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乃路易十四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五章 风花雪月的凡尔赛(2)

第三百二十五章 风花雪月的凡尔赛(2)

        蒙庞西埃女公爵背对着洛增伯爵,脸上红晕未散,眼中却结上了冰霜,作为贵女中的首领,她甚至要比王后,王太后更习惯与擅长那些勾心斗角之事,毕竟前两者有太阳王庇护,她可没有,或者说,她的地位并不在前列,她望着投在地板上的月光,莞尔一笑,就连呼吸都没不曾变得急促:“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呢?亲爱的。”

        洛增伯爵轻轻地挽住她的胳膊,把她转过来,让她面对自己,“确实只是一个传言。”他假惺惺,甜蜜蜜地说道:“我一开始的时候,也感到惊奇,但夫人,近几年宫廷里一直有这样的谣言,他们说,玛利.曼奇尼是个女巫,在国王在敦刻尔克受伤的时候,险些不治,是她与魔鬼做了交易——不,应该说,是国王与魔鬼……”

        “够了。”女公爵说,一边将手指按在他的嘴唇上,如果是那些对蒙庞西埃女公爵真正了解的那些人,一看到她这样做,立刻就会闭上嘴巴了,但洛增伯爵——他一直认为,蒙庞西埃女公爵如他之前玩弄过的女性那样,是个目光短浅,心性不坚的人,这句话或许也没错,因为蒙庞西埃女公爵的父亲加斯东公爵一直十分厌恶这个女儿,当然也不会关心她,教导她,她的幼年时期虽然在卢浮宫的宫廷中度过,但路易十三和安妮王后也不会如同对待自己的孩子那样去认真的教育她,不夸张地说,蒙庞西埃女公爵的很多知识甚至是跟着路易十四的大公主与大郡主一起上课后才获取的。

        但要说她在政治上一无是处,那也是大错特错,她有野心,也有魄力,在发现事不可为的时候,她做出决定的时间比任何人都快——就像是国王在第一次投石党暴乱的时候回到巴黎,她毫不在乎对方是个有妇之夫,与孔代亲王你来我往,好一派郎情妾意,甚至为孔代亲王背叛了自己的父亲,但孔代亲王一旦不再有登上王位的可能,她就毫不犹豫再次投向了自己的父亲;加斯东公爵失势后,路易十四派出达达尼昂伯爵做使者,揭穿了加斯东公爵借着为她管理领地时中饱私囊的恶行,她又顺水推舟般地断绝了与父亲的关系,回到卢浮宫,甚至在加斯东公爵死后,以“奥尔良之女”的名号,为新的奥尔良公爵菲利普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排除了不少麻烦和障碍。

        所以说,这位女公爵,至少是一个相当识时务的人。但洛增伯爵并没有意识到这点,也是女公爵的态度与感情迷惑了他,要说蒙庞西埃女公爵有没有被这个年轻人打动呢,当然有,在怎样令女性愉快上,洛增伯爵远胜过她之前任何一个爱人,她甚至已经想好了要为洛增伯爵谋一个职位,赠给他一大笔钱以及一个城堡,作为法兰西最富有的夫人,她绝对不会在这方面亏待洛增伯爵,但:“好啦,”她挽住了他的脖子,轻声责备道:“今晚的夜来香开得多么好啊,先生,月色如同白银一般,我们应当在床榻上倾诉爱情,而不是探讨朝政。”

        如果洛增伯爵到此为止,蒙庞西埃女公爵也会在之后保持沉默,顶多为他谋取一个远离巴黎并且不那么重要的闲职,但洛增伯爵却不这么认为:“正是为了爱情,夫人。”他抚摸着女公爵蓬松的长发说道,不得不说,现在宫廷里已经开始不再流行那种梳得很紧,或是耸立起来的发髻,贵女与女官们开始如中世纪的初期法国女性那样,将头发披散下来,而后佩戴发带,小巧的冠冕,也有将头发梳成一条或是很多条辫子的——这些都是因为凡尔赛宫的套间都有了洗浴设备,虽然还是有医生固执地认为经常洗浴有损于皮肤上的屏障层,但随着太阳王的权威一日胜过一日,他的一举一动也就成为了人们追奉的时尚。

        因为国王好洁净,凡是出现在他面前的人必然会将自己打理得干干净净,像是原先那种擦了油脂、撒着面粉,一旦梳起来就有好几天不能拆掉的高大发髻从来就是跳蚤、臭虫与灰尘泥垢的聚集地,一位外地的贵妇人前来觐见的时候就犯了这种错误——在她头上蹦跳的虱子让路易十四脸色大变,连连后退。

        不用说,当天晚上,宫廷中就流传起了关于这位夫人的笑话——人们都说,她的威力远远胜过荷兰人的舰队与西班牙人的火炮,因为这两者都没能让太阳王后退,她却做到了——这位夫人连夜逃回了自己的领地,但从那之后,只要有可能,就算是每天要付给仆役与管理蒸汽锅炉的锅炉官一笔不小的费用,凡尔赛的人们也要每天早上洗澡和洗头发。

        所以渐渐地,蓬松清爽的披发逐渐取代了硕大的发髻,教士们也十分认可这种行为,因为这种发型要比之前的发髻朴素和自然多了——他们一向认为男士与女士过于热衷妆饰自己是一种近似于堕落的行为。

        想到这里,洛增伯爵就不由得讽刺地一笑,法兰西虽然还是一个天主教国王,但用英格兰的亨利八世的话来说——这是法兰西的天主教,不是罗马的天主教,法兰西上至红衣主教,下至一个小小的助祭,凡是圣职人员,全都由国王任命,而非教皇,罗马教会在法兰西人的心中早就名存实亡。

        这可真不能怪罗马的那些红衣亲王们,还有那位行将就木的老人会做出这样疯狂的决定来了,他们在地上的权柄原本就少得可怜了,一旦去掉了法兰西,他们还有什么?一个四分五裂的意大利?而且没有了与神圣罗马帝国分庭抗礼的法兰西,哈布斯堡的主人是不是还会如现在这样与教会互为臂助就很难说了。

        洛增伯爵心不在焉地低头,埋入那把茂密的长发,他必须说,经常清洗的头发闻起来确实要比那些擦了油脂和面粉的头发好多了,而且女公爵会在沐浴时和沐浴后使用玫瑰水。

        “说完,亲爱的,”女公爵推了推他:“告诉我,这又怎么与我们的爱情有关了呢?”

        “因为国王必然不会答应您和我结婚的。”洛增伯爵说到这里,带着几分真实的气恼。

        女公爵微微一滞……当然,之前洛增伯爵向她求过婚,但她是谁?是蒙庞西埃女公爵,欧罗巴地位最高的女性之一,她还没天真到那份上,就算是国王和大臣们同意,她也不会轻易将自己交付出去,所以那时她只是设法搪塞了过去,但现在——是她让洛增伯爵有了这样的错觉吗?或者说,天真的那个人不是她?而是洛增伯爵?

        “我有证据。”洛增伯爵说。

        “所以您就打算用这个来威胁陛下吗?”女公爵好奇地问。

        “我并不想令您为难,”洛增伯爵说:“我若是在场,也许只会令陛下感到难堪——所以殿下,这件事情只要您和他单独谈谈就行了。当然,”他急忙补充道:“如果他愿意成全我们,欣然同意,我们也可以决口不提那件事情。”

        “哦,我明白了。”女公爵说,原来如此,如果是洛增伯爵如此说,这么一个没了她甚至无法进入凡尔赛的小人,相信他的人可不会太多,但如果是蒙庞西埃女公爵——国王的堂姐,一个与国王青梅竹马,一个几乎成为了法兰西王后的人如此说,人们就一定会相信或是半信半疑的,接下来必然会有人推波助澜,火上浇油,路易十四就算能够处理此事,也必然会焦头烂额一段时间——至于她会不会吵嚷起来,毫无疑问,那些人认为她一定会的,因为国王绝对不会允许她与洛增伯爵之间的婚事。

        蒙庞西埃女公爵的领地,以及财富原本就足够庞大,加斯东公爵死去之后,国王的高级法庭又将大部分动产判给了她,国王在战争中向她借贷,后来也与超过常规数倍的利息一同返还了,甚至还赠给了她一座位于阿姆斯特丹旁的小港口。这样的财富,足以撼动一个国家。

        “好吧,”女公爵含情脉脉地摸了摸年轻爱人的脸:“等路易从斯洛文尼亚回来了,我会去问问他的。”

        洛增伯爵听了,就心满意足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巴士底狱。

        ——————

        之前我们说过,巴士底狱的监狱长也是有着野望的,他的野望就是巴士底狱能够成为如伦敦塔一般令人望而生畏的监狱与处刑地——伦敦塔怎么会如此著名?还不是因为在它的塔楼里,囚禁与处死过不少达官贵胄,其中甚至包括一个国王,一个王弟,两个王后,数个公爵……他也一直期待着——上次不也有一个约克公爵被关在这里了么?遗憾的是没能处死他,他倒很愿意充当那个刽子手。

        当第一王室夫人,蒙特斯潘夫人与第一贵女,蒙庞西埃女公爵联袂而来,给他送来一个犯人的时候,监狱长满心欢喜,但一知晓对方的身份,他的脸就立即微妙地拉长了——洛增伯爵,谁不知道呢?女公爵的爱人而已,虽然他一直宣称,只要他愿意,他就会和女公爵结婚,但谁都知道这不可能,国王不会答应女公爵和这样一个人结成婚事。

        现在看起来,哦哦,这位先生可能要不妙了。

        如果洛增伯爵还是国王的火枪手,那么要囚禁,审讯他还需要通过法院,或是国王的许可,但他现在没有任何身份,又是被秘密收押,没人会关心他去了哪儿——凡尔赛多的是这样的人。

        “您们需要人手吗?”

        “不必。”蒙庞西埃女公爵笑吟吟地道:“我们的仆人都很有力气。”

        蒙特斯潘夫人挥了挥手,监狱长立刻就乖顺地退下了。蒙特斯潘夫人身边的仆从立刻抓起洛增伯爵,往他的头上浇冷水。

        现在虽然正是最酷热的月份,但巴士底狱的地下室依然阴冷无比,洛增伯爵一下子就醒了,他在看见蒙庞西埃女公爵的时候,还茫然地微笑了一下,也许他以为这还是爱人之间的小玩笑,但他看见了蒙特斯潘夫人的时候,他的脸色就倏地变了。

        “看来您认识我。”蒙特斯潘夫人说。

        “我当然认识您。”洛增伯爵喘息着说。他转动眼珠,终于在燃烧的火把下看清了自己身在何处,他恐慌地看向蒙特斯潘夫人:“您背叛了我们!”

        “太好了,”蒙特斯潘夫人毫不动容地说:“看来我们可以少问几个问题了。”

        “能够用这个来威胁路易的也只有教会了。”蒙庞西埃女公爵说,“人是会变的,亲爱的。”她向蒙特斯潘夫人点了点头,蒙特斯潘夫人就说:“开始吧。”

        “不不不,不!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夫人,您不能这样对我!我是教皇的使者!”

        “如果您是教皇的使节,那么您就应该有证明,您的文书呢?”蒙特斯潘夫人厌倦地说道:“算啦,别嚷嚷了,克雷芒十世不会给您任何文件,免得被您出卖——这点您应该比我更清楚,先生,现在回答我吧,除了教会,还有谁?”

        “谁?”

        “很遗憾,回答错误。”蒙特斯潘夫人后退一步,“不过这无关紧要,先生,我们并不是一定要得到答案。”

        洛增伯爵还没能领会她的意思,他就被两个健壮有力的仆人提了起来,他们娴熟地剥掉伯爵的衣服,所有的,让他像是待宰的去毛公鸡那样赤条条地站在地上,而后在伯爵的喊叫声中抓着他,强迫他看过这个房间里所有的刑具。

        现在的人们也许不知道这种行为代表着什么,事实上,在法兰西,施刑也是需要经过一个隆重的仪式,受刑人先要被剥光衣服,然后一一看过房间里的刑具,然后依照罪名,或是从小到大,从轻到重,逐一施刑。

        洛增伯爵当然知道接下来他会有怎样的遭遇,他语无伦次地哀求着,嚎叫着,但蒙特斯潘夫人一直在侧耳倾听,片刻后,她摇摇头,“没什么有用的。”

        蒙庞西埃女公爵莞尔一笑:“正合我意。”她指向了一件刑具:“从这个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