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都市之恶魔君王在线阅读 - 第382章 爷爷在此,找我作甚!!!

第382章 爷爷在此,找我作甚!!!

        叶雄!

        叶伟信!

        叶傲世!

        这三个叶家本宗的主要人物,个个都是战力恐怖,惊世骇俗,令无数强者折服和膜拜的存在!

        当然,自身的强大,还有叶家本宗传承久远,底蕴深厚,更加助长了所有叶家本宗的族人,飞扬跋扈,目中无人,嚣张至极的气焰!

        “新任家主果然豪爽,能够得见您的儿子叶傲世,那是我们这群人,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没错!叶家本宗的天骄族子,出类拔萃、非同凡响,是世俗界近千年来的盖世奇才,我等能够见上一面,的确是三生有幸,荣幸之至!”

        “我们这群人,都是来自叶家分宗的家主与代表,跟本宗那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呐,所以,都应该听命于本宗,马首是瞻,绝不有违!”

        “马首是瞻,绝不有违!!!”

        台下的十几名叶家分宗的人,每一个都是趋炎附势,奉承巴结,拍着叶伟信的马屁,想要得到叶家本宗的关照与帮助!

        谁都知道,

        叶家本宗的老家主叶雄,尽管年事已高,但,生龙活虎,精神奕奕,就算是,再当几十年的家主,都没有问题。

        但,叶雄偏偏决定,在下个月初的时候,将家主之位,传给自己的大儿子叶伟信。

        众所周知,叶雄一共有七个儿子,而这种武道大家族的传承,从来都不是长幼有序,必定是,能者居之!

        任何一股,能够传承久远,又越来越强盛的势力,一定早就深深地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每一任家主的继承人,必须是当时整个家族中,最智勇双全的存在!

        只有如此,才能够保证全族一往无前,繁荣昌盛地发展下去!

        由此可见,叶伟信不光是修为高深,战力强大,必定还很有头脑和城府!

        而且,外界一直盛传,叶伟信之所以能够击败其他几个兄弟,成为叶家本宗的新任家主,很大的原因,是由于,他的儿子叶傲世。

        老家主叶雄,之所以,最终决定将家主的位置,传给大儿子叶伟信,就是为了,以后这个叶家本宗最优秀的孙子叶傲世,能够继承家主之位!

        这就不难看出,叶家本宗年轻一辈的最强者,就是叶傲世,可以说,整个叶家本宗未来的希望,也都寄予在叶傲世的身上!

        “谢谢大家,对我儿子叶傲世的盛赞!”

        “既然,大家都迫不及待,想要一睹我儿子的风采,那么,现在就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

        叶伟信对自己这个出类拔萃,实力远超同辈强者的儿子,是非常地推崇,作为被赞誉成“近千年来难得一见武道奇才”的父亲,他内心的那种自豪与傲娇,从不掩饰!

        “呸!!!堂堂叶家本宗,龙国七大古族之一,懂不懂礼貌?有没有规矩?”

        “一个世家大族,连基本的礼貌和规矩都没有,我看也该衰败了!”

        “我断定,叶家本宗从今天开始,将会走向衰败,不想被连累的,马上滚蛋!”

        突然间,

        三道不合群的声音,在空地上炸响,惊得所有人都是瞠目结舌,难以置信!

        天啦!

        在叶家本宗的地盘上,今天举办族宴的重大日子里,竟然,有人敢当众奚落和批评叶家本宗,并且,还扬言从现在开始,叶家本宗将走向衰败……

        太疯狂了!

        真的是,太疯狂了!!!

        找死!

        这绝对是,纯粹地找死啊!!!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声音来源处时,只见周邦、王策、段若邪这三大战将,站在不远处的餐饮区,身体歪歪扭扭,一边磕着瓜子,一边面带不屑地,盯着高台上的叶伟信!

        “放肆!!!”

        “你们三个是什么人?来自哪个分宗?竟敢这般出言不逊,我看是活得不耐烦了!”

        叶伟信站在高台上,目光冷冽,浑身杀气涌动,狠狠地盯着周邦三人说道。

        “你们叶家本宗没有礼貌和规矩,还敢如此强势跋扈,就不怕被天下人耻笑吗?”

        周邦面带不屑笑意,与叶伟信四目相对,气势毫不示弱!

        叶伟信皱了皱眉头,扫视了一眼全场其他人,看出了众人的疑惑和迷茫,心里很明白,如果不能以理服人,出师有名的话,杀掉周邦三人,必定会折损叶家本宗的威信!

        对于一股大势力来说,威信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

        就算是,想要杀人,编都必须编造出来一个理由来,否则,难以服众,久而久之,必失人心!

        “好!”

        “今天,我就当着所有叶家分宗人的面,给你们这三个蝼蚁辩解的机会,让你们死得心服口服!”

        叶伟信怒视着周邦,冷狠地咬牙说道。

        周邦根本就没有将叶伟信放在眼里,淡然一笑道

        “那我来问你,叶家本宗这次族宴,是否邀请了全国各地叶家分宗的人?”

        “没错!”

        叶伟信答道。

        “那么,蓉市叶家分宗的人,你们是否邀请?”

        周邦继续追问。

        “请你搞清楚,我们是叶家本宗,至高无上,对叶家分宗所有的人,都是命令,而不是邀请!”

        “这一次的族宴举办得很盛大,所以,应该也是给蓉市叶家分宗下达了命令的,至于,到底有没有传达命令,我就不得而知了,毕竟这样的小事,这样没落到极致的分家,还不配被我关注!”

        叶伟信一脸傲气,高高在上的模样,非常地跋扈与嚣张,在他眼中,分家的这些人,都是天生低于他们一等的奴隶!

        “既然,你们通知了全国各地叶家分宗的人前来,也为他们准备了宴会坐落的椅子,为何,偏偏不给蓉市叶家分宗准备?”

        “身为本宗,召开族宴,就该一视同仁,这般分出个三六九等来,哪儿还有半点同祖同宗的血脉之情?”

        周邦声音如洪钟大吕,当众质问叶伟信,震撼得,整片天地都在颤栗!

        “你……呵呵!我明白了,你是蓉市叶家分宗的人!”

        “哼!我们本宗正要找你们呢!”

        叶伟信一愣,随即冷狠地笑了起来,眼神狠辣地看着周邦,似要下杀手。

        轰隆隆!

        陡然间,整个叶家本宗的祖宅,都是颤抖连连,仿佛世界末日来临一般,叶战天的声音,响彻天地,振聋发聩

        “爷爷在此,找我作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