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乃路易十四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一十三章 四位瘟疫医生(下)

第两百一十三章 四位瘟疫医生(下)

        谨以本章向所有在这场疫情中以及之前,现在与将来为了我们这些平凡之人——不惜生死,无畏逆行,坚守岗位,枕戈待旦的医疗工作者们致敬!

        ——————

        这是一座小村庄,连上外来的修士也只有三百七十二人,而在之前的天花疫病里,两百余人连接因为高热与痛苦而死,还有一百多人逃进了不远处的密林,也就是国王曾经的狩猎场,在这里的人,都染上了天花。

        这句话一出口,最年轻的马尔比基就不由得惊叫了一声:“所有的人?难道您也……”

        修士为难地笑了笑,他没有摘下面罩,而是挽起了袖子,让医生们看到他臂膀上斑驳的红点,“哦,”作为他们之中对瘟疫最了解的人,洛姆先生立刻说:“感染的时间不长,但您马上就要发作了。”

        “是的,”修士说:“所有人,当然也包括我。”

        一旁的众人向他投去了钦佩的眼神,像是这样,一看就知道走在朝圣道路上的修士,即便被封锁在了疫区里,他至少也能如村民那样逃入密林,作为有着丰富野外生存经验的修士,存活下来的把握可比普通人多得多,但他还是留下了,不夸张地说,这座村庄里还能有幸存者,与他分不开关系,这很正常,修士侍奉着天主,他能同时在灵魂和躯体上抚慰民众,让他们鼓起与疫病斗争的勇气。

        只是,想到他们进来之后,并没有嗅到就连香料也遮掩不了的腐臭气息,这位修士不但照顾了病人,还掩藏了那些不幸死去的人,如此频繁的接触之下,就算他努力为自己做了防护,但还是不可避免地染上了疫病:“我们会尽一切可能救治你的。”洛姆先生说:“以国王和天主的名义起誓,你会痊愈的。”

        “我已经做好了接受一切结果的准备,但如果可以,还是请您们去看看那些可怜的孩子吧,”修士说:“他们之中的一些,虽然蒙上天的恩赐,结了瘢疤,但还是非常的虚弱。”

        “因为与疫病的魔鬼搏斗是一件容易令人精疲力竭的事情。”西顿汉姆说,在这方面,他又要比任何人有经验,因为他一向十分推崇古希腊学者提倡的自然痊愈法,也就是说,在很多时候,人体本身的抵抗力,反而要胜过大多数药物,这时候医生千万不要横加干涉,只要给予充足的营养,就如同交给士兵武器与给养那样,就能帮助病人击败疾病。

        既然有这样的理念,他当然随身带着许多“药物”——糖块、胡椒粉末与盐,修士立即将村庄里的人召集起来,将这些化在水里给他们一个个地喝下去,大多数的幸存者都是已经结了瘢疤的,虽然丑陋,但就像是那个老太婆那样,他们之后就不必在恐惧天花这个恶魔了,修士一一看过他们,发现还有两三个人没能来,他就带着医生们去查看,原来他们也开始发热了。

        因为村庄里留下的人都已经患过病,村民们并不恐惧,他们将修士和发热的人聚集在一个大房间里,预备按照医生们的吩咐照顾他们,当然,若是他们遇到了不幸,那么接下来的工作也要由这些人完成,医生们决定留下两个学生指导和监管他们——这可不是多此一举,之前洛姆先生就遇到过不少恩将仇报的蠢货,这里消息闭塞,村民们也很少接受外来的讯息,他们怕他们一离开村子,村民们就把这些人给烧了。

        再三和这些满脸疮疤的村民们说明了,只要患上天花,而后痊愈,就不会再被这种疾病危害到,而这种疫病完全是恶魔的阴谋,越是虔诚,越是纯洁的人越容易受到危害之后,洛姆先生才略微安了一点心,他左右张望了一番:“你们之中有牛倌吗?”

        能够从天花的折磨下逃脱的都是年轻人,修士说“孩子”一点也没错,幸存者最大的也没超过二十岁——这是医生们推测的,这里的人几乎无法数到二十(也就是手指与脚趾的数量)以上,他们害羞而畏惧地相互看了看,才有个大男孩小心地回答说:“我们没有牛倌,先生。”他仿佛为了无法回答洛姆先生的问题而变得更加窘迫了:“我们的村庄很小,所以,所以我们要用牛的时候,就到茹拉去租借耕牛。”

        “茹拉?”

        “从这里沿着溪流往下,是图拉瓦,图拉瓦也很小,他们的牛也都在茹拉。”

        茹拉在法兰西是个很常见的名字,因为它在高卢语言中,就是高处的林地之意,“图拉瓦与茹拉……”洛姆先生念着这两个名字:“那么你知道它们现在怎么样了吗?有病人吗?”

        “可能有,”那个大男孩说:“不久前他们才烧死了一个女巫。”在这些并不怎么贫瘠的地方,又没有遇到可怕的饥荒,人们突然想起来要烧死女巫,多半就是因为突然有人生了病。

        “看来我们还要走一段路。”问了图拉瓦和茹拉的位置之后,洛姆先生打开地图查看了一番,确定这两座小村庄可以让他们在既定的时间里返回布卢瓦,就做出了去看一看的决定——布卢瓦的管理者虽然在发现第一个天花病人的时候,就做出了封锁河谷的决定,但具体如何,他也不知究竟。

        这原本就是瘟疫医生的职责,没人提出异议,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修士与另外的病人,在有了医生和药物之后,生命安全也有了最大的保障,接下来只有看他们自己的了。

        虽然西顿汉姆和尚博朗斯很好奇为什么洛姆要问起这里有没有牛倌,但大部分医生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秘密,就像是尚博朗斯家族的“助产机器”,说起来,他们与洛姆先生素未平生,当然也不会莽莽撞撞地开口就问,他们走了两小时左右,就到了图拉瓦,图拉瓦的情况比之前的村子还要糟糕一点,因为他们这里可没一个勇敢良善的修士,村庄里弥漫着香料也无法压制的可怕气息,他们走了好几个地方,才终于找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幸存者,他不是因为天花——天花没能夺去他的性命,他的亲人不是先他一步去见了仁慈的天主,就是逃走了,他在高热退去之后醒来,又饿又冷又渴,却连一口水也喝不到,如果不是瘟疫先生来到这里,他就一定已经死了。

        和他一样的人还有三四个,除了这些之外,这座村庄已经彻底地死去了,马尔比基、尚博朗斯与西顿汉姆,还有学生们,将生者移出村庄后,在一个空旷的房屋里安置妥当,就开始收敛死者——因为他们的人数太少,只能为他们祈祷之后,把他们的空躯壳聚集在一起,放火烧掉。

        洛姆先生凝视着在碧蓝的晴空中格外明显的黑色烟雾,摇了摇头,“你们的牛也都在茹拉吗?”他问:“那么茹拉的牛群一定很可观。”

        虽然不知道这个医生为什么会关心牛群,但在他们的照顾下,略微恢复了一些力气的生还者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一百多只呢,先生,都是好牛。”

        “那照看他们的一定是个好牛倌。”洛姆先生说,而后他发现对方的表情有点奇怪。

        “确实如此,”那个村民说:“安福尔是个好牛倌,还有他的兄弟和儿子们。”听起来会是一个极其庞大的家族,洛姆在心里说,同时,一百多只牛,无疑让他的心愉快地蹦跳起来,他的一些想法可能就在今天得到确证。他想的如此出神,差点忽略了村民的问题:“老爷,”那个村民问:“你们还要继续往茹拉去吗?”

        “当然,”洛姆先生说:“茹拉距离你们只有两千尺不到,我怀疑那里也已经被疫病占领了。”

        “但我听过了一件事情,我不能确定,老爷。”

        “说吧,”洛姆先生说:“我不会责怪你们的。”

        “我听说安福尔们是一群胡格诺派教徒。”村民说。

        “什么胡格诺派教徒?”洛姆先生还未回答他,一个声音就在他们身后响起,国王的首席医师一抬头,才发现那个投下了深重阴影的是尚博朗斯,他想起尚博朗斯似乎也是一个胡格诺派教徒的姓氏,神色顿时变得莫名起来:“……我不觉得那有什么,”他说:“你不知道南特敕令吗?现在胡格诺派教徒是被承认的,只要他们不违反国王的法律,他们在法令上享有法兰西公民的一切权利。”他耸了耸肩。

        那个村民用怀疑的眼神看了看这位医生:“您也是……和他们一样的人?”

        “不,”洛姆先生说:“我是上帝教徒。”这句话可一点也没错,随后赶来的西顿汉姆想到,巴黎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信奉新教的人存在,更别说成为国王的首席医师了,他在接到路易十四的邀请后,迟疑了很久才做出决定,而他的朋友都认为他疯了,圣巴托洛缪大屠杀人们记忆犹新,而且法兰西国内的胡格诺派教徒与上帝教徒的争斗还从未停止过。

        说起来,他们这四位瘟疫医生也着实有趣,马尔比基和洛姆都是上帝教徒,但马尔比基是罗马教会的教徒,而洛姆则属于法兰西的教会,西顿汉姆和尚博朗斯都是新教教徒,但一个是英国的温和派加尔文教徒,一个是法国的激进派胡格诺派教徒,哦,纠正一下,胡格诺派教徒大概就没有不激进的,之前他们还计划将一个无辜的英国学者拉进他们的阴谋之中呢。

        斜着眼睛看了上尚博朗斯一眼,这位胡格诺派教徒居然表现的相当冷静。在洛姆先生提出,要往茹拉去的时候,他抬头望了望天色:“我不太建议,”他说:“如果真如这位先生所说,安福尔家族是胡格诺派教徒……”

        “我说过,南特敕令里已经宽恕了他们的罪过,允许他们保有自己的信仰和权力,”洛姆先生十分坚持地说道:“我必须得去,如果您们有自己的想法,您们也可以留在这里,或是回布卢瓦。”

        “我们是必然要和您一起的。”马尔比基说,别开玩笑了,他们三个外来人,好吧,就算尚博朗斯是法国人,但他是个胡格诺派教徒,说不定比外国人更糟糕呢,他们倒是安然返回,却把国王的首席医师丢了,是觉得路易十四陛下的绞刑架太空荡了吗?

        西顿汉姆耸了耸肩:“既然国王的首席医师大人也这么说了,您就别担心了。”他以为,这是因为尚博朗斯在担心那些胡格诺派教徒,如果他们真的是。

        但接下来,尚博朗斯就不再说些什么了,他们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后,日光已经西斜,“看来我们要在茹拉过夜了。”洛姆先生乐观地挥舞了一下手杖,说道。

        ——————

        他们在夜幕降临之前终于看到了茹拉,这座村庄要比它的邻居大一些,因为这个时刻的人们几乎都已经安歇了,这些瘟疫医生首先遇到的是警役,

        在看到医生们的装束后,警役们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他们不知道的是,医生们也感到惊讶,他们还以为茹拉也已经被疫情笼罩了,谁知道这里至少还保持着原有的秩序,不过想到它这里还有一百多只牛,想想也不是那么奇怪的事情了。

        这里确实有疫情,但不是那么严重,瘟疫医生们受到了很好的款待——在这个时代,瘟疫医生是很受尊重的,因为此时时常瘟疫横行,而只有这些医生,敢于行走在城市或是村庄里,治疗感染了瘟疫的人,埋葬死者,他们还承担着记录病亡人数的职责,还要充当遗嘱的记录人与见证人,有些时候还要探查疫病的源头——就像是他们现在所做的那样。

        而洛姆先生,则又一次询问起牛倌的事儿,他在听说这里的牛倌和他的家人,没有感染天花的时候,不由得露出了无法遮掩的喜色,而那个被探问的人却像是受了惊吓一般,几乎没能拿住他的赏赐,那枚大埃居跌落在地上,弹了起来,转了转,一路滚到了尚博朗斯的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