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他从天上来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清溪河上,画舫之中

第十一章 清溪河上,画舫之中

        青楼与大红灯笼之下的清溪河上,此时零零散散的飘散着数十艘画舫,清溪河的河面极为宽阔,所以很少会有画舫与画舫相撞的事情发生。

        闷响声传出之后,陈临辞微楞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画舫撞到了别人。

        他刚想起身看看是怎么回事,但还未来得起起身,便被一道飞来的木棍打在了身上。

        “保护殿下!”

        前方的那艘画舫的大小要比陈临辞租来的这艘画舫要大上四五倍,舫上红烛高照,在四周的围纱上映出道道曼妙的身影,看上去竟是有一支舞队正在表演着什么节目。

        两艘画舫相撞之后,立马便引起了前方画舫的强烈反应,几个身着甲衣的护卫立马围在了画舫四周,警惕的打量着陈临辞。

        木棍砸在身上,虽然没对陈临辞造成什么严重的伤害,但一个冷不防也砸的他手臂发麻,陈临辞望着画舫上同样在望着他的几个卫兵,心中燃起了一股无明业火。

        他看的出来,这些人既然敢在应天城里身着甲衣,定然都是朝廷的人,那画舫里面肯定坐着什么大人物,不然一般的富贵人家也不可能请得动这些人作为护卫,若是一般人遇到这些家伙,肯定是敬而远之唯恐避之而不及,可陈临辞并不这么想,早在他刚刚踏入应天城一无所有的时候就已经不惧怕工部侍郎府的小少爷杜子腾了,更何况是如今。

        陈临辞很讨厌自己安静想事情的时候被别人打断,更何况是以这种方式,他捡起落在画舫上的木棍,冷声问道:“看你们这身装扮,也是军营里出来的人,军营里的那些教头和将军就没教过你们怎么做人吗?”

        话音刚落,画舫之内便走出来了一位身着华服的年轻人,被一群舞女围绕在中间,看到陈临辞后不屑一顾的笑了笑,说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对小爷我手下的卫兵指指点点?”

        陈临辞知道,这个少年八成便是这艘画舫内的正主了,不然此刻也不会说话如此嚣张跋扈。

        陈临辞望着那张还算清秀的小脸,二话没说,便举起木棍砸了过去。

        几个护卫急忙出刀出棍出剑的什么都有,试图去拦下冲向少年的木棍,但是陈临辞一身蛮力何等巨大,更何况此时动怒,还用上了些许的星元之力,这些护卫再怎么厉害,始终不过都是些肉体凡胎,如何拦得住陈临辞的攻势?

        木棍冲向华服少年,在半路上遇到了那刀那棍那剑,可是这些东西甚至连让木棍停滞半刻都没有做到,便被击飞了出去,华服少年惊讶的望着那根犹如猛龙过江般飞过来的木棍,甚至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便被击打在了身上!

        “噗!”

        一口鲜血喷出,少年直直的被木棍击飞,连连后退

        ,最终竟然落入了清溪河中!

        那些护卫如丧考妣,甚至没有一个人顾得上去攻击陈临辞,便毫不犹豫的全都跳入了河中,将少年救上了画舫。

        陈临辞站在自己的画舫上面,面不改色的看着这一切,他心中对自己下手的分寸把握的非常清楚,那一棍打出去,绝对能让华服少年重伤,但却不至于要了他的性命,而且画舫之上有这么多的护卫,就算是少年落入河中,肯定也能很快的被就上来,不会出什么太大的问题。

        一切都在按照自己预想的剧情发展,陈临辞非常满意,正欲调头准备离开这里,那些甲衣护卫救上来少年交给舞女照顾之后,便全都纵身一跃,跳到了陈临辞的画舫之上。

        几个护卫全都红了眼,那位少年的身份何等尊贵,别说被打成这个狼狈模样了,平日里谁敢动他一根汗毛,恐怕都是身首异处的下场,今日陈临辞整了这一出,恐怕几人都会因此背上什么罪名,从此断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

        周围的画舫上面的众人听到少年落水的声音传出,也都探出了身来想看看怎么回事,待看到这幅画面之后,便全都调转了方向将画舫驶向了稍远的安全地带,生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自己这些人会因此被波及到什么。

        陈临辞看了看几人,摇了摇头笑道:“想跟我打架,单凭你们几个还真不够,我劝你们赶紧离开这艘画舫,我还可以放你们一马。”

        “小子,你还真不怕风大说话把舌头给闪到!”护卫中为首的那个拿棍的家伙冷声说道:“刚刚一时疏忽被你小子得了个便宜,你可知道你惹到了一个多么可怕的存在!”

        拿棍的护卫出身秦国最精良的军队老秦卫中,练得一手好棍法,在战场上立过不少功劳,被视为老秦卫里的种子选手,不然此次也不会被派来贴身保护那个少年。

        “没用的东西,给我杀了那个小子!”护卫的话音刚落,那一身潮湿的少年便恼羞成怒,吼出声来。

        他是秦国最为尊贵的那几个存在之一,自幼养尊处优,还曾在青羊宫中学过修行之道,仗着自己的地位和本身的实力,在哪里不是横着走,哪曾想刚来到楚国的京都,便被人如此欺辱,这等天上地下的反差,让他如何不恼怒?

        陈临辞丝毫没有在乎少年的怒火,他笑了笑看向几个壮硕的甲衣护卫,笑道:“我知道你们肯定有些背景和来历,但那些东西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用处,你也不必拿这个吓唬我,想动手你动手便是。”

        陈临辞的漠视与少年的话语加起来,让几个护卫不愿意将事情闹大的顾虑也彻底给打消的无影无踪,自己等人陪着殿下不远千里来到这里做人质,本就已经卑躬屈膝,结果刚来到这里

        的第一天晚上便被人如此欺辱,大秦国的脸面该往哪里搁?

        想到这里,几个护卫不再有任何的迟疑,便举起兵器朝着陈临辞攻击过来。

        棍是老秦卫的降魔棍法,刀是老秦卫的七杀刀法,剑则是老秦卫额赳赳秦公剑,三把兵器一股脑的攻像陈临辞,若是寻常少年,遇到这种阵势,恐怕早就已经要被吓得瑟瑟发抖了,可是陈临辞何等人物,三个护卫的攻势很快,但这点速度在他的眼中却是微不足道。

        虽然数量上尤有胜之,但这三把兵器加起来的威力,与当初卢渊皓和朱少卿联手的阵势相比起来,却是弱了无数倍,陈临辞甚至都没怎么出力,只是一个闪身躲过长棍,便一拳打了出去,又是一个闪身躲过大刀,又是一拳打了出去,再躲过长剑之后,陈临辞已经在短短的顷刻之间接连除了三拳。

        陈临辞的一身力量加上星元之力自拳头上击出,拳拳到骨,寸寸到肉,三个护卫还没来得及继续出招,便被陈临辞尽数打下了画舫,如先前的那个少年一般落入了河中。

        陈临辞没有再去管画舫上那个被震惊的呆若木鸡的少年,也没有管落在河中的几个护卫,转身便乘着画舫向来处驶了回去。

        倒不是因为他惧怕得罪那个少年的后果,只是他租画舫游清溪河的本来意愿,就是能找个安静舒适的环境散散心,如今这件事情突然发生,彻底扰乱了他的兴致,他也不愿意与这群人纠缠下去,所以便选择了离开。

        他没有注意到,虽然几个护卫如落汤鸡一样正在朝着那少年的画舫上爬,也没有人上前追来,但画舫之上,少年的眼睛里却多出了许多的狠辣和恨意。

        他不知道自己今天得罪的这个少年,正是今日刚刚被皇帝陛下宴请的秦国皇子赢归尘。

        赢归尘愤怒的望着陈临辞远去的背影,双手已经握的发紫,他已经将那个可恶的家伙的相貌死死地记在了脑海之中。

        小子,别让我再遇到你,不然那日便是你的死期。

        他在心中恨恨的念道。

        在这一刻,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贪玩,没有听吕叔的话非要图个新奇来清溪河游玩了,不然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或者说他不应该嫌吕叔唠叨,而是应该将他时刻带在身边,以吕叔玉衡初境的实力,要摆平一个少年,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只可惜,天底下没有卖后悔药的地方。

        ......

        ......

        河面上的事情,很快便成为了沿清溪河两面青楼内众人的谈资,但陈临辞并不知道这些,他驶着画舫回到桥边退了租,看着不远处的那个盲眼老太太还在岸边拉着二胡曲,便又走过去扔了几两碎银子,在听到老太太激动的连声道谢后

        ,陈临辞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便转身走到了大街上的人山人海之中。

        夜色下的应天城,别有一番趣味。

        陈临辞看着街上迷人的夜景,突然想到往年在临西城小茶馆听书的时候,说书的先生曾经讲过银尘大师有本传奇志异里对于金陵城十里秦淮的描写,应天城的这种繁华的景色,比之那书中的金陵城,恐怕也不遑多让吧,他心里默默念叨着。

        PS:这两天南京城阴晴不定,气温也是忽上忽下,我得了重感冒,头疼了一天,现在才把章节写好,实在不好意思。

        这章内容不知是否如意,我明天病情稍微好一些后便仔细在修改一遍,感恩每一位订阅后看到这句话的读者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