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天降巨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全城开始大搜寻

第一百三十三章 全城开始大搜寻

        “所以,你是坐在了红酒瓶上,然后红酒瓶进入了你的身体,导致你身体通道,出现了撕裂,同时大出血的。”

        医生点了点头,“这和我的判断差不多。因为依照我多年的经验来看,能造成这么大的创伤,那异物肯定是有酒瓶那么粗,才可以造成这种杀伤,男人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这么说的话,昨天你也应该没有和你男朋友同房。”

        “废话,我当时都疼死了,还怎么同房!”

        郑泫雅恼火的说道。

        心里则是郁闷极了,妈的,老娘的点怎么这么背,眼看着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和陆少比翼双飞一宿。

        结果出了这么一件事。

        如果当时候,自己没有去卫生间洗澡那就好了。

        直接就和陆少来一发,什么事都没有了!

        毕竟药效太强了,陆少在自己去卫生间洗澡的时候,药效开始发作。

        此时陆少肯定已经双目通红异常兴奋了,所以,看到电视里出现的维密走秀,那么多大长腿的美女,自然一时忍不住,就对电视展开了攻击。

        唉,说什么也晚了。

        虽然当时候郑泫雅被红酒瓶爆了之后,心里想着赶紧去医院。

        但是这女人心计也颇重,灵机一动,干脆将计就计了不去医院,就忍着巨大的疼痛,让鲜血直流。

        这样,第二天自己就可以欺骗陆原说两人fa  sheng  guan  xi,而陆原看到她满大腿是血,肯定会更加心疼和内疚的。

        为了达到欺骗效果,她又撕开一块橡胶薄膜包装,扔进了垃圾桶里,造成假象。

        而李璐璐和沈茜也被她欺骗了。

        虽然她们两人是郑泫雅的朋友,但是郑泫雅知道,有些事情,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自己没有和陆少fa  sheng  guan  xi这件事情,最好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才好!

        而且,李璐璐和沈茜还误会了,以为昨天晚上,陆原和郑泫雅疯狂了一个晚上,郑泫雅叫的很大声。

        但是,其实,那只是郑泫雅被红酒瓶给整的惨叫。

        “来,美女,请躺下,我给你上药。”

        医生终于站起来,示意郑泫雅躺到里面的床铺上,双腿打开。

        然后,医生就开始解裤子。

        “我草,你干嘛?”

        郑泫雅猛然警觉的问道。

        “嘿嘿,我这是独家配方,包你好的快。”医生猥琐一笑。

        “去你妈的,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爸是郑择天!”

        郑泫雅狠狠的给了医生一巴掌。

        “啊,原来是郑总千金,对不起,对不起!”医生吓坏了,郑择天在金陵市也是挺有名的,搞房地产的老总,以人家的地位,弄这个医生还不是绰绰有余。

        本来这猥琐医生看郑泫雅挺开放的,想搞一把,结果碰了这么一个大铁板。

        离开了医院,郑泫雅心里也有点焦躁,不知道陆原现在去哪里了,周允那边怎么样了,是不是被马少给上了,如果真的上了,那就好了,说不定陆原就嫌弃周允甩了她,自己可就有机会了。

        想着,郑泫雅就给马少打去了电话。

        一直到电话,响了十几声,马少才接电话。

        “嘻嘻,马少,怎么响了这么久才接,不会是还没起来吧,怎么样,昨天是不是爽翻了?”郑泫雅心情好极了,笑嘻嘻的说道。

        “完了,泫雅,完了,那女的,死了,不是我干的,不怪我,她死了不怪我!”

        马少的声音,显得十分惶恐和虚弱,又疲惫不堪,看来昨天晚上,周允出了事之后,他恐怕也就不可能入睡了。

        “死了?”郑泫雅也是一愣,“你是不是给她吃药太多了啊,或者是干的太猛了,把她整死了?”

        郑泫雅知道马少这个货色的,迷女干之类的事情,最拿手。

        弄不好,下药过量,整死了周允也说不定。

        “怎么可能,我碰都还没有碰她呢,就是,她突然醒了,然后……”

        于是马少就把昨天晚上,周允突然醒来,然后逃出酒店,接着被一辆车撞飞的事情经过,给郑泫雅讲了一遍。

        “你是说,你也没去看看她死没死,就跑掉了?”郑泫雅问道。

        “那种情况下,必死无疑啊!那条路上本来就没什么车,所以那辆车速度特别快,几乎撞飞了十几米远,我哪里还敢去看,出了事,我就跑掉了,现在躲在滕王阁别墅里,我都不敢出门了,泫雅,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马少带着哭腔说道,虽然这家伙是富二代,但是跟人命扯上关系,谁他妈的都得脱层皮。

        “没事,那个女的,本来就是个没爹的农村人,家里没什么背景的,死了就死了,再说了,又不是你撞得,你怕啥?不过,如果到时候调查到你,你可不能把我给供出来,不能说是我介绍你过去接她的,懂不?!”

        郑泫雅顿了一顿,半是威胁,半是劝告,“我爸爸在金陵市还是有些地位的,你别供出我,我可以让我爸爸找找关系帮帮你,而且假如真的找到你,你可以说你们有私情,都是自愿的,就说周允为了助兴,是她自愿吃了药,结果太激动跑出去了,我爸爸再帮帮你,你根本一点事都没有。不过,这几天,你就躲在家里别出去就好了!”

        挂了电话,郑泫雅的心情竟然莫名的大好。

        嘿嘿,这下更好了,周允竟然死了,这下真是死无对证了!

        看来,老天都帮我啊!

        挂了马少的电话,郑泫雅接着就给爸爸拨了一个过去。

        “爸,我想回家一趟,跟你说个事情。”郑泫雅知道,如果警方调查的话,肯定也会查到马少,自己得提前回家问问老爸有没有警方或者fa  yuan的关系,到时候也能派上用场。

        “女儿啊,今天你可别回来了,我今天要忙了。”郑择天说道。

        “啊,爸爸,今天是周末啊,你平时不都是周末要陪我的嘛?”郑泫雅撒娇说道,“再说了,你一个地产业的大腕,有什么事情,完全可以让手下去处理嘛。”

        “今天的事情比较特殊,今天我接到了沈先生的通知,他家族的少爷的女朋友失踪了,你知道的,沈先生就是我们的财神爷,平时没事我都得去讨好他,更何况今天他让我办事,我当然不能怠慢,现在恐怕金陵市不少有权有势的人都会接到沈先生的通知,我也要出去调查那个失踪的女孩子了,希望能第一个找到线索,所以啊,今晚你就别回来了!”

        “啊,好吧。”

        郑泫雅挂了电话,心里则是不禁开始怦怦乱跳。

        这,那个家族少爷,不用说了,肯定是陆原。

        真没想到,连沈先生都是他家族的一员,这陆家得有多强大啊。

        沈先生,郑泫雅也从郑择天得口中了解一些,叫沈万贯,可以说是金陵市最吃得开的一个商人。

        而且,这人不仅仅是商人做生意,而且还跟一些大的帮会有来往。

        只是,郑泫雅此时心里也担心了。

        没想到陆原为了找周允,竟然在金陵市搅起了这么大的一个风波。

        她不禁也有些害怕,自己会不会低估了陆原对周允的爱了?

        此时,梅林小筑。

        一辆加长的***车缓缓停在梅林小筑门口,车标都是金色的,这辆***一看就是特制的,估计至少也要几千万。

        “对不起,今天酒店谢绝接客,谢谢合作,请走前面出口离开。”

        门口,门童对车内人说道。

        “老弟,我大老远从广州跑来一趟,就是想住一次梅林小筑,行行好吧,老弟,上一次来你们没房了,这一次你们又不接客,老弟,求你了。”

        车内,一个西装革履一看就是个成功人士的男子,低三下四的跟门童哀求。

        这男子能做这种车,少说也得有几亿甚至十几亿得身价,而对面不过是区区一个酒店门童而已。

        “真对不起,我们家族少爷今天在这里办公,任何无关的人都不得打扰。”门童平淡的说道,一点也没有狗仗人势的架子,不过那语气,确实不容别人拒绝。

        ***车一听,人家家族少爷都来了,也不敢再多说了,就开走了。

        此时,梅林小筑会客室里。

        陆原正焦躁不安的来回踱步,高贵的羊毛地毯,踩上去一点声音都没有。

        正在此时,门口有人敲门。

        “进来!”

        一个面色坚毅的国字脸中年男子走了进来,正是江春南。

        “三少爷,我已经派人去禄口机场调查了,周小姐的确是被一辆车接走了,从监控里,可以看到那是一辆白色的车牌号为苏axxxx的2017年生产的宝马5系精英版,车主的姓名叫马波,住在滕王阁小区,我们已经派人过去了。”

        江春南垂手站着,跟陆原汇报。

        “没通知警方了吧。”陆原问道。

        “没有,三少爷,我们家族做事,效率更高,而且,也绝不会有人敢阻拦。”江春南毕恭毕敬的说道。

        “三少爷,你放心,周小姐一定会没事的。”

        江春南看着陆原满是焦急的眼神,他心里也不是滋味。

        对这个三少爷他这一辈子都感激,是三少爷从队长的手里,留下了他江春南,是三少爷让他依然可以为家族办事。

        对周允,江春南也颇为感激。

        毕竟周允当时在金陵出事,属于江南所,江春南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是给别的女孩子,也许会怪罪他,但是周允也没有。

        “嗯,你出去吧。”陆原挥挥手。

        “对了,三少爷,我们在机场,还发现了一本掉落日记,应该是周小姐的。”

        说着,江春南呈上了那一本,已经有点脏污的笔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