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乃路易十四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二章 舰队!舰队!!舰队!!!(上)

第三百八十二章 舰队!舰队!!舰队!!!(上)

        “对了,”在大略了解到国王的用意后,保罗教士又问道:“观礼位是什么意思?圣母升天瞻礼不是才过去吗?”

        “那么您也知道,陛下的生辰就在圣母升天瞻礼的后一个月吧。”让.巴尔说。

        教士瞪圆了眼睛:“但那些巴黎人,凡尔赛人,怎么能忍受国王在敦刻尔克举行欢庆仪式呢?”他虽然一直在敦刻尔克的小镇里过活,但商人和走私贩子都需要消息灵通,他当然知道巴黎人和凡尔赛人几乎就将国王当做了奉在凡尔赛宫或是卢浮宫的神像,就算是国王出去打仗,他们都要抱怨不休,这次国王决定大巡游,他们也嘀嘀咕咕个不停,看看国王的御驾吧,除了那些有幸奉命侍驾的,更多人是自己跟来的,当然,这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支持得了的费用,所以这些人几乎都是腰囊鼓胀的达官贵胄。

        若是让那些人知道国王生辰的庆祝仪式竟然在敦刻尔克举行了,他们会像晚上的烟花那样爆炸的吧,教士心想,同时心中升起了一股痛快的情绪,他也认得不少巴黎人,也看过巴黎的报纸,他知道巴黎人自诩为法国的一等子民,视外省人为奴仆与异类,他们每日夸夸其谈,骄矜狂妄,令人生厌——如果国王真决定在敦刻尔克开启庆祝仪式(国王的生辰庆祝仪式一般都会持续很长时间),他倒很有兴趣看看那几个巴黎“先生”的面孔,一定很尴尬吧。

        “我只能说巴黎人和凡尔赛人都很难提出反对意见。”让.巴尔笑吟吟地说。

        教士眨了眨眼睛。

        ——————

        “毕竟相对于巴黎,或是凡尔赛,敦刻尔克有着一个无可比拟的优势。”路易十四笑吟吟地转过身来,他第一次心甘情愿地穿上了奢侈而又沉重的华服:“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能够忍受下来的,”国王皱着眉对自己的弟弟抱怨道:“这件衣服简直可以当做盔甲用了。”

        奥尔良公爵今天代替了国王的第一仆从,为国王穿衣着衫,国王抱怨的外套之前就是他提着的,当然知道分量——可能有五十磅重吧,确实与一套盔甲的重量差不多了?    有些盔甲还要更轻一些呢:“这件衣服的布料原先就织进去了金丝?    之后女仆又在上面绣满了精致的纹样,”奥尔良公爵对这些再清楚不过了:“然后是纯金丝的镶边与宝石扣子?    别针什么的。”

        他退后一步?    仔细端详:“无可挑剔,哥哥?    当然,我说的不是衣服。”

        路易十四笑了?    他比奥尔良公爵年长两岁?    但现在奥尔良公爵看起来却比他年长,公爵当然养尊处优,又注重养护——他在战场上也不忘涂抹面脂,看起来原本就比同龄人年轻?    却还是无法与国王相比。两位尊贵的兄弟四目相对?    匆匆移开,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国王在敦克尔刻遇刺后的那段时间究竟有着怎样的遭遇,知道国王如何从死神手中夺回性命的人更是寥寥无几——虽然梵卓族长发誓说,他所持的血族圣器之一虽然能够将一个凡人转变为巫师,或是血族?    但在注入的血液消耗殆尽后,不会留下什么痕迹——也许?    毕竟如果那只圣器能够无限制地制造巫师和血族,这世上早就没了凡人立足的地方了。

        只有路易和玛利知道?    他在进入里世界后,确实被激发了仅属于巫师的天赋?    而且相当出众?    如果不是因为路易原本就是一国之主?    他也许真的会留下,抑是被留下。

        但那些非凡的血液真的已经完全离开了路易十四的身体了吗?曾有人试图利用王太子与蒙庞西埃女公爵指证国王是个巫师,或许他们正是对国王产生了怀疑——巫师拥有比凡人更悠长的生命与更长久的青春,这点无人不知。

        “等一下。”奥尔良公爵突然说:“您应该用点粉和胭脂。”

        路易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一旁的仆从有点迷惑,国王从来不用脂粉,但邦唐也突然插嘴说:“我也觉得您需要用点脂粉。”

        “今天海风太大了,”奥尔良公爵说:“会吹得皮肤刺痛,嘴唇干裂,还是得做点防护。”

        “公爵说的很对。”邦唐说,没有站在国王这边,而站在另一边对他也挺新鲜的,但他已经猜到了王弟的用意,当然要表示支持。

        “最有分量的两个人说话了,”路易走回来,将手杖交给一旁的仆人:“而且意见一致,看来我只得屈从于您们的压迫了。”这句话让别人听到准会肝胆震颤,不过对奥尔良公爵和邦唐来说,只觉得亲昵,奥尔良公爵安下心,接过邦唐送来的脂粉——国王是不用脂粉,但他的盥洗室里肯定有全新的脂粉配备,因为可能留在国王卧室里过夜的特蕾莎王后,蒙特斯潘夫人以及王弟菲利普,每天都需要仔细妆扮自己很多次。

        可能是这些脂粉不要钱的关系,奥尔良公爵不那么客气地在国王脸上擦了厚厚的一层,又小心地擦了一些胭脂在面颊上,也给国王用了一些唇脂。等到国王再次从椅子上站起来,镜子里的他已经不再那么突兀了……就算有人直面国王,也只会以为国王因为脂粉而显得精力旺盛,青春常在。

        路易接过手杖,在地上轻轻地敲了敲:“我们走吧。”

        奥尔良公爵上前一步,邦唐则后退一步,王弟走在国王后面,在被白色的光骤然刺痛眼睛的同时,他听到了人们仿佛能够惊动天地的欢呼声!

        他的脚步也缓了下来,欢呼声是给国王的。

        路易径直走向巨大的露台,这座露台面对着敦刻尔克港,雪白的大理石与金银箔让它宛如一枚半圆形的宝石盘,从露台的边缘垂下了太阳王,也可以说是法国的蓝底金百合太阳旗帜,两侧与顶上垂挂着雪白的帷幔,劲烈的海风将它们抬起又放下,翻卷如同海上的波涛,国王先向着聚集在露台下的贵人、官员与民众微微颔首,手指轻触帽檐,而后转身回到设在正中略靠前的鎏金座椅上坐下。

        广场上的乐队开始奏乐,人群逐渐散开,不,应该说,贵人与官员们正在各就其位——他们有特设的看台,如保罗教士看到的那样能够俯瞰整个敦刻尔克港,普通民众留在广场上,一边享用着国王赏赐的面包和啤酒,一边等待着盛大仪式的开场。

        路易身后的人们,从特蕾莎王后到奥尔良公爵,也逐一落座,在这座露台上的几乎全是王室成员,王后的视线迅速地扫过奥尔良公爵夫人的座位,随后松了口气,万幸,奥尔良公爵夫人虽然一直虚弱到无法参加宴会和舞会,今天还是坚持着来了——今天的仪式她必须到场,不然之后的流言蜚语准要变本加厉,王后不太喜欢奥尔良公爵夫人,但也没有恶劣到愿意看着她去死的地步。

        保罗教士坐在看台最偏僻的一个位置上,对此他毫无不满之心,他的手脚和面颊都在发麻——因为他大概已经能够猜到国王为什么会在,敢在与必须在敦刻尔克拉开这场庞大庆典的开场帷幔了,他听到身后有人窃窃私语,猜测国王是不是在海上安排了某个特殊的表演,是烟花吗?不太可能,现在可是阳光最热烈的时候。

        有人说,一定是烟花,因为他已经听到了礼炮鸣响的声音。

        保罗教士的嘴角拉开了,确实,一开始是敦刻尔克的大炮鸣响,但从远处传回来的可不是回声,人们从不明所以的沉默开始轻微的骚动,一些视力出色的人已经看到了从西南方向出现的几点黑影,他们站起来,引来了一些人的不满,但很快,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

        舰船正在向他们驶来。

        起初的时候,它们看上去是那样的小,小的可以用针鼻遮挡,但仿佛在瞬息之间,它们就拓展到连手掌也无法遮挡的地步,人们一边交头接耳——因为他们没有看到与这样庞大的船体匹配,层层叠叠的巨帆,却看到了灰白色的烟雾直冲天际,一些曾经在海上作战的将领是看到过船只被笼罩在烟雾中的——那是火炮轰击时升起的烟雾,又或是船体与帆布燃烧生成的,但那些舰船,浑身乌黑的舰船,一点也不像是被摧毁了,它们正在以超过六节的速度斩波劈浪地前进。

        事实上,因为航程在这里,就算是蒸汽铁甲舰船以六节以上的速度前进,仍然需要一段时间,但民众们一是好奇于这种古怪的新舰船,二是更多的舰船紧随其后,他们兴奋地点数起来,根本无从察觉时间的流逝——一、二、三、四……十,一百,两百,三百!当这个数字出现的时候,就算是一些大臣也不由得瞠目结舌,他们听说过国王正在打造属于法兰西的海军与舰队,但……法兰西的海上力量在马扎然时期还几乎等同于一片空白。

        这些人中圣西蒙公爵与他的党徒尤为显眼,他们的神色和三十年前的法国海军一样虚弱与茫然,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拒绝冲入耳朵的计数数字,怎么可能呢?“也许路易十四只是弄来了一些武装商船……”一个男爵声音漂浮地说道。

        但他们很快就要失望了,在人们兴奋的计数中,居首的黑色舰船已经在准备入港,曾经撼动了路易十四的舰船一下子就让众人失了声,这是怎样的一个庞然大物?简直就是一座浮动在海上的堡垒,让如圣西蒙公爵这样曾经靠着情报谋生的人来看更是不可思议,因为它身形庞大,速度却很快,转向也足够轻盈,好比一个全身盔甲的骑士在跳着愉快的小步舞……等等!圣西蒙公爵猛地举起了望远镜,就像是让.巴尔曾经在那场小海战中所做的,紧紧地压在眼睛上,虽然涂刷了油漆,但他还是能够分辨出铆钉与板块连接的痕迹。

        只要亲眼见过舰船的人就知道,舰船的船体外壳板不会是一块一块,只会是一条一条的,这样才能固定在肋骨架上,所以那些方方正正的板块是什么呢?圣西蒙公爵想起了他隐约听说过的一些风声——当时他并不怎么相信,或许相信了,但也不应该……有这样多,他看到了多少,有三十艘同样覆盖着厚重盔甲的船。

        三十!一个多么奇妙的数字!圣西蒙公爵当然记得亨利埃塔公主,奥尔良公爵夫人的嫁妆里就有三十艘加莱赛船,那时候宫廷与朝野中议论纷纷,多半是指责,人们认为国王不应该因为一时冲动与天真的野心,允许英国人用鸡肋一般的加莱赛船充作嫁妆,但在国王的坚持下,这三十艘加莱赛船还是被作为嫁妆的一部分交付给了法国人。

        这件事情圣西蒙公爵追踪了一段时间,后来听说它们被送到了南特,可能是被作为商船使用了,他就没再注意。

        然后,间隔了十来年,它们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作为……铁船!

        圣西蒙公爵觉得自己正在做一个可怕的噩梦,如果早知道……他又何必投靠到英国人与奥地利人那里去呢?但这真不是他的错,谁能造出这样得铁船?又通过怎样的手段来驱使与控制它们?退一万步来说,路易十四从什么地方弄到了这样多的铁?

        ————

        “这要感谢利奥波德一世。”路易十四一本正经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