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明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死亡是一个大问题

第五十二章死亡是一个大问题

        第五十二章死亡是一个大问题

        一头肥硕看起来又非常彪悍的母猪摇摇晃晃的从秃山上下来,乖巧的排在进城长队的后面等待检查入城。

        “娘,我后面有一头猪!”

        一个小孩子惊恐的往母亲怀里钻。

        母亲回头看看那头肥大的野猪,抱住孩子低声道:“那是城主的亲戚……不咬人。”

        站在野猪后面的云昭一张脸顿时就黑了。

        低头看看摇晃着脑袋四处乱嗅的野猪,收回了快要从嘴里吐出去的恶毒骂人的话。

        仰着头看高大的玉山城,心情也就变得好了起来。

        通过六年的建设,玉山城已经建好了一半。

        高大的石墙彻底封锁了山谷口,这里只留了一道门进出,装的满满的货车占据了两条通道,也就只好委屈行人慢慢排队进出。

        天色已晚,出城的人比进城的人多,这是因为,玉山城基本上不留外人在城里过夜。

        能住在城里的人,要条件就是需要有自己的房子,云氏庄子不留外客,也没有客栈这种东西。

        因此,城里居住的人也大多是云氏庄子上的,以及一些跟云氏亲近的人。

        当然,学生们都是住在玉山书院的。

        进城的人都要接受检查,即便是云昭也没有获得优待,虽然过程比起别人来简化到了极致,拍拍云昭的腰这样的动作还是要做的。

        城里普通人不能携带武器,这是一条死规定,无人能够避免。

        大野猪自然是没人为难的,人家的窝就在城里,不让进去实在是没什么道理。

        今天一大早,大野猪就哼哼哼的叫唤着拱开大门,自己溜达着出了云氏大宅,又出了第二道高墙,然后就直奔城门去了。

        庄子上的老猪倌看了大野猪的屁股,就告诉云氏看门人,这头野猪情了。

        尽管老猪倌手里还是有几头种猪的,可是,事关大野猪,老猪倌却是不敢随意的,所以,就放了大野猪出了城池。

        云昭自然是没有什么心思去看人家大野猪偷情,他是去秃山上看城堡修建进度去的。

        说实话,整个云氏庄子,其实就是一个死胡同,如果没有相互可以为依仗城堡,在军事上来说,就是一个死地。

        因此,云氏这才找人在秃山上准备修建一座军事堡垒。

        傍晚回来的时候,正好遇见了神清气爽的大野猪,也就一起作伴回家。

        五月的玉山美的不可方物,云氏庄子也被绿树环绕,再加上密布的沟渠里流淌着雪山融水,更让这里变成了人间仙境。

        云昭从来就没有将云氏庄子打造成一个军事堡垒的意思,如果这里都被人家兵临城下了,他觉得自己早就带着母亲跑进秦岭里去了。

        所以,对防御来说非常不利的大树,云昭没有砍伐,更没有把云氏庄子弄成不毛之地。

        云氏大宅前边的空地,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人沿着那个破旧的铁匠铺盖起来了一座杂货铺,然后,那里就接二连三的有新店铺往外冒。

        这座还算平坦的山谷属于所有云氏庄子的,只要是庄子里的人跟邻居说好,就能盖房子,不像云家的地那纯粹是私人的。

        云昭最烦走在路上要跟无数人打招呼这种事情,所以,他就低着头跟在大野猪后面想要安静的回家。

        “阿彘,你跟着野猪干什么?”

        一个熟悉的声音飘过来,云昭低声哼了一下,掀掀嘴唇露出白牙表示了不满,就继续向家里走。

        “阿彘,等一会,看看我爹给我说的新媳妇!”

        “你新媳妇我看个什么劲是。”

        云昭还是停下了脚步,看着憨傻憨傻的云树准备可怜一下这个胆小的家伙。

        说起来,云树就是云氏的耻辱,一个有强盗血缘且长得五大三粗的关中大汉,居然害怕见血,见血就倒地打摆子,吐白沫。

        不像他的哥哥云杨,一天不见血就浑身不舒服。

        有时候云昭觉得这是管家云旗的一个招数,就是不想把这个小儿子送上战场,好给自己留一个可以养老送终的人。

        这件事云昭从来没有拆穿过,倒是云杨对弟弟的事情总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据说,他还跟父亲狠狠吵闹了几次。

        不过,从哪之后,他也就不再提带弟弟进入军队的事情了。

        云昭其实对云树的选择还是比较满意的,就以个人素质来论,云树确实不适合成为军官。

        不过,云旗这样做的后果就是阻挡了很多连云树都不如的人进入军队的心思。

        “女家是谁?你爹不可能给你娶一个外乡女子。”

        “聋二的闺女杨春花。”

        云昭怀念一下自己的两个贴身丫鬟春春跟花花,然后就对云树道:“是不是胸大屁股大的那个?”

        云树有些扭捏的道:“长得俊着呢,你看,她过来了。”

        云昭很自然的靠在云树的身边的树上,一把将云树从树后面拽出来道:“要看就好好的看,躲起来算什么?”

        杨春花过来的时候,看见了被云昭勒住脖子的云树,脑袋快要垂到地上了,胳膊上还挎着一个用绿布盖着竹篮子。

        云昭呲着一嘴的大白牙笑道:“有好吃的怎么不给你相公一点?”

        还以为这个害羞的女子会跑,没想到她居然慢慢的磨蹭到云昭身边,举着胳膊将蒙着绿布的篮子递了过来。

        云树一张脸涨的通红,杨春花的脸也红的跟红布一眼,云昭看的有趣,就掀开了绿布,看了一眼就打叫道:“天啊,居然是甑糕,你这是放了多少红枣啊。

        这是给云树的?我先吃一口!”

        云昭探手从柳树上撅断一截柳树枝子,再折断一下就成了一双筷子,在自己袖口蹭蹭,就狠狠的挖了一筷子甑糕。

        眼看云昭吃的香甜,云树居然不知道哪来的胆子,一把拉住杨春花的手,就躲到树后面去了。

        眼看着杨春花也半推半就的被云树拖走,云昭怒道:“春花,你小心了云树的脸比我家大野猪的屁股还红。”

        两人去了树木更加密集的地方去了,云昭一个人提着篮子用柳树筷子不断地挖甑糕吃。

        “给我也吃一点。”

        冯英非常自然地走过来,学着云昭的模样撅断了柳树枝子当筷子使唤,她吃的比云昭快多了。

        “看到这些你高兴不?”

        冯英边吃边问,还用筷子画了一个圈子,像是把整个玉山城都容纳进来了。

        “高兴,我就是为了这些才开始干事情的。”

        冯英抬头朝云树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道:“地位越高的人,越是喜欢朴实的模样,尤其是看见自己种的花开了,种的树结了果子,心头就越的喜欢,你现在是不是就是这样的心情?”

        云昭笑道:“是这样的。”

        “既然如此,关中最麻烦的一家人你准备怎么解决?这家人可不是你用怀柔之策就能解决的。”

        云昭笑道:“你是说刚刚被晋升为秦王的朱存机?”

        冯英笑道:“是啊,现在,这家人在关中的存在你绕不过去。”

        “你觉得我该怎么解决?灭他满门?”

        冯英摇头道:“我就是没答案,才问你。”

        “朱存机来找过两回,我们攀谈甚欢。”

        “你相信朱家人吗?”

        “不相信。”

        “那么,你相信朱家人说的话吗?”

        “我一个字都不信!”

        “既然如此你们有什么好谈的?”

        “我们谈正在被李定国围城强攻的襄阳城里的襄王朱栩铭。”

        “哦哦哦,这可不是一个好话题,你们怎么谈的?”

        “我打赌襄阳城会被攻破,襄王不会死。”

        “朱存机怎么说?”

        “他认为朱栩铭死定了,然后告诉我说,他以后不想死,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死,也不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