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流浪之城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独行侠

第一百六十九章 独行侠

        漆黑的夜空有电光闪过,挂斗车旁边的一辆房车在震耳欲聋的轰响中化成了一团火光,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将它两边的房车推出数米远。

        骆有成浮在两百米开外的半空,看着远处空中有如鬼魅的身影,心有余悸:士隐,你怎么发现的?

        商士隐: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女巫:嘚瑟。随后她又把默默地把这条信息撤回了。

        猎奴队的头领又在喊话:“全部下车,11点钟方向,仰角50度射击。”

        仅过了三秒钟,密集的枪声就已经响起。可见猎奴队的应急反应能力绝对属于一流水准,骆有成甚至怀疑他们曾经是军人,至少曾接受过军事训练。奴隶贩子们没有机械地执行命令,而是不断地调整着射击方向,因为空中长了翅膀的目标正在高速移动。

        火光再现,又一辆房车爆成火团。接着一个黑色的条形物从半空砸下,将一名猎奴队员的头颅砸成了烂西瓜。

        半空中的人速度奇快,在三十多把枪制造的火力网中穿梭自如,手中的武器也变成了手枪。他以极快的速度打出了十发子弹,十名奴隶贩子倒地。

        那人翅膀一收,向地面高速俯冲,离地两米时,翅膀微展,轻轻扇动,人平平飞出两米,两脚落地,手中变戏法一样多出一把长剑。长剑顺势向前一递,刺中一名奴隶贩子的咽喉,另一只手甩出一团黑乎乎的物体,贴在了房车上,接着就失去了他的踪影。房车爆出一团火光,爆炸并不剧烈,车体基本完整,但车头已毁。

        房车被爆的时候,他已经完成了对五米外目标的杀戮。一眨眼后,他又在六米外闪现,他的速度太快,只有在他停下杀人的短短一瞬,才能捕捉到他的影子。暗影的舞蹈中,一个个奴隶贩子倒下,一辆辆房车被摧毁。

        猎奴队首领已经顾不得指挥了,只是叫喊着快撤。他跳上一辆房车,拇指还未来得及按在指纹点火器上,就再也动弹不得了,一柄长剑透过防弹玻璃刺穿了他的头颅。

        “呛”的一声,剑走,人倒,血如注。接着又是“嘭”的闷响,这台车的驾驶室燃成火海。

        从第一枚电磁炮弹发出到结束战斗,仅仅过了一分钟。原本以为会有些作为的猎奴队老大,同他的手下一样,一个回合就去见了阎王。长相凶悍,背上长了一排尖刺的壮汉也毫无表现机会。

        那道影子过于强悍,以至于骆有成三个人都忘记了去帮忙。骆有成有些后悔,如果自己动手,至少可以留个活口,现在奴隶贩子们死得一干二净,又去哪里打探消息?

        这位独行的杀手并没有立刻离开,他双翼轻轻扇动着,悬浮在空中。他的翼非鸟翼,而是蝠翼。身材不高,体型偏瘦,偏偏给人仰之弥高的感觉。看不清他的脸,脸上涂着油彩,眼睛上还蒙着佐罗式的面具。手中的剑已经不知了去向。他对着骆有成的方向抱了抱拳,然后向完好的两辆运奴房车和作为娱乐室的房车指了指。

        骆有成正要现出身影与他说话,对方却一振翅,倏忽远去。须臾,远处相继传来两声闷响,剩下的两辆轮爪切换型房车也没逃脱被毁灭的厄运。

        商士隐说了句我去追他,人也去远了。

        骆有成解除了隐身,对女巫说道:“下去看看,先把人放了。”

        两人打开了运奴房车的后门,被抓来的村民们还未醒来。骆有成让女巫去娱乐房车的二楼解救性奴,自己则去查看奴隶贩子的尸体。他越看越心惊,除了头领,所有的奴隶贩子都是一剑封喉,损毁的房车都是发动机受损,很难想像这是一个人在一分钟内能做到的。这人的战斗意识、身法、杀人的技巧都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骆有成将自己的实力与他做了个对比,如果不使用意念力护罩,或许自己的意念力还没有锁定对方,就已经被他抹喉了。要想取胜必须先用意念力护罩护住周身,再徐而图之。

        最蹊跷的是,自己在隐身的情况下居然被对方看破了行踪,对方是怎样发现自己的?还把被抓的村民放心地交给自己。或许,己方三人在山顶窥探时,就已经被他发现。对方跟了一路,自己却无所察觉,想想都有些后怕。所幸对方是嫉恶如仇的侠士,不是自己的敌人。

        突然,他听到女巫的一声惊呼,急忙向娱乐房车飞去。待他赶到二楼,女巫已经被人控制住。一个男人一手搂住女巫,    另一只手将匕首架在她脖子上,脖颈上有血珠渗出。

        居然还有一个漏网之鱼,有一个活口也好。骆有成如是想,他非常粗暴地用两股意念力掰开了男人的两条胳膊,第三股意念力夺走了他手中的匕首。匕首绕了个小圈,匕尖抵着男人的太阳穴。

        女巫脱困,连忙向前跨了两步,转身一巴掌扇出去。不偏不倚,她的巴掌砸在匕首的尾部,生生将之砸入了对方的太阳穴。奴隶贩子应声仰面倒下。女巫的力气不大,无奈那把匕首太过锋利。女巫尖叫一声,连连倒退,直到骆有成用手抵住她的后背。

        骆有成也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女巫会有这样的操作,好好的活口又没了。

        女巫一屁股坐在地上,惊恐地大口大口喘气,这是第一个直接死在她手里的人。

        骆有成蹲下来,轻轻抱住女巫,拍着她的背安抚道:“没事了,没事了。”

        女巫把下巴搭在他肩膀上,颤声道:“我杀人了。”看来托尼把她驱蛇杀人的记忆封印很彻底。

        “他死有余辜。”骆有成一边安慰着女巫,一边呼叫托尼哥。前段时间托尼不停地跳出来喊要碎了要黑化了,把他也搞得一惊一乍的。

        托尼很快给了回复:“没事,她正在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一会儿就会好。”

        等女巫情绪平复,他帮女巫检查了伤势,颈部只是破了点皮,他用急救包里的止血带为她做了简单处理。

        “先生,谢谢你,我没事了。”女巫仰起头。

        “真没事了?”

        “没事了。”女巫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显得坚毅一些,“星安说,他不在的时候,我必须坚强。”

        看来女巫这辈子也不可能从长臂的世界里走出来了,不过这样也好。

        骆有成有过让托尼永久封印她关于长臂记忆的想法,但立刻又自我否决了。有长臂,她始终是艾伊莎;没了长臂,她躯壳里就是另一个灵魂。

        为了表明自己很勇敢,女巫特意走到尸体旁边近距离观察。

        “走吧,别管死人了,把姑娘们放出来。”骆有成道。

        骆有成带着女人们来到运奴车旁时,商士隐已经回来了,正和两个醒过来的村民说着话。

        “士隐,怎么样?”骆有成问。

        “追不上,我吃奶的劲都用上了。对方速度太快,至少是我的两倍。”

        商士隐飞行背包的最高时速220公里,对方的时速在400公里以上,世上飞得最快的鸟也达不到这个速度。骆有成心想,以后如果有机会遇到这位独行侠,一定要结交一下。

        村民们在陆续醒来,口称恩人。

        “你们可不是我们救的,我们只是受人所托,代为照顾一下。”骆有成说着,放出独行侠的影像,“你们认识他吗?”

        村民们都摇头,他们是本地山民,灾难后一直在自己的村子里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极少与外界打交道。

        被解救的女人也不认识这个人。她们被抓捕的时间,短则两三个月,长则一年,都是从很远的地方被抓来的,因为一直被关在铁笼子里,从未外出,她们甚至不知道现在置身何处。

        看来能不能再遇这位独行侠,得靠缘分了。

        六名女人的安置是个问题,她们的亲人朋友早不知被卖到哪里去了,都是些孤苦无依的可怜人。村民们也不愿收留,他们说村子阴盛阳衰,劳力不强,本就过得苦哈哈的,如果再收留六个看起来没什么劳力的女人,这日子恐怕也过不下去了。对此骆有成也不勉强,让商士隐开着那辆娱乐房车把村民们送回去。

        “先生,不把这些村民收到书院?”女巫问道。

        “他们没有帮人之心,我又何必去帮他们。”书院现在的人口容纳量不大,骆有成在进人时还是比较挑剔的,对心性和性格尤为看重,这也是目前书院人能和睦相处其乐融融的主要原因。

        “那她们怎么办?”

        六个女人抱膝坐在地上,眼神空洞迷茫,透着股死气。

        面对无家可归的女人,骆有成长叹一声,走向六人,发出了书院的邀约。女人们反应各不相同,有欣喜的,但更多是麻木着点头的。但对于一个新的落脚点,没人傻到放弃。

        骆有成给胡永胜打了个电话,让他派飞翼来接人。

        骆有成让女巫陪着女人们,他自己去报废的房车上看看,有没有可用的东西。

        对女巫来说,等待的时间十分漫长。她和陌生人本就没有多少话说,何况是这些失去了精气神的女人。但有个女人却主动和她说话,说话的女子年纪不大,齐耳短发,五官端正,姿色中等偏上,但说不上有什么特色。女巫对她有些印象,记得在商士隐录制的影像里见过她,是唯一一个对男女办事很有兴致的女人,心里不喜。虽然她自己对那事也有兴趣,但好奇心是建立在害羞的基础上的好不好。这个女人的眼神过于……大胆,这是文化不高的女巫能想到的唯一的词。

        女巫说话兴致不高,女人问一句,女巫答一句,透露的信息不多,但女人的眼睛却越来越亮。

        “我叫王蓓蓓,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德鲁伊女巫。”女巫酷酷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