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都市之恶魔君王在线阅读 - 第77章 天要亡我,我逆之,人要杀我,我灭之,我的可怕,你才刚刚领悟!

第77章 天要亡我,我逆之,人要杀我,我灭之,我的可怕,你才刚刚领悟!

        “喂,白林山,千万别把叶战天弄死了,我们准备让这小畜生,尝遍所有的刑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先打个半死就行了,现在,就把他拖到我的办公室来……”

        夏志伟接通白林山的电话,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气派十足地下达命令。

        但是,

        手机的另一端,并没有传来白林山的声音,只有什么东西被拖着在地上走,发出来的响动。

        “白林山,白林山……”

        夏志伟皱眉,大声喊道。

        “别叫了,白林山已经被我送往地狱。”

        “不过,千万别着急,等下你会与他在地狱重逢!”

        一个冷漠、恐怖、携带着浓重杀气的声音,霸气无边地从手机另一边传来。

        咯噔!

        夏志伟惊得一愣,心里面有种极度不好的预感。

        “怎么了?”

        还不知情况的施浩轩,连忙问道。

        “好,好像出事了,我们现在得去十号羁押室看看……”

        夏志伟反应过来,拉开办公桌的抽屉,右手摸到了里面的枪。

        嘭!

        一声巨响。

        粗暴而直接。

        办公室的门,被一脚踢开,整扇倒塌!

        嗖!

        嘭咚!

        紧接着,一具尸体砸在了门板上,鲜血淋漓,脑浆齐出,正是白林山。

        夏志伟和施浩轩两人,吓得是双眼瞪大,难以置信!

        他们,心中不断自问,

        是谁杀了白林山?

        是谁,竟敢,在局子里杀人?

        太不可思议!

        太癫狂!

        哗!

        这时,

        一道沉稳大气,冷酷伟岸的身影,出现在夏志伟与施浩轩的眼前,正是叶战天!

        “是你?”

        “你,你怎么出来的?”

        夏志伟右手紧握住抽屉里的枪,声音颤抖,目光恐惧地看着叶战天。

        “天下虽大,但,任何地方,我皆来去自如,无一例外!”

        叶战天面色冷峻,倒也不急,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因为直接痛快地杀掉敌人,真的一点意思、一点快感也没有,毫无乐趣可言。

        折磨!

        生不如死,从身心上折磨敌人,看着敌人煎熬、恐惧、崩溃、痛不欲生,一点点悔恨自己的所作所为,这才是真正地杀伐之道!

        噼里啪啦!

        此时,那十几名荷枪实弹,却被叶战天吓破了胆,一枪也不敢开的警员,全部都是跑到了办公室门口,面面相惧,双眼神色惊恐地盯着叶战天。

        “怎么回事?”

        夏志伟怒视着这些手下,简直是气得快疯了。

        十多个人,手中个个有枪,但,竟然一枪不敢发,眼睁睁地看着叶战天,拖着白林山的尸体,闯进办公室。

        这,到底是局子,还是叶战天掌控一切的地盘?

        “死,死了……”

        “局长,凡是敢冲向这小子的人,都落得了一个惨死的下场……”

        “局长,这,这小子根本就不是人,是恶魔啊!!!”

        几名站在最前面的警员,个个浑身发抖,脸色惨白,结结巴巴地向夏志伟汇报着刚才的情况。

        夏志伟与施浩轩,都是惊得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的战斗力会如此变态。

        而这个人,此时此刻,竟然,就在他们的眼前!

        这是何等地震撼啊!

        然而,

        当所有人的目光,看向惊为恶魔的叶战天时,

        这名气场强大到令人颤栗的年轻人,竟然,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无比缓慢地拿出一支烟,自顾自地点燃,叼着嘴里,目光空洞,无视一切!

        嘭!

        施浩轩回过神来,一巴掌拍在了玻璃茶几上,咬牙切齿地骂道:

        “小畜生,你就算是再能打,今天也必死无疑!”

        “这里可是局子,你敢在此处杀人,那就是跟整个国家为敌!”

        “难不成,你还敢灭掉整个局子吗?”

        “所以,乖乖束手就擒,会死得轻松一些!”

        但是,

        面对施浩轩的咆哮,叶战天却毫不理会,视若无睹,目光看向夏志伟,淡然道:

        “我来此处,你没有带领全部警员列队接驾,已然有罪。”

        “现在,我抽烟,你没有递上烟灰缸,更是罪加一等!”

        夏志伟,“……”

        施浩轩,“……”

        在场的其他人,“……”

        这,他吗的是什么人啊?

        堂堂施家的家主发火,句句说得有理,可,却偏偏被视而不见。

        相反,叶战天竟然还在追究夏志伟,没有列队接驾,没有递烟灰缸的事情……

        看似不经意,看似鸡毛蒜皮之事。

        但,细细品来,这份傲视天下,随性随心的霸气,放眼世界,谁能与之争锋?

        “混账东西,你当你是谁啊?”

        “敢让我列队欢迎,敢让我亲自递烟灰缸,这样的人,还没有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背景有多大,你在这里都敢杀人,我一枪打死你,绝对没有人敢把我怎么样!”

        夏志伟被气得快要吐血,右手拿出抽屉里的枪,对准了叶战天的脑袋。

        “夏局长,刚才有个人向我开枪,然后,我没事,但,他的脑袋,却被子弹从后脑勺贯穿到前额,鲜血和脑浆混合着流了一地,画面颇为壮观!”

        “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门外的他们……”

        叶战天嘴角露出鬼魅的笑意,看着夏志伟。

        哗!

        夏志伟如当头棒喝,目光惊恐的看了一眼地上白林山的尸体,又抬头看向了门外的手下……

        “局,局长,刚才白林山队长向这小子开枪……”

        “哪知道,这小子徒手就接下了子弹,并且,手指一弹,白队长的脑袋就被子弹打穿了……”

        一名中年警员,回想起叶战天徒手接子弹,弹指间击杀白林山的画面,惊惧得都快晕阙了。

        啪嗒!

        夏志伟右手中的枪,掉落在了地上,他面如死灰地盯着叶战天,除了身体自发性恐惧地抖动外,不敢再动一下。

        这个时候。

        他才明白,为什么自己手下十几名荷枪实弹的人员,对着叶战天,是一枪都不敢开。

        因为,普通人眼中杀伤力巨大的枪弹,对叶战天这个战斗力恐怖无边的男人来说,完全是垃圾之物。

        “天要亡我,我逆之,人要杀我,我灭之,我的可怕,你才刚刚领悟!”

        叶战天淡然一笑,嘴里吐出的烟圈,像极了一个恐怖的骷髅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