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乃路易十四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五章布列塔尼的微妙之处(上)

第三百八十五章布列塔尼的微妙之处(上)

        英国与法国之间的海峡宽度注定了多佛与敦刻尔克两者很难有什么秘密可言。

        在晴天,风平浪静的时候,两者就可以遥遥相望,如果有望远镜的加持,想要看到对方在做什么更是不难。

        驻守在多佛白崖灯塔的守塔人看到了法国人的舰队,炮声也很快地引来了士兵与军官,他们跑到灯塔上,举着望远镜,看到的东西与法国人差不了多少,一个年轻,视力敏锐并且擅长绘画的军官尽可能地描绘下了他所看到的一切,而后综合了其他人的描述,整合成一份详尽的情报,送到了伦敦的汉普顿宫。

        “快活王”查理二世在那天难得地没有举行哪怕一场宴会或是舞会,海军大臣与财政大臣受他召见后,门外的侍从听到了查理二世嘶哑而又扭曲的大骂声,没多会这两位大人就遮头盖脸地跑了出来,查理二世在自己的房间里沉默了好一会儿,连晚餐都没吃——夜幕降临的时候,他带着两个教士离开了汉普顿宫。

        人们一开始不知道他去了哪儿,但第二天他们就知道了,因为他们看到了约克公爵。

        约克公爵因为谋刺法国的奥尔良公爵夫人未遂,被路易十四抓住投入了巴士底狱,查理二世虽然迫于颜面和国会的要求,将弟弟赎了回来,但一回来,这位公爵就成了伦敦塔的常客。

        总有一些嗅觉灵敏的人听闻了敦刻尔克海上军演的消息,他们马上将这两件事情联系在了一起,看来查理二世不是被触动了兄弟之情,而是不得不释放约克公爵——法国海军虽然强大,但还稚嫩,如果等到他们用海盗和荷兰流亡政府磨锐了刀剑……英国在失去了对法国的陆上优势之后,又要失去对法国的海上优势了。

        他必须召回约克公爵。

        ————

        现在,让我们将时间略微拨回一点,去到路易与奥尔良公爵说,他们要乘坐舰船去往雷恩的那个时候。

        雷恩是什么地方呢?雷恩是布列塔尼公国,当然,现在是布列塔尼大区,它的领主是法兰西的王太子,小路易的封号中就有布列塔尼公爵,因为当初弗朗索瓦一世和克洛德公主(路易十二与布列塔尼女公爵的女儿)结婚?    在继承了法国国王之位的同时成功地将布列塔尼揽入怀中。

        这是1518年的事情?    也就是说,距离现在?    也不过一百多年?    一百多年,对于一个人来说足够漫长?    但对于一个国家来却很短暂,布列塔尼与法兰西之间的关系就像是狼和猎人?    有时候巨狼能够咬断猎人的咽喉?    有时候猎人能够劈开巨狼的脑袋,现在这头野兽虽然暂时被锁链铐住了,但依然算得上是法国与路易十四的心头大患。

        之前的叛乱没有布列塔尼的参与,倒是有点令人疑惑?    但等到国王轻轻说出“雷恩”这个词语的时候?    奥尔良公爵与周围的人还是不免变了颜色。

        说起来,布列塔尼与法国之间的关系丝毫不比英法之间简单。布列塔尼人来源颇为复杂,一部分人是原先的高卢人后裔,一部分人则是因为盎格鲁和撒克逊两个日耳曼部落入侵而向南迁移,越过海峡到达布列塔尼的威尔士人与康沃尔人?    他们曾经受罗马人的统治,也是西罗马帝国最后一处沦陷的领地?    所以他们隐约也以最后的罗马人自居。

        在罗马帝国彻底地覆灭之后,布列塔尼人面对的就是日耳曼-法兰克人的进攻?    法兰克人与布列塔尼人征战多年,还是无法征服这个地区?    最后不得不承认布列塔尼公国的独立——之后的法国国王曾经多次利用婚姻来谋取布列塔尼?    但布列塔尼也不止一次地反叛与重新独立过?    这次叛乱中居然没有布列塔尼的身影,原本就很反常,人人都觉得其中必有阴谋。

        布列塔尼的雷恩原先并不在大巡游的名单上,与南特不同,虽然南特有一座布列塔尼公爵城堡,但本来就是布列塔尼公爵(安妮女公爵的父亲)所建造的,又因为南特曾经是胡格诺派教徒的集中地,经过了数次血腥的篦梳之后,这里反而更为安定,之后又因为国王有意在这里改建铁甲舰船,在这里驻扎了一支上万人的军队,可靠性就更强了。

        但雷恩是什么地方呢?它从公元前一世纪,罗马统治时期就是看护布列塔尼的大门,公元510年布列塔尼成为公国,它就是公国的都城,历任布列塔尼公爵都要在圣皮耶大教堂举行加冕典礼,更要在城门处接受市长的钥匙,发誓守护布列塔尼。它是布列塔尼独立支持者的圣地,也是反法势力最为根深蒂固的城市之一,国王的大巡游要停驻在这座城市里,他的大臣和将军是绝对不同意的。

        “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路易说:“但布列塔尼不同于任何地方,这里的民众是战士,就连查理曼大帝也不曾征服他们,只要强大和无畏才能让他们屈服,”他掠过房间里的每一个人:“你们在巴黎,或是凡尔赛见过那些有权代表布列塔尼的人吗?没有,”他代为回答道:“他们意志坚定,头脑清醒,如果大巡游让过了布列塔尼,他们只会愈发轻视波旁,更不会把自己看做一个法国人——因为法国人是布列塔尼人的手下败将。”

        “我要摧毁他们。”国王说:“这样我们才算真正拥有了布列塔尼。”

        有资格进入这个房间的人面面相觑,他们不认为有说服国王的可能,他们看向奥尔良公爵,如今也只有公爵可能劝说国王改变主意,奥尔良公爵轻声咳嗽了几声,大臣们见机告退,将空间留给这对尊贵的兄弟。

        “我们先用晚餐吧。”奥尔良公爵说,很快,丰盛的晚餐送了上来,路易在晚上一向很节制,但今天他们的午餐只用了一两个“国王面包”打发了事,现在路易也确实感到饿了,他先坐下,然后让公爵坐下——在路易十三时期,王弟与公爵需要为国王奉帕举灯,路易对这种繁文缛节反而不感兴趣——如果这种洗脑方式有用,路易十三就不必为旺多姆公爵与加斯东公爵烦恼了,对一个有尊严的人来说,这反而会促使他努力攫取权力吧,对王弟来说,也只有攀上王座一途了。

        奥尔良公爵也习惯了与国王一起用餐,他一撩外套,也跟着坐了下来,用加了柠檬的温水洗过手,先上来的是热鱼汤与蛤蜊汤,在海边吃海鲜当然是最令人愉快的,新鲜的食物带来的是鲜美的滋味与醇厚的口感,奥尔良公爵一边小口地喝着汤,一边问道:“您预备怎么对付那些布列塔尼人?”

        “我要先看看他们的态度和想法,”国王说:“看他们是为了个人的私利,还是为了布列塔尼的人民。”

        “我觉得应该是后者,”奥尔良公爵说道:“不然凡尔赛里我们就应该能够看到布列塔尼人。”就像洛林公爵,他们会乐意将布列塔尼卖个好价钱,但同样的,任何时候,举起正义旗帜的人也会是位高权重之人——像是威廉.奥兰治。这也不奇怪,因为无论是政治,还是战争,首领都需要有足够的见识与经验,至少要接受过正统和完整的教育,不然就会和大部分暴动那样,无声无息地消弭在历史的长河中。

        这不是鄙视,也不是信口开河,如果诸位没有忘记我们之前提到过的鞋会起义——愚昧之人在和神父忏悔的时候老老实实地坦白了一切,就算没有,一个目不识丁,也不识数的农民如何看懂地图,书写信件和计算兵力与补给呢?

        “如果是后者,”奥尔良公爵又问道:“您打算怎么做呢?”

        “我是一个爱好和平的人,”路易说:“我想先和他们谈判。”

        ——————

        在今天之前,圣西蒙公爵还嘲笑过旺多姆公爵竟然要受一个后辈,哪怕他是法国国王的指派,向曾经的敌人俯首屈膝,没想到的是,他很快也步了旺多姆公爵的后尘。

        国王要他和布列塔尼的几个掌权人谈判,不过让圣西蒙公爵来看,读作谈判写作威胁,但他想了想,如果他是布列塔尼人,也很难找到什么回旋或是争取的余地,毫无疑问,在陆地上,路易十四就像是巨人安泰那样永远不会输(注释1),有了这支庞大的舰队,尤其是三十艘铁甲舰船后,假以时日,无论是西班牙或是英国,都只能徒呼荷荷。

        路易十四并不像如曾经的查理八世那样直接兵临布列塔尼,事实上,他似乎真如他所说的那样,渴望和平——对此圣西蒙公爵保持个人意见。但这里要说的是,国王可能将要制定两条法律,一条是海洋法,另外一条是屠宰法。

        两条直接与布列塔尼大区息息相关的法律。

        打开地图,你会发现,布列塔尼地区是一座伸向大海的半岛,三面环海,一面向着法国内陆,也不怪这里的子民会如此凶悍,他们可以说是没有退路的,但无论怎样勇武的战士,都需要吃喝,穿衣,需要各种用具与武器……布列塔尼最大的两样出产就是海产与牲畜。

        有了这样一支舰队,法国国王可以从容不迫地封锁法国近海,所有的渔船毫无疑问地要被控制在国王的官员手中,虽然具体的法律还未出台,但就圣西蒙公爵略微了解到的一些情况,这两部法律里必然包括了类似于许可证之类的东西,简单点来说,没有国王允许,任何船只不得出航——这时候尚无公认的领海概念,无论是航线还是海面,都看诸国的海军军力如何,火炮所及的地方就是国王的领地——这条在海上一样管用,但如果这样的话,单就海洋法一样就能让布列塔尼三分之一的人口忍饥挨饿。

        至于反抗……圣西蒙公爵并不认为那些残破的小渔船能够与国王的舰队对抗。

        至于屠宰法,这条法律国王倒是早在斟酌之中,因为如果屠宰、储存和饲养不得当,都有可能引发瘟疫,巴黎和凡尔赛,还有奥尔良,布卢瓦地区都已经开始施行屠宰法,虽然有些磕绊,但那些盖了印章的鱼、猪肉,牛肉、羊肉和鸡鸭很快得到了夫人与厨娘们的青睐,这个时代如果食物中毒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治好的,很多人,尤其是老人和孩子,一场上吐下泻就能要了他们的命。

        但圣西蒙公爵的密探也呈交过相应的报告,圣西蒙公爵敏锐地发觉,这同样也是国王用来扼住领主喉咙的手法之一,当领地上的产出必须经过国王官员的手才能转变成叮当作响的钱币时……就算是你固守在自己的领地上,一步不踏入巴黎或是凡尔赛也没用——所以他才会鬼迷心窍般地接受了利奥波德一世的贿赂,这是路易十四不对,当然。

        想来那些布列塔尼人也会有相同的想法,国王可能不会大举征伐布列塔尼,但布列塔尼的两大产出如果都被国王的法律限制——哪怕他们偷偷出海,国王的法律可是明确地表示,没有经过审查的肉类和鱼都无法被公开出售,如果引起中毒和瘟疫,售卖人会有一个算一个地吊在路灯杆子上。

        最令人气恼的是,这种法律还颇受民众的欢迎,想必他们也受够了泥巴鸭子,白垩面包和涂油生肉(看起来比较新鲜)。

        实际上除了这两样,布列塔尼还有一个不错的出产,就是康佩的陶器,但自从国王在洛林烧出了漂亮得好瓷器,康佩的陶器就再也卖不出价钱了。

        国王的意思很明白,他也许不会妄动干戈,但如果布列塔尼人坚决不接受法国国王的统治,他会慢慢地困死布列塔尼。

        ——————

        “事实上,有关于布列塔尼,”国王说:“还有一个大问题。”

        “什么问题?”奥尔良公爵问道。

        “听说过亚瑟王吗?”

        注释1:安泰是海神波塞冬和大地母神盖亚之子。他从来也不会感到疲劳,他的身体一接触到大地就能吸取大地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