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乃路易十四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卡姆尼可会战(5)

第三百三十二章 卡姆尼可会战(5)

        “我觉得这场战争可以结束了,您说呢,邦唐?”路易问。

        “我也这么觉得。”邦唐说。

        这世上的人总有一种错觉——别人能够轻而易举做到的,他们也能做到,他们不知道路易能够以一个凡俗国王的身份介入里世界,除了必要的胆魄之外还有就连马扎然主教也而不得不承认的好运气——他可能死在黑巫师的诅咒下,曼奇尼家族也有可能拒绝他的提议,又或是一个虔诚的教徒会认为他亵渎了神灵而刺杀他,这都是有可能发生,路易也已经做好了准备接受的事情,幸运的是这些事情都没发生。

        现在就要看看那些贪婪终于胜过了信仰与忌惮,向里世界伸出手的君王们会落得怎样的一个下场了。

        不过就他们现在要面对的这位大维齐尔,艾哈迈德,情况可能非常不妙,因为就在尸鬼袭城未果之后,奥斯曼人不但没有继续攻城,还派出了使者,有意与联军和谈。

        “说到底,大维齐尔也不过是苏丹的奴隶,”提奥德里克这么说:“但大教长在宗教地位上仅次于苏丹,他们的身份在某种意义上是平等的,大教长对艾哈迈德没有防备才会被他刺杀,但大教长的弟子马上就发觉了。”

        “他们向苏丹回报了此事吗?”

        “是的,”提奥德里克说,他的动作算是快的,在尸鬼们被巴拉斯与他的修士摧毁的时候,他就动身前往奥斯曼的大营去搜索那柄魔鬼的弯刀,但他还没到大维齐尔的营帐,就差点被发觉和攻击——原来这时候大教长的弟子们已经乘艾哈迈德松懈的时候一拥而上把他抓住了——他们是在艾哈迈德召唤出魔鬼之后才这么做的,你可以解释成他们需要提给人们证据,也可以解释为他们也希望看到尸鬼们为他们攻下卡姆尼可。

        但他们肯定没想到大教长一去世,路易立刻命令军队退出城墙——他问过提奥德里克,奥斯曼人对巫师和血族的态度究竟如何——事实上即便没有梵卓亲王,就路易的商人为他在伊斯坦布尔搜罗到的书籍看来,在奥斯曼土耳其,哪怕是最虔诚,最坚定的信徒也会与魔鬼交易,或者说,他们认为,能够与魔鬼交易,甚至欺骗魔鬼得到好处,是一桩值得夸耀的事情,但他们的教士就要刻板和严苛得多,也就是说,如果和希太族长做了交易的是艾哈迈德,那么大教长一定不会允许他驭使这柄弯刀。

        路易的巫师也能确定,虽然他们在陪伴路德维希一世冲阵的时候杀死了不少奥斯曼人的教士,但其中绝对不可能有大教长,奥斯曼的大教长用雷电保护了大维齐尔艾哈迈德,他们撤退的时候还能看到这位白髯老人还是相当精神矍铄,神采奕奕的。

        那么,在冲突中艾哈迈德杀死了大教长也是有可能的,他虽然是个凡人,但希太这个氏族原先来自于埃及,他们的族长甚至曾被埃及人奉为死亡与黑暗之神,虽然后来他在与另一个血族的争斗中落了下风不得不离开埃及,但他精研古埃及魔法是毋庸置疑的事情,这柄魔刀可能远不止人们以为的那些力量。

        事实上,提奥德里克就没嗅到那柄魔刀的气味,也许它已经为真正的主人汲取了足够多的灵魂和血液,也已经返回到他身边了。

        总之,那些奥斯曼人的教士没能找到那柄魔刀,但他们总有寻觅与查找种种蛛丝马迹的办法,毕竟在伊斯坦布尔,这些教士就等同于宗教裁判所的法官和审判员——“应该是大教长给了他们什么讯息。”提奥德里克说。

        “大教长一定希望这支大军还能够返回伊斯坦布尔,”路易推测道:“这场远征已经注定失败了,但看大维齐尔艾哈迈德的行为,就像是想让这二十五万人为他殉葬——奥斯曼土耳其的苏丹是否还保持着将败军之将五马分尸的传统?”

        “艾哈迈德可以变成一个疯子,但奥斯曼土耳其的苏丹要聚敛起这些士兵可不容易,科普鲁律辛辛苦苦忙碌了近二十年,也只有这么一点可堪一用的牛马,”提奥德里克说:“他们应该得到了默罕默德四世的旨意,才能剥夺大维齐尔艾哈迈德的权力与身份。”

        路易点点头,移动了棋盘上的一颗棋子,提奥德里克垂头一看,不由得露出了难以相信的神色:“你怎么能够做到的?”他问:“就算是小路易也要比你有技巧。”

        “事实上我确实不太擅长使用计谋,”路易说:“我只喜欢将所有事情都尽可能地安排得妥妥当当。”

        “也许你的将军和大臣喜欢你就是因为这个,”提奥德里克说,“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你是我见到的最不在乎钱财,最不看重享受的人。”

        “我以为我已经是法兰西的国王了,”路易说:“我还有好几个王室夫人呢。”

        “是啊,谁不羡慕,就连我也知道现在巴黎最美的夫人只有凡尔赛的蒙特斯潘夫人。”提奥德里克调侃道:“不过你真不打算册封你的小儿子?”

        “这要看蒙特斯潘夫人做事是否合乎我的心意,”路易说,顶了顶他的王后:“我的儿子总是会被承认和册封的,但他现在也还在襁褓里,所以我们不必太着急。”

        “有时候你还真是残酷无情。”提奥德里克移动士兵——它快要走到底了:“但要小心,被小看任何一个女人。”

        路易抬起头来瞥了一眼梵卓亲王,他在密卷中有看到过提奥德里克二十几岁就突然死去——那时候他不但年轻而且健康,很有可能与女人有关,王后,或是他的爱人,路易没有说话,挪过一个骑士,吃掉了只差一步就能到达底线的士兵——它差点就能变为棋盘中除了国王之外的任何一人,大多都是王后——“所以我会将她所有的野心扼杀在摇篮里,但我也会十分公平,只要她能够为我做事,我不会让她双手空空的。”

        “但蒙特斯潘夫人一定会感到嫉妒,因为你对科隆纳公爵夫人还有拉瓦里埃尔夫人都要比对她来得宽待。”

        “玛利和露易丝和她不同。”路易说:“你的生命比我悠长得多,见过的人也一定比我多得多,那么您肯定知道,有种人是天生坏种,他们似乎与生俱来就要作恶。”

        “这样评述一位女士,还是为您诞下了孩子的女士,略有些过分了。”提奥德里克说。

        “玛利.曼奇尼是我第一个爱上的女士,”路易说:“那时候我们都还年轻,她的爱情单纯而又自私,我的爱情则几乎湮没在了当时的重重危机里,我必须承认她的爱情对我来说是种珍贵的安抚,但这种情感最终还是变了质,我欺骗了她,说了谎,让她和我的孩子处在一个艰难而又危险的境地里,所以我偏向她,因为我知道我无法给她她所希望得到的东西。”

        “至于拉瓦里埃尔夫人,她是奥尔良公爵夫人曾经的侍女,她并不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女士,我不知道应该怎样描述,不过那时候我确实十分厌恶那些不断被大臣们推荐到王后与王太后的贵女,我可以说是任性了一次,冲动了一次,在她被允许挽着我的手臂出现的时候,我看着那些人,就在心中猜测,如果他们知道我宁愿要一个狼人做王室夫人,也不要他们的侄女或是外甥女,他们的表情会有多难看。”

        “但您对拉瓦里埃尔夫人也有着一份歉疚之心。”

        “她是个甘愿默默吃苦也不对我倾诉的人,我也许并不爱她,但我尊重她,她并不贪婪,所以哪怕她最后还是犯了一个错误,但先生,我还是给了她一个孩子,一处封地,她可以在那里和她的族人安然度日。”

        “所以说,”路易接着说道:“这两位女士,一个曾经被我爱过,一个曾经被我尊敬过,她们为我做事,就像是任何一个值得赞赏的大臣和将军——而这位蒙特斯潘夫人呢?”他停顿了一下:“她很幸运,她有两个深得我心的父亲,我也正需要一双为我戴上红手套的手——既然她为此不惜杀死自己的丈夫,陷害科隆纳公爵夫人,无情地利用自己的养父与亲生父亲,那么我就遂她的心愿。”路易平静地说。

        “那么她和您的孩子呢?”

        “我不会让她的孩子留在她身边。”路易说:“我为他找个合适的监护人,而且我不认为蒙特斯潘夫人能够有太多的时间陪伴孩子长大,她可以得到她想要得到的东西,但绝对不会轻而易举。”

        “那么您认为她会就此俯首听命吗?”

        “也许会挣扎一二吧,”路易笑着说:“那时候就要您来帮助我了。”

        “我可不是你的大臣。”提奥德里克说,一边将路易的国王挤压在角落里。

        “我可没有这样认为过,虽然我们并无任何亲缘关系,但我觉得,法兰克的国王一定会很愿意看到法兰西成为欧罗巴最辉煌,最强大和最繁荣的应许之地。”

        “也许不仅仅是欧罗巴。”提奥德里克说,“您的言辞让我心动,我会看着您的,人类的生命短暂,但总是如此璀璨。”

        “现在就请您见证这一次微小但明亮的闪光吧。”路易说。

        ——————

        在后世的记录中,人们一致认为,太阳王路易十四作为此次联军统帅接受奥斯曼土耳其人的投降时,手中一直捧着一只小猫是为了表示对奥斯曼土耳其人的轻蔑,又或许是为了暗示他们都是一群魔鬼的仆从——但土耳其人认为,这是太阳路易十四感念于他们的勇悍与忠诚,所以才会带着一只猫仔完成了整场仪式——因为在土耳其,真神的教徒们的确从不凌虐动物,他们甚至很喜欢猫狗,认为只有懦弱胆小的人才会伤害无辜的动物。

        反正无论他们怎么说,都不会猜到路易只是想让提奥德里克参与这场投降仪式,毕竟没有提奥德里克亲王的情报,他不会这样坚决地要求大军后撤,留下空荡荡的城墙,只留下一些教士——大教士的突然死亡让路易十四警惕起来,然后就是耶尼切里军团的无谓伤亡,只有一个即将孤注一掷的人才会这么毫不犹豫地将他认为可以舍弃的大牌随意丢下。

        尸鬼也许会得到胜利,也许不会,但无论会还是不会,如果在城墙迎接它们的是一群凡人,必然损失惨重,甚至毫无生还的可能,路易十四固然想要削弱利奥波德一世的力量,但还没想过要卑劣到这个地步。

        ——————

        奥斯曼土耳其的使者紧抓着吊篮,被拉上城墙的时候,首先闻到的就是一股浓郁的甜香气味。

        这座城市到处闪动着灶火,蒸腾的白烟与香味混杂在一起——金黄的面包不断地从简陋的炉灶中被取出,每个士兵和市民,只要愿意就可以伸手去拿,爱吃多少吃多少。

        这座城市到处闪动着灶火,蒸腾的白烟与香味混杂在一起——金黄的面包不断地从简陋的炉灶中被取出,每个士兵和市民,只要愿意就可以伸手去拿,爱吃多少吃多少

        ollowers    of    set通常也被称为setites。他们在血族社会中遭到的猜疑远多于其他氏族。这是因为他们的信仰。他们相信自己起源于set,埃及的夜与黑暗之神。set    原本叫做    sutekh    ,是一个强大的血族,到达埃及后由于经常以可怕的形态在夜间出没而被人们当做夜与黑暗之神。后来    sutekh    改名为set,并且与另一个血族,埃及的司阴府之神    osiris    展开了斗争。最后的结果是    set    落败,追随者被杀死,他自己也被放逐。后来他又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不断的吸引追随者,其中有埃及人,希腊人,罗马人,波斯人甚至闪族人。他的势力遍布西班牙山脉到黑海之间的区域。不过在公元33年set却突然消失,在消失之前他告诉追随者们自己终有一天会回到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