并未造成多大的波澜,宫廷中人简直可以说是欢欣鼓舞地迎来了蒙特斯潘夫人。

        当然,蒙特斯潘夫人首先是个法国人,虽然也有人指出她母亲的履历有造假的成分——但王太后承认了莫特玛尔公爵夫人确实在圣日耳曼昂莱做过自己的侍女,人们也就无话可说;她有一桩门当户对的婚姻,是位侯爵夫人,有服侍王后与国王的资格;她年轻,生育过,完成了自己的职责后依然艳光四射。

        她热衷于赞助所有她认为可取的艺术家,自己也会谱曲,作诗和绘画,她的沙龙里时时明烛高悬,无数具有才能的人都期望能够得到一张请柬——在那里他们可以得到不菲的资助,志同道合的朋友与一个最为珍贵的承诺——只要蒙特斯潘夫人认为你有这个价值,她就会把您直接带到国王面前。而国王也确实接受了几乎所有被自己的王室夫人推荐到他面前的人。

        这些人,一部分被他打发去了科学院,科学院现在正需要年轻的新血,那里最年轻的帕斯卡先生也已经五十岁了,费马、德扎格以及最著名的笛卡尔先生也已经垂垂老矣,他们的头脑哪怕还很灵活,但做起实验来却已经力不从心;一部分去了洛林和阿尔萨斯,法兰西科学院的分部,有关于化学研究和炼金术的课程与工程永远都在缺少人手;还有一部分去了奥尔良与布卢瓦,那里的医院与医护体系已经有了一个雏形,凡是愿意重新学习,而不是一味地guanchang、放血或是上烙铁的医生或是学生都可以在那里获得一席之地。唯一让廷臣贵胄们略有微词的是,这位王室夫人在推荐这些人的时候,并不看他们的出身来历甚至国籍,他们之中有地方法官之子,也有农夫的后代,或是商人的儿子,有法国人,有意大利人,也有英国人,国王对她十分纵容,不但接受她的引荐——凡是她举荐一个人,他还会赏赐给她一件珍贵的珠宝。

        这无疑让很多人都红了眼睛,尤其是那些簇拥在王太后与王后身边的贵女,她们与大臣不同,几乎时时刻刻都在盯着这位新的王室夫人,希望她能够出点什么错儿,好让国王失望,进而失去陛下的宠爱。可惜事与愿违,这位夫人虽然说来也是外省人,但她就像是生于凡尔赛长于凡尔赛,无论什么事儿,到了她手上都能迎刃而解,解决的易如反掌,无论那是试探、恶作剧或是一个阴谋——而且几次之后,那些可能比贵女们更苛刻的内廷大臣们都说,蒙特斯潘夫人身上有着一般女性所没有的决断力与洞察力。

        这并不奇怪,毕竟蒙特斯潘夫人的两个老师正是她的两个父亲,她在很多问题上,是站在另一个立场上去思考,去判断的。

        就像是这些波兰人,如果换了一个王室夫人,她可能会出于谨慎,不与这些外国使臣有太多接触,也有可能只想从中大捞一笔,但自从听说孔代亲王和奥尔良公爵都在贿赂这些人后,她就确定了路易十四的想法——他并不想毁灭他曾经的敌人,孔代亲王,或者说,比起继续留在年少时的阴影里,太阳王更想让波旁家族的光芒投射到另一个遥远而又虚弱的国家。

        她立刻就做出了决定,要让这些使臣完全地为她,她的陛下与凡尔赛倾倒。麻痹他们,收买他们,让他们在烈酒、蜜糖与柔软的怀抱中彻底地堕落——一想到这里,她就不由得露出一个甚至无法用言语描绘的美丽笑容,这个笑容完全可以让法兰西人原谅她之前每一次鲁莽浅薄的引荐,那些波兰使臣就更不必说了。

        之前我们曾经提到过,亨利三世也曾经做过波兰国王,一百年前,波兰人也一样派遣了十二个贵族使者率领着骑兵与仆役来迎接他,那时候,亨利三世的妹妹,也就是纳瓦拉国王的妻子,玛格丽特公主,或用另一个更为人们熟悉的名字来称呼她——玛戈王后,正值妙龄,容貌出众,因为她与亨利三世的关系实在不怎么样,所以她也很热衷将自己的次兄送去波兰做国王,从此两不相见。

        她以一种极其愉悦的心态迎接了使臣——波兰使臣们对玛戈王后的容颜、身姿与衣着赞不绝口,在她用拉丁语回应了使团中的主教后更是将她誉为“善于雄辩的密涅瓦(罗马的智慧女神)”。

        也许这种说法也有恭维的成分,但直白地说,波兰人看鞑靼人是野蛮人,巴黎人看波兰人也是野蛮人,一百年前如此,一百年后也是如此,他们简直想象不到还有如同蒙特斯潘夫人这样完美无缺的女性存在——虽然在身份上无法与玛戈王后相比,但她一样能够用拉丁语吟诵最新的诗作,甚至说波兰语——波兰语在十六世纪的时候才形成体系,她却可以毫无阻碍地与波兰使臣对话。,

        国王与王后领舞之后,就和蒙特斯潘夫人连续跳了三次,紧接着,蒙特斯潘夫人欣然接受了波兰使团的首领安齐亚的邀请,据后来安齐亚说,他就像是和一缕馥郁的微风,灵巧的鸟儿或是璀璨的光流跳舞,他简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为何而来,甚至忘记了所有尘世的烦恼,包括他的使命与名字。

        其他的使团成员也惊讶地发现,他们突然受欢迎起来了,虽然女士们无法邀请先生们跳舞,但这些聪明人怎么会看不懂她们的暗示?在连续跳了一个多小时的舞后,他们大汗淋漓,精疲力竭,一口气喝了许多甜美清冽的起泡酒,对习惯了烈性的“生命之水(波兰烧酒)”的波兰人,这种起泡酒和山间的泉水没什么区别。

        蒙特斯潘夫人看他们喝了酒,就带着他们来到赌桌边——对于一群原先就不擅长计算的人来说,复杂的纸牌游戏没一会儿就让他们掏空了钱囊,蒙特斯潘夫人见了,就带着他们去玩骰子,掷骰子看似是一种需要运气的游戏,但事实上他们的对手也是蒙特斯潘夫人做了安排的,他们先是赢了一笔,而后又开始不断地输,这时候有一两个人已经有些清醒过来了,他们走到台球桌边,希望能够用这个游戏打发接下来的时间,但他们不知道,在宫廷里,任何游戏都是要下注的,他们还是输了一大笔钱。

        最后他们的周围终于平静了下来,他们才惊骇地发现,他们每个人大概都输了几百里弗尔甚至几千里弗尔,波兰是一片广袤的平原,除了出口黑麦、小麦大麦与燕麦之外几乎就没别的贸易项目,就算是如安齐亚这样的大贵族也可以用五万里弗尔买到他们的一张选票,这笔钱对他们来说不是支付不起,但也可以让他们难过好一阵子。

        但就在他们垂头丧气地回到他们的房间后,发现他们的床铺上都摆着一个丝绒钱袋,里面装着两倍于他们今晚欠款的金路易,波兰人顿时又是兴奋又是惊讶,他们一开始猜测那个人或许是孔代亲王,但安齐亚嗅闻了一下钱袋上的气味,确定上面的气息与蒙特斯潘夫人的十分相似。

        若是别人也就算了,但欠下了这么一位活生生的维纳斯的债,这些先生们可不太愿意,只是安齐亚有幸单独拜望这位夫人的时候,这位夫人笑着向他引荐了奥尔良公爵。奥尔良公爵与这位奥博尔林斯基的后人谈了什么无人可知,不过之后波兰使团的人就开始失去了控制一般地肆意挥霍、四处享乐是所有人都能看到的事情。

        让路易发笑的是,奥尔良公爵看似给了波兰人许多贿赂,但这些贿赂不是变成了赌桌上的筹码,就是变成了葡萄酒与美食,又或是珠宝、丝绸与瓷器、玻璃器皿,而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来自于王室领地,波兰人等于左手拿了贿金,右手又把它们还给了国王和公爵。

        他们之中有不少人在离开前依然欠了不少钱,不,不仅他们,还有那些仆从与翼骑兵,他们虽然没有资格进入凡尔赛,但他们也一样沉溺在了各式各样的享乐里,几乎无法自拔。

        “我必须说我对您感激不尽,”安齐亚激动地对蒙特斯潘夫人说道:“我差点犯了大错。”

        “哦,先生,您可千万别那么说,您是一个慷慨的人,那些骑士也是值得称赞的好小伙子,”蒙特斯潘夫人轻轻地摇了摇扇子:“而且我也得到了您的回报。”

        “只是一些小麦和黑麦罢了。”安齐亚无所谓地摆摆手,波兰的施拉赤塔占据着国家百分之七十到八十的耕地,而且为他们耕种的不是农民,而是农奴,也就是说,他们只要留下微薄的,让那些可怜人勉强能维生的豆麦就行了,所有的产出都可以说是他们的,蒙特斯潘夫人甚至不是索要,而是购买小麦,这样的要求就算是安齐亚名下的五十个村庄也能满足,更不用说是他的家族了。

        其他的使团成员也一样听闻了这个好消息,能够用明年与后年的一部分收获来抵偿在凡尔斯的欠款,对他们来说易如反掌,他们一边称颂蒙特斯潘夫人的美貌与仁慈,一边也在暗地里嘲笑她的愚蠢,因为若是她直接去波兰购买小麦,花销的钱可要比他们的欠款少多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与孔代亲王以及其长子离开凡尔赛的第二天,蒙特斯潘夫人就得到了国王的赏赐——一座小行宫,位于大运河的末端,人们称它为特亚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