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乃路易十四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国王继续与富凯的对话以及两位达达尼昂先生

第四十八章 国王继续与富凯的对话以及两位达达尼昂先生

        国王的话一下子让尼古拉斯.富凯冷静了下来。

        “美味的果实总是被凶猛的毒蛇守护着。”富凯说:“只有勇敢者才能取得。”

        “那么我要你走得远一些呢?”路易问。

        “随你吩咐?”

        “不能在巴黎。”

        “不在巴黎,”富凯向国王鞠了一躬,完全明白他的意思,除了巴黎终究是法国的都城,国王的领地之外,还有的就是它已经足够动荡不安的了,只要略有火星就会爆炸,国王不让他在那里发行彩票,既是为了巴黎,也是为了他的安全,对此他铭刻在心:“奥尔良呢,波尔多呢?”

        “也不要,”路易说:“那里的人们必然会对外人保持着十二万分的警惕,我要你到布尔日去,到里昂去,到普罗旺斯去,到那些虽然没有公开举起反叛的旗帜,却一直在窥视与耍弄阴谋的地方去,你不要以国王的官员的身份去,要以一个利欲熏心的商人的身份去,无论你在什么地方,都要先去拜访那里的领主,献给他礼物与诚意,许诺给他分红与税金,这其中的程度由你自己把握。”

        富凯听到这里,本能地挺了挺身体,因为他很清楚,既然国王说,其中的程度由他自己把握,也就是说,除了财政总监的职位之外,能够从这些彩票中谋得的利润也有他的一部分,只看他如何均衡国王、领主和他自己的利益问题,想到可能聚敛起来的巨大财富,他就忍不住再次颤抖起来。

        “那么您认为我应该设立多大的奖额呢?”他问。

        要说彩票,事实上从古罗马时期就有出现过,直到如今,但在路易之前,很少有人借此牟利,更多的是为了从平民这里得到支持,就像是面包和斗兽场,所以与其说是彩票,倒不如说是另一种更有趣味的赏赐,只是现在路易要把它做成一桩长久的生意,就要和所有的买卖那样,对支出与收益做详细的计算。

        “这件事情我要交给您。”路易说,要不然呢,他何必在信件里向马扎然主教推荐富凯?“但我有一个要求,希望小额度的奖金分布广泛,却要有一笔最大的奖金……可能是……一万个里弗尔。”

        “老天!”富凯惊叫道:“那可太多了。”

        当然很多,要知道就算是绍姆贝格将军,路易也只允诺了他五万个里弗尔,而且要到巴黎才能兑现。

        “但如果低于这个数字,”路易冷漠地说:“人们就不会为之疯狂了。”

        富凯深深地吸了口气——他几乎已经能够看见会有多少人为之倾家荡产……没人能够受得了这样的刺激,相比起只有两三个德尼尔或是几个埃居,最多不过一个金路易的赌局来说,一下子就能获得……富凯之前听说过,在黎塞留主教在被任命为枢机主教的时候,有每年五千个里弗尔的年金,然后当年路易十三赠给他一万个里弗尔,也就是说,一个只要能够拿的出一个小埃居的平民,只要命运女神愿意对他微笑,他就能舒舒服服地做上两年的枢机主教,或是一年国王最好的朋友。

        别说是别人,就连富凯都有冲动,要将自己所有的钱拿出来,去买下他能够抓到的每一张彩票。

        “摇出彩票的时候要公开,让所有人都能看到,无论是谁获得了头奖,你都要把金路易码在箱子里,整整齐齐地交给他,盖子打开,”

        富凯想象着那个场景,只觉得口干舌燥。

        “还有,”路易犹豫了一下:“你自己决定。”

        “请说……陛下。”

        “是否要限制每个人购买票据的数量,以及……对得到头奖的人予以一定的保护。”

        富凯低下头去想了一会就明白了,限制对票据的购买显然不利于他们,但不会造成太过惨烈的后果,哪怕有人会重金从其他人手里购买票据,想要监督也很难,但在面对一些有德之士的指责时,这样的规定显然更能缓和人们的情绪,他可以站在一个比较有利的位置上;至于是不是要对得到头奖的人做保护,这是一定的,富凯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或者说,也许他会有意促使一个贫寒的人获得头奖,这样才能传播得更快,更广,毕竟在人们的认知中,贵人也常有好运相随,一个贵人获得一笔意外的收入,他不会在意,也只会被人偶尔漫不经心地提起,只有一个原本低贱的人只因为出了一枚小小的埃居而一跃跻身于之前他之前只能仰望的阶级,才是最能令人津津乐道的。

        既然如此,要让这个传闻不断地流传下去,第一个获得头奖的人不但不能出意外,富凯还要设法让他逃开领主与法官的盘剥,强盗与军官的劫掠,让他快快活活,顺顺利利地成为一个乡绅或是教士,又或是任何一个值得人们尊敬与羡慕的职位。

        “我会慎重考虑的,陛下。”富凯说。

        “很好,”路易说:“那么明天就交一份工作计划上来吧。”

        “什么?”

        “情况分析;任务与要求;方法、步骤与措施;可能的问题与解决手段;收尾与下一阶段的预备等等……”年少的国王轻快而温和地说道,完全不顾富凯已经目瞪口呆,他之前可从来没有写过这种东西啊,要说满是甜言蜜语的情信或是滔滔不绝的恭维话倒是完全不成问题——若站在这里的只是一个一窍不通的大傻瓜,或许他还能放松点,但他是富凯,一个以精明敏锐自傲的穿袍贵族,单听那几个关键词,他就知道自己可能很难如对付那些蠢货那样敷衍他的新主人……之前听到国王要他负责彩票发行时有多么雀跃兴奋,现在他就有多么的惶恐畏缩,他就像是一只望见了肉排的狗,又是垂涎三尺,又是因为悬挂在肉排上的鞭子而踌躇不前。

        国王一点也不急,他知道只要是聪明人就知道只要递出了这份文书,就无疑是给自己上了一套辔头,更可恨的是,这套辔头还是他自己打造的,但他能拒绝吗?

        富凯是不可能拒绝的,“请再给我一点时间。”他小声地说,没了先前的神气:“陛下,给我三天,不,五天……五天后我会给您您想要的。”

        路易也知道他不可能在一晚写完这份文书,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恫吓,毕竟富凯此人,与绍姆贝格,或是蒂雷纳子爵是截然不同的。

        ——————

        邦唐看着那位富凯先生垂头丧气地走出来,才推开门走了进去,国王看了一眼天色,“送三人份的午餐来。”

        “您是要和那两位先生共进午餐呢?”.

        “两位达达尼昂伯爵。”路易说:“他们现在都是我的火枪手,皮埃尔.德.孟德斯鸠先生与夏尔.德.巴兹.卡斯德尔莫先生。”

        邦唐遵命去了,很快地,国王的门就被恭敬地叩响了,两个气宇轩昂的年轻人出现在国王的面前:“哎呀,”国王一见到那张颇有些熟悉的面孔,就说:“难怪我听你有点威尔士人的口音,原来你们都来自于加斯科尼。”加斯科尼是位于法国西南部的一个地区,这里曾属于英国国王爱德华一世,后来被法国国王美男子腓力四世夺取,之后因为腓力四世忙于与罗马教会之间的争斗,就与爱德华一世谈判,将加斯科尼还给了英国,但在之后的百年战争中,法国与英国又在加斯科尼展开了一次又一次的拉锯战,虽然最后还是法国获得了加斯科尼,但一些外国人还是在加斯科尼待了下来,其中就有一些威尔士人,谁都知道威尔士人是一群最为桀骜不驯的家伙,所以渐渐地也有人认为加斯科尼人都是群不老实的家伙,但要让路易来说,他现在需要的就是亟需改变自身处境的人,就像是尼古拉斯.富凯,还有这对表兄弟。

        当皮埃尔意识到国王先与自己说了话的时候,不由得一阵激动,相比起他的表弟,皮埃尔.德.孟德斯鸠有着一张平庸的脸,不善言辞,虽然他竭力打扮,但在朋友和女士面前,还是无法如自己的表弟夏尔那样受欢迎,但他还是很爱这个表弟的,虽然后者总是喜欢夸夸其谈,自吹自擂,要不然他也不会将自己的伯爵头衔借给他了。

        夏尔.德.巴兹.卡斯德尔莫也深知这一点,同时满怀感激,毕竟单靠卡斯德尔莫这个姓氏,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能被贵人们注意到,这位年轻的先生从来不在乎所谓的德行,对于他来说,无论是接受女士们慷慨的资助(这些几乎都是她们从自己丈夫的钱柜里取来的),又或是借着恭维、吹嘘或是虚假的爵位攀上高位,都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若是他身边站着别人,而国王又先与那个人说了话,夏尔一定会生气,也许走出去后他就会要求与那人决斗,以鲜血来证明他们谁更值得国王信任,但这人若是他的表兄,他倒很愿意为他高兴。

        “我听说你们中间有一位是达达尼昂伯爵,”国王说:“另一位则暂时借用了这个头衔。”

        “是的,”皮埃尔说:“我是达达尼昂伯爵,但我已经把这个头衔借给我的表弟了。”

        “那么我该称你们之中的那位为达达尼昂呢?”

        “请称呼我的表弟为达达尼昂吧,”皮埃尔诚恳地说:“至于我,我的同伴和朋友都叫我皮埃尔,而我也已经习惯了,陛下您也是这样称呼我的,所以您就以达达尼昂这个名字来称呼我的表弟吧。”

        “那么,”国王说:“皮埃尔,达达尼昂,两位亲爱的先生,请坐到桌子边来,与我一起共进午餐。”

        两位火枪手立即向国王鞠躬,表示他们乐于从命,他们一坐下,丰盛的菜肴就络绎不绝地送了上来,国王正是成长的时候,而两位火枪手先生也正是最容易感到饥饿的时候,一开始的时候他们或许还有点拘束,但很快他们就狼吞虎咽了起来,其中也有国王的菜肴不吝香料和盐,牛油,尝起来无比美味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