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星空之传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八章抱剑宗三考剑者(下)

第四百一十八章抱剑宗三考剑者(下)

        战斗落幕的很快,三位异族至尊外加青风至尊和吴刀至尊,五大至尊的联手之下,抱剑宗根本就挡不住,更不要还在大部分人受伤的情况下。

        在易同至尊,袁天至尊的帮助下,云剑至尊最后拉上了青风至尊和吴刀至尊的性命,一同共赴了黄泉。

        画面到此一转,彻底消失了。

        陈林慢步而行,一边走,一边观察着插入山土当中的古剑。

        “嗡……。”

        陈林此刻正伸手去摸一把漆黑的古剑,这是褚峰的古剑,他是重剑峰的首席大弟子,也同样是云剑至尊的大弟子。

        这柄漆黑的古剑,遭受到了重创,整把古剑只剩下了后半部分,这是褚峰在大战中,被一名敌手给崩碎的,而他的修为在神王阶位。

        陈林的右手轻轻抚摸过断了一截的古剑,那斑驳、带有裂纹的剑身是那么的冰凉和伤感。

        一道白色的流光从古剑当中飘出,这是褚峰残留在古剑当中的一丝意识。

        画面中,褚峰一袭白袍,脸上还未褪下一丝稚嫩。

        这是他二十岁考入抱剑宗的情景,那个时候的他,充满着年轻人的朝气和热情。

        更主要的是他的天赋,那一日,整个抱剑宗为之震动,云剑至尊更是亲自走出闭关之地,收下了他的第一名弟子。

        紧接着二十五岁,宗门年度试炼当中,他一马当先,夺得年轻一辈的魁首,从此开始了他在抱剑宗当中的传奇故事。

        三十岁,他代表宗门出战,在这方区域的十数大势力中脱颖而出,帮助抱剑宗成为这西南一角的霸主。

        在他的一侧,一位温文尔雅的女子,正静静的站在他的一旁,她眼里满是褚峰的身影,在褚峰夺得第一名的时候,她真替他感到高兴和自豪。

        回宗之后,两人很快成亲了,从此以后,抱剑宗多了一对令人羡慕的情侣。

        大婚之后,褚峰修行的更加刻苦,他的实力进步的很快,更是参与了一些宗门的大事情。

        一些执事乃至于护法,也不敢小觑于他,最后他以强大的实力,稳坐了抱剑宗重剑主峰的第一人,甚至还被誉为抱剑宗下一代的接班人。

        当他以四十岁不到的年纪,进阶神王之后,他就正式成为了抱剑宗的下一代宗主。

        可惜没过多久,小世界之战爆发,异族入侵,抱剑宗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

        身旁的长辈们一个个的牺牲,天天能见到面的师弟们也一个接一个的陨落,甚至于连自己最心爱的姑娘也在大战中香消玉殒了。

        这一刻,他整个人的心都碎了,在异族大帝出手,破开了护教大阵的时候,他发出了恨天未能早生五百年的感慨。

        在充满愤怒的爆喝声当中,他与两名异族的神王,同归于尽了。

        “小师弟,请!”

        画面完结,一袭白袍的褚峰,出现在了陈林的面前。

        这是褚峰残留在古剑当中的一丝残魂,历经千百年的风吹雨打,只为等待着一个能走进抱剑宗的人。

        “小师弟,请!”

        同一时刻,周围的古剑嗡嗡嗡直响,一道接一道虚幻的白袍身影从古剑当中飘浮而出。

        这是整个抱剑宗弟子留在古剑当中的一丝残魂,他们当中的每一个人,都执剑而守,可以说剑就是他们的第二条生命,他们每一个人至少都达到了剑修当中,人剑合一的境界,甚至于一些人都走出了自己的剑道。

        在这些残存意识的带领下,陈林直登山顶,在这座大山的最顶端,插着三把永恒不朽的宝剑。

        最当中一把,长约一丈,宽度在一尺左右的重剑,乃是抱剑宗宗主云剑至尊的武器。

        其左侧,那是一柄紫色的细剑,紫剑长约半丈左右,薄如蝉翼,这乃是袁天至尊的武器。

        右侧,乃是一对阴阳剑,左阴为黑,右阳为白,阳剑主攻、阴剑主防,阴阳交泰,浑然一体,此乃是易同至尊的武器。

        当陈林在这些残魂的带领下,走上山颠的时候,三位和蔼可亲的白胡子老者,正腾浮在这三柄宝剑之上。

        “晚辈见过云剑至尊、袁天至尊、易同至尊。”

        陈林一袭黑袍,背负着一口宝剑,朝着三位老者,俯身行了一个大礼。

        “哈哈哈哈……不必多礼,不必多礼。”

        云剑、袁天、易同三人对视了一眼后,哈哈大笑。

        “剑的最高奥义你认为是什么?”

        突然,坐于中间位置的云剑至尊问道。

        “应该是破开心中的一切,走出自己的剑道。

        陈林思索了一翻,认真的说道。

        “那你的剑道又是什么呢?”右侧的易同至尊开口问道。

        “这……晚辈还不知晓。”陈林摇了摇头,表示不明白。

        “你已经在剑意上迈出了很长的路,还差一点点便可以触摸到人剑合一的境界了,以你如此的年纪来说,已经是殊为不易了,但你还缺乏一点。”

        左侧的袁天至尊也开了口说道。

        “敢问前辈,再下还缺乏哪一点。”

        陈林一副认真听讲的表情。

        “你信你自己吗?”

        “信啊!”

        “为何?”

        “武道一途,我命由我,不由天。”

        “那你既然信你自己,为何不信手中的剑。”

        “这………。”

        陈林不由的语塞。

        “你既信你自己,为何不信手中的剑,剑难道不被你握在手中吗?”

        “你既握剑,剑即是你,你即是剑,你为何不信手中的这柄剑。”

        “相由心生,剑握于手,你与剑已然浑为一体,可为何你只信自己,不信你手中的剑。”

        云剑至尊、易同至尊、袁天至尊纷纷说道。

        “你信这手中之剑,不就等同于在信自己吗!”

        褚峰也在一旁默默的说道。

        “我即剑,剑即是我,信剑,就是信自己!”

        陈林站在原地,喃喃的低语道。

        “嗡嗡嗡……。”

        背负在身后的天策剑,嗡嗡作响,直有一股要冲出剑鞘的感觉。

        “剑中生灵。”

        云剑至尊、易同至尊、袁天至尊,纷纷吃惊道。

        “不下于你的剑道天才。”

        云剑至尊转头,朝着褚峰说道。

        “那不是很好吗?”

        褚峰揽着一名俏丽女子,笑道。

        无尽的深渊当中,陈林站立于一处峭壁上,在他面前陡峭的悬崖上,正安安静静地躺着一柄剑。

        这柄剑长不到半丈,通体银白,当陈林出现的那一刻,整柄剑身都颤鸣不止。

        银色长剑,正是他所持的天策剑。

        “从今以后,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陈林抬手,一把握住了面前的天策剑。

        他缓缓的拿起了天策剑,轻轻的抚摸着剑身――从剑柄到剑刃,一丝一厘的轻抚着。

        脑中回忆着当初拿到天策剑的第一幕,那种兴奋,那种喜悦,还有手握天策剑杀敌时的无惧,

        这样的一幕幕,一点一滴的全部涌上了陈林的心头。

        也许,我早以不止把它当做了一柄剑!

        在陈林心中窜起这个念头的时候,面前的天策剑,突然出现了一股奇异的波动。

        “嗡…嗡…”

        宛如虫鸣鸟叫般的声响忽然从天策剑中冒出,银白色的剑身在此刻爆发出道道银色的光束,光束散开,直冲九霄之上。

        那冰冷犹如死物一般的天策剑好似被注入了生命,活了过来!

        一抹犀利的银色光芒包含着冷意,从剑身中透出,随后扩散向四周。

        这股银芒和杀意很快从陈林紧握着剑身的手中荡开,随后慢慢的将他的整个身躯所笼罩。

        不过处于这般情况下的陈林,并没有任何的不适,反而与天策剑的联系更加的紧密了几分。

        人剑合一之境,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