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乃路易十四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加约拉之梦(上)

第三百八十九章 加约拉之梦(上)

        玛利.曼奇尼是被一阵古怪的叫声唤醒的。

        首先跳到她脑子里的是塞壬这个名词,塞壬是飞翔在海上的人面鸟,在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这种魔鸟在加约拉岛的曼奇尼堡附近十分常见,也是她最喜欢的一种魔鸟。后来因为她的一个堂弟无缘无故地受到了这种鸟类不间断的袭击,加约拉岛的巫师们就对这种鸟儿进行了围剿,不过几年,她就只能在魔药原料的储藏室或是标本室,又或是疯癫巫师的帽子上可以看到这种鸟类的踪迹了。

        她一边惊奇于自己竟然没有死掉,或是受到严重的伤害,诅咒或是失去意识,一边坐了起来,她发现这并不是她在巴士底狱的房间,不,确切地说,这是她以为自己早已忘记的——在加约拉岛上,曼奇尼堡里,属于她……等等,她跳下床,赤着双脚走到窗前,由细细的铅条与彩色小块玻璃组合而成的梅林像见到她靠近窗户,就动了起来,让出大块的透明视野,好让她看到外面的景象。

        玛利僵硬了一下,她想起这是哪里了,这里应该是属于她父亲,更正确地说,属于曼奇尼家族大家长的房间。作为女儿,她就算得到了父亲最多的宠爱也只来过这里寥寥数次,但这里留给她的印象尤其的深,深到她马上就能回忆起每一个细节。

        她的脚下传来暖融融毛茸茸的触觉,不用低头玛利也记得自己的父亲用狮鹫的皮毛来做地毯,施加了魔法后,它会在冬日散发出柔和的热量,她的脚趾在皮毛间蜷起,与此同时,那些唤醒了她的声音正在远去,玻璃上掠过黑色的影子?    曼奇尼的女儿抬头望去?    看到成群的梦魇正在降落。

        如曼奇尼这样的家族拥有梦魇并不奇怪,但在玛利的印象中?    自矜身份的父亲与叔伯们从不直接乘坐梦魇?    出行的时候只会选择梦魇拉拽的马车——这里也有曼奇尼的巫师们已经没有那个自信可以控制得住梦魇的缘故——梦魇是种性情暴戾、魔力强盛,喜好血肉(尤其是巫师血肉)的魔怪?    只是乘坐马车的话,巫师们可以用傀儡或是雇佣别人来充当车夫?    同时车厢也是一层强力的屏障?    但直接骑乘……梦魇如果察觉到骑手的虚弱或是胆怯,它们会把他甩下马背,踩踏他的胸膛,撕开他的喉咙?    痛痛快快地大快朵颐一番。

        当一匹最为强壮并且装饰着华美马具的梦魇盘旋着落在碧草如茵的斜坡上时?    玛利下意识地握住了用来施法的袋子和魔杖,她也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但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来人并非她的父亲、叔伯与堂兄弟,但不知为何,另一种轻微的快乐与期待从她心中升起?    促使她倾向窗户,将面孔靠在冰冷的玻璃上。

        她看到了?    来人……

        那是她的丈夫,加约拉大公路易.迪厄多内.波旁。

        ——————

        加约拉大公从梦魇上一跃而下?    梦魇原本就要比普通马匹更高大,这匹梦魇的肩高几乎与路易的身高平齐?    巫师娴熟地从挂在马鞍边的布囊里抓出一些用朗姆酒浸渍过的鱼肉塞到坐骑满是獠牙的嘴里?    梦魇满意地咀嚼起来?    任凭胆战心惊的随从把它牵走。

        在路易统治加约拉之前,巫师们偏好用凡人的肉——就是那些劳累而死的傀儡、无魂尸之类的东西来喂养梦魇,以此来恐吓敌人以及满足自己不可告人的欲望,但路易不爱弄这些花样,事实上梦魇也不太喜欢凡人的血肉——它们只喜欢巫师的,如果没有巫师,那么那些具有魔力的野兽或是深海鱼鱼肉也行——在很久之前,岛屿上依然满是怪物的时候,它们尽可以自给自足,但随着没有被人类踏足过的荒野越来越少,魔法也在消退和离去,它们的猎物越来越少,最终只得依赖巫师的豢养。

        路易也为它们的饲料头痛过一段时间,直到有一条巨大的深海鱼被卷上海岛。

        梦魇们吃鱼,或者说,所有的具魔力的血肉它们都喜欢,但它们无法投入深海捕猎,巫师们倒是可以,另外深海的魔法残留也要比陆地上更多,具有魔力的生物也更多。路易麾下有一千名巫师就此昼夜不息地在无光的深海中狩猎,他们让加约拉的波旁家族有了令任何一个里世界的家族都无法抵御的空中骑兵军团。

        据说这位野心勃勃的后来者还在筹建一个驰骋于陆地上的奇美拉军团,只是奇美拉的胃口是狮鹫或是梦魇的三倍,对鱼肉也不太感兴趣,所以这暂时还是一个想法——但只要加约拉大公能够找到办法,他总能找到办法,里世界就要迎来又一场浩劫。

        他的敌人们对他充满了仇恨与忌惮,但在加约拉岛上,加约拉大公是如同梅林一般受到尊敬与爱戴的人物。他改变了这座曾经等级森严,凡人被视作牲畜,吸血鬼与狼人被视作动物,普通巫师被视作基石的岛屿,大家族与议会忌惮的东西一概不被他放在眼里,他有胆量,也有智谋,更有力量。

        曼奇尼家族的大家长大概从未有过这样疯狂的猜测——路易从一个对里世界一知半解的凡人走到加约拉或是三分之一个里世界的无冕之王,也用了二十年不到的时间而已,哪怕他曾经是个国王。那时候曼奇尼的巫师们仍然不觉得他会是一个多么值得敬畏的存在——也许是因为那时候他快死了。

        曼奇尼家族当时与真正掌控法国的马扎然主教勾结在一起,出于私心,他们并不希望看到王座上坐着一个性情强硬的国王,他们隐瞒了国王能够从致命的诅咒中痊愈的事实,设法将路易的弟弟菲利普推上了王座,也就是现在的腓力七世。

        他们不久之后就后悔了,虽然王弟菲利普成了新王,但他与原先的国王路易十四的兄弟之情并未受到破坏,而路易.迪厄多内.波旁也不曾因为失去了世俗的王位,身处陌生且对其不怀好意的环境中而茫然失措,他迅速地找寻到了自己的位置——一开始的时候,人们对他没多少提防——当然,也是因为如路易这样觉醒的很晚,又是在外物的催化下觉醒的巫师很少会显露出强大的魔力。巫师中的血统歧视可比凡人强烈得多了。

        最初的几年,路易仿佛也在证明这点,他缺乏一个巫师,他们是指,在里世界出生与长大的巫师对魔法与生俱来的理解与信任,他笨拙的施法让人发笑……不过曼奇尼家族还是给了他一个议会席位与一座巨大的宅邸,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法国国王的兄弟,腓力七世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兄长,也要保证曼奇尼家族在他的朝廷与宫廷里有着毋庸置疑的显赫地位。

        谁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路易.迪厄多内.波旁成为了中低层巫师,那些年轻的,敏锐的,热烈的巫师们所崇拜与臣服的对象,他们就像是臣民侍奉国王那样侍奉波旁,而这个外来者在最后一刻方才显露的,巨大而危险的魔力,更是成为了一枚令得局势完全倾倒的砝码。

        当时身在巴黎的腓力七世与他的兄长同时发动了对里世界的战争,曼奇尼家族与其附庸的成员凡是在巴黎的,全都进了宗教裁判所,凡是在加约拉的,不是被路易化身的火焰巨龙吞噬,就是被他的巫师侍从杀死或是拘捕——不过就算是被拘捕,最后也不免一死——他们唯一可以庆幸一下的是,自从路易执政之后,将巫师用来砌墙的行为就被终止了。

        仅有的,安然无恙的曼奇尼家族成员只有玛利.曼奇尼,还有她与路易的孩子。。

        不过这并不值得惊讶,玛利.曼奇尼坐在床上想道,她是路易的妻子,又是他的将军与密探,她从未迷茫和犹豫过——从路易为了她留在里世界的那一刻起,她就发誓要将一切奉献给了他,他失去了一顶王冠,她就要还给他一顶。

        她都想起来了。

        路易执政二十年,作为一个公正而又严明的统治者,又有腓力七世的支持,他不但成功地取代了大家族与魔法议会在普通巫师中的统治地位,还向加约拉之外的里世界发起了挑战,这让一些墨守成规的老家伙们感到难堪与不满——不同于巫师们的一贯保守做法,路易的性格更为开放与大胆,他努力让每个巫师走出去,而不是困守在加约拉相互倾轧,而走出去的巫师则受到腓力七世的欢迎与容留,表世界的资源,里世界的魔法如同水流一般彼此交融,互通有无,曾经不为人知却又不容违背的规则与律法在两兄弟的面前都成了一纸空文。

        当然,别说是那些里世界的大家族,就连罗马教会也因此大发雷霆过,他们甚至在不久前才威胁过腓力七世要将其罚出教门——但加约拉大公(虽然这个封号暂时还未在表世界得到公认)路易的刀剑立即指向了罗马——罗马教会确实掌握着里世界的一部分力量,与巫师们也有往来和交易,但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加约拉大公与三处宗教裁判所的大审判长暗中达成了盟约——还有几处的宗教裁判所也保持着观望与中立态度……最麻烦的是,与腓力七世还有加约拉大公不同,罗马教会并不情愿让他们的教众知晓与接触到真正的里世界。

        这也许和他们的上层,从教皇到红衣主教,几乎全都是凡人有关——他们好不容易才从巫师手中夺走权力,又怎么会允许他们轻易取回?他们的犹疑最终达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他们和加约拉大公谈判,要让一切恢复原样,但用膝盖想也知道这不可能。

        里世界确实富饶而特殊,但它是真实存在的,也就是说,资源不可能永不匮乏,在巫师的人口膨胀到极限之后,里世界就无法保持原先的平静与孤立。

        首先受到伤害,逼迫与驱逐的是原先在这里的魔怪,之后是如裁判所教士的家族(令人吃惊,但他们确实与他们的敌人共处一地),再来就是狼人、吸血鬼,最后是普通的巫师,在阶级愈发鲜明的同时,每个人能够分到的东西也越来越少……与此同时,巫师中的大家族在竭尽全力寻找出路(只有他们的的时候,也在压抑与限制普通巫师与外界的连通——因为后者正是他们的燃料与筹码,没了他们,那些在弹丸之地高高在上的人们也不过是些可有可无的小玩意儿罢了。

        加约拉大公之所以受到普通巫师的崇拜与拥护,也是因为他不那么贪婪,也不那么目光短浅,他从不曾将自己局限在一个加约拉岛上——他就和每一个伟大的君王那样善于做出必需且得当的牺牲,他也曾是个国王,因此没有强烈的虚荣心,对头衔或是荣耀毫无兴趣,看重实质的利益胜过一切,这让罗马教会之前玩过的所有把戏都很难得逞……

        罗马教会做出了怎样的让步,玛利暂时不得而知,她想起自己正身怀有孕,所以才会留在岛上休养,而不是与自己的丈夫与主人一同远征低地。

        门外的声音纷乱、吵闹到安静用了几分钟的时间,路易的周围必然簇拥着很多人,他们需要他的智慧,需要他的指引,他的庇护与他的姓氏——不是曼奇尼,而是波旁。不过这种时候,路易会温和地遣走他们,他一直很注重个人空间,不会把阿谀奉承与虚情假意带进他与玛利的居室。

        “玛利。”

        加约拉大公走进房间,玛利恍惚间想起,她有个很爱她的丈夫,他们没有依照传统分开两个房间,一直同起同卧,就算是路易成了加约拉大公也是如此。

        “卢西……”玛利问道,“卢西呢?”她隐约记得自己与路易的长子应该有另一个名字,但最后她想起来了,他们的长子是卢西安诺,他已经成年,之前和路易一起远征。

        “他留在腓力七世身边,”路易抚摸着她得头发:“放心,一切都很好,国王的身边总是最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