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乃路易十四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七章 里世界的面纱(2)

第一百零七章 里世界的面纱(2)

        第一百零七章里世界的面纱(2)

        离开船只之后,他们是踏在了一片荒芜的沙地上,白色的石砖城墙一直从不可及的远处延伸到海水里,除了幽魂之外他们看不到任何活动的东西,就连云层和海水仿佛都是凝固的,甬道里则是充满了凄厉的喊叫声——来自于幽魂们,阴尸拖沓的脚步声与滴落在地上的不明液体,路易记得七十七步,巫师们喜欢有魔力的数字,他身体虚弱,但还能支持——虽然他很想扶一扶墙壁,但一想到那些基石里混合着巫师们被焚烧后的骨灰,他的手就怎么都抬不起来了。

        阴尸与幽魂窥视着他们,他们的眼睛——透明的,以及混浊的,都凝聚在每个通过这里的生者身上,灰白色的石砖上也确实残留着黑色的污痕,路易平静地穿过它们,阴尸就像是冰冻过的腐肉,而幽魂就像是从沼泽吹来的一阵寒风,幸而他身上有玛利预备的皮毛斗篷,并不觉得太冷。

        光明是突然到来的,随黑暗而去的还有寒冷,一阵温热的暖意让路易轻轻地打了个颤,他的手臂立刻被一个人扶住,是米莱狄,路易看向四周,意外地发现这里是城墙的另一侧,之所以说是另一侧——他看到了一座可能延绵了数百里的山脉。

        玛利与维萨里出来的竟然比米莱狄与路易还要晚,这让玛利有些惊讶,因为路易是个凡人,只是被暂时地伪装成了一个巫师,而米莱狄,她是个没有导师指引的外来者,维萨里倒不意外,巫师们的甬道考验的是来人的意志力,因为他们总是自傲于他们相对于凡人的理智与强大,但即便是凡人,也总会有一个意志坚定无法动摇的人。

        当然,没有科隆纳的血,若来人只是一个凡人,即便意志坚定,他的气息还是会被那些阴尸与幽魂嗅闻出来,而后被他们一拥而上,撕裂分食的。

        玛利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他们听到了一阵悦耳的笛声,路易转头看过去,在兜帽下露出了轻微的愕然之色,因为这个声音显然是一头怪物发出来的,它正和身上的巫师慢慢地靠近他们,这就是玛利提到过的蝎尾狮。它有着一张男性人类的脸,圆形的耳朵从蓬松的金红色鬃毛里露出来,一双犹如海水般蔚蓝的眼睛正好奇地打量着他们,只是就这么看着,眼中所表露出来的情感都要比一些不合格的戏剧演员来得强烈,而那个坐在它身上的巫师,他的视线一落在玛利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个善意的微笑。

        “唉,”他说:“真令我惊讶,曼奇尼家的小小姐,您从表世界回来了么?”

        “哦,是的,”玛利从容地说,只见那个男性巫师从蝎尾狮身上跳下来,举起她的手吻了吻,“我还以为您最近都不会回里世界。”因为曼奇尼家族已经决定要在表世界为他们姐妹寻找一门显贵的婚事,这件事情在贵族派系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确实如此,”玛利说:“只是我要为科隆纳公爵做引介人,”她说,然后转向路易等人:“这是丹特家族的幺子,我……在小时候的一个朋友。”

        这位丹特家的年轻人一听到科隆纳公爵的名字,神情就立刻变得严肃起来,“久闻其名,殿下。”他向路易屈身行礼,里世界的巫师们并不像表世界的年轻人那样戴着缀着羽毛的宽檐帽,而是带着尖顶帽或是拉起外袍附带的兜帽,所以他们行礼的时候很少脱帽,而只是先打开然后交叉双手在胸前,路易猜想这是让人看到他们手中没有巫师们的“武器”,也就是他看玛利使用过的草药或是矿物粉末之类的东西,“您好,丹特先生,”他温和地点了点头,就算是真正的科隆纳公爵,他来到里世界也是第一次,不会如同一个巫师那样的行礼,而且鉴于他看到的,在里世界,一个公爵只怕无需向大多数人做出谦逊的姿态。

        他的想法是正确的,那位丹特家的人没有因为路易不曾回礼而生气,他的身份要低于玛利,身上没有爵位,“抱歉,”他说:“虽然是您,但殿下,请问您有携带纹章吗?”

        路易就让他看了藏在斗篷下的纹章,璀璨的金蓝纹章让这位丹特先生一阵目眩,然后米莱狄与维萨里也都拿出了他们的纹章,科隆纳家族的附属纹章,之后才是玛利,完全依照规定,就是在验看过纹章后,年轻的巫师守卫低声询问他们是否需要召唤飞马马车,玛利摇了摇头:“科隆纳家族的马车很快就到。”

        那双闪烁着功利光芒的眼睛顿时暗淡了下去,但玛利只是视若无睹地转过身去,丹特先生的视线转移到了路易身上,很显然,相对于玛利,这个身份尊贵的外来者也许更容易攀附,可惜的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一阵狂暴的呼啸声。

        蝎尾狮骤然暴怒般地蓬松了全身的毛发,它虽然有着一张人类面孔,但一张开大嘴,就可以发现里面整整齐齐有着三排尖锐的三角牙齿,就像是鲨鱼那样带着倒勾,丹特先生呵斥了几声,但它还是拱起了脊背,做出威胁的姿态,米莱狄缓步走到国王与蝎尾狮之间,向丹特先生扬眉微笑,用极具威胁性的眼神逼迫着他。

        只见这位丹特家族的幺子与米莱狄对视了几秒钟,才无奈又气恼地退了下去,他的手指只一勾,那只蝎尾狮就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就连那根满是毒刺的尾巴也慢慢地垂了下来,不再可怖地张开,像是随时都要发射出去。

        “真是个恶心的家伙。”米莱狄轻声说。

        这个巫师既然知道科隆纳公爵,那么也应该知道他是第一次进入里世界,所以才有意纵容自己的坐骑,无论是这位科隆纳公爵畏惧了,还是好奇,他都有了一个与路易直接对话的机会。

        玛利也许是因为见惯了蝎尾狮,此时才意味到发生了什么事儿,她面露愠怒,只是此时科隆纳家族的飞马马车已经盘旋而下,那是八匹漂亮的黑色飞马拖拽着的嵌金四轮马车,它们落到地上,轻快地跑了几步,准确地停在了路易面前,一位同样身着长袍的中年男人从马车后座跳了下来,面带着无比欣喜的微笑,向路易深深地鞠躬:“我是您在这里的总管,”他说:“您可以称我为卢卡。”

        “我是殿下的随身侍从与医生。”维萨里说。

        “我是殿下的侍女。”米莱狄说。

        卢卡的眼睛只在他们身上停留了短短一瞬,然后又向玛利.曼奇尼行礼,他们很快被迎上了马车,马车里的空间比外表看上去的更大,确切点说,它就像是一个精致的寝室,因为里面的座椅犹如长榻,堆满皮毛,路易可以舒舒服服地躺下来,他也确实需要这个。

        在这位卢卡总管即将退下去的时候,路易叫住了他:“卢卡,”他说:“外面有个触怒了我的人。”

        “我明白了,殿下。”卢卡说。

        可能只有几秒钟,他们听到了野兽的哀嚎与马匹的嘶鸣,之后又突然陷入了莫名的死寂中,之后是卢卡与那位丹特先生的交谈声,丹特先生很明显地压抑着怒气,卢卡倒是带着几分笑意与轻松。

        “请原谅,殿下。”卢卡再回到马车边的时候,“耽搁了一点时间。”

        “唔?”

        “我们的飞马,殿下,其中有一匹突然松了辔头,所以它就奔了出去,咬死了丹特先生的坐骑,”卢卡似乎回了回头:“哦,可能还吃掉了一点。”

        “丹特先生没有受伤吧。”

        “没有,只是受了一点惊吓,”卢卡说,“我会给他一些赔偿的。”

        “很好,卢卡。”路易说。

        在那匹突然“松了辔头”的飞马被召回来之后,他们便动身了,飞马马车比路易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经历过的任何交通工具都要来的轻捷平稳,它们在地上飞奔的时候,只有达达的马蹄声表示它们正在前进,等到它们振翅起飞,马车车厢也只是轻微地震颤了一下,而后就是一瞬间的失重,几分钟后,米莱狄就看到玻璃车窗外就只有薄纱般的云层与湖水蓝色的天空。

        “那是什么马?”路易问。

        “是梦魇。”玛利说,事实上,就算是曼奇尼家族也只有一座四匹梦魇拉拽的马车,科隆纳家族并不应该会在这里为自己家的幺子准备的如此齐全,毕竟那位年轻的巫师并不准备进入里世界,那么只可能是主教先生为国王准备的。

        “是恶魔?”

        “不,”维萨里说:“巫师们可没那么大的力量,这种只是他们用炼金法术炼制出来的怪物,只是不太容易,而且需要许多珍贵的材料。”他看向车窗外:“它们十分昂贵,哪怕是在里世界,但它们能如飞马那样拖拽着马车飞驰,又能如同猎犬那样狩猎或是守护主人,而且姿态优美,所以每个贵族家族都会配置一部梦魇马车。”

        “它们吃肉?”米莱狄感兴趣地问。

        “我说过它们就如同狼犬一般。”维萨里说,但他没说曾看到过它们追意外闯入附近海域的渔民或是海盗——对于凡人来说,这无异于恶魔降临,能够飞翔,不畏普通刀剑的梦魇飞马能够随心所欲地降落在任何一艘船只上,或是海面上,它们会掀开甲板,打开舱门,将猎物凌空抓起,拖到礁石上撕裂吃掉。

        表世界的人们经常说的,所谓的幽灵船就是这样造成的。

        米莱狄虽然没能听到维萨里的心里话,但也猜到那些犹如马匹的怪物是一种异常残忍的生物,他们见到的蝎尾狮连尾至少有十法尺,有着锐利的牙齿与巨大的爪子,还有如同蝎子般的尖刺尾巴,可对上梦魇飞马,甚至不是一合之敌,她笑了笑,没再继续追问下去,里世界的秘密太多了,他们要探寻的东西还多着呢。

        ——————

        路易在飞马马车上小睡了一会,可能只有十几分钟,就听到了米莱狄的轻声低呼,他起身靠着车窗俯瞰下方的景色,苍翠的山脉正在逐渐远去,地上出现了起伏的丘陵与丝带般的道路,而后是成片整齐分割的田地,村庄,这样的景色延续了大约有一个小时左右,才慢慢地变成了更密集一些的城镇,最后才是几座连接在一起的巨大城堡。

        之所以说连接在一起,因为城堡之间有城墙连通,城墙内又是一个极其广阔的场地,与城堡不同,里面的建筑要低矮与整齐的多,还有数个圆形广场。

        但梦魇马车没有降落在城堡群中,它在夕阳的余晖中缓慢地盘旋着,而后徐徐落在一个僻静的庭院里,这里有针对性地释放了法术,呼啸的风与冰冷的空气都被阻碍在了外面,一部很可爱的小敞篷马车——正确点说,不是马车,而是独角兽车,因为牵拉这辆只容许一个人乘坐的小车的是一匹闪烁着银光的独角兽,路易忍不住将手放在了它身上,它温柔地眨着眼睛,并没有如传说中的那样只容许处子碰触,

        虽然路易是个男性,但还是不由得被那种犹如丝缎般的皮毛吸引住了,他克制地再抚摸了一下,就踏上了小车,独角兽无需别人驱使,就自己踏踏踏踏地向着那座灰黑色的巴西利卡建筑。

        巴西利卡这种建筑风格来自于古罗马,是一种平面如同十字型的建筑,后来被教会们用于建造修道院和教堂,在里世界看到并不令人意外,因为巫师大迁移的时候正是公元五六世纪,拜占庭风格还是个幼儿,哥特更是连个雏形都没有——在独角兽经过的路径两侧,盛放着如同芍药般的花儿,路易不能确定,因为此时不是芍药的花期,但无论是不是,这种大到超过人类的手掌,沉甸甸地从枝头垂下的花朵实在是令人喜欢,更不用说,在独角兽经过的时候,被惊动的小妖精披挂着星光般的花粉打着哈欠飞了出来。

        梵卓亲王的影子,那只蓝灰色的小猫从路易的外套里露出脑袋,在一只小妖精因为好奇差点扑在国王脸上的时候猛地抓了过去,于是路易听到了一连串小小的惊叫声和抱怨声,那只小妖精逃得很快,但也留下了半扇翅膀,路易捏起它的时候,它就碎在了国王的手指里。

        猫低着头,舔着沾了花粉的爪子,抱怨似的叫了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