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乃路易十四在线阅读 - 第两百零七章 亨利埃塔的劝说与查理二世的决定(3)

第两百零七章 亨利埃塔的劝说与查理二世的决定(3)

        这也正是查理二世倍感踌躇的地方,按照现在的情况,他的大臣们或许更愿意与荷兰人议和,因为查理二世的朝廷里,有许多新教教徒,他们天然地倾向于荷兰的新教教徒,英国与荷兰之间或许只是在争夺财富,但要说到信仰,他们又将矛头共同对准了天主教徒——查理二世的信仰也完全是因为要继承王位,若不是为了王位,他倒更偏向于天主教会,不不不,不是因为罗马教会的贪婪就少点,而是因为,罗马教会始终宣称的天授君权,无疑会取得无论哪一个国王的好感。

        所以,来自于荷兰首相的使者大可以从从容容地去了查理二世的政敌那里,他却要在这里辗转反侧,承受来自于外甥的失望与轻蔑。

        “我不能确定,亨利埃塔,这是一件重要的事情。”虽然亨利埃塔说的很对,当然,与荷兰达成盟约,将法国的野心弥灭在襁褓里,英国人定然会额手称庆,但对于查理二世来说,他的境况只会变得更差,而且若是如此,荷兰的威廉三世也未必能好到什么地方去,毕竟王权与臣子之间,从来就是你消我长的——大首相约翰.德.维特和他的兄弟,对于独裁统治的警惕性简直就如同一对在猫窝边筑巢的老鼠,若是他们得势,威廉三世最好的结果也就是被流放,或是被软禁在某处,在郁郁寡欢中无声无息地死去。

        查理二世神色变幻莫测,亨利埃塔也看到了,她既是英国国王的妹妹,也是法国公爵的夫人,站在两个国家之间,她当然会希望英国与法国能够达成和约,这样她就不必左右为难,这位勇敢的夫人深深地吸了口气,从胸口抽出一张卷起来的丝绢,摊开在查理二世的膝盖上,查理二世的目光立刻被吸引了过去,因为那正是荷兰的地图。

        荷兰事实上是一个简称,事实上它的名字应该是尼德兰联省共和国,不过在这里,我们姑且还是如此说,查理二世膝盖上的地图,是糅合了密探与巫师所探查到的地形史料,所绘制出来的最新的地地图,不但有荷兰各省,还有与之接壤的地区,以及它所面对的北海,地图不但精准,还上了色,这么一看,查理二世的视线顿时就无法移开了,虽然他的书房里也悬挂着地图,但有了蔚蓝的海水与橙黄色的欧罗巴大地衬托,才能看出荷兰拥有多么得天独厚的条件——长而曲折的海岸线,广袤的内海,身后是神圣罗马帝国,上方是丹麦,下方是佛兰德尔地区,也就是现在被法国占领的地方,它就像是一枚成熟的杨桃,沉甸甸地垂在查理二世的心头,若说路易的提议未曾令他心动,那是胡说八道,甚至他可以客观而理智地说,英国应该与法国联合,英国失去了敦刻尔克——这不是他的过错,虽然人们都在指责他不应该为了区区几万个金路易就卖了敦刻尔克,但他们怎么不看看呢,当时的敦刻尔克里驻扎着上万个法国士兵,而留在那里的英国士兵却都是叛贼克伦威尔的党徒,他们甚至不敢回到英国来,又怎么会为英国作战?只怕他们做出最有诚意的决定,也就是放下火枪逃跑罢了。

        查理二世在做出那个决定的时候理直气壮,现在也是如此,他为难的是议会肯定会反对——他们一直忌惮着他与路易十四的往来,因为他们很清楚,路易十四可能是最为看重国王权威的统治者,一些新教教徒甚至气愤地说,这个国王不但将自己看做国家的主宰,还将自己视为如同圣人一般的存在,他公然将一个异教徒的神明头衔拿来冠在自己身上,并且为之洋洋得意。

        不过查理二世知道他们只是嫉妒,和他一样,露易十四如此作为,不但没有激起民众的反感,反而让他们更倾慕与崇拜他了,据说不久之前,路易十四还在自己的新宫凡尔赛里招待了成千上万名宾客,据说无论外省还是巴黎人,又或是凡尔赛人,只要去了国王的新宫,就能得到与身份对应的招待,他们大吃大喝,看了精彩的戏剧,欣赏了持续了半个晚上的烟花——新教教徒们崇尚清廉俭省,对此当然更是愤愤不平,查理二世却在心中渴望着自己也能有那么一天。

        “路易怎么和你说?”

        亨利埃塔露出了一个动人的笑容,“荷兰有七个省,”她简单地说:“陛下愿意给您两个省。”

        查理二世抿了抿嘴唇,要说,英国之前与荷兰的两次海上战争都失败了,即便约克公爵愿意遵从他的命令,领军出征,也不过是纠缠住荷兰的海军罢了,真正要攻城掠地的只有法国陆军,路易的承诺不可谓不慷慨,查理二世的手指在地图上划来划去,荷兰的国土犹如一片叶子,其中荷兰与泽兰两省正在北海边缘,海岸线在它们的西侧蜿蜒而行,乌得勒支位于众省中心,但它是北方最重要的城市,弗里斯兰、格罗宁根位于荷兰上方,与丹麦接壤,上艾瑟尔与海尔德兰与神圣罗马帝国紧紧相连,路易愿意给查理二世三个省——会是哪两个省呢,荷兰或是泽兰其中必须有一个,查理二世这样想道。

        而后是乌得勒支,乌得勒支虽然不靠海,但它是阿姆斯特丹-莱茵河的中转点,没有乌得勒支,阿姆斯特丹的发展也会受到遏制,查理二世不确定路易会不会将乌得勒支交给他,但他并不想要上艾瑟尔与海尔德兰,他并不想直接对上神圣罗马帝国,不夸张地说,若是利奥波德一世孤注一掷地决定,要夺回尼德兰,那么这两座大省必然会陷入到无尽的战火中去,但这样,留给查理二世的余地就不多了,那么就是弗里斯兰与格罗宁根的一座?毫无疑问,弗里斯兰要比与神圣罗马帝国只间隔着一条埃姆河口的格罗宁根要好,但这样他几乎占尽了所有的好处,而且之后,他也必须考虑到法国与英国的发展。

        毫无疑问,若是让他的大臣们来看,若是有泽兰,或是荷兰,以及上述大省中的一个,他们绝对是愿意的,英国是一座巨大的岛屿,他们最需要的就是在欧罗巴大陆上的一席之地——敦刻尔克是他们最后的据点,但该死的叛贼还是弄丢了它,查理二世问心无愧地在心里指责道,然后他低下头去:“这样吧,亨利埃塔,”他说:“若是他愿意给我三个省,我就愿意考虑此事。”

        亨利埃塔可真是吃了一惊,事实上,英国在这个盟约上所要付出的东西并不多,毕竟英国与荷兰的战争几乎就没停止过,他们可以说,只是拿着原本就要付出去的代价,换回了更多的利益,她不由得蹙起眉头,发出一声哀叹。

        “我并不全是为了英国,为了自己,”查理二世连忙说:“我只是想要让你知道,亨利埃塔,我想要的第三个省,是为了我们的小威廉。”

        “小威廉?”

        “荷兰的威廉三世,”查理二世耐心地说,“我需要泽兰,或是荷兰,而后是乌得勒支,然后,随便路易怎么安排,若是他想要荷兰就拿走弗里斯兰,若是他想要泽兰,那么就拿走海尔德兰,而乌得勒支,我们把它留给威廉三世,这样英国与法国之间就有了一条天然的间隔带,这样,至少在我和路易执政的时候,可以保有一段珍贵的友谊。”

        亨利埃塔瞥了查理二世一眼,她虽然只是一个公主,但在宫廷中耳渲目染,又不是一个蠢人,她当然能够看出查理二世的用意,查理二世曾经是威廉三世唯一可以依靠的人,若不是有这位快活王插手,威廉三世只怕还被拘禁在姑姑与姑父的手中,一事无成——虽然查理二世之后做的事情,也可以说是背叛了他,但那时候,只有一个乌得勒支的国王,还能寻求谁的帮助呢?总不能是路易十四,又或是对奥兰治家族满怀厌恶之心的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查理五世正是利奥波德一世的先祖,对于这位背叛了皇帝信任的威廉奥兰治,利奥波德一世只怕不会有太大的耐心。

        若是威廉三世只能依仗查理二世,那么查理二世也等于有了荷兰的三个省,而且有了威廉三世的缓冲,英国在立定脚跟之前,也免除了与法兰西可能,或者说必须有的冲突。

        “我会将您的话带回到陛下那里的。”亨利埃塔心情复杂地说道,她匆匆将那张丝绢地图收起,就从查理二世膝前的地毯上站起来,查理二世也意识到自己令得亨利埃塔公主不得不处在了一个尴尬的境地,仿佛是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他亲自拿起奥尔良公爵夫人搭在椅子上的斗篷,殷勤地给她披上,而后又亲自送她离开了房间——只能到此为止,宫廷里到处都是眼睛和耳朵,若是让别人知道亨利埃塔公主回到了伦敦,对她,对查理二世都不会是什么好事。

        亨利埃塔公主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之后,只能在伦敦逗留一个白天和两个晚上,而就在次日,她就从自己借住的小楼上看到约克公爵正在往怀特霍尔宫去,不久之后,他又离开了宫殿,而后国王的使者来到亨利埃塔这里,给了她一张纸条,上面熟悉的笔迹写着,让她今晚再到宫里来。

        亨利埃塔只得第二次来到了国王的居所,这座宫殿对她来说完全是陌生的,她还是婴儿的时候,就离开了伦敦,三岁就来到了巴黎,所以她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非常希望能够嫁给路易十四的,因为对她来说,卢浮宫才是她的家,即便最后她成了奥尔良公爵夫人,她还是不由得感到一阵阵地心满意足,怀特霍尔宫让她感到惊惧不安,尤其是想到,她的父亲也正是从这里被暴徒拖出去,投入监牢,继而被砍下头颅。

        查理二世正在原先的房间等着亨利埃塔,一见到亨利埃塔,他就亟不可待地说:“我已经说服了约克公爵。他会遵照我的旨意行事。”

        “您给他承诺了?”

        “嗯。”查理二世想到这个,眼中就掠过了一丝阴翳,约克公爵当然不会轻易答应此事,他不但取得了查理二世的誓言(对着天主发了誓),还取得了国王亲笔书写的文书——也不怪查理二世会无法遏制地气恼与悔恨,因为之前的海军大臣克拉伦登伯爵爱德华·海德是倾向于国王的,但查理二世考虑到海德年纪老迈,随时可能从海军大臣的位置上退下去,所以就一力主持,让约克公爵与海德的女儿安妮结婚。

        他以为约克公爵即便不是第二个菲利普,也不会是另一个加斯东,谁知道,也许约克公爵最初的时候,确实愿意屈从在国王与兄长的权威之下,但自从查理二世一次次地挑衅那些新教教徒与议员们,他们的想法当然也会发生改变,譬如说,他们似乎并不介意换个国王,而查理二世无子,他若是发生了意外,约克公爵就是无可争议的新王,约克公爵的野心,也许就是在一次次的聚会,沙龙,或是私密的会面中被这样积累起来的。

        对于兄长的请求,他不但没有马上站到查理二世这边,甚至还极力反对,如果不是查理二世拿出了他最渴望的东西……他当然知道查理死了,他就是新王,但查理并不是没有可能有着自己的继承人,王后也只有三十岁而已,但有了册封和文书,即便查理二世最终有了一个儿子,约克公爵依然有一争之力。、

        “我知道让你再到这里来,确实有点危险,”查理二世说:“但我必须让你知道,亨利埃塔,告诉路易,虽然我的要求也许出乎了他的意料,但我也已经拿出了超出寻常的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