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慕林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八十三章 透露

第八百八十三章 透露

        谢璞没有明说,但文氏与他自幼青梅竹马,又做了这将近二十年的夫妻,自是了解他的想法,猜得出他心里至少有八成是希望能促成这门婚事的。

        反正将来谢璞也打算把万隆这个女婿纳入羽翼之下,女儿女婿一块儿在他跟前生活,想必也出不了大岔子。倘若谢映容胡闹,给未来的丈夫添堵了,做岳父岳母的加倍儿对女婿好,多多训诫女儿就是了。谢璞并不认为自己无法控制一个不得宠的女儿。他眼下的犹豫,更多的是觉得谢映容配不上万隆,真促成了这桩姻缘,恐怕会让自己看好的青年才俊受委屈,所以纠结罢了。

        谢慕林从母亲文氏这里确定了父亲谢璞的想法之后,心里只觉得一言难尽。

        谢映容一心觉得自己是重生者,际遇不凡,可以匹配高门大户里的青年才俊,却没想到,不但人家青年才俊未必能看得上她,连自个儿的亲生父亲,也嫌她不配呢!要是她知道了身边其他人对自己的想法,不知会有何感想呢?

        这几年她真真是把手上的好牌一一作没了。可见重生并不会换脑子,蠢姑娘活上两辈子,也聪明不起来呀!

        谢慕林答应了文氏,会想办法去打探谢映容对万家庶子的看法,试探她是否乐意接受这桩婚事,倘若她真的不乐意,而且想法比较坚决的话,文氏这边只会劝说谢璞另想法子,而不是勉强促成一桩不大稳当的婚事,比如派人快马加鞭给湖阴老家送信,请宗房帮忙从谢家族里另挑一位温婉贤惠的侄女儿。

        能跟四品官宦人家的子弟联姻,男方也是谢璞看好的青年才俊,没有族人会拒绝的。到时候谢璞以岳家叔父的名义提出教导万隆,万参议也不会有什么异议,只是关系隔了一层,谢璞在万隆的事情上能说话的地方不多而已。

        若是湖阴老家太远了,谢璞还可以问问宋氏,昌平宋家族里是否有合适的女孩儿。可那样关系更远,谢璞说话的余地就更小了。

        本来二房的外孙女儿杨沅也是不错的对象,然而万隆毕竟还有位苛刻霸道的嫡母万太太,嫁给万隆的姑娘是要直接面对这位厉害的嫡婆婆的。谢璞与文氏心疼自家外甥女儿,不想开这个口罢了。

        要是不用联姻的手段,让谢璞直接出面收徒,只怕那位万太太就要闹腾了。两家如今是近邻,深知万太太脾气的文氏实在不想跟她闹翻,将来天天都要面对她的咒骂手段。

        说曹操,曹操到。

        丫头进屋来报信,道是万太太打发人递了帖子过来,一会儿就要过来做客呢。

        文氏刚刚说完万太太的闲话,猛一听到正主儿要来,便先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反应过来:“想必是听说了巡抚夫人上门的事,过来找我打探消息了吧?”万太太不但嘴巴厉害,厌恶妾室与庶子庶女,八卦精神也是非常有名的。

        谢慕林可不想留下来做万太太的话题中心,忙道:“那我就先回院子去了。娘您……您多保重。”她安慰地轻轻拍了拍文氏的手背。文氏仿佛明白了她的言下之意,不由有些哭笑不得了。

        谢慕林利索地离开了正院,往自个儿的院子走去。走到院门口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往谢映容那边望了几眼,正巧碰见顺心瘸着腿从院子里出来,要往那与厨房大院相通的漏空花窗方向走去,扭头看见谢慕林在,忙转身向她躬身行礼。

        谢慕林想了想,向她招了招手。顺心见状,连忙加快脚步,快步走了过来。

        谢慕林扫视周围没人,自个儿院子里的丫头婆子也离得颇远,而且并不是多嘴多舌的那种人,便压低声音问顺心:“三妹妹这些日子……有没有提起隔壁万家?”刚到北平时,谢映容对万家消息的关注,绝不是假的。

        顺心小心看了谢慕林一眼,犹豫着道:“三姑娘……一直在想办法打听邻居家的事儿呢。她还想叫我与如意设法出府,象琴姨娘屋里的银杏前些日子做的那样,到外头街上的店铺里打探万家的消息,若能知道万太太的喜好,或是万家几位少爷、小姐的名讳、年岁、喜好以及婚配的情形,就再好不过了。”说完,顺心佩服地再看了谢慕林一眼,“二姑娘可是听说了什么?您放心,三姑娘出不了府,她顶多只能叫我们打听打听外头的消息罢了。可我与如意也同样出不了府,连二门都出不了呢。底下的婆子们又个个都懂规矩,不肯轻易向三姑娘透露什么不该说的。三姑娘除了自个儿生闷气,什么都做不了,出不了事的!”

        谢慕林自然知道谢映容出不了事,她就是看守谢映容的一份子,天天盯着这个妹妹,怎么可能会让后者有机会生事?她只是想知道谢映容对万家的看法罢了。

        谢慕林再问顺心:“三妹妹对万家感兴趣,有没有提到,她是看中了万家哪一位公子?”

        顺心有些吃惊,但还是照实道:“先前我是不知道的,三姑娘也没说。可前儿万太太带着万二公子来过府里一趟,三姑娘打发我去正院探消息。金姨娘知道了,后来就过来劝三姑娘说,万太太脾气厉害,又是个容不得庶出的,对亲生的儿子们爱若珍宝,连咱们府里嫡出的小姐们,她都没想过要提亲,更何况是庶出的姑娘呢?金姨娘劝三姑娘别做梦,还是离万家远些,否则最多只能嫁给庶出的万三公子,还要天天对着个厉害的嫡婆婆,小日子难过。”

        说到这里,顺心顿了一顿,犹豫了一会儿,才继续道:“当时三姑娘反驳了金姨娘,说谁要嫁给万家的嫡子?一个个都不会有好下场,她要嫁也该嫁给那位庶出的万三公子,只是得先弄清楚,那位万三公子是不是将来会发达的那一个。金姨娘说三姑娘疯了,谁能未卜先知别人是不是会发达?况且万三公子再好,也被万太太压着出不了头,谁嫁过去,都要受苦受罪,傻子才会嫁过去。北平城里那么多官宦子弟,哪一个不比他强呢?三姑娘与金姨娘吵了几句,便把人赶出了屋子,不肯再跟金姨娘说话了。但金姨娘还是操心着三姑娘的姻缘,这几日天天都来劝她呢。”

        谢慕林听着这些内|幕,不由得挑起了一边眉毛:“哦?三妹妹这么看好那位万三公子吗?”她眨了眨眼,抬袖掩口,小声告诉顺心,“那你不妨向三妹妹透个口风,说老爷确实有意招这位万三公子做女婿,可又担心三妹妹心气儿太高,看不上侯门庶子,坏了他提拨青年才俊的好意,因此眼下正犹豫呢。兴许……会改而考虑族里的侄女们,反正咱们谢氏族中年纪合适又品貌双全的姑娘有好几个,就算家世差一些,那位万太太只怕还更乐意呢!”

        顺心眨了眨眼,听得有些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