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乃路易十四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枫丹白露的一些事情(3)

第一百四十三章 枫丹白露的一些事情(3)

        今天没写完,明天早上更替,抱歉。

        ————

        妖魔的封印同人(下)

        唔嗯,至于说我如何拿到那个护符,漫画上已经给出了错误以及不那么错误的方法。

        漫画上有明确的指出,席巴将护符丢在西边的莫原,虽然我完全可以追寻着力量的根源而去,但既然有方位,那么我就不必多费力气,我到达那里的时候,已经聚集了很多妖魔,他们都是被力量吸引而来的。

        如果您需要,我可以将他们全都驱逐走。维利耶卡说。

        还不到时候。我说。我当然可以提前拿走那枚护符,但这样一定会引起虚无之君的注意,我可不是席巴,没有他的幸运,多利亚斯毁灭我也就算了,就怕他和对付那个拉宾斯那样把我封印在永恒的现在,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单单这么一想我都会情不自禁地颤抖不已。

        话说回来,那个错误的方法就是我之前提到过的马芙斯,她直接抢走了护符的大部分,对了,那根护符看上去很像是一串华美的宝石项链,就是镶嵌完毕的宝石用链子连着的那种,或者你也可以把它看成一串儿肉枣状的东西。这个我需要提一下,因为马芙斯抢走了大部分,但另外一个低级妖魔里维则抢到了其中的一个或是两个。

        之前你或许会以为那个错误的范例是里维,很抱歉,不是,是马芙斯,她将这枚护符献给了梦魇之君西菲尔,由此引起了后来的事故,我的朋友里鲁康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手黑的,但马芙斯也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她的身体因为被多利亚斯的力量所伤害而腐烂,无法继续侍奉西菲尔,至于她后来怎么样了,几乎没人关心。

        可惜了,那可是个大美人儿,而且她出现的时候就是个女性,而不是如大部分妖魔那样是个男性。

        而人类魔法使蒂亚的妖魔,叫做里维的那个,只是个低级妖魔,但运气很不错,他虽然因为抢夺护符而几乎被多利亚斯的力量所侵害,几乎死去,但还有个席巴愿意为他求情,所以

        只不过似乎他和他的主人也没能活上多久,毕竟整个人间界都毁灭了。

        你说什么?哦,是的,我好像忽略了非常重要的一段,毕竟人间界不是的鸡蛋,只一下就会突然碎光了。

        首先要说的就是我那个作大死的所谓朋友里鲁康。

        多利亚斯之君的护符被西菲尔之君带到西瑞尔之君那里去了,当然,别指望那两个作为妖魔之君还是很迷多利亚斯的家伙能够做出什么好事儿来,妖魔本来就是一种极其自私而又残忍的存在。

        我不会提醒里鲁康,毕竟我还不想正面刚上两个妖魔之君,而且我怀疑里鲁康的脑子里除了嫉妒之外还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东西——我知道他释放了席巴的妖魔,并借此将多利亚斯之君引向自己,或许多利亚斯之君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下属会背叛自己吧,就像是他也没有预料到他会被自己的力量控制。

        不过西瑞尔之君,我对那个头冠没什么很大的意见,毕竟原身的护符形状就不怎么样,但那只头冠除了看上去不但很娘而且很大西瑞尔之君的审美观难道还在以大为美吗?还真是相当朴实的一种观感呢。而且让我感觉违和的是——里鲁康,我可以理解您的急切与迫不得已,但问题在于,你好像没把多利亚斯之君原先的那个头冠拿下来吧,所以说,我们的畏怖之君,虚无之君,多利亚斯脑袋上实际上是重叠戴着两个头冠的这个

        请容许我笑一下。

        这个事情发生在,额,大概就在人类的魔法师前往利拉聚集的两个月之后吧——漫画上清楚地注明,以人类的时间计算,两个月之后之后似乎没有具体的时间说明,我不记得了,不过现在我只要追查拉宾斯的下落就好,我记得正因为拉宾斯的介入,当然,更多的是一个人类,也就是虚无之君多利亚斯的爱豆席巴的一句话

        望天,对,就是我们经常说的爱过。

        多利亚斯之君就摆脱控制恢复记忆了。

        为我的朋友里鲁康点蜡。

        为西瑞尔之君点蜡。

        为西菲尔之君点蜡。

        不过即便如此,人间界仍旧无法避免彻底崩溃的命运,即便席巴将被拉瑞尔之君施加了不死封印的拉宾斯永远地禁锢在了现在,就是我之前提到过的,没有未来,没有过去,只有永远凝固着的现在的现在——他动用了多利亚斯赐予他的时之封印,因此他的肉体完全地溃散了。

        但漫画中没有详细描写妖魔界的情况,唯一可以明确的是,在最后的混沌碰撞中,西菲尔之君也曾被波及。

        我一直无法确定妖魔界是否也会受到相应的冲击,毕竟妖魔界与人间界在那时还紧密相连着——我很快得到了答案,妖魔界果然不会如我所期望的那样安然无恙,低级妖魔死伤无数,妖魔的贵族们,没能离开人间界的跟着人间界一起崩溃了,一些被凝固在通道里,而另一些即便回到了满目疮痍,动荡不安的妖魔界,也找不到休养生息的时间与地方,只有带着累累伤痕苟延残喘,一部分坚持了下来,但更多的还是在挣扎了一段时间后无奈地消亡。

        借助两枚来自于妖魔里维的主人蒂亚的护符,与那只被多利亚斯挣脱后破碎跌落的额冠,我支持起一个小小的庇护所,收容了几个幸运的妖魔。虽然我经常开玩笑说这位虚无之君,畏怖之君是个有恋爱脑的霸道总裁,但我必须承认,我的确折服在了他的力量之下——我不知道在漫画没有描述到的地方,这些仍然蕴含着强大力量的碎片会落在哪个人或是妖魔的手中,不过在混乱之中,取得它们的过程简直就是轻而易举,而且似乎也没人来追究我非法所得的样子。

        妖魔之君为了一个人类,耗费了数亿年创造了一个新的人间界。这是维利耶卡在妖魔界终于平静下来之后带给我的第一个情报,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维利耶卡茫然的神情让我有点感伤,感伤到允许他暂时跟着我——多利亚斯明明是妖魔的君王

        或许有人,以及妖魔们会为了那份深重到无法找寻到一个形容词的爱意而有所触动,不过我肯定不包括在内,哪怕它比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这只鱼塘,被你承包了!之类要强大得太多了。但我在感伤之后只想着我可以回到人间界去了(如果妖魔们也有造物主,他在造我的时候肯定一失手将整包的自私丢进我的和泥盆了),嗯呐,妖魔界对我来说很危险,别问是什么,往下看个几百字你们就知道了。

        我在一个荒僻的山谷里安定下来,原本这个山谷除了石头就是石头,但我不喜欢,而且既然我是一个水魔,那就表明我可以重新催发一整个森林,很快我就回到了几亿年前的生活,继续做我的宅男妖魔。若说有什么不同,那大概就是在我的森林边缘,多了一个维利耶卡,还有几个我说不上名字的妖魔。他们都是我在妖魔界动荡的时候收容在那个小小庇护所里的,动荡结束之后也没有离开,虽然我已经告诉他们那个庇护所之所以存在并不完全是因为我的力量,但妖魔们固执起来简直就不是人,嗯,等等,他们好像原来就不是人。

        最后还是维利耶卡一语戳穿了不堪的真相,啊,大人,他说:您忘记了您除了力量之外,还有脸吗?

        我还真忘了,那些妖魔很快就被藤蔓们系在一起扔出了森林。还有维利耶卡,你以为你装作一派悠闲地弹竖琴我就不知道你是在不动声色地排除异己吗?

        当我看到席巴的转世,是啦,转世之后他仍然叫做席巴,身边还有个遭受诅咒的人类席特,才知道剧情已经发展到了这里——妖魔对时间的不敏感真是让我讨厌,但我更讨厌的是他在我的地方伤害我的妖魔。

        米特里恩!

        罗贤。

        别这样大声叫我的名字,我当然不会愚蠢到去伤害虚无之君多利亚斯的禁脔只是你们想要的就是这个吧

        可丽丝!

        可不是这个人类女性吗?她有着一具美丽的姿容,即便在妖魔中,也可以算作中上,而且与水魔西瑞尔之君有着几分微妙的相似——按照剧情,她本应该成为我的俘虏,或者说,那个米特里恩的,谁让他始终无法忘怀遗弃了他的君王西瑞尔呢。但很抱歉,不要说成为西瑞尔之君的侍从,我身边甚至看不见一个妖魔下仆,一和妖魔有做过任何需要屏蔽的行为立刻就会变成高级智能声感硅胶娃娃的人类我更是不感兴趣——她现在只是一个低级妖魔的俘虏而已,不过就算是低级妖魔,也足以毁了这个人类。

        罗贤。我说。

        多利亚斯之君的近侍警惕地看着我。

        和我打一架。

        什么?

        什么什么,你向我索取这个人类难道还要我什么都不做吗?我知道你的意思是只要保证席巴安全就yik,但你觉得这家伙在看到那个人类,还有他的妖魔被烤成三分熟还能在一边等着吃烧肉吗?既然注定了一个都留不下,那么我就揍你一顿出出气好了,反正你在原先的剧情中也是要和我打一架的。

        人类还给席巴,还有那个没用的骑士席特,反正会有可丽丝代我虐他们,罗贤倒是被我结结实实地收拾了一顿,漫画里我们可以说是平分秋色,都吃了对方不小的亏,但现在我可不是那个米特里恩,多利亚斯之君大概不知道动荡的妖魔界制造了多少封玉吃了它就能获取被封印的妖魔的力量——虽然我不怎么喜欢,但我确实需要尽快变得强大起来。

        如果里鲁康大人知道,维利耶卡说: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我瞥了他一眼,这小样儿的就是在打探里鲁康在我心中的位置,如果有威胁,即便是妖魔中的贵族,他也一定会想法设法地除掉。

        但按照剧情发展里鲁康现在,大概正在作第二次死吧

        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人类对人类的爱,妖魔对妖魔的爱,人类对妖魔的爱,妖魔对人类的爱,同样热衷于作大死的拉塞亚和拉鲁瓦等等总之这个新人间界差点又因为妖魔之君而覆灭,但因为他永恒的爱人席巴的请求,所有的生命都被保护了下来(我想一定会有人希望能够将老鼠和蟑螂删除掉),所以,这只能说是一个d迪斯尼式大结局。

        这是谁?维利耶卡问。

        艾莎。那个人类,席巴的妖魔仆人。我说:怎么样,很可爱的小鹿耳朵呢。

        维利耶卡如今的力量也可以称得上是妖魔中的佼佼者了,不过对上吞了里鲁康获得强大力量的艾莎他还有所顾忌,虽然与其说是畏惧她的力量倒不如说是畏惧它的主人席巴,更正确地说,席巴身后的畏怖之君多利亚斯。

        里鲁康正在她的身体里沉睡,不过即便是在永恒的长眠中,偶尔可以听到多利亚斯之君的声音,也足以让他露出宽慰的笑容吧。

        祝你有个好梦,里鲁康,我的朋友。

        ——————————————————————————————————

        今天起来的时候就觉得左眼在跳,那时候是怎么说的,我是该发财还是遭殃?

        应该是后者。

        为了躲避拉鲁瓦和拉塞亚,我带着维利耶卡回到了妖魔界(反正不带他也会跟),现在人间界安静下来了,我就该回人间界了,但很不幸地,我的好运气好像出了一点故障。

        抬起头。妖魔界最为古老的一个王,也是我躲避了不知道多久的水魔西瑞尔之君,外表就像是个甜美的萝莉,喜好沐浴,力量强大,在喜欢着多利亚斯之君的同时宣称要和他竞争,拥有最多的妖魔下仆,大约有八百多名,清一色的贵族。

        他一出现我就一屈右膝跪在了地上,这是妖魔之君对于妖魔们的自然压制,没有五体投地还是因为我那几亿年都没能好好睡上一觉另外用磕封玉的方式来打发时间的关系。

        我在抬起头的过程中一边后悔没把头发染成少女粉色(多利亚斯的头发是纯黑色的),一边满脸囧然地看着那些近侍一脸羡慕嫉妒恨的神色。

        说出你的名字。

        米特里恩。

        愿意跟随我吗,米特里恩?

        当然不愿意,原先那个米特里恩多忠诚多强悍啊,不是被你这个渣渣说甩就甩——而且你就算貌若好女但还是个性别男啊,本人钢管直,哪怕妖魔们只要高兴做男做女都可以,但我可不认为妖魔之君会愿意为我改变性别,我又不是席巴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就算是您身后的贵族近侍们用眼神凌迟我上万年也不,只是如果您能够收回您的力量就更好了。

        为什么?

        西瑞尔之君一定很好奇有妖魔会对他说不,但我可以向虚无之君发誓,我绝对不是在欲擒故纵

        因为我已经将我的爱奉献给另一个妖魔了。我神情真挚地说,把维利耶卡提到身前。

        不用看也知道维利耶卡的脸上清楚明白地写着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