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太上执符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暗算大太子

第一百二十五章 暗算大太子

        伴随着一次次呼吸,那先天混沌元胎不断与其气机交换,杨三阳精气神不断被混沌元胎吸收,而其元神内也在不知不觉间炼入了混沌元胎的气机,使得整个元神越来越变幻莫测,不断融入一道道妙妙莫测的气机。

        不过,伴随着大量的精气神消耗,杨三阳却仿佛是营养不良的瓜娃子般,整个人病病殃殃,周身所有异象尽数隐去,那油亮的皮毛、健壮的筋骨、精气神三宝不断损耗,整个人变得比寻常野兽还要寻常,根本就看不出任何修炼法力的意思。

        甚至于其周身的法力亦被那先天混沌元胎吸收,成为了先天混沌元胎的养分。

        杨三阳眉头皱起:“没有法力我如何御使遁光?如何施展神通护道?”

        就在其心中念动之时,呼吸间气机交换,那先天元胎的气机化作其体内法力,即便仅仅只是那么一丝丝气机,却已经刹那间贯穿其周身,叫其周身法力饱和。

        “这?”杨三阳一愣,忽然间一个念头自心中升起:“法力无边!神通无量!”

        一个呼吸间便可将消耗的法力填满,那不是法力无边是什么?

        “居然还有这等好处?”杨三阳心中一动,周身法力再次消失,被体内的元神吸收,那先天混沌元胎的气机灌入元神中,不断洗炼着其元神,似乎在淬炼着什么。

        肉身与元神的关系就像母体与胚胎,胚胎吸收的养分多,母体养分跟不上,自然而然会瘦弱下来。

        显然,此时杨三阳营养不良了,不单单营养不良了,伴随着一次次呼吸,那元胎开始抽调其骨骼中的精气神源头,此时杨三阳开始骨质疏松,日后会不会身子骨都掏空,却不好说了。

        杨三阳心中念动,化作虹光穿越大阵,来到了大阵边缘处,手中暗自掐算大太子所在的方向,然后眼睛一转已经有了计策:“这回你死定了!定要借助这先天大阵,将你生生炼死,方才能出我心中一口恶气。”

        话语说完,杨三阳迈步跨出大阵,一双眼睛看向天边,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弧度。

        先天大阵覆压方圆万里,金蚕的窝在西侧,杨三阳自东侧走出,并未曾惊动峡谷中的金蚕。

        心中念动,一道法力逸散而出,杨三阳行走在大荒中。

        万里之外

        大太子端坐在青石上,双目露出一抹凝重,不断思索着如何自金蚕老巢中寻回开天执符。

        “砰!”龙三太子身前的青石化作齑粉,只见其一拳将眼前青石捶碎,声音里怒火滔天:“这混账!简直是不得好死!纵使是死了,也不叫人消停!”

        思来想去,大太子心中犯了嘀咕,纵使他有先天灵宝护体,却也依旧难以万全的自峡谷中取回开天执符。

        就在此时,大太子忽然间目光一动,怒火止歇,诧异的抬起头看向远方:“是那小畜生身上的气机!没想到他竟然自金蚕老巢中逃了出来!”

        大太子眼中满是不敢置信:“那可是金蚕老巢,小畜生有何本事,竟然讨得性命?”

        猛然站起身,顾不得思考其中因果,只要对方出来,那就足够了!

        只见大太子一步迈出,虚空为之荡漾起层层涟漪,下一刻身形消失在虚空中不见了踪迹。

        大太子在云端显露身形,一双眼睛扫视周边天地,循着那冥冥中锁定的气机,睁开法眼向下方看去,便看到了那周身肉体凡胎,犹若营养不良的落魄小猴。

        “好家伙,若非之前我已经锁定其周身气机,只怕此时已经认不出来此獠!这厮藏匿的本事倒是了得,竟然化作了肉体凡胎,以为这样便可以蒙蔽我的法眼吗?”大太子冷冷一笑,手中雷霆闪烁,划过虚空向地上的杨三阳劈去:“孽障,哪里走!”

        “咔嚓~”

        惊雷阵阵,地崩山摧,杨三阳化作遁光闪开,面露心有余悸之色:“若非我时刻都在关注着此獠的动静,只怕那闪电我未必能躲得过。雷法不愧是天地间最强大的力量之一,出人预料迅速莫测,叫人防不胜防。”

        “泥鳅,你莫非当真要斩尽杀绝不成?我与你龙族本来无冤无仇,你为何苦苦相逼?须知老实人也是有怒火的,若叫我心中起了火气,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

        “呵呵,你这孽畜好大口气!”大太子冷冷一笑:“本来咱们是无仇的,但是你先杀小十八、后又杀了敖兴、敖坤,那便是不死不休解不开的仇恨。”

        “今日,你断然难逃一死!”大太子化作电光向杨三阳卷来:“小畜生,速速納命来。”

        “好霸道的龙族,简直是蛮不讲道理!”杨三阳二话不说,立即化作金光向原路返回,不足五十里,已经穿入了先天大阵之中。

        “咦,那小畜生怎么不见了踪迹?”大太子面露惊疑不定之色,那小畜生的气机凭空消失,整个人在其眼帘里不见了踪迹。

        “好诡异的手段,不过你以为自己跑得了吗?”大太子冷冷一笑,手中浮现出一枚圆镜,只见圆镜上神光流转,照射眼前虚空,下一刻两种先天之力碰撞,一直隐匿的先天大阵此时显露出了踪迹。

        “先天大阵?先天灵宝!!!”龙太子瞳孔一缩,大脑一片空白,心脏彭彭狂跳,竟然欢喜的在刹那间失了心神。

        先天灵宝实在是太过于重要了!重要的无法想象。他纵使身为龙宫太子,却也不过只有一枚先天灵宝傍身罢了。

        “好机缘!好机缘!若能收取一枚先天灵宝,日后龙宫中在无人能撼动我的地位!”龙太子身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眼睛里露出一抹狂热:“不过先天大阵凶险至极,我还需仔细谨慎一些……”。

        “就是这个机会!”大阵内,杨三阳转过身,果然瞧见大太子心中失神,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猛然张开自己的左手:“来!”

        左手手心中,一道金光迸射,只听得大太子一声惨叫,接着便是一阵天旋地转,不由得跨步上前,走了三步。

        “不对劲!不对劲!有人在暗算我!”龙太子好歹也是金仙,被人暗算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不妙,正要出手祭出手中的先天灵宝,下一刻只见杨三阳手掌又是招了招:“来!”

        简简单单的一个来字,便叫龙太子不由得变色,元神被那金光摄住,犹若梦魇了一般,身躯仿佛不再是自己的,只觉得头痛欲裂,踉跄着向前奔走,恨不能直接扑过去。

        待走了几步,龙太子又一次恢复心神,想要调动法力操控先天灵宝,可惜根本就来不及动作,杨三阳手掌又晃了晃。

        “哎呦~”

        一声声惨叫,龙三太子痛的话都说不出,直接现出原形,向大阵奔来。

        “不行!不行!这可是先天大阵,我不能贸然闯入先天大阵之中!若贸然闯入其中,我必然死无葬身之地!”大太子咬着牙齿,龙爪扣住地上的青石,不断挣扎着摆脱元神那种傀儡般的感觉。

        “我绝不能就这般闯进去!”龙太子奋力抓住袖子里的先天灵宝,便要催动宝物镇压那股吸摄之力。

        “来!”此时杨三阳额头见汗,又是招了招手。

        “啊~~~”

        一声惨叫,龙太子翻滚在地,顾不得先天灵宝,疼的抱起脑袋,不断在地上翻滚,肉身向大阵滚去。

        “来!”

        “来!”

        “来!”

        杨三阳周身大汗淋漓,仿佛水洗的一般,不断来回招手。

        自己只有一次暗算对方的机会,对方有先天灵宝护体,一旦给了对方反应时间,到那时自己被对方堵在大阵中,等死的只能是自己。

        龙太子在地上翻滚,此时杨三阳手持困仙绳,随即却又眉头一皱:“不行,施展困仙绳,对方有先天灵宝护体,怕是捆束不得。就算将对方捆束住,我也拉不动啊?”

        将困仙绳收起来,杨三阳咬了咬牙,不断来回摇摆手臂,只见那大太子身形踉跄,仿佛喝醉了酒般,挣扎着向大阵走来,然后一头撞入了大阵之中。

        “呼~”

        杨三阳瘫坐在地,松了一口气,周身汗水打湿了地面:“这就是金仙强者,想要暗算这等存在,简直是难如登天。好在我如今有了先天混沌元胎的支持,修得无量法力,否则只怕是催动一次符文,我便要周身法力被抽空。”

        “这里便是先天大阵?”大太子跌入阵中,失去了符文的吸摄,连忙祭起先天灵宝,将自己牢牢护持住。

        “呼~~~”

        虚空中冷风卷起,雪花漫天,一片冰雪国度流转,向着大太子冰封而来。

        杨三阳与大太子虽然同处一个大阵,但是却相隔天涯海角,整个大阵自成空间。

        “哈哈哈!若能将大太子炼死,我便可在收获一件先天灵宝,大太子手中的先天灵宝,却也不知有何妙用?”杨三阳站在一边,看着在大阵中抵抗极寒之力炼化的龙太子,口水都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