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天降巨富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章 一切不过是孽缘

第二百四十章 一切不过是孽缘

        是的,慕容若兰被抱住的时候,内心真的有一种自己都羞于承认的愉悦。

        为何会这样?

        她弄不清楚。

        毕竟,在慕容若兰自己看来,如果有哪一个陌生男子,胆敢胆大妄为的搂抱自己,自己杀了他都不泄恨。

        但是,当慕容若兰被陆原抱住的时候,虽然自己表面上是深恶痛绝,但是她的内心却有几分慌乱。

        那种慌乱,并非是惊慌害怕。

        而是一种,所谓的芳心大动。

        是啊,四十多年了,自己从十四五岁的怀情少女,一晃也变成了现在的中年女人。

        这几十年里,自己却从来没有尝过爱情的滋味。

        也从没有被男人如此亲密接触过。

        是没人追求吗?

        当然是不可能的,昔日慕容家的二小姐和四小姐,在武道家族中的冠绝群芳,追求者宛若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然而,慕容若兰就是看不上。

        也不是看不上,就是看着那些上门求婚的世家子弟,看哪个都没啥感觉。

        就这样,一直寂寞如雪,孤影伴长灯。

        坊间甚至开始有一些流言,不外乎慕容若兰天生石女,性冷淡,喜欢女人之类的意思。

        每当这些传闻传到了慕容若兰的耳中,慕容若兰都气的浑身颤抖。

        毕竟她自己很清楚,自己喜欢男人!

        她甚至觉得,自己比其他的女人更喜欢男人!

        然而喜欢归喜欢,如果没有能让自己的心跳加快的男人出现,自己宁愿一个人。

        宁缺毋滥,这个道理,没有人比慕容若兰更明白。

        然而,在青蛇山上,被陆原从身后紧紧的搂住。

        那一个瞬间,慕容若兰真的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那种男性的身体带来的温度和气味,以及那种“我抱住你就这辈子不会撒手”的那种拥抱感,让她的身体都差点软了。

        那是一种咄咄逼人的爱,给人一种我要照顾你呵护你保护你一辈子的感觉。

        也就是那一次,慕容若兰才明白,原来被男人从身后抱着是这么舒服,原来当女人的感觉这么幸福!

        那是她第一次感觉到男人那种澎湃的爱意。

        当然了,虽然内心有所动,但是慕容若兰毕竟是豪门小姐,自然要把抱住自己的那个男人痛骂一顿,一直到上车,还兀自骂声不绝。

        等到了陆家的天岛。

        慕容若兰脑海里还会想起青蛇山上那件事。

        一想到那件事,慕容若兰的心里就有一种悲哀的感觉。

        是啊,自己单身了四十多年了,对于男女之间的感情已经没有了期待了。

        所以,慕容若兰这才来和陆家联姻,毕竟慕容若兰既然对男女感情没了期待,所以也就无所谓了,既然无所谓了,和陆家这种低等家族里的随便哪一个子弟结婚,又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自己又不会动感情了。

        然而,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偏偏会在这个时候,在离开了慕容家,来到了武江之后,遇到了能让自己动心的人。

        所以,在天岛的时候,慕容若兰的内心,是悲哀的,是惆怅的。

        因为,她知道,自己再也不会遇到青蛇山上那个人了。

        自己也将会带一名陆家子弟回到慕容家,从此也再也不会出现在外面。

        然而,慕容若兰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又在陆家大厅里,碰到了那个青蛇山上的青年。

        所以,在看到陆原的那一个瞬间,尽管慕容若兰的脸上丝毫也没有表现出异样,而且尽管慕容若兰自己恐怕也不会承认,但是当时候她的内心,在那一个瞬间,是跳跃的。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突然回到了十五六岁时候的少女闺心,那时候的少女心思,如此纯情如此热烈,看到了心动的男人,就想到了一生。

        那一瞬间,慕容若兰,脑海里只有四个字,“冥冥之中”。

        毫无疑问,她选择陆原,那是已经注定的了。

        尽管一直把陆原给拉到了台上的时候,慕容若兰都没有显得多高兴,但是她的内心,那个时候是喜悦的。

        也是期盼的。

        当时她的脑海里就已经想到了成亲的结果了。

        是啊,自己有情,他也有意。

        如果没意,为什么在青蛇山上的时候,他对我如此唐突?

        那种拥抱,慕容若兰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因为在那拥抱里,她感受到了那种火山一样迸发的情感!

        然而,慕容若兰怎么也没有想到,陆原竟然会一口回绝!

        而且最后,陆原竟然会选择退族!

        原因只是为了不做她的夫婿!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痛伤!

        还有什么比这个带来的打击更大?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屈辱?

        有多期盼,就有多失落。

        有多想爱,就有多想恨!

        慕容若兰在听到陆原要退族那一瞬间,她真的恨极了。

        她也想不通。

        真的想不通。

        这个家伙,在青蛇山上为什么拥抱我如此热烈,就仿佛我是他一辈子的等待一样,而且,也就是那种炽热的感觉,才一瞬间融化了慕容若兰几十年的冰封的心。

        因为那种爱的感觉,实在太过于炽热,太过于热烈了。

        然而,为什么在大厅里,却又那么冷淡,那么绝情,就仿佛娶了我慕容若兰,他这辈子就毁了一样。

        她真的想不通,为什么陆原前后差距如此之大。

        想不通,就不想了!

        慕容若兰收回思绪,目光冷若窗外寒光,陆原,这是你自找的!

        就在这时,突然,门上,传来了梆梆,轻叩的敲门声。

        “慕容庄主,陆北客请见。”门外,传来苍老的声音。

        慕容若兰心里一声冷笑,这个时候了,陆北客来干嘛,她不用想也知道。

        “进来吧。”

        慕容若兰说道。

        虽然让陆北客进来了,但是慕容若兰知道,自己的立场绝对不会变的。

        陆北客显得比之前更加苍老了许多。

        “陆当家。”慕容若兰轻飘飘的说道,“今天在大厅上,我也有些无礼,这里给你赔罪了。”

        当然了,慕容若兰这句话,只是礼节性的。

        “慕容庄主不必如此。”陆北客声音带几分沙哑,“我就开门见山了吧,我这么晚打扰慕容庄主,只希望……”

        慕容若兰听到这里,心里一声冷笑,心想呵呵果然猜的没错。

        是来求情的了。

        “陆当家不用说下去,这件事没有商量余地!”慕容若兰声音铿锵置地,“你那个好孙子,如此轻视我,不被赶出陆家,还给他机会自愿放弃家族,已经是给他面子了,这件事,绝对没有可能挽回!”

        “慕容庄主,你误会了。”陆北客苦笑一声,“事到如今,原儿放弃家族这件事,我也无法左右了,我此次来,只是和你商量,明天退族仪式上,原儿到底以何种等级退族,按照我的想法,让原儿放弃原本属于他的一切的陆家继承权和财富,你看行不行?”

        “呵呵。”

        听到这里,慕容若兰又是冷笑,盯着陆北客,“我说陆当家,你果然是来替你孙子求情的,放弃继承权和财富的退族,未免也太轻了。既然是陆原那家伙自己要选择退族的,那就按照等级最高的方式来退族好了!”

        陆北客听言,不由又是身体一颤,眼看着心中又是悲痛。

        是了,在豪门大家族里,退族,其实也不算是一个少见的现象。

        有自愿退族的,也有因为某种原因被迫退族的。

        而退族,又具体的分为好几个等级。

        级别最轻微的退族,不外乎就是解除权力继承权,甚至还可以享受家族的财富和保护。

        严重一点的退族,就是放弃继承权和财富了。

        再严重的,就是失去的更多。

        最彻底的一种退族,不仅放弃所有权力和财富,余生也不得接受家族中的任何帮助,甚至不得和家族中任何人接触交往。

        也就是说,相当于是彻底的被拉黑!

        所以,这一次陆北客,来找慕容若兰,其实是来商量陆原的退族级别的。

        毕竟,退族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陆北客此时,只希望能让陆原的退族轻微一点。

        不再享受继承权和财富,但是,至少可以让家族偶尔去看望看望他,帮助帮助他。

        然而,慕容若兰说的最彻底的放弃家族。

        那就意味着,明天仪式之后,陆原从此和陆家,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再也不能有任何来往。

        “慕容庄主,等级最高的退族,这,这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啊。”陆北客语气里都带着几分哀求了,“原儿他是我家族天字辈里唯一被穷养的,自从他上了初中之后,就从来没有真正享受过豪门少爷的生活和待遇了,一直到现在被放弃家族,他都依然是被穷养的,他今年才二十三岁,他还是个孩子啊,慕容庄主……”

        “够了!”

        慕容若兰突然一声厉喝,喝住了陆北客,她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可怕,仿佛是回忆起了什么让人不堪回首的往事,“陆当家,你可知道慕容虹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