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他从天上来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我的长剑架在你的肩

第七章 我的长剑架在你的肩

        借着星光与灯光,陈临辞看到了顾白脸上细微的尴尬之色,以及白马书院众人脸上带着的明显不欢迎的表情。

        若是摊到往日,对于陈临辞,白马书院之中的诸生,除了杨荣勋之外没有一个不欢迎的,大小姐是老院长的掌上明珠,大家都希望她能够找到一个好的归宿,而陈临辞无疑就是那个最好的选择。

        年少成名,性情老成沉稳待人又温和,最主要的是大小姐还喜欢,而且这位陈师兄看上去对大小姐也很有意思,莽苍山来回一路上再加上应天城的送别与迎接,许多人包括顾白在内,都已经将陈临辞当做书院的自己人来看待了,可谁知道这次来到应天城之后,却又得知陈临辞心中竟然还有别人?

        大小姐上次从外面回来伤心成那个样子,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若不是实在打不过,一些人甚至都想上去狠狠地揍陈临辞一顿了,如今对陈临辞自然再也谈不上什么好感。

        顾白的脾气与性格算是白马书院里较好的那一类人了,但饶是如此,他虽然没有说出什么难听的话,却也委婉的拒绝了陈临辞的请求,笑着说道:“陈师兄,天色都这么晚了,大小姐已经休息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陈临辞愣了愣,看到众人的表情和顾白脸上细微的尴尬之色,他哪里还看不出来众人对自己的敌意,但就这样离开他怎么会甘心,便站在原地,呆呆说道:“顾师弟,过几天我就要走了,此次一别,不知何日才能够重逢,我真的还想再见赵师妹一面。”

        “要走了想起过来看看大小姐了,你把我们家小姐当成什么了?”就在这时,小唐从后院走了过来,狠狠地瞪了顾白一眼,然后看向陈临辞,不屑说道:“陈师兄你天纵奇才,有那么多的师妹,赵师妹可配不上耽误您的时间,要走了......哦我听说师兄您要去南明国了是吧,此次一行,那还真是路途遥远,不知道你有没有去跟那位同样天纵奇才的落师妹告别呢?”

        小唐这番话说的算是**裸的杀人诛心了,将所有的窗户纸都捅破**裸的看着陈临辞的内心,让陈临辞瞬间脸色一变,尴尬至极,不知如何是好,有了小唐的这一番话,也挑起来了白马书院内众人的火气,杨荣勋这才敢站了出来,指着陈临辞的鼻子骂道:“小子,快滚吧,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就敢来我白马书院纠缠大小姐!”

        陈临辞循着声音望去,看到竟然是杨荣勋的面孔,想到凉州城的事情,正愁一脸尴尬不知如何是好,这倒送来了一个突破口。

        他抬起头来,面容平静的死死盯着杨荣勋的眼睛,沉声问道:“我与赵师妹之间的事情,终归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来指责我?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客栈的小院内一片安静,不是因为众人被陈临辞的气势给吓到了,而是因为虽然此时同仇敌忾,但却实在没有一个人想帮杨荣勋说上半句话。

        相比陈临辞而言,众人对于杨荣勋这种人的厌恶,尤有

        胜之几十倍。

        杨荣勋被陈临辞的目光给盯得后背发凉,见到众人都不说话,他有些绝望,也有些下不来台,便只好鼓起勇气,认为此地乃是白马书院的地方,他陈临辞再怎样也不敢把自己打伤,于是强忍下心中的恐惧,喃喃说道:“怎么着?你自己不做人,还想祸害大小姐,难不成还有理了?”

        陈临辞看着杨荣勋的脸,嘴角竟然闪过一丝笑容,他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直接从腰间拔出了天行剑,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将长剑递出,架在了杨荣勋的脖子上。

        “跪下。”他看着呆滞在原地的杨荣勋,淡淡说道。

        杨荣勋被吓得肝胆俱裂,他哪里想得到陈临辞竟然如此果断决绝,因为自己的几句话就将长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杨荣勋一直觉得陈临辞不敢将自己如何,哪怕现在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陈临辞也不敢真的杀了自己,但是他不敢赌,毕竟就连高逸凡那种人物,陈临辞都毫不犹豫的杀了,以陈临辞如今在楚国的地位和重要性,即便是杀了他杨荣勋,恐怕也不用承担什么太多的东西。

        所以再也顾不得什么面子,杨荣勋连犹豫都没有犹豫一下,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起来,滚。”陈临辞收起天行剑,然后缓缓说道。

        杨荣勋如蒙大赦,急忙起身跑回了自己所在的房间。

        看着杨荣勋狼狈的背影,小唐心中又好笑又生气,她看着陈临辞,冷冷说道:“杨荣勋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毕竟也算是我白马书院的弟子,还轮不到你陈临辞来教育。”

        陈临辞被小唐这种态度给惹得也有些不开心,他看着小唐,沉声说道:“那刚刚我将剑架在他的脖子上的时候,你怎么不出来说句话?”

        小唐气的小脸通红,说道:“我小唐做事,什么时候用得着你来教育了?”

        陈临辞笑了笑,说道:“那我陈临辞做事,小唐你为何这么喜欢指手画脚的。”

        “你!”小唐气的一时语塞,拔出了腰间的佩剑,想要指向陈临辞,但想到陈临辞的一身修为自己也真的打不过,便气的将剑一摔扔在地上,转身走进了后院。

        但是她迎面便遇上了赵奕然。

        “小姐......”小唐委屈的抹了抹眼角气出来的泪水,看着赵奕然说道:“陈临辞他欺人太甚。”

        “好啦好啦。”赵奕然拍了拍小唐的后背,然后走到前院,看着陈临辞笑着说道:“陈师兄,你这么晚到这里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赵师妹,我就要走了。”陈临辞看着赵奕然的脸,心中泛起无数的酸楚与不舍。

        “噢。”赵奕然轻声说道:“陈师兄这等人物,走到哪里都是焦点,你选择清风道场的事情,奕然已经听说了,儒家是个好去处,此去南明山高水长,陈师兄你好好保重啊。”

        看到赵奕然平静的神色,陈临辞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有些失落,他喃喃说道:“赵师妹,你知

        道,我来找你不是想听这些的。”

        赵奕然笑了笑,看了看陈临辞,问道:“那陈师兄你这么晚过来是想听什么?”

        陈临辞有些语塞。

        赵奕然继续说道:“天不早了,陈师兄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先请回吧。”

        “赵师妹......”见赵奕然转身便要回去,陈临辞下意识的开口喊道。

        赵奕然转过身来,又看了看陈临辞,说道:“还有别的事情吗?”

        陈临辞愣愣说道:“赵师妹,今天晚上明月当空,群星璀璨,比那天夕阳下的小湖美丽多了,陈临辞今天走了,便很快就要去南明国了,清风不上高楼,山中不知世事,此次一别,不知何年才能相见,往后的岁月,赵师妹你要多多保重啊。”

        赵奕然看着陈临辞,眼角有些微红,淡淡说道:“奕然没有选择宗门,还会留在白马书院里陪爷爷,                陈师兄若是哪年回了楚国,自然便是哪年得以相见。”

        听到赵奕然还会留在白马书院里的消息,陈临辞心中有些开心,他笑了笑,看着赵奕然认真的说道:“赵师妹,我会经常回来的。”

        说罢,眼眸便已经微亮,陈临辞不想让赵奕然看到自己的窘态,便转过了身子,今日见了见到了,该说的也都说了,想听的也都听到了,是该走了。

        “陈师兄......”就在陈临辞转身的那一刻,赵奕然的声音传了过来,“奕然会一直留在书院,等着你的答案的。”

        “好。”陈临辞用袖子抹了抹眼眶中的热泪,没有回头,便离开了白马书院所在的客栈。

        ......

        ......

        绕过条条街巷,陈临辞回到了星夜学院。

        此时已经是深夜,但是元教习所居住的那栋阁楼内,烛光却依旧亮着,陈临辞知道,胡院长此时一定也正在元教习的阁楼内,等着自己回来                。

        果不其然,刚来到门前,陈临辞便看到了正坐在桌子旁下棋的胡院长以及元教习。

        “都解决完了?”胡院长将手中的黑子落在棋盘上,漫不经心的淡淡问道。

        陈临辞沉默了片刻,缓缓说道:“都解决完了。”

        “都解决完了,那便早些休息吧。”胡院长说道:“过两日便是星夜学院的毕业典礼了,回去好好打扮一下自己,给你在星夜学院里将近一年的生活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吧。”

        陈临辞愣了愣,他本来以为胡院长还有什么话想跟自己讲,但却没有想到胡院长的话竟然是如此的干脆且简单。

        陈临辞与两人告了个别,转身便离开了星夜学院,回到了自己在应天城中买下来的那座小院子里。

        都说时光如流水,平日里陈临辞倒不觉得什么,但如今所有的时光流逝之后,再回首时,竟然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是啊,星夜学院的日子就要结束了。

        陈临辞躺在床上,缓缓地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