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老婆是房姐在线阅读 - 第105章8400字(求正版订阅)

第105章8400字(求正版订阅)

        然而,至从我们有了孩子,我们两个便都深陷在现实生活的折磨中,找了保姆不合适,我妈来处不来,她妈又没时间帮我们,似乎原本浪漫的激情,被无形的,繁琐的,永无止境的柴米油盐、鸡毛蒜皮、鸡飞狗跳磨砺得渐渐开始褪色,直至消失,剩下的只有激情退却后的无奈、压抑,以及随时想要暴躁的火气。

        但是,即便如此,我也依然觉得,我跟淼淼是真爱,就算没有了激情,也一定是彼此深爱着对方,不会伤害对方的亲人,我知道我忙,陪她和孩子时间少,一给她帮忙就是帮倒忙,所以在她暴跳如雷发脾气的时候,我都是忍耐着不跟她吵,让我跪键盘我也都跪了,甚至打我耳光,我也忍了,谁让他是我深爱的老婆,是我心爱的大闺女的妈妈呢?我自问,我是深深爱着我这个家的。

        然而,我怎么都没想到,淼淼她,出轨了!

        让我更加不能接受的是,她跟一个长相不如我,赚钱没我多,早九晚五上下班的公务员好上了,当我问她原因的时候,她说,那个人有时间跟她聊天,她跟我在一起太寂寞了,寂寞的要发疯了。

        那一刻,我的心态崩了,从跟她认识开始,她就是我努力的动力,我那么努力赚钱,就是为了让她和女儿都能过上富贵的生活,事实上,我的事业好像越来越成功了,可是我的家庭,我的幸福,却南辕北辙了,就算我忙,她为什么不能多包容包容我?这一点我真的不理解,并且持续很久都不理解,直到……

        那天我跟你通电话,说要给你介绍买代码段的事,而你给我讲了你老婆是怎么看着你的时候,我才顿如当头棒喝,终于明白了,我老婆为什么会出轨。

        当年,我们还在大学里的时候,大家都是穷学生,我老婆跟着我也没好日子享受,但那时候,我们还是挺快乐的,看着她用羡慕的眼光仰望那些穿戴名牌的女孩时,我就特别着急,特别想多赚钱,让她也幸福……

        在一次有公司老板找我做假账的时候,我就答应了,那一次赚到了两万元,我给她买了很多礼物,她特别开心,看着她美美的笑容,我也跟着开心,但我知道我自己做了擦边球的事,所以,我心里也不踏实。

        有一次聊天时,我无意间跟她提起了这件事,本来时间长都快忘记了她当时的态度,可自从跟你通完电话,你说了你老婆的态度之后,我就开始回忆,回忆出来的,是一个笑得很开心很美的淼淼,她用着甜甜地声音说,“老公你好棒哦!竟然这么会赚外快!”我说,“我也有点担心。”她依然笑得特别开怀地说,“担心什么啊,这种事没有任何问题,我认识好多做会计和财务总监什么的,有几个不做假账的,不做假账,光靠那点工资不饿死了。”当时我也涉世尚浅,还觉得她说得特别有道理,于是,我的做假账之路便开启了大胆的绿灯,并且技术越来越精湛。

        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勿以小恶而为之”,因为你做过了小恶,胆子大了,渐渐的,恶也会长大。

        从小公司到大公司,我光靠着给他们做假账,一年都可以赚到上千万,虽然我家里有些鸡飞狗跳、一地鸡毛,但我仍然觉得我的人生是意气风发的,是立于同人之上的,我也见多了大家对我羡慕的眼光,每天都处在飘飘然和膨胀当中,直到……

        淼淼跟我离婚,我跟你通过了那个电话后,我才明白,她之所以会因为那些生活琐事承受不住压力而放弃了我,其实什么都不因为,只因为她对我的爱不够深,她跟我在一起只能享受快乐的那部分,就算大学期间,我们不是很有钱,我也是能给她的精神世界带来更多快乐的,有了孩子之后,我虽然赚钱多了,但是她从我身上获得的快乐却少了,只是有钱花,满足不了她的需求了,她就不要我了。

        江东,你不知道,那个时刻,我有多羡慕你,多羡慕你的生活,一个蜗居,你们就可以幸福了,你们的幸福好容易,好简单就能获得,而我家,三套一百多平的房子,三家上千万的公司,我竟然留不住幸福,我真的太失败了。

        在淼淼跟我离婚后的一星期,警察也找到了我,我服务的一个大客户栽了,牵扯出了我,虽然警察还没有完全查清楚,但我知道,我完了,至少会判五年,一夜之间,镜花水月、繁华褪尽,什么都不会再有了。

        但即便什么都没有,我本人也不是一个轻易会选择自杀的人,做五年牢回来,我相信凭我的智商,再想东山再起,并不是太难的事,可是江东你知道吗?我家庭的失败仿佛已经压垮了我所有的骄傲、自信,面临坐牢,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棵稻草。

        我觉得像我这样的人,就算坐牢出来了又能怎么样呢?我还是会失败,更何况,我不想承认我失败了,我程科从小优秀到大,从小到大都是在别人的仰慕之下长大的,我宁愿死,也不想让别人用看loser的眼光来看我,所以,死,是我唯一能走的路,这份焦躁的想法,已经令我顾不得我父母、家人的感受,我只想痛快的离开,远离这钉有我耻辱柱的世界。

        看完他的信,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的班长,真的是从小就优秀到大的男人,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呢?

        我知道他会这样,不能完全怪她爱人的,他自己也有责任,他为什么要去用打擦边球的方法来满足他爱人的虚荣心,可想到这里,我又不免想到,我的老婆姜西。

        我就没见她羡慕过任何人的生活,她总是说,她要把我们两个人的生活过成让别人羡慕的样子,别人吃蛋糕、咖啡,她吃大馒头,别人穿名牌服装,她都是淘宝,别人住大房子,她跟着我从租房到小蜗居,她所表现出来,从来没有嫌弃、不满,没有一句埋怨,全都是开心、快乐与满足。

        她以前跟我说过,“人有点虚荣心没什么错,这能促使人更加努力拼搏,但一定要掂量自己的能力,根据自己的能力逐渐扩大虚荣心,如果一个人的虚荣心大过了自己的能力几倍,就非常容易把路走歪了,然后去了一条万劫不复的目的地。”

        我在想,就我这个性格的人,如果遇到的是班长爱人这一类的女人,我觉得我的下场不会比他好。

        我还能说什么,我没有班长优秀,没有班长帅气,就连家庭条件也没有他好,我样样不如班长,我觉得我似乎除了脾气好,没有骄傲的心之外,好像就再也没啥优点了。

        可是我却成了班长羡慕的对象,只因我运气好而已。这又让我想到了圣经里的一句话:温柔的人有福了,谦卑的人有福了。也许,就是这两个品质让我获得了这份无可代替却伴随我终生的福气,无以言表,唯有感恩!

        医生在早上九点的时候总算出来了,他对我说,“该救治的方法都救治了,四十八小时内能不能醒来,还得看他自己的意志和命了。”

        我点点头!想了想,还是不给他的家人打电话,觉得等救活了再打比较好,如果没救活,反正都免不了难过了,那就等确定了再一起难过吧。

        十点多的时候,姜西把江东西送到幼儿园之后,买了早点来找我,她对我说,“就知道你不会吃早饭,班长的事,你可能还要操心很多,别把自己累倒了,待会我在这盯着,你找地方睡会儿,公司那边请假了吗?”

        瞧瞧,这就是我的老婆,她总是对我那么细心,想得那么周到,她不但对我的事热心,对别人的事也是那么热心,她就是她,别人都不能比的姜西。

        她也会发脾气,她也有缺点,她更加有短板,她有时候也会撒娇不讲道理,但,依然不能掩饰,她是一块玉。

        吃过了她买来的早点,她叫我去附近找个按小时收费的宾馆睡会儿,但我不放心,坚持不走,我也没管难不难看,就在医院的长椅上躺着眯了一会儿。

        我的头是枕在她的腿上的,她紧紧拉着我有些发凉的手,渐渐的,我感觉到我的手温暖了起来,连带着那份温暖蔓延到我的心间……

        在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手上拿着的班长的手机响了,我一看,上面存的名字是:我最珍爱的淼淼。

        我点了接通键,听到手机里传来班长爱人的声音,“喂!程科,这个月孩子的生活费你还没打给我,你那么有钱不差这一点吧,我现在的老公没有你有钱,我日子过得比较紧吧,孩子每月的生活费,你能不能多给……一千,不然你闺女的生活质量也会下降啊!”

        我听到这样的话,真是要气死了,但是我忍住了,我对她说,“你来医院看程科吧,他吞安眠药自杀了,可能会死,他要是死了,你以后就一分钱抚养费也拿不到了。”

        “什么?”

        我听到对方惊恐地喊了一声,随即是颤抖的声音,“快告诉我在哪家医院?”

        我把医院报给她,然后就挂了电话。

        我看向姜西,“老婆,我做得对吗?”

        姜西说,“随你的心做,有些时候,只要觉得为心无愧,就随自己的心去做。”

        “嗯!”我眼圈红红的,真的很气愤,很为班长不值。

        我相信他们曾经应该是相爱过的,既然相爱过,为什么不能再深爱一点,两人一起承受住生活的压力,奔向幸福呢?为什么要中途放弃呢,要知道,她中途放弃了,那个一直一直为幸福奔跑的班长,就会如同断了一条腿,奔跑的方向就会失衡,继而栽倒!

        为什么呢?有多少情侣是跑到一半就放弃了呢?放弃了之后呢?真的觉得就能比之前过得好了吗?恐怕过得好的是少数中的少数。

        所以,奉劝年轻的情侣们,谁的生活都是有压力的,不管有钱没钱,婚姻生活都是一碗五味茶,酸、甜、苦、辣、咸都会有,在有能力坚持的时候,不要轻易放弃对方,可以想办法调节,免得到了想坚持却没机会的时候,又要悔恨终身。

        毕竟这一生,并不是随时会遇到那个令你心动,还能为你心动的人,一旦遇到了,请好好珍惜。

        如果爱,请深爱!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班长的前妻来了,她跑的满头大汗,看到我后,立刻问,“程科怎么样了?”

        我目光复杂地看着她说,“还在里面抢救,医生说能救活的可能性很小。”

        最后这句是我故意说的,但据我听到医生的语气,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了。

        程科的爱人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似乎是受到了严重的打击,随即眼泪“哗哗”地流淌下来,“怎么会这么严重?他一项是开朗、阳光的人,怎么会走进牛角尖了呢……”

        她这一哭,我的心里也酸,因为心疼班长,但我更气愤,一项不怎么喜欢怼人的我,恶狠狠地说,“他的阳光都被你给他带来的阴暗遮住了,他那么深爱着你和孩子,你怎么能那么狠心抛弃他呢?”

        “呜……我承认,我是一时冲动了,我也不是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了,我怎么都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严重啊,呜……”。

        “一时冲动?”听到这话我更加愤怒了,真的很想上去抽她,但是姜西看出我情绪有些激动,一直紧紧拉着我,我只能骂她。

        “你知不知道你的一时冲动,击碎了班长三十多年来的优秀,他是那么好的一个男人,他那么深爱着你,他只是因为工作忙,想要给你和孩子更加富有的生活,从大学开始就满足你的虚荣心,从穿戴到住房,他都在为你和孩子拼搏,而你却出轨?这种事你都干得出来?”

        “这也不能完全怪我啊,我只是想有个人陪着我而已,我不想每天过得像个孤寡的保姆,只为了照顾孩子和家务而活着……”。

        “不要说得那么好听,不要为自己的错误增光添彩了,那只是可悲的自欺欺人而已,如果班长有更多时间陪着你,但他不能赚到钱,他是一个穷屌丝,你们还要为生计发愁,你就能好好跟他过日子了吗?你就是一个天生自私、自利不安分的女人,所有的事情都得围着你的私欲转,一旦某一方面不符合你的需求了,你就想要抛弃对方……”。

        我越说越激动,说到后来近乎带着些恶毒的中伤,我想,我这辈子说不出几次这样的话,今天就为我的班长,我从小到大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放纵一次我的恶。

        “不……我不是的,我也是深爱程科的……”。

        “不!你不爱,你要是爱他,你心里就不会只顾及自己的感受,你会因为他的累而累,因为他的爱而爱,因为他的苦而心疼他,因为他走在悬崖边缘而担心他,拉住他,就像我的爱人姜西一样,但这些,你身上都没有,你只是喜欢他给你带来的享受和快乐而已……”

        大概是我的话说得太狠了,她不服也不甘地反驳,“你又不了解我的苦,你凭什么这样指责我,难道都是我的错,程科没有错吗?”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姜西开口了,“没错,程科有他自己的错,他自己的人生应该由他自己负责,就算他今天自杀,也只能怪他自己内心不够强大,但,我想告诉你,如果你真的不喜欢程科了,你可以跟他正大光明的提出离婚,我想你若真的决心离婚,程科也不是那种死皮赖脸的男人,像他这样的男人,想要再找个年轻、漂亮的女孩结婚真是太容易了,而你,却偏偏选择了这个世界上好女人最为不齿,好男人绝对不能接受,最恶毒又恶心男人的方式,那就是……出轨!我想就算程科活过来了,这辈子也依然无法忘记他用心深爱着的妻子,给他带来这种羞耻般的伤害,所以,你给了他致命一击,知道吗?”

        程科前妻泪眼婆娑看着姜西,先是愣了一会儿,随即,“哇……”的一声坐在地上就捂着脸哭了,我想,大概她心里也是不得不承认了,姜西说对了。

        “你走吧,如果班长还能活下来,他想见你的话,他会找你,如果他不想见你,你就不要再找他了。”我沉声道。

        “可是,孩子的抚养费……”她泪眼婆娑的。

        我一听到这个话,更生气了。

        她赶忙说,“离婚的时候,程科因为恨我,把所有财产都转移投入到公司里了,本来公司也是有我一半的,但是听说他的公司最近出问题了,我现在的老公,经济不行,他觉得养我和程科的孩子有些委屈……”。

        她说着,眼泪流得更凶了,看这个情绪,似乎新组建的家庭也没有多幸福。

        “呜……她大声哭了出来,我承认我错了,我错得很离谱,我以为找一个有时间陪我的,经济过得去的,我就能幸福,我就不会那么寂寞的一个人照顾孩子了,可是,经济不好的家庭,也有经济不好的困难,好像有着永远也解决不完的麻烦,并且他们家人对我和程科的女儿不好,我真的知道错了,如果程科能原谅我,我愿意马上离婚再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不会的,班长不会原谅你的,我可以替他回答,因为你就如同拿了一把刀,亲手扎在了他的心上,不但把他对你的爱一刀扎没了,连同把他活着的希望都扎没了,你说,他还会回头来吃自己人生中的这一颗‘绝命丹’吗?”

        “呜……”她哭得更加伤心了,“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么严重,我也没想到程科会自杀啊,就算我有了外心,但我也不希望他死啊,他怎么说都是我女儿的父亲啊……呜……”。

        她哭得伤心欲绝的时候,姜西又说话了,“如果你养女儿压力太大了,就把孩子给程科家吧,如果程科还活着,我想他一定希望要女儿的,他那么爱他的女儿,如果程科不在了,这个孩子就是程科父母唯一的希望,我想他们也会想要的。”

        程科的前妻在听完姜西的话后,终于停止了哭泣,“我会考虑你的建议的。”

        她摸了摸眼泪,站起身又说,“我走了,我在这里没有意义,如果程科醒来后看见了我,也许会更加不开心,只是,有了什么确切的消息,你们……通知我一声好吗?”

        她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我相信她此刻对程科的担心也是真的,只是,她已不再是程科的爱人,因此,她担心的程度,也不再是即将失去爱人的那种撕心裂肺与无可代替。

        这就是人生,她如今重新组建了家庭,她的心就已经被另一个家庭夺了去,对过去的人与情,再关心,也会打了大大的折扣,这,也是现实。

        …………

        大概在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程科醒来了。

        谢天谢地,我的班长。

        他躺在病床上,迷迷糊糊,虚弱地对我说,“我以为吃安眠药会舒服的死去,谁成想,特么胃疼的像火烧似的也没死,所以我就后悔了,给你发了短信,没想到你还真来得及救我了,我现在想,我还是不死了吧,既然死也那么受罪,还不如赖活着呢。”

        “呵……”我笑了,笑出了眼泪,我说,“班长,你从小就是最能作的那个,你现在已经三十多岁了,能不能不要再作了?”

        他看着我,眼睛也湿了,声音很低沉,很小声地说,“五年之内作不了了,监狱里没人会像你这么惯着我,还能跑来救我。”

        我抓着他的手说,“那就不要作了,这五年在里面好好改造争取减刑,早点出来,我还等着你事业有成之后,让我沾点光呢。”

        “行!”班长的眼泪流了下来,“我答应你,等我出来就去找你,也让你老婆帮我介绍个对象。”

        “好!没问题,我给你介绍的,一定好!”站在一旁的姜西突然笑着说话了。

        也就是在这说话的功夫,外边来了警察。

        那警察问医生,“他能录口供吗?”

        医生说,“最好再等等,他现在说话不能太多。”

        程科也看到了警察,但他很平静,对我说,“你给我爸妈打电话吧,让他们来,其他的事,你就不用管了。”

        我说,“行!”

        我便出去给他爸妈打了电话,我对他们说,程科之前自杀,但是现在救回来了,需要他们来一趟,他们惊魂一刻之后,马上淡定下来,说当天就赶来。

        第二天早上,程科的爸爸妈妈赶来了,我才离开。

        之后不久,我接到程科的电话,说他去坐牢了,让我等他出来,。

        我说,“班长,我会等你的,等你一起创造美好未来。”

        程科笑着说,“果然你才是我的真爱!”

        我的眼圈红了!

        我俩从小穿一条裤子的,我真的不想看到他坐牢,可是事已至此,没有任何人能改变即时发生的事实。

        这就是人生,没有后悔药,也没有回头路,所以,我们要走好每一步,不要让自己栽跟头,因为不是所有跟头栽倒了还能爬起来的。

        后来我听说程科的前妻还是把孩子给了程科的父母,这样也好,程科那么喜欢他女儿,等他五年后出来了,也有一个为之努力的目标。

        …………

        班长家的事在我们家也着实乌云密布了好一段时间,大概一个多月之后,我和姜西才渐渐将这件事忽略掉。

        在这一个月里,我在姜西的叮嘱下,又开始骑驴找马换工作,因为经济危机,小公司都不保险,所以,我和姜西两个人每天也都人心惶惶的害怕被公司开除。

        幸运的是,我找到了某x的工作,这是一家it大型国企,地点在马甸,离德胜门我的家特别特别近,我很开心地去上班。

        三个月后,杨晓军给我打来电话报喜,说他和他爱人也都找到了工作,又回来了,约我们周末吃饭。

        结果姜西说,她现在没空吃这种没正事的饭了,她要把她的时间多留给她的读者。

        有一天,我看到姜西在电脑前一边打字,一边笑得傻乎乎,我就好奇走过去,我看到她正在水qun,qun名是:坤华读者后院,坤华,是姜西的笔名,我看到有一个叫“只会咕咕咕的pwp狂魔”的群友给她发来消息:只会嘤嘤嘤的群主,快来嘤嘤嘤!姜西马上回给他:嘤嘤嘤!

        我,“……”

        “这是什么操作?”

        姜西笑着说,“我这个读者就有这个癖好,因为之前聊天的时候,我老是嘤嘤嘤,他听习惯了,现在哪一天不听到嘤嘤嘤就难受。”

        我,“……”。

        “这癖好是不是有点太清奇了,你是不是也太惯着你那几个零星读者了?”

        姜西马上转脸认真地说,“不不不,是因为他们对我好,我才惯着他们,你看,刚开始我群里就只有三十个读者的时候,有那么几个因为特别喜欢我写的人物,便申请管理,当然也有一个人说,他想做咸鱼管理,所以才申请我这个读者少的群做管理。”

        我,“……”还有冲着人少想做管理的?果然作者奇葩,读者也是奇葩啊!

        姜西一说她的读者就兴奋,手舞足蹈的,“我跟你说,有个叫好好爱人的读者,他自己到longkong花钱散财帮我宣传我的书;有个叫边境吸血姬的读者,她每天看我的文,帮我捉虫,把错别字帮我找出来;有个叫无耻的断的读者,他到别人的群里到处宣传我的文,还因为我的文名不好而被diss,还有很多其他的读者,比如云墨海、隔壁阿鬼、二五、生死漫等等,他们一看有新读者加群就出来热烈欢迎,为我高兴,当然也有时候太热烈了,把读者吓跑了,但我知道他们是为我好,我就老感动了!”

        我无言以对,确实这些读者都挺让人感动的。

        她接着说,“有个叫乱画迷人眼的读者,他在群里帮我张罗众筹白银盟,凑够两百个人,每人给我出五十元,就可以给我打个白银盟了,因为他们觉得我的书写得好,但目前知道的人太少,说酒香也怕巷子深,你就说,他们可不可爱?值不值得我惯着?”

        “嗯嗯,值得值得!”她都说得眼眶又红又湿了,我还敢说不值得吗?

        不过,我想问,“那现在凑够多少人愿意给你出五十元众筹白银盟了?”

        姜西特别开心地说,“已经有十个人啦!”

        我,“……”。真的好多啊!

        “人不在多少,在于心意,不管白银盟筹不筹得成,我的心已经被这十位读者暖到了,以后慢慢会多起来,什么时候够了再打白银盟喽!”

        我点点头:“有道理!”

        她又激动地说,“重点还要说一下,一个叫江南南和一个叫慕流年华的读者,这两人分别给我打赏了一千元,真的老感动了!”

        姜西说着,似乎已经沉寂在了那份感动中无法自拔了。

        我随口问了一句,“那你这么感动要怎么回报你的读者们?听说一般的作者都会以加更回报读者的。”

        “no    no    no!我跟他们不一样,我对读者们的回报是……”姜西眼珠转了转,突然大笑了一声,“哈哈哈!跟他们水群,聊到嗨翻天,给他们介绍对象,帮他们指导他们写的文,传授我的扑街经验,自从有了他们,我的主业就是水群,兼职才是写文!”

        “你确定你的读者希望你这样?”我斜眼睨着这个一谈到写文就化身二货的东北大傻妞。

        “嗯……”她犹豫了一下,“倒是有读者建议把我禁言!”

        “哈哈哈哈!”看来她的读者群里还是有那么一两个清醒的。

        “哎呀,总之,我太喜欢跟他们水群了,水群比写文快乐多了,好开心啊!你先走吧,不要耽误我……我再跟他们水会儿!”

        我,“……”。

        所以现在除了写文,又迷上水群了,是不是已经没有我这个老公的位置了,这样看来,或许她的文不火比较好吧?不然火了读者越来越多,那我,咳……

        我故意想说一句破坏她和读者的话,“我觉得你不要这么惯着你的那些奇葩读者!”

        姜西立刻不高兴了,“我的读者才不奇葩呢,我的读者是最好的读者,你想啊,我的文是弘扬正能量的文,喜欢我文的读者,必然是心中怀有正气的人,才会看了我的文产生好感和共鸣,否则看两章就会弃掉了。”

        这样说来,还是挺有道理的,梧桐树能招来的肯定是金凤凰,招不来猫头鹰。

        从那天之后,姜西水群的幸福生活就开始了,每天都激情洋溢的花大把时间水群,就连签名都开成了:专业水群,兼职写文。

        我,“……”

        这样水群的平静生活大概过了两个多月,有一天金丹从温州给姜西打来了电话,一个关于杨琳的重磅消息又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