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乃路易十四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六章 里世界的面纱

第一百零六章 里世界的面纱

        自从知道有里世界的存在后,路易不止一次地想象过里世界的样子,毕竟对于曾经的他来说,狼人、吸血鬼与巫师都是幻想中的东西,他们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但又有谁不被他们的独特魅力所捕获呢,更别说另一个仅属于这些非人的世界。

        变故发生在敦刻尔克,一个港口城市,反而让之后的事情有了一个便捷的途径,在“路易十四”躺卧在病榻上接见来自于英国,护国公的使者时,路易——当然,现在他是科隆纳公爵,这个头衔不由得让他一怔,不过玛利.曼奇尼告诉他说,这只是里世界的头衔,里世界没有国王,但有一个上议院和下议院,上议院几乎都被最初的几大巫师家族占据了席位,他们有册封某人为贵族的权力,科隆纳家族的那位先生虽然是个外来者,但他身后有着科隆纳家族,科隆纳家族虽然是罗马的高门,却一直与里世界保持着亲密的关系,尤其是裁判所,所以他甚至都未来到过里世界,就有了一个公爵的爵位。

        说起来,如果不是当初的安德烈.维萨里因为触怒了教会而导致无处容身,毁家弃业,他的后代也不至于只能屈身于曼奇尼家族做一个魔药教师,瓦罗.维萨里也不会有这样悲惨的命运。

        就如路易猜测的那样,里世界的封闭环境所造成的阶级固化与上下阶层的悬殊待遇只怕要比表世界更可怕,至少他的军团里也有不少来自于手工艺人或是农户家庭的军官呢。

        于是在一个浓雾缭绕的清晨,一行人来到了敦刻尔克的码头上,这里停泊着英国人的军舰,在灰暗的光线下,它们一个个犹如黑夜中的山峦那样高耸在人们面前,已经有早起的水手在清理甲板,检查缆绳与船帆,倾倒便桶——前来迎接他们的船只是一艘轻巧的双桅船,船帆雪白,犹如燕子,只是它在被允许停靠码头之后,接受了相当严苛的查验,还有公开的勒索,那位英国军官身着红外套,披着褐色的肩带,与新模范军的军官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除了他露在外面的脸和手——粗糙,黝黑,表明他在海上的时间不会比后者在陆地上的时间更短,他让要在这个紧要时刻离开敦刻尔克的人掀开兜帽,警惕地一个个地看过去。

        若不是他们有着红衣主教马扎然的许可证,以及一小箱子沉甸甸的金路易,也许他们还走不了,毕竟这个时刻过于敏感了,国王遇刺不久,虽说刺客当场伏诛,但之后国王的军队可是戒严了整个敦刻尔克,甚至与英国人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冲突。

        英国军官首先看到的是一位正值花期的美丽夫人,她向军官一笑,就让他不由自主地随着回了一个微笑,“请问您的姓名?夫人。”他的语气顿时也不如人们以为的那样严厉了。

        “米莱狄.基德。”

        “这是个英国人的姓氏。”

        “我的丈夫是个英国人。”米莱狄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先生。”

        “您是要回英国去吗?”

        “不,我要带我的弟妹们去意大利,”米莱狄说:“我的姐姐嫁给了一位那不勒斯伯爵,我们要到那里探望和看看……”她有点悲伤地侧过身看了身后一眼:“她为我的弟弟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医生,希望能够治好他的热病。”

        “是疫病?”军官警惕地问道。

        “当然不是,”米莱狄说:“只是持续的低热,医生们说他胆汁过于浓厚,但暂时找不到有效的医疗方法。”

        军官有点恋恋不舍地从米莱狄身前走来,用锐利的眼睛打量着路易还有玛利,还有维萨里,在他的眼里,路易是个羸弱的年轻人,玛利也只是一个可爱的少女,虽然也是面容秀美,但在风韵上完全无法与她的姐姐相比,还有那位维萨里先生,明显就是他们的医生,他提着的箱子也被打开检查,里面有药水瓶和放血用的刀具,钩子与针等物。

        军官猜测,这个家庭或许就在敦刻尔克附近,一个寻常但幸运地有了几个漂亮女儿的家庭,这种情况很常见,借助婚姻而令得阶层提升,也许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得到了法国宫廷中的贵人的青睐,所以才能够得到一份主教先生的手书,无论如何,他们看起来不像是密探,而且他们并不往英国去,而是往意大利去,那么嫌疑又小了一点。

        他在考虑片刻后终于放行了这些人,比起军舰显得格外娇小可爱的双桅船放下跳板,让路易一行人上了船,然后飞速地后退,穿过大船之间的缝隙,向着大西洋而去。

        直到船只的白色影子消失在天地之间,军官才想起一个让他迷惑不解的问题,那就是,如果要往意大利去,那么最短的路程难道不是穿过法国吗,但想到米莱狄的姓氏,也许是她会担心她丈夫的身份会让她的旅途徒增波折,所以在咕哝了几句后,他就将这件事情放在了记忆的角落里,如果没有意外,他不会再想起这件事情。

        ————

        “你也是女巫?”玛利一等到船只离开港口,就忍不住问道。

        “没错,曼奇尼家的小姐。”米莱狄轻佻地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卷发,那犹如月色般的浅色卷发让她生来就有着一种令人慑服的魅力,一旁的路易倒是早有意料,在主教先生为了让他留下米莱狄,而努力用她之前的“功绩”来说服他的时候,他就推测过,在主教先生遇到米莱狄的时候,她十一二岁,后来她又在监牢里待了几年,而她成为黎塞留主教的密探,为主教做第一个工作的时候,是34年,现在是58年,也就是二十五年前的事情,也就是说,她至少有四十岁了,但她看上去依然如同一个二十如许的美妇人,在这个时代,可没有那么多能够令人永葆青春的手段和方法,但有魔法。

        而且马扎然主教也不会真的将路易完全地交给玛利.曼奇尼。

        “别太在意我,”米莱狄微笑着说:“我只是一个外来者而已,比维萨里先生更糟糕,我甚至没能进入过里世界——我知道我是个女巫还是主教先生告诉我的。”

        “那么他为什么让你来?”

        “公爵先生需要服侍的人啊,曼奇尼小姐,”米莱狄说,她走到路易身边,挽住他的胳膊,路易这才发觉米莱狄的力气实在是很大,完全不逊色于一个男人,“就像是现在,”米莱狄说:“您没发觉殿下需要休息了么?”

        路易确实需要休息,就短短的那么一段路程,他都已经精疲力竭,巫师的毒药与诅咒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正在不断地挖去他的精力,他在米莱狄的服侍下做了简单的洗漱后就睡下了,玛利在一旁看着,不甘心地承认论起服侍人,米莱狄又细心又有力,即便只是一个女性,也能够将路易身边的一切打理得妥妥哒的。至于玛利,虽然她是以侍女的身份留在王太后身边的,但侍女也是有阶级与分工的,她固然没爵位,但有一个身为重臣的舅舅,在王太后身边,拿过最重的东西也可能就只有王太后的镶边圣经与玫瑰念珠。

        让她来照顾路易……实在是太过勉为其难了。

        最后米莱狄温和地请求玛利离开路易的舱房,因为作为一个未婚女性,她留在这里是绝对不适宜的,倒是维萨里可以作为医生留下来,对此玛利竟然无话可说,值得悻悻然地离开,维萨里站在一边看完了全程,心中不由得一阵叹息,很显然,米莱狄被派遣到国王身边,不但是被作为一个侍女,也是作为一个破坏者被留下的。

        毕竟国王来到里世界后,面对着的是险恶而陌生的环境,身怀诅咒,剧毒,如果无微不至地在身旁照顾他的是玛利.曼奇尼,国王也一定会下意识地回报同等的感情与信任,这样,如果国王能够回到表世界,那么他的婚姻就会变成一个棘手的问题了。

        路易在船上时而昏沉,时而清醒,突然有一天,他醒了过来,因为那些几乎已经习惯了的轻微摆动突然消失了,即便船只停泊在了码头,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们现在就像是在巴黎的卢浮宫里,在坚实的陆地上。

        “我们到了吗?”他低声问。

        “应该是。”米莱狄说,几分钟后,玛利走了进来,给路易喂了一瓶药水,路易的身体显而易见地轻盈了一些,但之后她又不得不离开了,因为路易需要更衣,内衣和长裤与表世界都没有什么区别,但维萨里捧来的外套是一件厚重的丝绒长袍,然后是一件无袖的皮毛斗篷,斗篷的毛发细密黑亮,不知道是什么毛皮——总之不像是松鼠皮,也不像是狐狸皮,更不像是海獭皮。

        斗篷是带有兜帽——以及魔法的,因为国王一穿上它,就觉得一阵温热,就像是被阳光照耀着的那样舒服,然后他佩戴的首饰都不太像是他的,维萨里和米莱狄也都换上了长袍。

        路易一直在想,里世界是在什么地方,或者说,曼奇尼家族所在的里世界在什么地方,但他一离开舱房,就马上知道了——那是一座岛屿。

        一座巨大的岛屿。

        毫无疑问,随着科学的进步,人类的足迹与目光所能到达的地方愈来愈多,而一日比一日精密的检测手段也总是会让那些被隐蔽起来的地方无所遁形,相比起陆地,洒落在海洋中的岛屿显然更安全,里世界为何如此窘迫也可以理解了,就算是陆地,也有无法承载太多人口的时候,更别说是岛屿了。

        而里世界能够保持一个长久的凝固状态也很寻常了,别说有魔法,就算没有魔法,有许多岛屿也是原始和封闭的。

        一座中等大小的岛屿就可以容纳五万人左右,如果从梅林时代(即亚瑟王时代,公元五百年)开始计算,巫师们进入里世界已经有一千年,就算当初只有几百人,到现在也已经变成了一个可观的数字,而且还不断有表世界的巫师加入进来,也难怪那些巫师的大家族会对如瓦罗.维萨里这样的巫师毫不在意,甚至视作工具牲畜,在人口基数大到一定程度,就算只在大家族的原本人口中选择,那么优秀的人也一定相当可观,既然如此,,曼奇尼家族的旁系一定会更加嫉恨维萨里,因为他无形中夺走了一个重要的职位。

        至于巫师们的基石……从主教先生还有玛利的叙述中,路易已经知道它类似于里世界的城墙,用于区隔表世界与里世界,巫师们需要凭证才能进入里世界,或是离开,但凡人无论如何也无法进入里世界。

        ”那么说,“米莱狄说:”巫师们畏惧的并不是教会喽。“

        ”你可以把巫师们想象成携带着火枪与火炮的军队,然后将凡人想象成一群只有木棍与石块的野蛮人。“路易说,”在军队与野蛮人的数量能保持在一个相应的比例时,野蛮人只有溃逃的份儿,但当野蛮人的数量压倒性地倾轧军队时,就算火炮与火枪也是无能为力的,因为它们终究是有限制的。“

        ”哦,“米莱狄说:”我知道了。“

        她用她那双总是波光氤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玛利,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她们此时正站在一座似乎连通了天地的高大城墙前,它就是巫师们所说的基石——一块块巨大的白色方砖,带着暗沉的青色或是黑色的瘢痕,玛利一靠近,在这些方砖上就浮现出了一张张神色各异,身份性别与年龄都不同的面孔,他们的眼睛起初都紧闭着,而后突然睁开,滴溜溜地转着。

        “巫师!“一个女人的面孔率先叫道。

        ”巫师!“一个孩子的面孔叫道,他的声音尖利的就像是一柄匕首。

        ”巫师!“一个老人叫道,他声音嘶哑而且混沌。

        ”巫师!巫师!巫师!“他们一起大叫着,城墙都在簌簌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