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乃路易十四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枫丹白露的一些事情(2)

第一百四十二章 枫丹白露的一些事情(2)

        第一百四十二章枫丹白露的一些事情(2)

        “那时候你还软乎乎的呢。”路易感慨地说:“就像是一块加了奶油的面团。”

        “我听说您正准备用您小时候的教材作为普及教育的教材,”菲利普担心地提醒道:“但在文法上您还是多多考虑一下吧。”

        “那是因为你忘记了自己在那个时候的样子,我却记得很清楚,菲利普。”路易说:“你知道,若是我派你去了洛林,而你就死在了这道旨意里,那么我会用我的余生来痛苦和懊悔。”

        “我发誓我不会,我会像是保护您那样保护我自己。”

        “那么记得你的誓言。”

        “绝不忘记。”

        前面就是国王与王后套间,谈话与同行就此为止。

        大臣们暂时还不知道国王做出了怎样的一个决定,不过对国王来说,奥尔良公爵菲利普是他最中意的一个人选,首先他不必怀疑菲利普对他的忠诚——阿尔萨斯与洛林之前的几百年一直只是名义上属于法国却无限地倾向于神圣罗马帝国的,如果去到那里是一个有野心,或是愚蠢的人,阿尔萨斯与洛林可能就如那些落入了罗网却又从打开的缝隙中跳出去的鸟儿那样,脱离国王的掌控;其次,奥尔良公爵在还未继承加斯东公爵的领地之前,就已经是个富有到足以向国王放贷的人,既然如此,他对金钱的渴望就不会太过热切,国王可以放心让他去管理洛林与阿尔萨斯即将展开的新产业,不用担心出现第二个富凯或是马扎然;最后,正如菲利普所说,洛林危险,但比起真正的战场,一两场小叛乱倒是可以作为王弟的试炼,像是如菲利普这样,有身份,有爵位,有才能的人,只把他放在巴黎或是凡尔赛就太可惜了,但在战场上以身殉国的年轻人太多了,就连统帅也无法幸免——;洛林和阿尔萨斯都可以作为在大战之前的磨刀石,这样,若是以后有更危险的工作,国王也可以放心地交给菲利普去做。

        国王和一行人道了晚安,大家就各自去休息了,毕竟明天还有一件大事。

        路易即便来了枫丹白露,也不可能真的沉浸在青纱碧水之间,除了政务,英国使团在数日前抵达巴黎,今日正是他们被允许在枫丹白露觐见过国王的日子——所以虽然国王和奥尔良公爵已经讲定了,但奥尔良公爵还不能走,年轻的勒布伦画师——最近被引荐到国王面前的一个年轻人,要为他做一副精美的画像,好让使者们拿回英国,给查理二世与王太后,以及亨利埃塔公主看,虽然后两者离开巴黎也只有区区几个月,菲利普在一次舞会上嘲笑了亨利埃塔公主的新发型,让她不由得在人后啕嚎大哭的事儿仿佛还在人们的耳边,不过既然这是传统和不成文的规定,菲利普也只能乖乖听从国王的命令,从他宝贵的时间里抽出一两个小时来充当画师的模特。

        勒布伦画师还不足三十岁,他的老师是普桑,之前曾经在意大利游学多年,他一回到巴黎,就有幸被大法官塞吉耶举荐给国王,塞吉耶正是最先遵从国王的命令搬迁到蓬图瓦兹的十四名法官中的一个,所以在国王回到巴黎后,他毫无疑问地受到了重用,甚至得以在国王与王后的婚礼上充当使者和傧相,这位也可以说是宠臣的人物,也如当时流行的那样,不断地向国王举荐各种各样的人才。

        勒布伦之所以被国王看中,除了他是个法国人,家中世代都忠诚于国王之外,其写实和温润的笔触也要比其他画师更得国王的喜欢,他亲手将王弟菲利普带到画师面前,告诉他说,他希望画师能够尽可能地描绘出王弟最高贵而又温情脉脉的一面,画像的地方被安排在弗朗索瓦一世的王室夫人爱普当公爵夫人的房间,这里光线充足,又因为被搬走了大部分家具而显得格外旷阔。

        王弟对此相当的不以为然,他可不认为亨利埃塔公主的记性会那么差,他一等到国王离开,就对画师做鬼脸。

        勒布伦听说大殿下对这门婚事不但不热衷,甚至毫不在意,看来是真的了,但就算他只是一个画师,也知道这门婚事非成不可,国王已经有了一个西班牙公主做妻子,达成了与西班牙的盟约,奥尔良公爵菲利普的婚事就不会被轻易浪费,同理,他们也不会再允许一个哈布斯堡的女儿进入卢浮宫,这样奥尔良公爵的选择面就变得非常狭窄了,虽然也有荷兰、匈牙利等国在试探,但在犹豫良久后,国王和王太后一致认为,曾经在他们身边长大的亨利埃塔公主会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但就和任何一种约定那样,国家与国家之间永远不会有所谓的小事,情感放在后面,利益放在前面,英国的使团由路易久闻其名的乔治.蒙克为特命全权大使——这位可敬的先生,他先是查理一世的大臣,后来又对护国公克伦威尔屈膝效忠,等到克伦威尔失去了人们的信任,他又转而投向查理二世,或许有人要嘲笑他就像是一支公鸡风向标那样随心所欲地转来转去,那么如果你知道,在奥利弗.克伦威尔已死,而查理二世还在外流亡的时候,就有人怂恿他登上国王的宝座,却被他坚决地拒绝了呢?

        路易现在就是国王,所以他很清楚,这个位置有多大的吸引力,他可以扭曲任何一个意志坚定者的心智,让善良的人变得邪恶,让宽容的人变得恶毒,让天真的人变得奸猾——这是他的亲身经历,所以对这位蒙克先生,现在的阿尔比马尔公爵,路易是怀抱着一份钦佩和警惕的。

        果然,整个谈判过程漫长而又艰辛,英国看准了现在的法国不想把自己弄得四面皆敌,而法国也看准了英国国内的情况并不如阿尔尼马尔公爵所描述的那样平稳,查理二世虽然终日沉浸在筵席、舞会和狩猎里,但他从来就没放弃过夺回被自己的父亲丢掉的王权,阿尔尼马尔公爵又想要支持他,但又担心国王的权势过重,以至于查理二世继承了他父亲的狂妄激进,弄得民不聊生……

        但法国国王的要求,英国人实在无法同意,无论是购买战船,商船或是修造船只的工人,设计师,或是借用海军军官,士兵等等,都不行,别忘了,之前他们才卖了一个敦刻尔克给法国人,据说法国国王正在敦刻尔克建造足以容纳三十条战船停泊的船坞,还有两个用于维修和建造船只的干船坞,他们就不由得提心吊胆,想想曾经被西班牙人折磨的不轻的英国商船吧,难道走了西班牙人,他们还要迎来法国人不成?

        “战船绝无可能。”英国的使者们交头接耳,“我们正在与荷兰开战,之后还会有不断的战舰被投入战争。”加上在护国公时期被荒废了的部分船只,他们自己都有些捉襟见肘了,更别说是给法国人了。

        “但亨利埃塔公主的嫁妆……”这句话让使臣们都有些赫然,与法国国库即使国王的私人金库不同,查理二世只能可怜巴巴地从议会那里索取一些所谓的王室用度金,这些还要保证宫殿、城堡、领地与军队的运作,别说是给亨利埃塔公主筹备嫁妆,查理二世不向公主借贷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就算他想借,公主也没这个钱。”真可怜,一个使者这么叹息说,相比起他们见到的法国贵女,以蒙庞西埃女公爵为首,无不打扮的花团锦簇,珠光宝气,据说女公爵每天都会换上几套衣服,而每套衣服都只穿一次,其他贵族们也纷纷仿效,据说在枫丹白露外面的那些随驾商人,有不少都是买卖二手衣物的,这些贵族的衣服到了他们手里,改改换换,甚至纹丝不动地送到外省去,每一件都能卖出大价钱。

        而亨利埃塔公主,她的珠宝能不能填满一个首饰盒还很难说,虽然离开巴黎不久,但显而易见,巴黎的衣服款式在短短几个月里又上了一个新台阶,女士们的胸口袒露的更多,裙摆更大,而且在国王的王室夫人拉瓦利埃尔小姐的带领下,贵女们身上毛茸茸的配件也开始多了起来。

        英国人们用眼睛记录着这一切,就算议会不愿意拨出更多的款项来保证亨利埃塔公主的嫁妆不会太难看,他们也要保证公主的嫁妆虽然少,但还不至于被人嘲笑来自某个穷乡僻壤。

        ————

        “怎么样?”菲利普看到自己的兄长,难得地伸着懒腰从第二大厅走出来,就知道今天的谈判只怕又是空耗了宝贵的几小时时间,路易向他颔首,一边还闭着眼睛打哈欠,“给我咖啡。”他对邦唐喊道,“我这里就有,”菲利普说:“我让仆人为我准备的……您要吗?”

        “给我吧。”路易说,“我又渴又累……天主,菲利普,你放了多少糖?”

        路易自从能够说话起,就对宫廷里的菜品做出了不少改变,但有点他是怎样都改不了,而且无论是马扎然主教,还是王太后,又或是王弟菲利普一力劝说他不要改的——就是对甜味剂的滥用,在蔗糖的提取方法还没出现的时候,贵族们嗜蜂蜜如命,几乎什么都可以来点蜂蜜——像是蜂蜜鸽子肉,蜜桃子,蜜奶油汤之类的,等到十字军从阿拉伯人那里弄来了糖,糖又成为了餐桌上的常备佳品,一个贵族招待客人的时候,没有足够的糖,是会被嗤笑的,而国王的筵席上,则需要出现更加惊人的东西——像是不久前路易才看到的,用凝固的糖分雕琢的枫丹白露宫……

        “我来给您加点咖啡。”菲利普说。

        路易摇着头,好把那股子可怕的劲儿推到一边去,作为冗长会议后的弥补与安慰,他用欣赏王弟肖像的法子来消磨晚餐前的时间,也算是一种奇妙的休息方式。

        这幅画像正在半完工状态,也就是说,奥尔良公爵菲利普的脸已经几乎全都完成了,但身上的衣服,手和脚,身后的背景还模糊,细节亟需添加,但公爵的秀美确实被切切实实表露了出来——因为他身形颀长的原因,勒布伦没有用往常画师们的手段,让他坐在椅子上,或是骑在马上来混淆身高,而是让他站在一根高大的柱子旁边,柱子后是一蓬茂盛的白色和粉色蔷薇花,深蓝色的帷幔从他身后垂下,绣着金百合,他身着一件乳白色银绣的外套,配着鲜红色的肩带,腰间是黄金缀宝石的腰带,挂着火枪和刺剑,看上去确实异常的器宇轩昂,在俊美之余也不缺男子气概。

        “会有很多美丽的夫人对你一见钟情的。”路易笑着说。

        “我更宁愿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人。”菲利普说。

        路易看了他一眼:“亨利埃塔是个好孩子。”

        “我知道,”菲利普说,虽然他总是欺负亨利埃塔,但真正不讨公爵喜欢的人,他根本不会去看上一眼,但让菲利普感到不快的是,亨利埃塔公主更愿意成为他兄长的妻子,但要说是出于爱情,又不是,她一直默默地忍受着菲利普的欺负,只是想借此求得国王的怜悯,但她不爱国王,只是想要成为法国的王后,在路易不幸在敦刻尔克遇刺的时候,她甚至隐约地提到过……查理二世可能会支持菲利普成为摄政国王或是真正的国王,这种近似于落井下石的行为让菲利普彻底地感到了厌倦。

        但问题是他们现在必须结婚。

        这是法国与英国的事儿,不是菲利普与亨利埃塔的事儿,只希望她嫁到法国来后,菲利普想,能够变得聪明和理智一些。

        “要说一见钟情,”菲利普说:“倒不如说说您自己呢,爱您的人肯定要比我多,即便您不是国王。”

        “这可不一定,”路易说:“我是一个非常无聊的人。”

        ——————

        路易知道自己并不丑陋,但对于自己有多大的吸引力,他觉得还是因为他戴着王冠,穿着冕袍的缘故,菲利普比他更会跳舞,也更懂得如何欣赏音乐和舞蹈,他做这些纯粹是出于礼仪,而不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也不擅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