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乃路易十四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章 卡姆尼可会战(3)

第三百三十章 卡姆尼可会战(3)

        “我们走!”路德维希一世喊道。

        在数万人的大营中,在黑暗中,在大火中,他们一路奋勇往前,就算是路德维希一世,又或是他们身边的巫师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顺利生还,这里太混乱了,每个人都将自己的牙齿咬到几乎要折断的地步,他们挥舞刀剑,狂乱大叫,尽可能地聚集在一起——在这种情况下,一旦落单就是一死,但奥斯曼人也在不断地冲击着他们,就像是河流冲击礁石,有人落马,有人丧命,有人失踪。

        巫师们紧紧地跟随着路德维希一世,他们有一样犀利的武器,那就是经过提纯的火油与火药,有时候他们会点燃导火索后甩动小桶,让它在空中飞出很远才落地,那么咋咋呼呼的奥斯曼人就会向着起火的地方去了,有时候它们则被用在他们的敌人身上,没人会不惧怕这种仿佛直接从地狱引来的烈火——它是无法熄灭的,早先奥斯曼人已经在攻城战中尝过了这种火焰的苦头,就连最勇猛的战士也不由自主地想要回避。

        他们之前遇到了穆特菲里卡,就表明他们已经距离大营的中心不远,在听到了咚咚咚敲打大锅的声音时,路德维希一世也不是那么意外——他与奥斯曼土耳其人的统帅大维齐尔艾哈迈德遥遥相望,间隔着一个耶尼切里军团,这个军团的每个士兵都带着白色的大帽子——他们很少直接投入战斗,只在战役的决定性时刻出现,给顽强的敌人最后一个打击。没有经过攻城战的他们养精蓄锐,精力充沛,因为有着丰盛的食物也从不会出现夜盲的情况,苏丹和大维齐尔从来就是给他们最好的装备与器械,他们手中持着的都是最新式的火枪,并且摆出了路易十四曾经在佛兰德尔战争中摆出的射击姿态,他们虽然大多都是步兵,却要比一支骑兵队更棘手。

        翼骑兵向着他们冲去,枪声大作,马匹连带着骑士倒下,在帐篷与尘土之间,火焰偶尔的闪光照亮了路德维希一世的面孔,他用波兰语发出指令,轻骑兵们蹄声隆隆,反复巡游,寻找着军阵的缝隙,他们也一样手持着火枪,与耶尼切里军团的士兵零星交战,但很显然,耶尼切里名不虚传,他们有着如同钢铁一般的意志,哪怕同伴就在身边死去,他们的胡须也不会轻易颤抖一下。

        伴随着周边越来越响亮的呼叫声,耶尼切里军团的士兵甚至从军阵里丢出了火把,显露出与他们对峙的敌人,环绕在周围的西帕奇骑兵们发出奥斯曼人熟悉的呼叫,他们正在歼灭那些从勇气上来说完全值得尊敬的敌人,大维齐尔做出了一个要求他们投降的手势,他身边一个身着黄色衣服的随从正向他们策马疾驰而来——他是艾哈迈德的使者。

        路德维希一世神色不动,他从身后摘下一柄长弓,搭上箭矢,一箭就射死了黄衣服的随从。

        艾哈迈德还没有来得及勃然变色,就突然听到了一阵阵响亮的呼喊声,所有站在路德维希一世身后的翼骑兵与龙骑兵都在与有荣焉地大叫,他们催动马匹,显然是要发动一场壮烈的攻击。、

        路德维希一世听着那令人啼笑皆非的“康沃!康沃!康沃!!”一边毫不畏惧地向前冲去,他身后是钢铁、羽毛与皮毛的洪流,耶尼切里军团的锅声也急促地响了起来,它在催促,在鼓励,但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些曾经摧毁了哥萨克人马车车阵的小桶又出现了,只是最后一点火药,火光迸现中,奥斯曼人以为绝对无法突破的防线裂开了一道狰狞的血口。

        “康沃!”路德维希一世嘶哑地大叫,大维齐尔的帐篷矗立在一座低矮的丘陵上,距离他还有数百尺,这段距离是多么地近,又是多么地远,耶尼切里军团的士兵们发疯也似地扑了上来,甚至不惜用自己的身躯阻挡马蹄,但路德维希一世的眼睛只盯着那个身着长袍的人。

        甚至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巫师也在减少。

        “魔鬼!”一群教士挡住了巫师们,法兰西的巫师们露出了讥讽的笑容:“谁?你们吗?”要说谁不知道谁呢?寻根溯源,所有的非凡者都同出一脉,巫师的历史要比上帝或是耶稣更早,也要比他们的神明更早,但这时候没人会想要去计较这种永远无法说清的事情,他们就和身边的士兵那样,毫不犹豫地相互绞杀在一起。

        让奥斯曼人吃惊的是,他们竟然无法与这些魔鬼相抗——这些巫师是路易十四精挑细选出来的人物,奥斯曼土耳其的苏丹当初决定处死所有的男性巫师,留下女性巫师为他繁衍有非凡能力的孩子,自然也注定了不会信任他们——他们很难直接接触到巫师留下的文书与卷宗,当然也学不会什么强有力的魔法,他们现在使用的法术几乎都是依照着经书慢慢地摸索出来的……当然,对他们来说,这就是神术,但苏丹怎么可能容许他们掌握过于危险的魔法呢?

        “这是亵渎!”莫桑高叫到,虽然大教长之前说过,这些异教徒已经与魔鬼做了交易,但直到现在他才不得不相信——一个凡人居然真的将所有君王都讳莫如深的非人力量引入了俗世间的战争,难道他就不畏惧吗?不痛苦吗?凡俗的荣耀如何与天堂的光芒相比?他倒在地上,浑身颤抖,因为魔鬼的诅咒而手足麻痹,只有喉咙还能发声。

        “随便你怎么说吧,”一个巫师说,他随手从一旁抄起一把弯刀,抹开了莫桑的脖子。

        莫桑尝试着去抓住伤口,作为巫师的后裔,他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但血液带走了他的魔力,他的神明也并未降临在他身前,或是用雷霆打死他的敌人——作为一个奥斯曼的教士,他是多么的可悲啊,因为他并不如其他教士那样虔诚,并不完全相信会有无数处女在天堂等着他,他和大维齐尔艾哈迈德一样,有着对权势的野心,这才葬送了弟弟的性命。

        有人从他的身上踩踏过去,但他已经不觉得疼痛了,他的眼睛正在迅速地暗淡下去,他有没有感到后悔谁也无从得知,这么一个小人物差点毁了大教长对艾哈迈德的信任,但现在他已经什么都不能干了。

        一百尺。

        这是路德维希一世与大维齐尔艾哈迈德最后的距离,令人难以想象,不过在他与艾哈迈德之间,还有如同城墙一般坚实的耶尼切里军团的士兵,他们是所有士兵中最强壮与无畏的,而路德维希身边也剩下了几十人而已。

        路德维希一世从胸前拔出了火枪——来自于路易十四的馈赠,他没有引燃火药,就这么按下了扳机,一缕耀眼的亮光从枪口闪现——然后又是一次,再一次,连续五次!

        第一次在这个战场上出现,不是圆形,而是锥形的子弹从枪管中呼啸而出,一百尺的距离路德维希一世几乎可以保证每枪都能命中。

        他能成功吗?

        他不知道,比枪火更闪亮的雷霆突然从大教长的手中迸发,它们跃向空中,而后钻入地面,在大维齐尔艾哈迈德面前交织成一张明亮到整个战场都能看到的白色细网,子弹撞击在上面,无数蓝色的光弧就像是网里的鱼儿那样疯狂地跳跃着,大教长的胡须发出了焦臭的气味,周围所有人的头发,帽子上的羽毛,身上的皮毛都竖立了起来。

        “这是波兰国王路德维希一世!”艾哈迈德说:“把他留在这里!大教长,俘虏他!”

        大教长只是漠然地看了他一眼:“我已经做出足够的退让了。”他说,电流消失了,他也后退了一步。大教长的意思很明白,他方才召唤雷霆是因为他不能看着艾哈迈德被一个异教徒杀死,但他不会插手凡人的战争,除非对方是魔鬼,或是他们的随从。

        艾哈迈德只得将视线转向身边最近的黄衣随从,但还没等他发出命令,更大的响声与火光产生了,几支队伍从大营各处飞驰而至,与路德维希一世汇合,好似溪流聚集成大河,原先想要围拢上来的奥斯曼人突然又在其他地方遭到了不亚于之前的打击,大营再一次地混乱起来,士兵们互相践踏,帐篷连着帐篷被拖倒和燃烧。

        而路德维希一世已经在援军的召唤下,找到了一条最近的缝隙,率领着自己的骑士们一路冲杀了出去。

        路德维希一世见到了熟悉的蓝底金百合的旗帜才终于定下心来,他的儿子亨利伯爵还在他与奥斯曼人僵持着的时候就已经回到他身边,只是不免伤痕累累,烟灰满面,他带出去的一万两千名骑兵,最终汇聚在他身边的不够半数,路德维希一世也已经疲累地说不出话来。

        亨利伯爵连忙扶住了父亲,把他送到马车里,这场战斗在名义上来说,是为了杀死大维齐尔艾哈迈德,但就算是提出这个目标的利奥波德一世也不觉得它真能成为现实——在数十万人的大营中杀死他们的统帅,除非是大天使长加百列投下雷霆,如同毁灭索多玛那样毁灭奥斯曼人的阵营,甚至可以说,路德维希一世能够冲到艾哈迈德面前,就足够他们惊讶的了。

        没人能够指摘波兰国王,除非有人认为自己也能到大维齐尔艾哈迈德面前去走一遭。

        一万两千人能够留下一半,路德维希一世还要感谢路易十四,路易十四赠给这个亲眷的可不只是桃子罐头,他出色并且超出预期地完成了他的工作,接下来就是其他人苦恼了。

        说起来,他们的压力或许也并不如他们想象的那样难以应付,卡姆尼可现在已经是座魁伟的城市,威尼斯的商人受到钱财的驱动,还在不断地将意大利的火山灰(水泥的主要材料)送往斯洛文尼亚;同时,经过瑞士,整个法兰西的商人们源源不绝地送来了能够让他们坚持到冬天的给养。相对的,奥斯曼大军庞大的数量根本不可能让他们进行任何持久战,除非他们劫掠周边——但周边,除了那些要么愿意遵从命令坚壁清野的城市,几乎所有的村镇都被他们清洗过一次了。

        等等,如果艾哈迈德愿意,他还能转向上匈牙利,问题是,上匈牙利正属于特兰西瓦尼亚亲王,也就是他们最有利的臂助与跳板。

        ————

        被路德维希一世的翼骑兵与龙骑兵杀死的奥斯曼人,可能还不到在黑夜与火焰中惊慌失措,相互践踏,彼此厮杀,逃走以及因为各种莫名其妙的原因死掉或是失踪的士兵的十分之一。

        大维齐尔艾哈迈德甚至有冲动想要处死一两个军团长,但他知道这于事无补,何况说起来这并不是他们的错,三个军团都履行了自己的职责,而外围的那些阿扎普,鞑靼人或是哥萨克人等等,你原本就不能指望他们有着多么坚韧的意志,强壮的体魄与冷静的头脑,大维齐尔在用他们的时候毫不吝啬,难道不正是因为他们没有多少价值可言吗?

        而且那些基督徒不但有了比他们更好十倍的火枪,火炮,还有那么多的炸药,火油——艾哈迈德确实有整整二十五万人的大军,但他们依然是血肉之躯,依然会感到恐惧,会因为疼痛而想要逃跑……艾哈迈德不知道基督徒还有多少这样火药,火油,还有攻城战中遇到的那种可怕的白磷弹——他看过最先逃回来的那些人后,就下令把他们杀掉了,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懦弱,也因为他们的伤口看上去实在是太可怕了,那样深到可以触摸到内脏或是骨头的伤口……他们的****和惨像会直接影响到其他的人。

        他拔出那柄弯刀,脸上阴晴不定,顿了顿,他又把它插了回去,不,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对自己说,他还有如同麦粒一样多的士兵,他还有取胜的机会。

        但另一个声音在说,真的吗,他还未踏入奥地利,就已经损失了三万人,接下来他还要在这里丢弃多少性命,耽误多少时间?默罕默德四世的来信已经表述了对他的不满,他的政敌更是如同狼犬那样在一旁寻找着下口的机会。

        “主人,”他的随从在帐篷外低声禀告:“大教长要见您。”

        (明日上午本章加更一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