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乃路易十四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一十二章 四位瘟疫医生(中)

第两百一十二章 四位瘟疫医生(中)

        谨以本章向所有在这场疫情中以及之前,现在与将来为了我们这些平凡之人——不惜生死,无畏逆行,坚守岗位,枕戈待旦的医疗工作者们致敬!

        ————

        这位洛姆先生,最著名的莫过于他发明的防护服,也就是西顿汉姆提醒尚博朗斯准备的防护服的发明人。

        他在1619年为了避免瘟疫的侵害,而发明了这些层层叠叠,能够将医生从头到脚,全都严严实实包裹起来的防护服,那时候他还是一个年轻人,但已经侍奉在亨利四世身边好几年了,虽然这也与他的家族有关,但他本人也确实有真才实学,之后他又曾经为路易十三效力,现在更是成为了路易十四的首席医师,但让这位真正的老人来到疫区,并不是路易的本意,原本路易也只是考虑到马尔比基与西顿汉姆都是外国人,可能会遇到一些令人尴尬的局面而无法处置,但洛姆和他的学生就不一样了。

        尚博朗斯厌恶所有的天主教徒,但看到这位脊背佝偻,白发苍苍,身材瘦小的老人时,也不免生出几分怜悯之心:“您身边跟着学生,完全没有必要跟着我们一起去,”他语气僵硬地说:“我们正值壮年,身体健康,对疾病有很好的抵抗力。”

        “正因为你们身体强壮,手脚敏捷,所以我才能和你们一起去啊,”洛姆先生理所当然地说:“难道您还要我一个老头儿孤身深入疫区吗?别说有你们就足够了,如果真是天花,先生们,那么正是天主赐给我的良机,因为我正有对付这个魔鬼的武器。”

        “别说啦,”马尔比基说:“我,还有洛姆先生的学生,之前已经说尽了能够说得话了。”

        “那么就请您们去好好休息吧,”洛姆先生得意洋洋地说,“明早我们用过早餐就出发。”

        ————

        有国王的首席医师在,早餐不但丰富而且新鲜,简直看不出疫区就在距离他们不过数法里的地方,不过每个将要前往疫区的医生都只是酌情取用了一点奶酪、香肠和面包,因为防护服一旦穿上去,没有别人的帮助就没法再次穿上去,而且脱下来之后,也有可能因此受到疾病的侵扰。

        一队布卢瓦城堡的卫兵护送他们到疫区的边缘,“越过树林就是了,”军官说,而那条路上已经架起了路障,看守们正在忙着将路障移开,尚博朗斯看到路边的黑麦草里露出了一个男人的手,一动不动,军官也注意到了:“没办法,”他说:“有人想要逃走。”

        “做得好,”洛姆说:“之后也是如此,军官先生,增加巡逻的密度与频率,在我们回来之前,不能让任何一个人离开河谷!”他点点那具尸体:“让我们为他祈祷,先生们,然后就烧了他吧,尸体放在这里很危险。”

        “遵命,先生。”那个军官说,接下里,瘟疫医生们就陆续走进了路障里,路障在他们身后合拢,洛姆身边带着三个学生,西顿汉姆身边有四个,马尔比基与尚博朗斯只有他们自己,不过洛姆与西顿汉姆的学生也会为他们服务——这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们只往前走了几百尺,穿过了一片树林,就看到了第一座村庄,医生们先下了马,让学生们服侍自己穿上防护服。

        防护服的最里面是一件皮衣,皮裤,照着个人的身材制作,皮质柔软,但穿上去并不舒服,因为按照此时的医学理论,动物脂肪是可以杀灭瘟疫,以及避免病人的体液沾染在防护衣上,所以这层皮衣皮裤的外面,要由学生涂抹上牛油或是猪油,这些油脂还是城堡总管特意新取的,没有那股令人恶心的哈喇气味,但那股黏糊糊的感觉也足够让人作呕的了。穿上皮衣皮裤之后,可还要套上一层后厚重的长袍,领子可以一直翻卷到下颌,压在面罩里面,这样就可以保证不露出一点皮肤,下边的边缘直接落在脚面,脚下是一双沉重的皮靴。

        穿好长袍后,就是带上面罩了,这个面罩,正如画在书本上的样子,面具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凶猛的秃鹫,表层用黄铜打造而成,在眼睛的位置镶嵌着两片圆形的玻璃,大到可以放进拳头的那种,在眼睛下方,是缀在铜框上的的皮革长喙,长喙向前伸出至少有一尺多,里面塞满了香料,视医生的紧急情况而定,从龙涎香、蜜蜂花、留兰香叶、樟脑、丁香、鸦片酊、没药、玫瑰花瓣以及苏合香都有可能,不过今天的香料都是由洛姆先生承担的,所以都用了最好的香料,一戴上,就有一股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有着很好的心理安慰作用,像是这样疫病也会退避三舍似的——当然,那时候的医生确实这么认为的。

        最后,还要戴上帽子,与现在的宽檐帽不同,这种帽子不但用皮革制成,同时还不带一点装饰,看上去就是黑沉沉的一片,令人望而生畏。

        这样,全副武装之后,就连一点发丝也不露的防护下,他们想要辨别彼此都成了一件难事,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模糊不清,幸而还有他们的手杖,他们的手杖都有着极其强烈的个人风格,洛姆的镶嵌着一个纯银的蛇头,西顿汉姆是黑铁的杖尖,马尔比基的手杖上有着复杂的花纹,简直就像是一件精巧的装饰品了,而尚博朗斯的手杖是他昨天随手从路边捡来的一根橡木枝条做的,上面还留着一些没被剥除干净的树皮,顶端裹着一块手帕。

        “哦,尚博朗斯先生,”洛姆惊讶地问道:“您没有携带手杖么,我可以让我的学生让一根给您。”

        “不用了,”尚博朗斯说:“这正符合我的身高和手掌的宽度。”确实,尚博朗斯是他们之中最高大的,“您看上去简直不像是个医生,”洛姆在面罩后面打量了他一会说道:“更像是一个战士。”

        可不是么,一边的西顿汉姆在心里说,他还是一群暴徒的首领呢,但他还是没说出来,虽然他知道这个人只怕要对法国的国王不利,但他又莫名地愿意相信这个人,也许是因为他说的那句话,他是说,他也是一个医生。

        等到洛姆与西顿汉姆的学生也都装束妥当,他们就一个接着一个地,走向了村庄。

        此时快要到中午了,一日三餐是巴黎的风尚,一些贵人们也会暗中如此享受,但在村庄里,一日两餐才是正常情况——早上起来先去干活,干上三四个小时,才在邻近中午的时候有一顿饭,保证人们能够有继续干活的力气,晚上四五点左右时候的一餐,是为了敷衍咕咕作响的肚皮,也是为了早上的活儿做储备,所以现在,应该能够看到房屋或是棚屋上方升起的烟雾,但就是这么一看,洛姆为首的瘟疫医生们,一颗心就不由得沉了下来,因为他们只看到了十几道烟柱,还是从比较好的房屋里传出来的,也就是说,大部分房屋,还有几乎所有的棚屋,它们的主人不是去见了天主,就是跑掉了。

        洛姆看了看,就向最整齐,最高大的一座房屋走了过去,说是整齐高大,也不过是无需他们弯腰进门罢了——除了尚博朗斯。

        一个学生先走上去敲了敲门,过了很久,才有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问道:“谁啊?”

        “医生。”洛姆先生说。这让另外三个人有点意外,因为他们还以为这位国王的首席医师会说出一长串拗口的头衔呢。

        “我要是把头衔说全了,”洛姆说:“这事情还会变的更麻烦一些,而且我们难道不就是医生吗?”

        “哦哦,”西顿汉姆说:“您说的很对。”

        即便如此,房屋里的人,还是磨蹭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给他们开了门,这座屋子没什么特别的,就和所有农民的屋子那样,火塘在中间,左边是一个可以容纳所有人睡在上面的大床——也就是几根木板拼凑在一起,右边是一个牲畜圈,里面是几头山羊和鸡鸭,也许是见了生人,它们叫唤个不停。

        洛姆简单地扫视了一圈,就退出了屋子,给他们开门的只是一个老妇人,她见到一下子进来了那么多人,吓得浑身颤抖。

        “还有其他人吗?”洛姆的学生问。

        “他们都去干活了。”

        “他们没有染上疫病吗?”

        老太婆立刻不说话了,洛姆发出一声尖锐的讥笑。他抬起手杖指了指,他的学生立刻用手杖挡住这个老太婆的去路,而后掀开了她的头巾,头巾下是布满了一整张脸的圆形疤痕,“天啊,”她喊叫到,一边努力想要将头巾盖回去。

        “这是个该死的女巫。”洛姆先生说:“还是一个卑劣的盗贼。”他一看就觉得不太对,这个老太婆衣衫褴褛,不像是能够住在这种房屋里的人。在瘟疫经过之后的村庄,这种现象很常见,一些侥幸得存的活人,会理直气壮地将那些不幸的人最后的一点资产占为己有——那些圆形的疤痕,说明这个老太婆曾经感染过天花,但幸运的活了下来,所以她才会这样安安心心地住在疫区里。

        “圣母佐证!”那个老太婆立即悲惨地喊叫了起来:“大人们,我可不是什么贼啊,这原本就是没了人的屋子,修士先生允许我住在这里的!”

        “那些牲畜呢?”

        “那是教士给我的酬劳。”她说,而后匆忙地,仿佛担心这群大人不相信她似的,指着一座普通的房屋喊道:“如果您们不相信我,那么就去问问修士先生吧。”

        “我们当然是要问的。”洛姆先生说。

        老太婆被他们押着往那座房屋走去,那座房屋看上去平平无奇,和村庄里的其他房屋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只在木门上悬挂了一个十字架,他们一敲门,里面就走出了一个有着类似装扮的男人,不过他的腰间捆绑着一根绳子,就是在修士中常见的那种,仔细一看,他的面罩和长袍都挺粗陋的,没有宽檐帽,只拉起了一个深深的兜帽。

        这位修士一看到这个老太婆,就立刻明白了,原来这个老太婆确实是他雇佣的,因为这座村庄在爆发了天花疫情后,大多数人都倒下来,还有一些人逃走了,在瘟疫医生没有到来之前,这位偶尔经过这里的修士先生就承担起了医生的职责。

        “我不太擅长医术,”修士坦白地说:“我只能为他们祈祷,做圣事,将他们埋葬。”

        “已经足够了,修士先生,”洛姆说:“医生只能拯救他们的躯体,而您却在拯救他们的灵魂。”

        “这正是我应当做的,”修士说:“本来我还以为您们不会那么快来呢。”

        “只能说是一个巧合。”洛姆先生说:“您到这里几天后啦?”

        “有一个多月了。”修士说。

        “那么还请您跟我说说这里的情况吧。”

        于是修士先生就大略地说了一下他在这里的所见所闻,这里的村庄因为地处荒僻的缘故,所以就连农事官都很少在这里常驻,这里也没有教堂或是礼拜堂,当然也没有教士,这里的人们已经习惯了身上出现小疙瘩——或许是因为蚊虫,或许是因为草木的汁液,又或许是因为睡在了太过潮湿的地面上,孩子发热、夭折更是常事,所以他们根本没注意到种种异样——它正是疫病的开端。

        修士经过这里的时候,只是在这座被村民们用来充当礼拜堂的房屋里暂住,幸运地没有和村民接触太多,染上疫病,之后,他无奈地摊了摊手:“显然,也许别处也有跑出去的人,我正要离开的时候,道路就被封锁了。”这里毕竟曾经是法兰西王室的祖地,布卢瓦城堡始终有着一支军队看守,这里的监政官与军队将领的反应也相当快。修士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离开的时候,就回到了村庄里,尽其所能地找了一些药草,熬成药汤给村民们喝,但他确实如他所说的那样不擅长医术,人们不断地死去,先是虚弱的老人和孩子,而后是女人,最后是强壮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