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乃路易十四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1658年的敦刻尔克战役

第九十六章 1658年的敦刻尔克战役

        主教这样的打算并不是没有缘故的,虽然他已经誓要舍弃世俗,隔绝亲缘,一心一意侍奉上帝,但我们都知道,就算是再虔诚的教士也会顾念血亲,更不用说如同马扎然主教这样的比世俗人更世俗的主教先生了。有趣的是,他对自己那个贫寒的家庭并不怎么在意,倒很看顾那些在他还艰难的时候对他伸出援手的人,像是曾经的财政总监帕尔蒂切里.埃梅里,甚至在他即将功成名就果断投资的曼奇尼家族,他甚至想引荐曼奇尼家族的男孩进入宫廷,但就如我们知道的,他虽然也确实这么做了,但可怜的费利佩被国王一剑穿胸,还有两个男孩,一个死于之前的暴乱,一个死于求学时的疾病——只有很少的一些人知道他死于不名誉的谋杀。

        所以主教先生在觉自己的功业居然无人可以继承时,他就决定如之前的黎塞留那样,交给国王信任的人,在财政方面,他预先选择了富凯,但随后他失望地觉,这位新的财政总监不但贪婪,还很愚蠢,一点也看不出国王对他的纵容根本就是在用他的脖子试绞索;后来他的视线就落在了柯尔贝尔先生身上,但这个人选也不是很合适,或者说,他只能承担起一部分主教先生现在的工作。

        那么他应该将手中最重要的权利交给谁呢?毫无疑问,这不为人所知的权力是一柄双面刃,无论是对掌控者,还是对国王,直到国王当机立断地宰了费利佩,当然,主教先生不是要称赞这种行为,毕竟费利佩的姓氏是曼奇尼,但他也真不喜欢这个总是夸夸其谈的白痴——只是没有选择罢了。

        在最初的愤怒过去之后,主教总算能够心平气和地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突然觉,国王当时的处理方式看似鲁莽,却是最好的,如果要保全安茹亲王菲利普的名誉,消弭这件丑闻的影响,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死一个,国王当然不会让自己的弟弟去死,那么死的就只有曼奇尼,而且他亲自动手,也保证了主教先生无法因为这件事情迁怒任何人——他总不能惩罚一个国王。

        但让他更为欣赏的是国王在之后对曼奇尼家族的让步,是,听起来有些令人沮丧,虽然费利佩.曼奇尼做出的事情足以让他同时登上里世界与表世界的法庭,但他也是曼奇尼家族寄予重望的长子,哪怕他确实很蠢——一些年轻人免不得要抱怨连连,满怀怨懑,国王接受起这件事情来却十分从容,主教先生注意到,以往他还会和玛利抱怨几句,现在他在玛利面前都很少提起曼奇尼家族了。

        一般来说,主教先生想,他不会提起一个名字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认为这个名字值得信任,或是重要到无论如何也能被宽恕;第二种就是他认为这个名字毫无价值,不屑一提。

        他很难认为国王会偏向于第一种,但无论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主教先生都决定要将自己最重要的遗产留给国王而不是其他人。

        ——————

        主教先生的慷慨确实让路易高兴,情报网有多么重要没有人能够比他更清楚,但要建立起一个情报网,第一需要钱,大量的钱,第二就需要时间,而这两样他暂时都没有,主教先生愿意将手中的权力逐渐移交给他确实令人高兴,他不由得期待起将要见到的那位先生,只是主教先生之所以说要再等几天,也许是因为大战迫在眉睫的关系。

        在开战迁徙,任何陌生人都会被视作需要盯紧的目标,作为一个密探,不是生死攸关的时候就不会这样莽撞。

        开战的那天正是一个晴朗的夏日,西班牙与法国人的军队平行于海岸线排阵布兵,路易站在这座城镇的最高处,在钟楼上举着望远镜,望远镜最先被明出来的时候只能看到三倍远的地方,一位意大利学者伽利略.加里雷知晓了其中的技巧后,一个月后制造出的望远镜就能看到八倍远的地方,几个月后则能看到二十倍远的地方,据说他制作的望远镜能够看到月球凹凸不平的表面——路易手上的望远镜有三十倍远的,在这里他能够看到士兵们身上的肩带,他转动镜筒,从英法联军这里转移到西班牙人这里,从这里可以看到西班牙人们还是采用了习惯的大方阵,也就是说,一百人左右的长矛兵方阵,方阵四个角上各有九名一组的火枪手,还有一些零散的火枪手游走在方阵中间——国王大概估计了一下,这种方阵一共有六十组,那么也就是说西班牙联军这里应该有六千名士兵,可能还有一部分骑兵与预备队,但基本上人数和蒂雷纳子爵现有的差不多。

        他看到蒂雷纳子爵毫不客气地将英国的新模范军排在了前面,鲜红的外套把他们和其他人清晰地区分开了,他们在地势上不占优势,因为西班牙人占据了高地,虽然在海滩上,这个高地也只是相对而言,但谁都知道在作战的时候,再小的优势也是优势——几乎可以说是按照惯例,先行的是火炮,在炮声轰鸣,烟雾尚未消散的时候,新模范军就开始进攻了,他们的勇气与经验的确不是现在的法国军队可以比拟的,几乎只用了几分钟,他们就将距离拉近到开始相互射击的地步。

        这时候要考验的就是彼此的勇气了,人们经常戏谑地说,十七世纪的火枪对射类似于面对面相互自杀,但这不是没有原因的,先,此时的枪支命中率很差,差到一百颗子弹能够命中一个敌人就算是幸运,只能用密集阵型来保证命中度;其次,想要通过俯卧、盾牌或是其他方式来保护自己也不可能,因为此时的枪支瞄准和装药都要站立进行,何况在进攻的时候,士兵们要跟着鼓点与团队旗前进,而不是固定地停留在一个地方射击;最后就是,同样是因为枪支的局限性,当时的热武器射程只在六十尺到一百尺,这样的距离,往往只需要几秒钟就能冲到对方面前……很多时候,在弹药耗尽或是军官察觉到距离太近的时候,他们就会举起长刀高呼一声,所有的士兵就会跟着他一起拔刀冲锋而不是继续傻乎乎地站在那儿射击了。

        所以弥漫的烟雾也只是维持了几分钟,国王看到身着红装的士兵们如同暴烈的蚂蚁那样攀上沙丘,奔向西班牙人的方阵,西班牙人的火枪手立即躲入长矛手之中,而那些长矛手立即放下了长矛,在远处看来,就像是一只豪猪突然炸起了全身的刺,四个方向皆是如此,让人看了就不由得毛骨悚然,看到这里,路易就不奇怪西班牙人如何能够凭借着这个方阵纵横欧罗巴近半个世纪了。

        但若是说之前的对射是考验双方的勇气,那么现在呈现在人们面前的就是英国新模范军的勇气了,他们不顾一切地猛冲,竟然突破了前列长矛手,突入到方阵之中,以至于方阵产生混乱,士兵们纷纷溃散,逃往沙丘下方。

        “啊!”国王紧张地喊道。

        “怎么?”主教先生问。

        “他们的战线拉得太长了。”国王说,一边将望远镜递给主教先生。主教先生好笑地看着他握紧了拳头,毕竟是个年轻人,他想,一边将望远镜放到眼前,就这么一会儿,战场上的局势就产生了变化,一支骑兵从新模范军疏于防备的左翼攻击,近似于屠杀般地清扫战场:“那是……王军,”主教先生从肩带与旗帜上分辨道:“约克公爵的军队。”

        那就难怪了,那些新模范军和王军简直就是生死仇敌,他们甚至抛下了西班牙人,只顾着纠缠在一起,杀个你死我活。

        “蒂雷纳子爵派骑兵去支援了。”主教先生又说。

        国王立刻拿回望远镜,他看到佩戴着鲜红色肩带的法国骑兵们已经向着战斗最密集的地方移动,而西班牙人的骑兵们则要慢了一步——与西班牙人的大方阵一样,法国的敕令骑士们也同样在欧罗巴驰骋了近百年,但在1525年的帕维亚战役中,法国敕令骑士们虽然战胜了西班牙的重骑兵,却在西班牙大方阵的火枪手那里受到了重挫——那时候西班牙的火枪手们配备了穆什科特火绳枪,一种大口径火枪,足以贯穿重甲,在那场战役中敕令骑士们死伤无数。

        但在西班牙人的火枪手们已经被击溃,面对英国人与西班牙人的骑兵时,敕令骑士们却依然勇武至极,他们连着击溃了两支骑兵,并且作为前锋,指引法国步兵向着西班牙人的战阵进攻。

        现在所有的颜色都参杂在了一起,国王只觉得一阵昏眩,放下望远镜的时候才现自己的脊背绷紧到几乎都有些疼了。

        “我让邦唐送些茶来,休息一会吧。”主教先生说,没有劝说国王离开塔楼,别说国王,他也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