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第一序列在线阅读 - 35、感谢币拉满!

35、感谢币拉满!

        张宝根的事情给整个集镇上所有人的心情都蒙上了一层灰色的雾,大家其实早就习惯生活在避难壁垒的统治之下了,但当大家发现自己的生命权柄并没有握在自己手中时,心情还是突然一下子沉重起来。

        任小粟这一整天都在想着事情,按照王富贵的说法,那张宝根被抓紧去恐怕凶多吉少。

        这避难壁垒对他一套研究下来,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了,而且最关键的是,张宝根从此失去了自由。

        而任小粟自己呢,他身上的秘密可要比张宝根大得多。

        如今那座脑海中的宫殿已经解锁了很多功能,却还有更多的功能等待着任小粟去探索,就连任小粟自己都不知道这座宫殿的尽头在哪,最终会把他提升到什么程度。

        如果自己的秘密泄露,自己被避难壁垒抓走做大脑切片都不意外。

        任小粟提前去了学堂,他找到颜六元认真的交代让颜六元千万不要暴露自己的秘密,这是事关生死存亡的大事。

        他们兄弟二人并没有对抗避难壁垒的实力。

        壁垒内外的工厂烟囱都朝天空中喷吐着浓烈的白烟,壁垒里的报时的钟声仍然会准时响起,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今天的张先生心情好像也有点低落,有时候讲课都会出现走神的情况,每当他走神被学生提醒,他都会认真的给学生们鞠躬道歉。

        最终张先生说道:“抱歉同学们,我今天因为自己的原因没能把课上好,大家自习吧,今天先不上课了。”

        任小粟今天没直接回诊所,他也想在学堂这种“干净”的地方静一下,思考他和颜六元、以及小玉姐的未来。

        下午任小粟代课时,他也没讲什么新的东西,说实话他今天的心思完全不在这里。

        到了放学,任小粟罕见的没有拖堂,而是惦记着早点带颜六元回家。

        任小粟说道:“下课吧,今天就不给大家讲其他的知识了。”

        “起立!”班长说道。

        “谢谢老师!”

        “来自李有钱的感谢,+1!”

        “来自王大龙的感谢,+1!”

        “来自……”

        任小粟愣住了,这特么全班才24个人,结果他这一声下课,竟然收获了23个感谢币!?

        唯一没给他感谢币的反倒是颜六元,颜六元也看出来任小粟今天有点心不在焉,所以他更多的是关心自己这位哥哥怎么了,而不是惦记着放学出去玩。

        任小粟怔怔的看着这群小王八犊子一溜烟全跑的没影了,合着原来他们并不喜欢自己讲课啊!?

        你们特么的都给老子等着,老子哪里讲的不好了?!

        这一天很神奇,任小粟辛辛苦苦了快半个月才攒到了12枚感谢币,结果今天一天就收获了23枚。

        感谢币的总数量达到了35,似乎离解锁武器又近了一步……

        任小粟认真的权衡了利弊之后决定,不喜欢自己讲课就不喜欢吧,给感谢币就行……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原本在诊所里接诊的任小粟连诊所都不开了直接跑向学堂,这事任小粟想的很明白,他开诊所是为了什么,单单只是为了赚钱吗?那必然不是啊!

        如今他找到了一个迅速赚感谢币的方式,怎么可能错过!

        学堂先生张景林这边还没下课呢,就看到任小粟已经到了教室外面,学生们顺着张景林的目光看去,不知道为什么,当他们看到任小粟的时候,背后有了一丝凉意。

        今天任小粟讲的不是野外生存,而是与人对敌时击打什么部位能够一击致命,或者怎样才能瞬间让对方失去行动能力。

        任小粟自己其实并没有接受过相关方面的训练,这玩意在集镇上也没地方训练去啊,所以这都是他多年和人争勇斗狠后积累下来的经验。

        当张景林听到任小粟要将与人对抗时便皱起眉头,他并不喜欢教学生们该如何与人对敌,在以往的课上,他教的更多的是如何面对自然环境。

        有这样一种心理暗示,当你教学生们如何与人类对抗的时候,他们就会自然而然的把人类当做假想敌。同样,你教他们如何面对狼群,他们就会把狼群当做假想敌。

        从内心里来讲张景林从不希望自己的学生变成暴力分子,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起张宝根的事情后便一声叹息,最终便放任着任小粟想讲什么就讲什么了。

        任小粟在讲台上对台下的学生们说道:“人类最脆弱的部位有哪些?如果要讲的话就得循序渐进,我们先来说一个最被人熟知的……颈部。”

        “不过这个地方其实你们在与人争斗的时候不会特别容易得手,因为人体潜意识对这里的保护性最强,整个颈部气管附近由将近20个脆弱的软骨组成,但凡你击碎了哪一个,都能够瞬间让对方丧失战斗力。碎裂的骨头会迅速的阻塞氧气输送渠道,紧接着对方也许就会窒息死亡。”

        这个时候教室里一片寂静,任小粟看着大家:“有什么疑问吗?”

        王大龙弱弱的问道:“你咋知道颈部有将近20个脆弱的软骨……”

        学堂里没有相关的书籍,集镇上也没有研究这个的人,任小粟如果不是实际的数过,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事情……

        可是任小粟怎么数呢,数谁的呢,想到这里,大家就有点慌了……

        任小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看了一眼天色,这时避难壁垒内部敲响了下午4点的钟声,任小粟和颜悦色的对大家说道:“下课吧。”

        “起立!”

        “谢谢老师!”

        “来自王大龙的感谢,+1!”

        “来自……”

        任小粟忽然皱起眉头,数目不对啊,不该是再增加二十多个感谢币吗,怎么才九个!

        这群小王八犊子这么快就习惯自己不拖堂了是吗,连个诚心感谢都没有?

        恐怕你们还没接受过社会的毒打!

        正当学生们准备往外冲的时候,只听任小粟阴森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都给老子回来,老子今天就给你们讲讲,我是怎么知道那里有多少块软骨的……”

        王大龙:“……”

        李有钱:“……”

        全体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