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第一序列在线阅读 - 13、这就是现实

13、这就是现实

        原本任小粟思来想去到最后,就觉得当教书先生应该是最容易得到感谢的。

        然而他忽略了一个问题,他是很好学没错,他是很渴望知识没错,但那是因为他生长于畸形的环境里,曾经对知识的匮乏才导致他对知识的渴望。

        越缺什么也就越渴望什么。

        但是,他渴望的东西,其他学生并不一定渴望。这些能在这个时代里上学堂的孩子,基本上家庭条件都还不错,一个个都能得到父辈的庇佑。

        这些孩子上学上了几年,最烦的就是教书先生,又让背课文,又让写作业,少年时期学生和老师在大部分时间里其实是天敌的关系……

        虽然任小粟讲的是他们最喜欢的生存课,但学生们对他的态度也完全谈不上诚心的感谢。

        任小粟觉得,也许自己多上点课,学生们就会感谢了吧?

        集镇学堂本来是下午4点放学,避难壁垒里是从早上六点开始,每两个小时撞一次钟来报时,一般情况下张景林是从来都不拖堂的。

        然而今天,任小粟为了得到学生们的感谢,他几乎是将自己在野外生存的经验倾囊相授,这一讲,就讲到了五点……

        现在已经深秋,5点的时候天都快黑了,学生们眼巴巴的看着他心说这孙子太特么能讲了吧……

        这时候张景林都扛不住去院子里砍了颗白菜,做饭去了。

        一个学生实在忍不住了:“孙……老师,你再不下课天就黑了,镇上就不安全了。”

        这学生到底是有点怕这个集镇上出了名的狠人,所以也没敢在狠人面前放狠话。

        任小粟愣了一下,心说特么的不感谢也就算了竟然还打算让老师下课,不过他也是明白人知道安全第一,所以任小粟看了一眼天色之后就无奈的挥挥手:“下课。”

        “谢谢老师!”

        “谢谢老师!”

        学生们蜂拥着朝学堂外面跑去,其中有两个学生为了“下课”这俩字对任小粟说了谢谢,他们真的太感谢了!再不下课就吐了好吗!

        任小粟忽然看到,自己那宫殿里竟然真的多了两枚感谢硬币,瞬间大喜过望。

        他哪知道学生是为啥感谢,只觉得是自己讲的不错呢!

        任小粟心想,看来自己的苦心没有白费啊,讲了这么长时间,学生们还是很感激自己的。

        颜六元黑着脸:“你以后能不能别拖堂了?”

        还没等任小粟说话呢,张景林端着饭一边吃就一边走进来了,他斟酌着语气说道:“小粟啊,我知道虽然你热爱教育这个行业,但拖堂拖这么久真的不好,再者说万一把你累着怎么办。”

        任小粟不干了,这拖的是堂吗,这拖的是钱,这拖的是学生们真心的感谢啊!

        “不行,”任小粟义正言辞的说道:“我愿意为教育事业奉献我的生命,多讲一会儿没事的!”

        “咳!”张景林差点被任小粟噎到,只是他看着任小粟这副模样真是懒得说什么了:“行吧。”

        那两位道谢的学生,还不知道自己说的谢谢老师,为自己招来了多大的灾祸。

        有个成语解释过这种现象,叫做祸从口出……

        ……

        回去路上颜六元跟任小粟怄气没理任小粟,本来放学了还可以和任小粟去集镇上逛逛呢,结果全都白瞎了。

        结果路过城门口的当铺时,颜六元忽然拽了拽任小粟的衣袖,他指了指当铺,任小粟竟然看到小玉姐在里面,似乎在跟掌柜说着什么。

        任小粟带着颜六元靠近了一些,他们听到小玉姐对掌柜说道:“我这耳环很值钱的,不能再多给点吗?”

        掌柜轻佻的笑着看了小玉姐一眼:“其实你不用当东西的,这是何必……”

        他话还没说完就闭嘴了,因为他看到任小粟朝当铺里走过来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早就传遍了整个集镇,大家都知道这李小玉如今和任小粟关系匪浅。

        并不是到了一个适者生存的年代,所有人都会凶猛起来,事实上哪个年代里都有怂人和狠人,而狠人一般都能过的很好。

        掌柜就是怂人,怂人只敢欺软怕硬。任小粟昨晚杀的人本就是集镇上出了名的狠人,所以任小粟现在已经是狠人中的狠人了……

        掌柜眼神飘忽不定假装喝起水来,他不确定自己刚才的话被任小粟听见了没。

        任小粟从自己兜里数了620块钱塞给小玉姐:“你不用卖东西,这是昨晚那三颗消炎药的药钱。”

        李小玉如今没了收入来源,所以只能坐吃山空,但任小粟不能看着她这么惨。

        李小玉想把钱塞给任小粟,结果任小粟说道:“我本来也是准备买药的,你就收下吧。我不是不想承你情,而是以后我们不用那么客气。”

        李小玉愣了半晌:“你这是什么意思……”

        去年任小粟从群狼口中侥幸逃回来,因为怎么逃回来的他从来没跟人说过,只是回来后,他确确实实是因为李小玉送的药才活下来的,没有那抗生素消炎药他恐怕早就没了。

        所以他欠李小玉的不是几颗药,而是一条命。

        任小粟对小玉姐认真的说道:“你放心,以后有我一口肉吃,就有你一口汤喝!”

        “哥,你说的不对,”颜六元小声说道,人家不都是一起吃肉吗,怎么到你这就成跟着你喝汤了:“而且,咱家现在也没有肉啊……”

        “奥,”任小粟点点头对小玉姐换了个说法:“以后有我一口汤喝,就有你一个碗刷!”

        颜六元:“???”

        “噗!”旁边正喝水的掌柜一口就喷出来了。

        然而李小玉却不介意:“行,那我以后就给你们刷碗洗衣服。”

        她说这话的时候也没想过水够不够,反正先答应下来再说。

        掌柜的吧唧着嘴看着任小粟他们三个人出门,他转头对店里的小伙计说道:“别惹他,听见没有?”

        任小粟他们刚出门,忽然间听到一声呼喊:“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家那口子吧,我们家要是没了他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只见诊所门口一个中年妇人跪在地上给镇上唯一的医生磕头,然而那医生冷笑:“没钱看什么病啊。”

        “您把他救活,我们全家人都会感谢您的大恩大德,”妇人哭着说道:“老医生还在的时候是个有善心的好人啊,您是他儿子一定也很有善心吧。”

        “我爹有善心那是他的事!”

        只见那大夫转身便把诊所的门给关上了,妇人旁边还躺着一个腹部一直在流血的汉子。

        任小粟没有上前,也没有去当什么好心人,其实他看出来那汉子已经断气了。

        他只是看着这一幕平静说道:“六元,记住眼前的这一切,这就是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