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江湖枭雄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五章 反应激烈的吴老板

第六百四十五章 反应激烈的吴老板

        光耀集团地下车库内,随着二骆驼一脚将宾利的油门踩到底,车身顺着坡道猛地窜了上去,直奔吴定远撞去。

        “哗啦!”

        吴定远看见宾利冲撞过来,在撸动唧筒的同时退后一步,将身体贴在墙上,对着正驾驶一侧的风挡玻璃,再次搂火。

        “吭!”

        子弹喷洒,宾利的风挡玻璃再次留下一片白痕,坐在车内的二骆驼彻底失去视野。

        “哐!”

        宾利的车头撞在汉兰达侧面,留下一个巨大的凹坑。

        “砰!”

        与此同时,x6边上的青年也趁机起身,对着吴定远抬手就崩了一枪。

        “噗!”

        子弹打在吴定远的左胸口,登时把他的衣服掀开了一个银元大小的弹孔,镶在了里面的防弹衣上,而吴定远也被子弹的威力推着往后退了一步,再次撞在了墙上。

        “你坐好,我弄死他!”车内的二骆驼看见吴定远中枪,但是并没注意到他穿着防弹衣,本能间就要推开车门,准备趁机补上一枪。

        “骆驼!别动!别动!!”吴坤看见二骆驼的举动,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这个车防弹!你一开门,我就完了!”

        “你他妈别拦我!咱们这边五六个人,他就自己一个,你怕什么?!”二骆驼情急之下,本能间给了吴坤一杵子,但吴坤仍旧死死拽着他肩膀的衣服纹丝不动,俨然是被吓懵了。

        “别下去!别!”吴坤看着被子弹震碎,但是并没有被穿透的防弹玻璃,脑门上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虽然吴坤同样也身为一个江湖大哥,甚至敢于跟柴华南去正面硬刚,但是在这种危急情况下,他绝对没有柴华南那种魄力。

        社会混子,普遍是由一群低学历,低素质的人群构成的,因为但凡能力出众的人,都不会冒着蹲监狱,或者致残致死的风险,去吃这一份风险极大,而且还有可能填不饱肚子的饭碗,而像杨东那种名校毕业,误打误撞闯入社会的人,绝对是少数中的少数。

        与杨东一样,吴坤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他虽然也在社会上有一定地位,但相较于江湖上的打打杀杀,他更擅长的还是操控资本,而且吴坤的见识,要远超于柴华南,他比柴华南更懂得生活,也比柴华南更深刻的体会过,这个世界有多么美好,多么值得留恋,所以吴坤在面对困境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把自己的风险降到最低,用官方力量将柴华南逼到死胡同,对于他来说,与所有江湖中人奉为至宝的面子相比,舒舒服服的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吴坤虽然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但是今天这种被堵在车上的枪击事件,他还是第一次遇见,所以慌乱之下,他是真的有点被吓破胆了,如同丢了魂一般,死活不敢打开车门。

        “咣当!”

        随着吴定远中弹后退,后方的两台宝马x6车上,也快速窜下来了三个人,全都奔着吴定远扑了上去。

        “艹你妈!都给我跪着!”此刻的吴定远,已经打空了枪里的几发子弹,眼见三个青年奔自己这边扑了上来,仍旧端起枪口扫了过去。

        “呼啦!”

        三名青年看见这一幕,纷纷进行规避。

        “踏踏踏!”

        吴定远趁着三人躲闪的空当,几步窜到车边,迅速钻进了没有熄火的汉兰达车内,随即猛地往后一倒车,直接调头离开,从开第一枪再到驶离,全程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妈了个b的!他想跑!”二骆驼顺着玻璃缝隙看见汉兰达倒车,再次准备推开车门。

        “别追了!让他走吧!”吴坤按着二骆驼,再次一声呼喝:“万一有埋伏就完了!退回去,快点!”

        “操!”二骆驼看了一眼已经变了脸色的吴坤,磨着牙骂了一句,将车窗降下了一道缝隙:“往后退!”

        “打电话!给楼上打电话,让所有人下来保护我!!”吴坤也跟着嚎了一嗓子,随后掏出了随身的手机:“报警!马上报警!”

        “你他妈傻逼了?!”二骆驼一把夺过了吴坤的手机:“刚才咱们的人也开枪了!报他妈什么警!”

        ……

        吴定远驾驶着汉兰达离开光耀集团的地下车库以后,只在主道上行驶了一小段距离,随即就拐到了一条没有路名和任何标识的小路上,同时在车内拨通了柴华南的号码。

        “喂?”柴华南的声音传来。

        “我失手了,吴坤的车防弹,而且身边跟了不少人,我没有硬干的条件。”吴定远在通话的同时,把车拐到了一处盘山路上,继续向前驶去。

        “伤人了吗?”柴华南闻言,声音低沉的再次问道。

        “应该没有,但我这边把事办砸了,估计吴坤的反应会更大。”吴定远说话间,把车扎进了山路边的一处树林里,同时打开内饰灯,扯开防弹衣看了一眼,此刻他中弹的位置,已经被子弹的冲力,打出了一块拳头大小的青紫色淤痕。

        “吴坤这个人,性格挺阴,你既然动了枪,下一步他肯定会把你盯死,最近你别动了,先把自己隐藏好。”柴华南开口回应了一句。

        “你不用担心我,现在的问题是,小东那边该怎么办?”吴定远点燃一支烟,十分犯愁的问道。

        “这一把事没把吴坤除掉,接下来就不好办了,你动吴坤,就相当于把咱们双方的矛盾摆在了明面上,下一步,他肯定会先把杨东的罪名砸实。”柴华南点燃一支烟,声音不大的回应道。

        “人保不住了?”吴定远使劲眨了一下眼睛。

        “小东就算真进去了,我也不会让吴坤过的舒服。”柴华南声音低沉,语气中那股由愤怒与无力交织的情绪,已经呼之欲出。

        “在没有伞的情况下,你想去跟光耀硬拼,可能会很难。”吴定远虽然已经尽量把话说得委婉,但仍旧体现出了不乐观的态度。

        “重要吗?”柴华南问道。

        “我这几天电话不关机,有什么需要,你随时找我。”吴定远叼着烟,同样声音不大的回应了一句。

        此刻柴华南的回应已经十分明确,自从他出狱以来,当年那些能用上的关系,都已经把柴华南当成了一个累赘和麻烦,如果当初老李不是因为账本的事亟待处理,估计也不可能跟柴华南走的这么近。

        时至今日,老李的态度同样很明朗,柴华南帮他处理了账本的事,他也伸了一把手,帮柴华南重新立起了聚鼎集团,双方已经互不相欠了,他绝对不可能在杨东的事情上,再去帮柴华南得罪人。

        如果单论在社会上的能量,聚鼎绝对不怕光耀集团,但是如果事情上升到官方层面,那么此刻的聚鼎集团,是处于绝对弱势的,尤其是随着社会文明的高度提高,和法制的逐步健全,这些社会团体如果没有足够的庇护,分分钟就得被列为打黑除恶的对象,或许稍微有一点踩线的地方,就稀里糊涂的混没了。

        此刻的吴定远心中,已经充满了阵阵担忧,因为他十分清楚,当年长锦集团在没有了官口支撑的情况下,落得了一个多么凄惨的下场,而且他更加了解的是,柴华南的性格,要远比于家人强硬得多,似乎在他的字典里,就没有“服软”这个词。

        ……

        与此同时,吴坤在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头脑空白了接近十分钟的时间,才逐渐捋清了思绪,并且情绪逐渐被愤怒所填满,咬牙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老吴。”很快,电话对面就传来了一个男声。

        “周所长,这么晚打电话,影响你休息了吧?”吴坤调整了一下情绪,温声细语的开口道。

        “没有,这才几点啊,你给我打电话,有事?”看守所的周所笑着问道。

        “也没什么大事,我就是想跟田勇通个话,你看方便吗?”

        “可以,你等电话吧。”

        “哎,谢谢!”

        吴坤道了个谢,随即挂断电话,过了大约三分钟左右,一个陌生号码就打在了他的手机上,吴坤刚一按下接听,田勇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大哥,你找我?”

        “我让你安排一个人去咬杨东,你办的怎么样了?”吴坤一句废话没有,直截了当的问道。

        “哎呀,你放心吧,就这么点小事,还能难得倒我吗,我已经办妥了。”田勇笑着回应道。

        “好,今天晚上,我就会安排关系过去提审,你马上再去确定一遍,这次审讯,必须让这个人吐口,杨东这边,咱们要追求速审!速判!”吴坤怒气冲冲的回了一句。

        “大哥,怎么这么急呢?”田勇微微楞了一下。

        “今天晚上,我遭遇枪击了!”吴坤提起此事,仍旧心有余悸。

        “啥玩应?柴华南那边干的?!”田勇听见这话,也跟着骂了一嗓子:“妈了个b的,这也就是我在里面蹲着,我如果在外面,肯定把他们连窝端了,送到西天去见佛祖!”

        “我给你打这个电话,不是听你吹牛逼的,今天安排人指控杨东的事,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一丝纰漏,你懂了吗?!”吴坤攥着电话,认真的吩咐道。

        “你放心吧大哥,我这边一点问题没有……哎!对了,你能不能再找一下关系,给我送一串佛珠进来啊,我现在闲着没事的时候,要是不盘手串,总觉得手里空落落的!”田勇二逼扯业的补充了一句。

        “你他妈要是觉得手空,就他妈伸到裤裆里搓篮子!我艹你姥姥个腿的,我差一点都让人一枪崩死了!你还有心思惦记手串呢?!”本就十分烦躁的吴坤听见田勇这个傻逼要求,嗷的骂了一嗓子,随即直接挂断了电话,气的胸口不断起伏:“我是真他妈服了,我当初这是在哪划拉了一群这些傻逼玩意呢?!”

        “杨东那边,你真准备运作了?”坐在沙发上的二骆驼看见吴坤暴跳如雷的模样,脸上的情绪没什么变化:“杨东的案子一定砸实,柴华南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他不罢休!我他妈还不想结束呢!”吴坤把手机往桌上一扔,目露凶光的看向了二骆驼:“柴华南不是觉得自己手下有人能拿枪吗,行啊!那咱们就也这么干他呗!这事你办,直接干死他!”

        “想好了?”二骆驼翘着二郎腿,声音依旧平稳。

        “咱们光耀集团扎在大l,本来就是为了给小白洗钱和创造利益的,如果不把聚鼎干倒,自己去坐在第一把交椅上,很多事也完全没办法操作,既然柴华南主动挑事,那我还惯着他干什么!”吴坤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好,这事我去办!”二骆驼闻言,直接从沙发上站起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