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乃路易十四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枫丹白露的一些事情

第一百四十一章 枫丹白露的一些事情

        上一章加更千字达成。

        ——————

        虽然名义上,这是一次国王与王室夫人拉瓦利埃尔的单独出行,但事实上,只有他们和护卫寥寥几人是不可能的,这个单独只是指王后与其他(如果有)的王室夫人而言,王太后安妮留守巴黎,而宫廷与朝廷的大部分人,从奥尔良公爵菲利普开始,到最卑微的花木女仆,都跟着国王涌入了枫丹白露,幸而枫丹白露从十二世纪开始就是国王的行宫,这里已经发展成了一个相当成熟的村镇,不至于让这些达官贵人以及仆役无处借住。

        像是如孔代亲王等人,甚至在附近还有产业呢。

        说到孔代亲王,国王之所以特意让菲利普去邀请他到枫丹白露来,也是为了设法平息他的愤怒——比起洛林,国王觉得,一个不久之后就要消失的头衔没什么值得看重的,但对于以孔代亲王为首的持剑贵族可大不相同,国王怀疑,他们就是担心此例一开,之后国王会像是在市集上卖卷心菜的小贩那样,将爵位成打地卖出去,毕竟这位国王,可能是法兰西历史上最慷慨的国王了——以前的国王若是想要打仗,那么唯一的方法就是向民众们征税,要么就是寻求贵族的支持,从而做出一些政治上的让步,而这位国王,他悍然在两面开战(西班牙与罗马教会)的时候,既不愿意向自己的臣子屈服,也不愿意压榨自己的民众,竟想一个人推动西西弗斯的石球(注释1)。对此,贵族们有钦佩的,也有感叹的,更多的还是遗憾或是轻蔑,因为他们认为,到最后国王不是因为精疲力竭而被这份沉重的债务压死,就是不得不收回赐予民众的恩惠,引来近似于毁灭性的后果,就像是曾经的查理一世——对那些善变又卑劣的平民好是没用处的,他们没有道德,也没有忠诚,更是缺乏责任感。

        对此路易从来就是不置一词,要和他们商讨所谓的民心是没用的,持剑贵族连穿袍贵族都视作暴发户,更别说是平凡的芸芸众生了,只是在教育尚未普及的时候,他依仗的确实只有这些贵族,东方有句话叫做“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句话一点也不错,在民众们还在饥饿中挣扎的时候,他们的兽性必然要多于人性,而他们能够饱足,并且相信之后还能继续饱足的时候,才会开始慢慢地滋生出最基本的道德感,而要他们产生出对国王,对国家的忠诚,这些还远远不够——最少的,要到达现在的凡尔赛人的程度,在衣食无忧甚至收入多于支出的时候,他们才会去学习,去思考,接受教师灌输给他们的理念。

        所以孔代亲王等人的话也不算有错,只是路易是绝对不能接受一群混沌的民众和一个永远无法稳定的国家的。

        相比起其他地方,阿尔萨斯与洛林反而成了两处最好的试验场所,首先,它们在几十年前,还站在法国的敌人的立场上,那里的民众,发自内心地说,在路易心中,是无法与凡尔赛人甚至其他地方的法国人相比的;其次,那里的混乱是必然的,之后的残酷镇压也是必须的,而之后,无论出现了怎样奇怪的要求,那里的民众只要没有被压榨到无法生存下去的地步,就一定会接受,这反而要比在法国其他地方推行新政好得多;最后,也就是瓦罗.维萨里的发现,这两个地方都有着丰富的煤铁资源,还有成熟的畜牧产业,手工艺产业,将来可发展的玻璃与瓷器、染料产业……国王不必往里面投入太多,只要保证洛林的产出被洛林所用就行了。

        想到瓦罗.维萨里,这位巫师终于被国王召到身边,重新成为一个御医了,只是他的走向显然发生了错误,所以现在这个御医只是个名头,他更多的还是在他的私人研究所里。

        所以这次他没有随行,也许是件好事,因为国王还召唤了莫特玛尔公爵——鉴于这位公爵先生一定会带着自己的继女来到宫廷,好让国王兑现自己的承诺,将这位身世不清的夫人的女儿们正式引荐入宫——据说这位夫人在七年前生下了莫特玛尔公爵的继承人,一个健康的男孩。

        国王大概估算了一下,无论是公爵还是那位夫人都没有浪费一点时间,他是在快要成年的时候遇到瓦罗和他的夫人的,那时候瓦罗的长女只有五岁,幼女还在蹒跚学步,另外一个还在母亲的肚子里,他们离开没多久,瓦罗.维萨里和他的妻子就遇到了莫特玛尔公爵,这位公爵以卑劣的手段得到了这位夫人之后,就立刻派遣使者前往巴黎贿赂国王——用钱财和忠诚,而对于那时的路易来说,不,哪怕是现在的路易,莫特玛尔公爵确实要重于瓦罗.维萨里。

        虽然莫特玛尔公爵得到维萨里夫人的过程着实恶毒无耻,但他对这位夫人的爱意也是真实的,或者说,对那些不谙内情的人来说如此,事实上,他的作为有很大一部分被维萨里夫人的魅魔血统推动着——对此国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要说维萨里夫人有错吗?她是被曼奇尼家族特意培养的联姻用具之一,缺乏独立意识,服从性倒是很高,她服从了家族,服从了瓦罗.维萨里,当然也可以服从莫特玛尔公爵……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要责怪莫特玛尔公爵吗?对于现在的人们来说,他简直罪不可赦,但问题是,他在做出这些事情的时候,头脑也未必清醒;我们更不能责怪瓦罗.维萨里,他孤注一掷也只是为了保全自己的家庭——若是追根溯源,看来就只有责怪曼奇尼家族了。

        不过曼奇尼家族一定不会在乎这点小问题。

        国王轻轻地笑了一声,他身边的王弟菲利普好奇地看了他一眼,若是别的大臣,一定会保持沉默,不对国王的行为妄加猜测,更不会问出来,但菲利普的胆量来自于他兄长的宽容,所以他毫不犹豫地问了,“只是想起了一群蠢人罢了。”国王说。而后他向身后点了点头,“诸位,我想与我的王弟单独说几句话。”

        他们的身后浩浩荡荡地跟随着的一大群人立刻或是屈膝,或是鞠躬,用视线恭送国王与王弟走向了弗朗索瓦一世大画廊。

        之前我们说过,枫丹白露宫早在十二世纪就存在了,但那时候,就像是卢浮宫,它是一座坚固的堡垒,建造它的人是路易六世,但后来,大鼻子弗朗索瓦一世,亨利四世,路易十三都曾经在这里住过,宫殿也一再改建与加建,直到现在这个样子。

        这是一座庞大的建筑,灰黑色的屋脊,朱红色的烟囱,柔润的乳黄色石砖墙面,庄严又不失典雅,在宫殿的一侧是无比静谧的深蓝色湖面,在湖中有一座八角小亭,里面不断地喷涌出甘甜清冽的泉水,枫丹白露这个单词就是从“美泉”引申而来的,当初路易六世决定在这里建造城堡也有利用此处水源的想法——但对于路易十四来说,最好的就是他在改建枫丹白露,增设卫生设施的时候,可以不用考虑供水。

        他们所走向的弗朗索瓦一世大画廊,顾名思义,正是弗朗索瓦一世建造的,这座画廊从腰部以下,是精美的胡桃木雕花护墙板,边框鎏金,上方是被大理石的人像与柱子环绕而成的壁龛,壁龛中是色彩绚丽,取材丰富的油画——这些油画来自于意大利与法国画家,当时的弗朗索瓦一世对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十分推崇,所以就从意大利邀请到了两位著名的画家来为他建造这座大画廊。

        也正是因为这座画廊是弗朗索瓦一世所建,所以人们视线所及之处,有许多曲线优美的蝾螈,它们多数被表现为正在火中诞生——这里涉及到欧罗巴的古老传说,在传说中,这种表皮明艳的蝾螈,是从七年也不腐烂的木柴所迸发的第一缕火焰诞生的,因为它能够征服烈火,所以被人视作持久忠诚的象征,当初的弗朗索瓦一世就是以蝾螈为自己的标志,所以这里到处都是蝾螈。

        “您预备选择什么作为您的象征呢?”菲利普也注意到了,他以一种轻快的语气问道,“我还没想好,”路易坦诚地说:“也许是……猫?”

        菲利普想了想,露出一个不敢恭维的表情,国王笑了起来,他们之间的气氛就变得更加轻松了,“那么你呢,菲利普,”路易问道:“你想要什么样的动物作为象征?”

        “我想要选择狮子。”菲利普说。

        狮子和猫都是猫科,但它们的力量和在人们心中的印象堪称天差地别,说真的,要不是路易一直在培养菲利普的胆魄,他是绝对不敢在国王面前这么说的,人们一向将狮子视作动物中的君王,许多君王的纹章上也有狮子,但路易相信,菲利普所期待的乃是狮子的胆量和力量,而非勃勃野心。

        “好啊,”菲利普听到他的王兄说:“那么我可以特许你在纹章和旗帜上使用狮子。”

        这句话让王弟一阵毛骨悚然,不是他相信自己的兄长,而是他——“我并没有这样的期望!”他急切地说:“只是一个想法而已!”

        “我知道,”国王安慰地将手放在弟弟的肩膀上,在发觉虽然都有牛奶和充足的肉类加强,但自己的弟弟还是比自己矮了一点的路易欣慰地说:“我明白您的意思,”他耐心地抚摸着弟弟因为紧张而绷起来的脊背:“不过我是发自内心地觉得,狮子与您是极其合适的。”

        “狮子应该属于您,陛下。”菲利普说,“请原谅我之前的胡言乱语。”

        “我已经有决定了。”路易说,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要开玩笑,坚持自己的象征是猫,不过看见菲利普的样子,他可能会马上选择兔子做自己的象征物,所以还是不了,“我选择太阳。”

        “太阳?”

        “是的,弟弟,太阳。”

        “但太阳……”

        “太阳才是毋容置疑的最强者,”路易说:“在它炽烈的时候,人们畏惧他,在它温暖的时候,人们渴望他,在它离开的时候,人们怀念他——菲利普,它无所不在,无所不能,这正是我希望我所能达成的奢望。”

        “不会是奢望的,”菲利普说:“您现在就是,我畏惧您,但也渴望您,离开您的时候,我也会思念您。”

        “我希望我的子民也能如此,只是任重道远。”路易挽住了弟弟的胳膊向前走去,画廊如此精美,宏大,但比起这座画廊,弗朗索瓦一世在人文与战场上取得的功绩才是最应当被人赞美的。

        “我想你已经知道了。”

        “是的,陛下。”

        “我需要一个人去洛林。”

        “我,陛下,请让我去。”

        “但母亲更希望你留在巴黎。”

        “她既担心我的安危,也烦忧着我的野心。”

        “我同样担心您的安慰,但我不认为您有野心。”

        “我有野心,陛下,我有,但不是对那些从来不曾属于我的东西,我的兄长,我还在穿着裙子的时候,我就在期望为您效力,您也曾给过我承诺。”

        “是的,我给过您。”

        “那么就兑现它吧。”

        “也许有一天我会为今天的决定而懊悔。”

        “如果您不作出这个决定,您才会感到懊悔,当您看到自己的弟弟只能在宫廷与女人之中消磨掉最后一丝生命的时候。”

        “嗳,您在威胁我。”

        “姑且这么认为吧。”菲利普说:“那么您是否要接受这份威胁呢?”

        “您明明知道我从来是不受威胁的。”

        “我觉得您可以破例一次。”

        “迎接您的可不会是鲜花,只会是刀剑。”

        “我喜爱鲜花,但刀剑同样会令我热血沸腾。”

        “您在让我为难。”

        “您在说谎,陛下,”王弟乐滋滋地说:“您才不会为难呢,洛林虽然危机四伏,但我至少不会立即对上一支强大的军队,我可以在那里学习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将领,我想,您应该已经为我安排了一位好老师。”

        ——————

        本章明日加更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