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天降巨富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二章 现在我是熊家人

第二百四十二章 现在我是熊家人

        比如小时候,陆家和别的家族也会举办一些聚会。

        大人在一起聊天,小孩子就在旁边一起玩。

        别的家族的一些小女孩,和陆天赐玩的好好的,陆楠总是会过去插一脚,不是把陆天赐的裤子扒了,就是把陆天赐推进泳池里。

        总之,让陆天赐在小女孩面前丢脸,被女孩子们嘲笑。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陆天赐从小一直很自卑,觉得在女孩子面前抬不起头来,所以长大之后,为了弥补或者是因为这个心结,所以这才浪dang  nu色,美女环绕,沉醉在美色之中。

        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

        小时候得不到的东西,长大之后总是会疯狂的追寻收集,尽管再也回不到小时候了,但是只是为了寻求那种曾经的心情来慰藉现在的自己。

        此时,又见到陆楠,陆天赐禁不住身体一颤。

        从小就养成的阴影,让他对陆楠总归有点畏惧的。

        “慕容世家乃是上古贵族,理所应当得到我们的尊重,更何况还自降身份来我们陆家挑婿,你竟然敢辱骂慕容家,现在慕容庄主还在这里做客,如果我现在过去告诉她的话,你觉得她会怎样?”

        陆楠悠悠的依靠着门框,不紧不慢的说道。

        一席话,说得陆天赐脸色一变,心里惶恐不已。

        刚才他也不过是一时激愤所以骂了慕容家,他的性格就是这样,没太多的心机。

        现在看到陆楠,冷静了许多,想到刚才自己的话,自然心里很害怕。

        毕竟慕容若兰的本事和霸气,陆天赐也见识过的。

        要是陆楠真去告密,那就完了。

        看到陆天赐此时吓得魂不附体的模样,陆楠更得意了。

        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欺负陆天赐的时候了。

        “你不会去告诉慕容若兰的。”

        突然,陆原说道。

        这一句话,顿时就让陆楠浮现的得意之情,一下子消失了。

        “呵呵,你倒是说说,我为什么不会去告诉慕容庄主。”陆楠盯着陆原,目光也是极为不善。

        “因为你不傻,你也能看出来慕容若兰是一个很暴躁的女人,而且她因为我,现在对你们陆家还有恨意,如果你告诉她天赐在背后说她坏话,以她的性格,她不仅仅会拿天赐是问,而且还会迁怒整个陆家,你也是陆家的人,如果陆家不好过,你也会不好过,所以,只要你够聪明,你就绝不会去跟慕容若兰告密的。”陆原说道。

        身后,陆天赐听到陆原这番话,顿时长舒了一口气,“三哥,还是你厉害!”

        陆楠此时,脸上浮现出一种愤恨之色,显然他的心事,被陆原给说中了。

        好一会儿,陆楠没有说话,脸上显得阴晴不定。

        “呵呵,陆原,你倒是也不笨。”陆楠嘿嘿一笑,扫视着陆原,“不过嘛,要不是你一口一个你们陆家的,我差点都忘记了,原来你现在已经是家族弃子,已经不是我们陆家的人了,你现在就是一个普通平民了。”

        陆原转过了身,没有和陆楠争辩什么。

        第一是因为他实在不想和陆楠在口舌上浪费时间,第二他也知道,现在的情况,自己最好也不要招惹陆楠,第三他心里很清楚,为了不给家族带来负担,自己越快离开越好。

        “哟,真没有规矩。”陆楠却依然不依不饶,脸一沉,拦住陆原,“难道你不明白,当陆家少爷和一个平民说话的时候,平民必须要乖乖的听着以示尊重吗,你是哪里来的野人?这么不懂规矩?!”

        此言一出,房间里顿时,充斥着一种紧张。

        陆原微微皱眉,果然,陆楠这个时候找来,来者不善。

        陆天赐则更是躁动,虽然心里还是有着小时候对陆楠的畏惧,但是此时他显然也看出来了,陆原现在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了,陆楠这是特意来报仇的。

        此时三哥的地位没有了,但是自己还有地位!

        小时候是三哥保护自己,现在是自己保护三哥的时候了!

        “陆楠,你想干嘛!这里是三哥的房间,你滚出去!”陆天赐心里一急,立刻冲了上去,怒视着陆楠。

        啪!

        陆楠扬手就是一巴掌,直接砸在了陆天赐的脸上。

        这一巴掌够狠够直接,陆天赐被砸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也一下子被砸懵逼了。

        “呵呵,你果然跟这家伙混的太久,也没大没小的了,陆楠是你叫的吗?我是你堂哥,知道规矩吗?”

        陆楠又指着陆原,嘿嘿笑道,“还有,这家伙已经被逐出家族了,你还一口一个三哥,对一个平民叫哥,你他妈的真给我们老陆家丢脸!”

        说着,陆楠又是一脚踢在陆天赐腰间,“看看你,对哥哥毫无尊重,对外人跪舔,典型的胳膊肘往外面拐,作为你的家族堂哥,我想我有必要教教你的规矩了,免得将来你被人嘲笑!”

        “你!”

        陆天赐心中愤怒至极,但是此时陆楠说的话,还真的没有任何毛病。

        要知道,陆家作为大家族,家规什么的自然也是有的。

        小为卑,长为尊,这是每一个家族,几乎默认的规定。

        比起地位,陆楠自然比陆天赐要高不少。

        “我知道你是冲着我来的,你想干嘛,现在就说吧。”陆原挡在陆天赐跟前,冷静的看着陆楠,“别动天赐。”

        啪!

        陆楠直接手一扬,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陆原的脸上,“怎么跟我说话的呢?我不喜欢你这语气。”

        “我去妈的家规!陆楠,老子跟你拼了!”陆天赐跳起来,就向陆楠冲去。

        管他什么长幼次序了,三哥当着自己的面被打,自己怎么能看得下去?!

        砰!

        门突然又被撞开,两个黑衣男子闯了进来,直接一左一右,按住了陆天赐。

        “让这小子老实点!”陆楠对那两个黑衣男子喝道。

        陆原心里更是皱眉,这两个黑衣男子,很明显是陆楠的贴身保镖,陆楠来的时候,保镖都带来了,摆明着就是早就计划好了,来找事的。

        陆天赐心里也是一惊,要说保镖,他自然也是有的。

        只是,在这天岛之上,本就是陆家最核心的地方,也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了,谁会没事把保镖带在身边?

        所以,陆天赐的保镖都在庄园的wai  wei的房间里休息着。

        现在看来,陆楠这是早有预谋的了。

        “我想干嘛?”

        看着自己的保镖把陆天赐zhi  fu了,陆楠这才看向了陆原,“呵呵,我要你从我的胯下爬过去!”

        说着,陆楠站到门口,双腿分开,一副大仇得报的样子,看着陆原。

        “为什么?”陆原看着陆楠。

        “为什么?呵呵,陆原,还记得小时候家族聚会的时候吗,有一次我和其他家族的女孩子玩的时候,你拿出一条用水弄湿了的裤子,硬说是我尿床,结果我被那些女孩子们嘲笑!呵呵,还有一次你骗我从树下爬过去说是会有好运,结果陆天赐就叉着腿站在树上,我相当于是从陆天赐的胯下爬过去!”陆楠嘿嘿冷笑着看着陆原,“你仗着自己的地位比我高,从小就欺负我,你是家族的嫡系少爷,处处压制我,只是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嘿嘿,现在,轮到你从我的胯下爬过去了!”

        “你他妈的还有脸说!”

        陆天赐虽然被两个保镖zhi  fu了,但是话当然还是能说的,“你知道三哥为什么整你嘛!那是因为你欺负我!我小时候被你欺负惨了,你先在那些女孩子面前扒我裤子,还把我推进水池,用蛇吓唬我,小时候我被你整的天天做噩梦,晚上吓得都不敢睡觉,那些女孩子也因为我被你捉弄所以嘲笑我,我整天提心吊胆的,跟大人讲,大人都不放在心上,因为他们都觉得是小孩子的玩闹,那时候我甚至都想过死!你在我心里就是恶魔的化身!”

        陆天赐红着眼睛,“幸好三哥安慰我,帮助我,为了能让我不再害怕你,他才捉弄你,就是为了能让我知道,你也会害怕,你也会哭!”

        “如果不是三哥,我陆天赐绝不会有今天这样,我说不定会成为陆家子弟里唯一的一个精神病了!”

        “天赐说的没错,想想你当年对他做的那些事情吧。”陆原看着陆楠说道。

        陆楠被说得,张口结舌,无话可说。

        随即又是一声冷笑。

        “呵呵,陆天赐这种垃圾,我欺负他又怎样?这个家伙从小就没出息,现在长大了,还是没出息,除了花着家族的钱在外面花天酒地,还能干嘛?我还听说,这家伙把叶无双和金戴珊给打了,这个废物,正事不能干,只能给家族惹是生非!”

        陆楠说完,又盯着陆原,“说完了陆天赐,还有你,你也是个废物,跟陆天赐一样,你除了显赫的嫡系身份之外,你一点都没有嫡系子的样子!你看看你,上学上个垃圾的金陵大学,整天吊儿郎当的,也没有自己的事业,家族给了你这么多资源,你看起来就跟个吊丝差不多!我陆楠比你强太多了,然而却因为身份,始终被你压着一头,从小到大,最好的老师,最好的东西,总是要先尽你用!家族聚会拜见长辈,我也始终要跟在你身后,你说你,凭什么站在我前面啊?现在好了,也算是老天开眼,把你赶出家门!”

        “今儿个,你不从这里爬过去,就别想走了!”陆楠冷笑着看着陆原,“别忘了,你现在,不是陆家子弟了!”

        陆原目光骤然收缩。

        是的,现在自己的身份是平民了,而陆楠贵为陆家子弟。

        现在自己和陆楠之间的身份可以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了。

        “三哥,不要!”

        陆天赐脖子绷得紧紧的,奈何被两个保镖zhi  fu,动弹不得。

        “呵呵,你继续犹豫吧,只不过耽误了时间,慕容庄主也会生气的,她已经说过了,只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离开天岛。”陆楠冷笑着,又带着几分得意。

        陆原低着头,目光闪动。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踌躇!

        不爬,耽误时间的话,以慕容若兰的性格,不按照她的话去做,那女人肯定会大发雷霆的。

        爬……

        从陆楠的胯下爬过去?

        屈辱?

        可是自己受的屈辱还少吗?

        为了周允,自己受这一份委屈又如何?

        就在这时候,突然又一个人走了进来。

        “楠少爷,你在这里干嘛?”

        来人六十多岁,虎背熊腰,不是别人,正是熊老。

        熊老目光闪动,看了看陆楠,又看了看陆原和陆天赐。

        不用任何人讲述,熊老差不多也猜到了怎么回事。

        毕竟,他也是看着陆家天字辈长大的人,对于每一个陆家子弟的为人,其实心里都是大致有数的。

        “你来干嘛?!”陆楠见到熊老,不由皱了皱眉。

        “我来叫三……叫陆原登机准备离开。”熊老看了看陆楠,声音低沉,说道,“虽然陆原现在不是陆家子弟了,但是既然在天岛上,就是我们陆家的客人,楠少爷,还请你不要为难他!”

        “跟你无关!”

        陆楠瞪了熊老一眼,“你可以离开了!”

        “楠少爷……”熊老深吸一口气。

        “我他妈的叫你离开,你听到没有!这是命令!”陆楠怒火膨胀,“我知道你一向对这家伙很好,但是今天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以解我心头之恨!你给我滚开!就算你他妈的不滚开,我又何惧!我陆楠,搞一个平民,还不行了!”

        说着,陆楠也不废话了,直接一拳,挥向了陆原。

        然而,他突然只觉得手腕一紧,竟然被人抓住了!

        是熊老!

        “熊四光!”这下子,陆楠真是爆发了,睚眦欲裂瞪着熊老,“你真是反了,你竟然敢阻拦我!慕容庄主都说过了,不许陆家任何人帮助他的,你一个陆家佣人,竟然敢以身试法,公然违抗,你他妈的是想死吗!”

        “陆少。”熊老此时,并没有放手,依旧紧紧的握着陆楠的手,但是他对陆楠称呼都变了,他目光毫不畏惧的顶着陆楠的目光,“对不起,这一刻,我不是陆家人,我是,熊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