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乃路易十四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二十章 荷兰的吸血鬼们

第两百二十章 荷兰的吸血鬼们

        勃鲁盖尔回到了他和佛兰德尔黑巫师们的住所。

        这甚至不能称得上是一座住所,因为这里只是一座废弃的教堂,教堂外是无人管理的墓地,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打发了不少食尸鬼和小魔怪——这些黑巫师们一向是相当矜持与傲慢的,或者说,在双王时期(卡斯蒂利亚与阿拉贡王国合并之后)几乎无所不在的宗教裁判所的追缉与搜捕下,黑巫师们依然可以保有自己的传承,而不是如法兰西的巫师们那样最终沦落成波西米亚车队里的骗子与游女,这点就已经很了不得了。

        可恨的是,那位法兰西的国王,丝毫不在乎里世界与表世界之间的规则与沟壑,他不但大胆地拿自己做了诱饵,一举杀死了博斯以及他的附庸——博斯在黑巫师中虽然声名狼藉,但也获得了不少同类的承认与追随,他的死让黑巫师们感到沮丧——因为他们都知道博斯不但危险,而且狡猾,甚至可以说是卑劣,要杀死这样一个黑巫师,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另外,也正是路易十四,他的军队就像是篦子那样从容地梳理过他所征服的每一寸土地,军队里有加约拉岛的意大利巫师,也有宗教裁判所的教士,正义与邪恶,凡俗与非人的力量交缠在一起——因为面对的都是敌人,军队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在村庄,都无需考虑当地居民的感受,在令佛兰德尔人倍感屈辱的时候,也让黑巫师们无所遁形——按照国王的

        法令,,佛兰德尔的人,每一个都要办理所谓的身份证明,一个人需要三个成年人的证明,没有固定资产的人更是会被严格地查问,而一个人若想要离开自己的城市,譬如商人,他需要从法兰西人那里领取一张许可证,黑巫师们想要如以往那样,随心所欲地在城市里走来走去,是不可能的了。

        尤其是那些以画家,吟游诗人与炼金术士为遮掩的黑巫师们,他们发现,只要自己一露出这样的身份,就会被立即投入监牢。若是反抗,尖锐的警哨声就会招来随军的教士与巫师。他们不但在数量中胜过总是独来独往的黑巫师,还会卑鄙地请求凡人的帮助——黑巫师一样可以被箭矢和子弹贯穿,更不用说,那些可恶的凡人居然还会在遇到棘手的猎物时,运来臼炮——活见鬼了!那是针对巫师们用的东西吗?就算是能够变成巨龙的梅林也会感到头痛的吧……

        所以,虽然勃鲁盖尔在一确定他的老师博斯已死后,就立即开始着手收拢博斯留下的势力,但这里的黑巫师还是只有寥寥几十人,幸而教堂虽然荒废了,但还是挺大的,只是缺损的玻璃里不断地吹入寒冷潮湿的晚风,黑巫师们甚至不敢点起火堆,一个擅长炼制魔药的黑巫师走来走去,向同伴兜售所谓的“热药”,而后很快被人揭穿这是法国国王从殖民地弄来的一种植物果实,吃了会感觉很辣,继而身体发热,那个黑巫师毫无羞愧之色:“那么要吗?”他厚颜无耻地说。

        几个黑巫师还是买了,这种植物的果实确实可以尽快地驱逐身上的寒气,而且没有什么坏作用,不过这都是一些在魔法上造诣不够深厚的巫师,大部分黑巫师们将自己的皮肤变成了石头或是陶土,这样他们就不会觉得冷了。

        勃鲁盖尔走进来的时候,他们一齐看向了这位从外表上看,只能说是一个中年人的黑巫师,勃鲁盖尔没有说话,只是走到祭坛上——石头的祭坛上没有白色的亚麻布,也没有精致的圣器,却更能展现出金子的美……大把的金币,它们是通用于整个低地地区的货币,属于省铸币,纯度很高,一枚的价值与金路易相当,正面是荷兰的拟人像,反面是一头狮子一爪握剑,一爪握着箭束,它们就像是流水那样从勃鲁盖尔的手里跌落在石头祭坛上,有一个无以伦比的剧作家这样描述过——金子的光泽是任何事物都无法比拟的,它能让丑变美,也能让老人变得年轻,更能让一个坏名声的人变成一个圣徒,但他没说,金子的声音也有着同样的作用,它听起来是那样的悦耳动听,黑巫师们向着祭坛走来,勃鲁盖尔看着他们的眼睛,仿佛已经看见了自己的领袖之位。

        “这都是……真的。”一个黑巫师喃喃地道。

        “正是我们的首相先生亲手从国库中取出的。”勃鲁盖尔难抑兴奋地说到,此时这些金币已经在祭坛上堆积了起来,以往这些钱财并不会被这些黑巫师放在眼里——他们在佛兰德尔总是有不计其数的生意要忙碌,但现在,他们的主顾不是死了,就是在监牢里,或是承担着沉重无比的税赋——新的主人所颁发的条令,容不得他们推托敷衍,法国正如徐徐升起的辉煌朝阳,可不是愈发虚弱的西班牙。

        这些黑巫师很久没有舒舒服服地享受过一个温暖柔软的床铺,一顿丰盛的美餐,一个可人的姑娘了,他们之中的一些,就连施展魔法和诅咒所需要的材料都所剩无几了——对了,他们的市集也遭到了严重的打击,那些教士若是嗅觉敏锐的狼犬,那些巫师就是和他们一样的狐狸,一些巢穴,猎狗可能找不到,但对于同类来说,简直就像是袒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这不是全部吧。”另一个黑巫师贪婪地问道。

        “当然不,”勃鲁盖尔说:“想想,路易十三是什么价码,路易十四只会更高,诸位,只要我们能够成功,那么我们不但能够拿到钱财,人脉,东印度公司的股份,还能拿到一座岛屿,那将会是我们的领地。”还有一个国王,当然,勃鲁盖尔小心地没有泄露出一星半点。

        黑巫师们顿时发出了一阵兴奋的鼓噪。

        而就在这时,一声细小的笑声从勃鲁盖尔的上方传了出来,虽然黑巫师中也有很多人在发笑——愉快的大笑,诡异的冷笑,恶毒的尖笑,但这声笑声依然被勃鲁盖尔捕捉到了,他猛地抬起头,他身边的一个黑巫师也跟着抬头,“哦,”他先是有点紧张,而后又放松地说道:“是蝙蝠。”

        他才这么说,就看到勃鲁盖尔猛地投出了一缕硫磺粉末:“别蠢了!”他大叫了一声,“我们的屏障甚至不会放进一只蚊虫!”

        火光穿过黑暗,没能碰到蝙蝠的影子就熄灭了。

        黑巫师们总是习惯在落足之处设置各种魔法陷阱,障碍和罗网,这座教堂也不例外,倒不是他们会和凡人一样苦恼于蚊虫的骚扰,而是有很多诅咒,都是通过虫子来达成的——这样的地方,怎么会出现那么一只蝙蝠?勃鲁盖尔的叫喊声激起了巫师们的注意,他们这才发觉,不知道什么时候,投入教堂的月光已经不再那么完整了——它们被数以百计的蝙蝠切割得粉碎。

        它们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到来的,无声无息,一只只地悬挂在教堂的天顶上,眼睛就像是快要熄灭的炭火那样发着红光。

        “若是我们打搅了哪位尊贵的亲王,”勃鲁盖尔尽可能镇定地说道:“我们会马上离开,先生们,我们只是一些流亡的黑巫师,并没有想要在这里久留的意思,”他看了一眼祭坛上的金币,轻轻地挥了挥手,黑巫师们移动脚步——这时候就不是吝惜钱财的时候了,里世界的事情,如果可以用金子解决,实在是再划算不过了。

        但就像是鸣响了黑巫师们的丧钟,教堂的大门突然轰然关闭,木屑与灰尘簌簌而下,扬了距离门口最近的黑巫师一头一身。

        勃鲁盖尔的呼吸停顿了一下。

        那只原先悬挂在勃鲁盖尔头顶的大蝙蝠,它的身体就像是融化了那样,缓慢地从腐朽的灯架上垂挂下来,一直垂到祭坛上,细长的黑影慢慢地又开始变得宽大,但又仿佛是一瞬间,它膨胀到整个教堂那么大,又突然收缩起来——火光亮起,斗篷打开,里面的“人”,不,应该是阿蒙,茨密希的亲王,微微一笑。

        勃鲁盖尔虽然之前称呼他们为“亲王”,不过是为了表示尊敬罢了,但他一见到阿蒙,就不由得面色苍白,眼前发黑——作为黑巫师,勃鲁盖尔不可能不知道阿蒙的存在与样貌——魔党都是疯子,而阿蒙虽然是他们的智囊,也是疯的最厉害的那个,若是可以选择,勃鲁盖尔可能更愿意遇上勒森魃的亲王。

        “亲王殿下……”勃鲁盖尔谦恭地弯下腰,几乎要用额头碰到膝盖:“请原谅我们的鲁莽,殿下,我们之前并不知道这里属于您……”

        “这里并不属于我。”阿蒙用一种近似于和善的口吻说道:“你不会不知道,茨密希的领地在利沃尼亚吧。”他的话和态度让勃鲁盖尔一喜,也不是没有黑巫师偶尔遇上血族的,虽然同为黑暗生物,巫师与吸血鬼的关系并不好,吸血鬼将巫师视作可口的食物,巫师们则需要吸血鬼的牙齿,血和身体作为施法,献祭或是诅咒的材料,但若是双方都不太想要战斗,那么一方付出些代价也是可以全身而退的。

        阿蒙瞥了一眼那些黑巫师们,眼中的神色变得愈发古怪了起来:“哦,虽然我很想看看你们会用什么来贿赂我,”他说:“但你没有想到吗?我,还有我的孩子们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正是为了你,博斯的弟子,勃鲁盖尔……为了我和路易之间的一笔小交易,”勃鲁盖尔轻微地颤抖了一下,他抬起头,等着阿蒙说完最后一句话:“虽然有点遗憾,但诸位,死亡也并非一件太坏的事儿。”

        阿蒙毫不意外地看着勃鲁盖尔的眼神从温顺甚至谄媚,变得凶狠狰狞,黑巫师退后一步,双手一错,就从指缝间爆发出了一捧犹如太阳的灿烂光芒,这种与阳光极其靠近的光对于吸血鬼们来说是种毒药,蝙蝠群尖啸着飞起,冲出教堂,而黑巫师们手中的光还在不断地爆炸,很明显,他们都做好了两手准备。

        一头由黑巫师变化而来的巨熊猛地撞开了教堂的大门,黑巫师们要么化身,要么呼喊着自己的坐骑,光亮如影随形,紧紧地跟随着他们,虽然他们的眼睛也受了很大的刺激,几乎无法睁开,但值得宽慰的是,吸血鬼们也几乎被挡在了很远的地方,接下来看他们各自的手段了——但比他们更快的是一团翻滚着的黑色浓烟雾,它就像是一头隐伏在黑暗中,期待已久的巨兽那样,一口吞下了黑巫师们,光亮顿时消失了。

        蝙蝠群从半空中如同坠落般地冲入黑雾,咒语、惨叫与挣扎时发出的声音不绝于耳,一个俊美的血族疑惑地拖着一样东西走了出来,在月光下,他翻来覆去地看了看,还咬了一口,确定那是一张画板没错。

        勃鲁盖尔的天赋就是能够在画板中自由穿行,就像他从画板里走到首相办公室,他也能从随身携带的小画像里逃到一个隐秘又安全的地方,他摔在地上,顾不得地板上满是灰尘,就先急切地喘了几口气,之后又狼狈地咳嗽了起来,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想起自己在这里储备了一瓶葡萄酒,就摸索着去拿。

        “为什么不点灯?”

        一个声音响起,蜡烛上跳跃起了一点火焰,葡萄酒飞了起来,在一个杯子里倒了满满一杯酒。

        勃鲁盖尔绝望地看向阿蒙,他坐在一把椅子上,舒舒服服地交叉着手臂,他看了一眼杯子,那杯满是猩红色液体的银杯就落在了勃鲁盖尔眼前。

        “什么时候起,茨密希的亲王也堕落到被凡人雇佣了?”知道自己已无生路的勃鲁盖尔嘶哑着声音问道。

        “大概是因为路易给了我一个无法拒绝的价钱吧。”阿蒙说。

        他最后留给勃鲁盖尔的就只有黑暗和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