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乃路易十四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九章 路易十三的凯旋式(2)

第一百九十九章 路易十三的凯旋式(2)

        加约拉岛的巫师们有一定的损失,但不是不可以接受,毕竟他们面对的是佛兰德尔的黑巫师们,而且伤亡更为严重的是波西米亚女巫们,尤其是教团的长老们,她们的死亡令得年轻的女巫们恸哭不已,陪伴着她们的是国王的士兵——马尼特曾经试图让这些女巫们影响国王的士兵,米莱狄夫人则认为这些士兵会令得这些女巫动摇,现在看来,影响是两方面的,最少的,国王在这些士兵的眼睛里,没有看到往常的轻蔑与冷漠——如那个勇敢的掷弹手那样的士兵并不多,只是如今一定会有人改变自己之前的想法。

        那些被切断手指的女巫,竟然幸运地生存了下来,巫师们的药物和法术注定了可以拯救很多人的性命——她们的手指也生长了出来,那枚老旧的戒指被戴回了原处,只是给出了承诺的那个人已经再也回不来了。

        还有沃邦,他去看了……马尼特,那个女巫死在最后一刻,面容扭曲,沃邦给她擦干净了脸,擦了一点脂粉,终于有点原来的样子了。

        “这些……波西米亚女人……”在回到布鲁塞尔的王宫后,他来到国王的书房,在行礼后,迟疑地问道。国王身边的蒂雷纳子爵立刻严厉地瞪了他一眼,不为别的——沃邦在这场战役中立下了不小的功勋,前程光明,又何必为了一个如同名姝的波西米亚女人令得国王不悦呢?沃邦也有点不安,但他还是鼓起了勇气,等待着国王的回答。

        路易沉吟着放下了羽毛笔,这里只有邦唐,蒂雷纳与沃邦,对他们没什么可隐瞒的,沃邦若是自私冷酷到对马尼特不闻不问,他倒要改变原先对沃邦的看法,沃邦的行为让一些人看来过于鲁莽,无用,但他不介意与这个年轻人好好地解释一番:“你知道,塞巴斯蒂安,”国王亲昵地叫着沃邦的名字:“对于法兰西,对于波旁,这些人,”他微微一顿:“这些女巫,确实是失职的。”

        蒂雷纳子爵虽然有听闻过,有猜测过,有确认过,但听到国王亲口这么说,还是不由得叹了口气,他和沃邦,要么是次子,要么是次子的后裔,不是继承人,都是不被获准知晓太多秘密的存在(他不知道沃邦在敦刻尔克的船坞建造中就和巫师合作过),现今他真是不知道该喜该悲。

        “本来这些事情,您们是不应该知道的,先生们。”路易平静地说:“只是您们现在也看到了,非凡的力量原本只在对非凡的时候,或是在阴谋,在不为人所知的地方出现,可是呢,如今它们可以说是愈演愈烈了,巫师们能够成为雇佣军,当然也可以成为常备军——先生们,巫师在每个国家都是存在的,我们不能被动地等着敌人们先发起攻击……或者说,他们已经伸出了试探的触角,佛兰德尔的黑巫师是第一个,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您们见到的场景,随时可能在任何一个凡俗的战场上重演。”

        “您是说,陛下,我们的士兵除了步枪,火炮还要面对魔法?”蒂雷纳子爵忍不住问。

        “是的。”路易说,沃邦下意识地绷紧了下颚。

        “所以您决定,容留那些曾经的叛徒?”蒂雷纳子爵又问。

        “问题不在这里,”路易烦恼地推了推桌面上的文件:“虽然她们的渎职导致了一个伟大之人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但我仍然愿意给她们一个赎罪获救的机会——只是您们也应该发现了,被驱逐出宫廷之后,她们失落了很多原有的力量,更是因为长期混迹在波西米亚人中,沾染了很多不好的风气。”他直起脊背:“她们蔑视一切规则与法律,包括国王和国家,她们不但不能为法兰西做些什么,倒有可能让它变得更混乱。”

        “这确实是个问题。”蒂雷纳子爵说。

        “马尼特那时候想要从我这里知道战争何时结束……”

        “因为我和她们的契约直到战争结束,”路易说:“虽然我承诺过她们,但她一直担心我会把她们送去对抗那些黑巫师。”

        沃邦摇摇头:“她太蠢了。”

        “价值太低,但我必须把她们监管起来。”路易说:“只是我没想到,最后黑巫师还是与她们遇见了。”

        沃邦知道这确实是意外,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国王厌烦了这群女巫,滑铁卢的城镇里也还有受伤的士兵,国王绝对不会放弃他们的,只能说这群女巫的语气实在是太差了,还有,就算国王有意驱使她们去对付黑巫师——但就沃邦从那些士兵口中听到的,波西米塔女巫们在面对黑巫师的时候,除了马尼特等人,其他女巫几乎毫无反击之力,就连逃跑都失败了。

        倒是另外的一些巫师……想到自己以后竟然可能还要和一群巫师一同行军作战,沃邦就同情地看向了蒂雷纳子爵,蒂雷纳子爵肯定和他有着相同的想法——今后花费在弥撒上的钱只怕不会是个小数目。

        “好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路易说,而后回答了沃邦的问题:“您看,这也可以说是我给这些女士们一个机会,当然,最后的机会,我原先的期望是,她们可以打破一些顽固的成见,但她们……还有我的士兵们,做到的事情显然要比我以为的多,若是如此,我也不是不愿意宽容地对待她们,据说有很多士兵愿意和她们结婚?”

        “是的,陛下。”沃邦回答。

        “不奇怪,他们不久之前才同生共死。”路易说:“我也说过,如果她们愿意保护我的士兵,就是我的子民,而你知道我对我的子民总是十分慷慨的——我原先和她们说过,在不久之后,确切点说,在这场战役结束之后,我将在法兰西的境内建起更多的宗教裁判所……”

        “呀!”这是蒂雷纳子爵无法控制地惊呼了一声。

        要说到裁判所,令欧罗巴人影响深刻的莫过于西班牙,那时候西班牙还是双王执政,出于对信仰的虔诚,以及治理国家的需要,宗教裁判所曾经遍布这个强大王国的每一个行省,事实上,如后世人们传说的不太一样,西班牙的裁判所,针对穷困凡人的并不多,受到追缉与审判的不是猖獗一时的黑巫师,就是伊莎贝拉女王与费迪南国王的敌人,它之所以这样臭名昭著,还是新教的宣传,以及当时的西班牙巫师,确实过于轻慢王室了。

        路易现在说到要仿效曾经的伊莎贝拉女王,也不由得让蒂雷纳子爵忧心忡忡,“这是以后的事情了,”路易安慰他说:“先生,我只是觉得,法兰西需要秩序。”

        蒂雷纳子爵深深地吸了口气,“我会遵照您的命令去做,只要您吩咐。”按照他的看法,也许是因为他们得国王曾经经过了一个不堪的少年时期,又在雄心勃勃的时候被马扎然主教与安妮王太后制约(毕竟他并不知道路易并非一个单纯的年轻人),对于混乱的巴黎乃至整个法兰西定然深恶痛绝,你或许可以说他有些矫枉过正,但他所作所为并不能说错,只能说,这会很不容易,法国的国王,从弗朗索瓦一世开始就在收揽权力,虽然颇有成效,却还是有很多人认为,“王命不出巴黎”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

        若是他的国王能够真如曾经的西班牙双王那样,将法兰西打造成一个如同十五世纪末到十六世纪末的西班牙那样鼎盛的国家,即便要他舍去性命又算得了什么呢?

        仿佛看出了他坚定的心意,国王安抚地拍了拍这位年长军人的肩膀,“也许您会感到担忧,但这是必须的,子爵先生,因为我正准备统计人口。”

        “统计人口?”子爵反问道,统计人口这件事情之前的国王也不是没有做过……

        “是的,”路易说:“但与之前略有差别,我需要一个更详细和准确的数字,先生们,我要编造户籍,每个人,每个家庭,都必须留在我的视线里,而不是任何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

        “那会是一项多么浩大的工程啊。”沃邦喃喃到。

        “所以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暂且如此,”路易说,而后他转向沃邦:“不过我现在可以回答你之前的问题,那些女巫,我之前的计划是将她们囚禁和监视起来,敢于违背命令的人会被处死,就像是那些胡格诺派教徒,但若是她们能够如我期望的那样去做——那么,我可以允许她们获得一定程度的自由,只要有人愿意与她们缔结正式的婚约,我是说,在教堂里起誓的那种,她们要受洗礼,像是一个规规矩矩的基督徒那样。”

        “只怕她们未必会愿意,那些波西米亚女人……”蒂雷纳子爵说。

        “那么她们就要白白浪费掉马尼特等人用性命为她们挽回的机会了。”路易温和地说,而沃邦打了一个寒颤。

        ——————————

        夺得了布鲁塞尔,不夸张地说,佛兰德尔地区就等同在路易的囊中了,留在巴黎的大臣们写下了如同雪片般的信件,催促国王尽快回到巴黎,因为他们正在筹备一场盛大的凯旋式。

        “如同罗马那样的凯旋式吗?”路易问。

        “比任何一个将军或是皇帝的更盛大。”

        “只怕要抛费不少钱财。”路易说。

        “您的母亲和弟弟都挺甘愿的。”邦唐说,一边为国王擦拭湿漉漉的头发,说到这个,这位忠诚的近侍就要愁眉苦脸起来,因为国王将那个黄铜浴缸砸了,现在他只能更频繁地为国王擦身,不然国王会在床上翻来翻去,怎么都睡不着。

        “好吧,我回去一趟。”路易说。

        邦唐在镜子里露出好奇的神情,虽然出于谨慎,他什么都没问,路易还是回答了他:“接下来我准备攻打荷兰。”他说出这句话额的时候,就像是在和邦唐说,晚上的牛奶里别加糖,邦唐却手一抖,将亚麻布巾落在了地上,他连忙向国王致歉,行礼后将它捡起来,握在手里。

        就算这位近侍一直在路易身边,听闻了不少秘密,但这样的事情,还是让他心悸了好一会。

        “有什么可惊讶的呢?”路易好笑地说:“佛兰德尔这里的损失超乎我的预料,我是说,我的士兵们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而我最担心的,我是谁,耶罗尼米斯.博斯也已经化作尘土,我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夺取荷兰呢?”

        “只是在这之前,”国王快速地说:“我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所以巴黎是必须回去的。”

        “您若是有这样的计划,”邦唐小心地问道:“那么您的军队……”

        “军队会留在这里,”路易说:“不然卢瓦斯一定会发疯。”想想一下,五万人浩浩荡荡地从布鲁塞尔回到巴黎,再从巴黎浩浩荡荡地来到布鲁塞尔……也许卢瓦斯会绝望的自杀也说不定:“不过就算这样,卢瓦斯也不会高兴到什么地方去。”又不是说,留在布鲁塞尔这些士兵就可以不吃不喝了。

        “但菲利普得留在这里了。”路易继续说道,同时在邦唐的帮助下换上亚麻睡袍:“虽然母亲和亨利埃塔一定很希望看到他,但别人我不放心。”

        “大殿下一定会做得很好的。”邦唐说。

        ————————

        在布鲁塞尔战役结束的第三天,路易就见到了奥尔良公爵菲利普。

        之前说过,奥尔良公爵负责的是从敦刻尔克到库德凯尔、根特一线,公爵攻克根特还要比国王攻克布鲁塞尔早一天,他匆匆忙忙地与王兄会合,来不及多说几句话,就将路易带到一个巨大的木箱前。

        “这是我给您带来的礼物,”菲利普兴奋地说:“猜猜这是什么?”

        路易摸了摸眉尖,说真的,看体积和形状,他的第一个念头是棺……嗯,应该不至于,虽然奥尔良公爵有时候过于活泼,但还不会和自己的兄长开这样恶劣的玩笑,更别说,他们还在战场上。

        “我猜不出。”国王承认失败,于是奥尔良公爵乐滋滋地转过去,亲手抬起了木箱的盖子。

        里面是一只银光闪闪的大浴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