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乃路易十四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达达尼昂先生见到了蒙庞西埃女公爵

第六十八章 达达尼昂先生见到了蒙庞西埃女公爵

        达达尼昂的装扮是巴黎最时兴的,勃艮第的乡巴佬根本没法与之相比,他也敏锐地察觉到了这点,因此格外得意洋洋,神气活现,他和柯尔贝尔带了十二名随从,现在这些随从都被安排到大膳房去了,女公爵的仆从从这些人手牵过了达达尼昂等人的马,它们会像是自己的主人那样被精心服侍,马厩里燃着火,又干燥又温暖,还有人举着刷子,把它们刷得干干净净,然后再用晒干的秸秆擦拭身体,达达尼昂特意嘱咐他们说,他那匹可爱的坐骑是国王鉴于他的才能与忠诚而奖赏给他的,需要用燕麦来喂——他甚至拒绝了先在候见室等待,而在门厅里泰然自若地欣赏起景色与壁画来。

        一开始柯尔贝尔实在是不明白达达尼昂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只过了两三分钟,一个身着碧色长裙,从领口与袖口伸出了层叠花边的侍女就来引领着他们走向前厅的时候,周围人投来的惊讶又羡慕的眼神就给了他答案。而就在从前厅到走廊,又从走廊到大厅,大厅到图书室,图书室到一个小小的,隐蔽的私人房间的这段时间里,达达尼昂不但获得了一个美丽的名字,一块绣着姓名首字母的绢帕,以及许多个笑容,还谋取到了一个隐晦的约定,这下子就算是对所谓的爱情并不怎么感兴趣的柯尔贝尔都不由得大为感慨——他们的国王还真是什么人都能用。

        在那位侍女要离开的时候,达达尼昂坚持要吻她的手表示感谢,她勉为其难地接受了,然后迅速地踮起脚尖,在这位爵爷的耳边说了什么,柯尔贝尔距离他们只有一步之遥,却也没听见那位女士究竟泄露了怎样的秘密给达达尼昂,但达达尼昂的笑容确实加深了不少。

        这个房间里只有非常简单的几样家具,小圆桌,三把椅子,一个长矮榻,椅子的大小,样式与覆盖在椅背与坐垫上的提花丝绒花色并不一致,可以猜的到它们是被匆匆搬到这里来的,但矮榻与墙上的壁布,以及窗前的帷幔有着相同的颜色与图案,也许这个房间原先只是被用来做更衣室或是休息室的,但因为国王特使的突然到来,蒙庞西埃女公爵的仆从们只得在仓促之间做了一番布置。

        蒙庞西埃女公爵就坐在那张最大的椅子上,她的膝盖上放了一本书,朱红色的长裙外披着一件精致的钩花斗篷,看上去像是正在阅读——达达尼昂与柯尔贝尔都习惯了这样的把戏,上位者接见他们的下属或是有求于他们的人时,总会摆出一副正在做事的模样,免得让他们以为她/他正在急切地等待,这是一种很失身份的行为。

        她甚至有意让他们等了几秒钟,才像是刚发现他们已经到来那样惊讶地抬起头来,她用那双让达达尼昂感到熟悉的眼睛注视着他们,达达尼昂要过上一会才想到这位女公爵也是国王的堂姐,她与国王有着许多相似的地方,安详的面孔,卷曲的头发,秀丽的眉毛与细长的手指,她今天戴着一整套的珍珠首饰,颈脖上的珍珠项链每颗都有达达尼昂的小指头那么大,颗颗圆润,耳朵上的水滴状珍珠则有他的大拇指那么长,达达尼昂猜想单就这套珍珠就价值一千里弗尔。

        “先生们,”女公爵说:“我听说你们是奉了国王的命令而来的。”

        “正是。”达达尼昂说:“陛下听说您在圣法戈尔定居了下来,所以就让我们来看看您是否安好。”

        “唉,路易……”女公爵用亲密的口吻叹息道:“我猜想就是如此,我的国王弟弟是一个非常温柔又好心的人,在我离开巴黎的时候,他还曾经来为我送行,倒是我,犯了很多的错,又伤了他的心。”

        这倒不至于,达达尼昂在心里说,您帮了国王陛下许多忙呢,只是您若是知道,一定会恨不得如同那些野蛮之地的女人那样跪下来又哭又喊,扯乱自己的头发,往自己的胸口上下刀子呢,“陛下一向友爱他的亲眷,”达达尼昂说,“只是他最近诸事缠身,只能让我们代他来探问一二。”

        “感谢天主,”女公爵说:“我很好,先生,就如你看到的。”

        达达尼昂就鞠了一躬,说道:“我看到了,您健康,快活,并且有无数朋友环绕着您,我觉得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那么,我也许可以向您告别,回到巴黎去,告诉我们的国王这个好消息了。”

        一直隐藏在达达尼昂背后的科尔贝尔发觉在达达尼昂假意辞行的时候,女公爵的手指明显地抽动了一下,她也许知道这不过是一个欲擒故纵的把戏,但她现在确实无法再轻易放过宫廷投来的任何一丝善意了——她曾经深受眷爱与尊重,如同一个公主般地生活在杜勒里宫,也许正是因为这段生活给她的错觉,她就像是任何一个目光短浅,不知轻重的孩子那样肆意挥霍了王太后安妮对她的宽容与爱护,或者说,她从未想到过,王太后的恩宠能够收回的那么快,那样干脆,她曾是宫廷贵女中的第二人,甚至可以走在英格兰王太后与公主的前面,但只在转瞬之间,她就被彻底地驱逐了出去,她的房间,无论是卢浮宫,还是黎塞留宅,或是凡尔赛的,都被整理了出来,她的衣服与首饰装满了箱子,堆放在广场、街道和泥地里,她就连离开马车的勇气都没有,只得嚎哭着离开了巴黎。

        国王的使者说,她健康、快活,有无数朋友环绕,却不知道她刚来勃艮第的时候,几乎想要自杀——她一直爱着的父亲让她滚开,哪怕他被流放到了布卢瓦,他的家庭依然只有他的继妻,连同他和她的四个女儿,甚至于他的私生女儿与儿子也要比她更能得到他的爱;而她为之背叛了国王,又背叛了父亲的孔代亲王呢,他跑到了西班牙人那里,女公爵设法给他写了信,但那些饱含着热泪与爱意的信件从来就没能得到任何回应。

        她用二十万里弗尔重建了圣法尔戈,她邀请学者,雇佣乐团,豢养文人,终日与人狩猎、跳舞,看戏,做弥撒——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是空的,可以敲打得出声音,她固然可以在圣法尔戈成为女王,但对于巴黎的宫廷中人来说,她也只是一个外省的愚妇。

        若说过去她还能假装自己过得十分愉快,那么国王特使的到来就可以说是一下子撕开了那层单薄的伪饰,他站在那里,就是宫廷与国王的恩宠在现实中的展示,他昂首阔步地走过那些勃艮第人,对于他们的窥视与窃窃私语不屑一顾,他既庄严,又华美,充满骄傲,以往这些人甚至无法触碰到她的裙角,现在她却要对他们俯首屈膝了。

        “啊,等等。”在看到达达尼昂是真的要即刻告辞时,女公爵忍不住喊道:“请回来,先生,我还有……”她焦躁地抚摸了一下手臂:“我还有一封信要您代为转交国王陛下呢。”

        达达尼昂向她恭敬地鞠了一躬,“那太好了,国王一定会很高兴的。”他说:“请把这封信给我吧。”

        “我很愿意,”女公爵说:“但我还没写完,您可以在这里多待几天,等我把它写完吗?”

        达达尼昂顿时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但女公爵立刻伸出了她的手臂,她有着一条令人倾倒的手臂,丰腴而又白皙,“请将这条手镯摘了去,”她说:“这是给您的酬劳,如果国王为了这短暂的延误骂了您,您就把这个给他看,看在我和陛下以往的情分上,他一定会原谅你的。”

        于是达达尼昂就大胆地上前,在柯尔贝尔的目瞪口呆中摘下了那只珍珠与钻石交杂的手镯,还在女公爵的宽容下,吻了吻她的手。

        ——

        达达尼昂与柯尔贝尔在圣法戈尔城堡有了两个顶好的房间,他们的贴身仆从有两张可以从床底抽出的小榻,女公爵的客人见到他们都是客客气气的,他们得以与女公爵共进了一次晚餐,之后就没有再和她单独相处过,柯尔贝尔猜这是为了避免达达尼昂再次提出辞行——女公爵的信写的慢极了,简直要让人以为她还要学习如何书写和阅读。

        但在圣法戈尔城堡的日子是相当愉快的,只是时间推进到一周的时候,柯尔贝尔就不由得焦急了起来,因为他们此行是有任务在身的。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达达尼昂这么说,一边吹干了一张纸条,柯尔贝尔的眼睛很尖,一下子就看到这是一张用于幽会的纸条,虽然没有写上姓名,但他一看就知道是达达尼昂写给那位侍女的,他们已经相会了很多次,但就算是柯尔贝尔,也不知道达达尼昂应该怎么向这位侍女提起有关与她的女主人财产的事儿来。

        但他们临行前,国王说过此行以达达尼昂为主使,柯尔贝尔不相信达达尼昂,却愿意相信他的陛下,只是他还是再三申明,如果达达尼昂继续拖延下去,他要写信给国王了——或许能有别的方式来完成国王交托的工作也说不定。

        “如果一切顺利,今晚你就能看到结果了。”最后达达尼昂只得这样说。

        柯尔贝尔半信半疑,他以为达达尼昂会做些什么,但他们只是和女公爵坐在一起看了一出新戏,不得不说,这是一出好戏,人人看的哈哈大笑,就连柯尔贝尔也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忧虑,但帷幕一落,他就马上找到了达达尼昂。

        “今晚还有几小时呢。”达达尼昂说。

        柯尔贝尔只得先回到自己的房间了,可就在他睡得正好的时候,他的房门被叩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