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都市之恶魔君王在线阅读 - 第45章 既然叶战天来了,那他们今天绝对没有好下场!

第45章 既然叶战天来了,那他们今天绝对没有好下场!

        贡市。

        一栋极其奢华的别墅里。

        横七竖八躺着十几名黑西装男子,有些手中还握着枪,但,全都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一名穿得光鲜亮丽,脖子上戴着大金链子的壮汉,蜷缩在墙角,盯着眼前的人,犹如看见魔神,浑身都在颤抖。

        壮汉的名字叫刘波,是整个贡市的地下势力头目,雄霸一方!

        川东市敖狂、贡市刘波、南市齐旭、庆市张兆威,是这四个临近城市的一方龙头。

        他们四个人,掌管了大半个川省的地下力量。

        可就在刚才。

        一名强人闯进了刘波的住处,将刘波手下的精英保镖全部灭杀,而这个强人,仅仅只出了一拳而已!

        “这,这位朋友,您想要什么,只要我有的,您全都可以拿去,千万留我一命啊!”

        堂堂一方霸主的刘波,被吓破了胆。

        因为,他几十名带枪的精英保镖,一拳就被眼前的强人轰杀,如此变态的力量,实在是令他不敢再有反抗之意。

        “刘波,我今天来找你,是想接手贡市的地下势力。”

        “哦对了,我的名字叫邹通,你一定听说过。”

        邹通就是刘波眼前的强人,他奉山口会左泉大恒之命,回到川省灭掉敖狂,建立山口会在华夏的势力。

        同时,将杀掉左泉大恒儿子的人,脑袋带回鬼子国。

        而,邹通回到华夏的第一次行动,就在刘波这里。

        “邹通?”

        刘波惊得双眼瞪大,瞳孔收缩,难以置信地盯着眼前的强人。

        邹通,川东市本地人,当年是整个川省地下势力的霸主,敖狂都曾经是其小弟。

        但十年前,不知道什么原因,邹通突然消失,不知所踪。

        近几年。

        有消息传出来,说邹通在鬼子国活动,并且加入了山口会,成为了左泉大恒手下的最强战将之一。

        这家伙从小习武,练就一身内劲,而且喜欢用拳头杀人,说那样,才能感觉到鲜血带给他的刺激。

        而他的拳头,并非简单的拳,能撕裂钢铁,洞穿墙壁,极其可怕!

        传闻,凡是跟邹通对战的人,没有人能敌得过三拳,便会死在他的拳下,所以,他得了一个外号,名叫“邹三拳”。

        “邹,邹爷,您有什么吩咐请直说,我刘波一定照办!”

        刘波知道,邹通曾经是整个川省的地下势力霸主,尽管消失十年,可现在加入了山口会,不管是自身实力,还是背后势力,都更加强大,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

        “这次我回来,目的只有一个,再次统一川省地下势力,并且向全国发展!”

        邹通出言狂妄,一副他回来了,川省的一切就有他主宰的嚣张气焰。

        这些年来,川省的地下势力发展迅速,局势复杂,已经没有人敢说统一的话了,就算强如齐家这样的川省第一大家族,也不敢做这样的事情。

        但,邹通的背后是山口会,这个在全世界都赫赫有名的地下势力,加上这家伙本身的战力强大,说不定还真能够办到。

        “那,那我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刘波不敢在邹通面前耍花样,连忙跪舔。

        “很简单,以你的名义,举办一场拳赛,把其他三个城市的龙头引出来。”

        邹通眼神中透着寒光,嘴角露出一丝阴狠笑容。

        “邹,邹爷,恕我直言,您这是想为山口会会长的儿子报仇吧?”

        刘波试探性地问道。

        嗖!

        哗!

        突然。

        邹通一个闪身,到了刘波的面前,右手一把就卡住其脖子,单手拎举到半空中。

        刘波瞬间窒息,大惊失色,拼命挣扎。

        可,邹通的右手就像一把硕大的铁钳,死死地卡在他的脖子上,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

        “咳……咳……邹爷饶命,饶命呐!”

        刘波用尽全身力气,脸色缺氧得发紫,嘴里挤出几个字。

        “记住,我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该问的别问,否则很容易死得惨!”

        “不过,告诉你也无妨,有人敢杀山口会会长的儿子,不管他是谁,都必须死,而我邹通,会带其人头回山口会领赏!”

        邹通右手一挥。

        刘波重重地摔在地上,肋骨断了两根,可连惨叫都不敢,只能忍着。

        …………

        军绿色的吉普车,开往市中心。

        叶战天坐在后座上。

        一早接到周邦的汇报,今天在市中心的世纪大楼,要拍卖一块地皮。

        而这块地皮,曾经属于叶战天的父亲。

        关于父亲,自当亲力亲为。

        当年,其父亲买下这块地皮,是想要为川东市做贡献,打造标志性的建筑。

        却不想,会因为王家联合本土四大家族,陷害叶战天的事情,最后郁郁而终,抱憾终身!

        后来。

        王、何、吕、施、张五大家族,瓜分了叶战天父亲的所有产业。

        这块地皮也就落在了吕家的手中。

        只不过,最近吕家的家族企业出了点问题,资金周转不灵,才想拍卖地皮,缓解困境。

        “有多少势力在参与竞拍?”

        叶战天目光看着窗外,淡定从容。

        “三十多家。”

        周邦恭敬回答。

        “那应该比较好玩。”

        叶战天邪性一笑。

        周邦明白,叶战天这是要玩,要把敌人一个个玩得痛不欲生,生不如死,最后再将其送往地狱。

        如果一开始就将其杀光,根本无法消除心头之恨,也得不到复仇的快感。

        而且,叶战天早就说过。

        会在父亲去世五周年的忌日上,看着王、何、吕、施、张这五大家族,所有的人跪倒在父亲的墓碑前磕头。

        然后,他会用这五大家族全部人的鲜血,染红父亲的墓碑,告慰其在天之灵!

        一言九鼎!

        言出必行!

        是君王永世不变的原则!

        二十分钟后。

        叶战天到达世纪大楼。

        吕家要拍卖地皮的消息一出,川东市本土、整个川省,乃至全国各地,都有大资本频繁活动,想要得手!

        这块地皮位于市中心,银行给出的估值是二十个亿。

        当然,就吕家来说,自然希望拍得的钱是越多越好。

        只不过,吕家并不知道,既然叶战天来了,那他们今天绝对没有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