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江湖枭雄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四章 枪响在光耀集团

第六百四十四章 枪响在光耀集团

        看守所,杨东监室内。

        晚六点左右,随着看守所这边开饭,一个犯人直接端着餐盘,把米饭和一碟花生米,还有一碟炸刀鱼给杨东摆在了铺板上:“东哥,看守所里条件有限,我给你点了两个菜,你将就着吃。”

        “行,谢谢了。”杨东咧嘴一笑,接过了对方递来的塑料餐匙,自从他被签了刑拘之后,除了一次提审,再就没接见过任何人,虽然他入监的时候,也用身上的现金给自己存了监币,但基本上都没怎么用过,因为这一个监室里,本地的混子几乎全都认识他,全都争着给他订饭。

        “你跟我客气啥,以前在外面的时候,你不是也没少照顾我吗。”犯人咧嘴一笑,盘腿坐在了一边:“东哥,我这次的案子,估计得判个三五年的,但你肯定没啥事,等你出去的时候,帮我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呗。”

        “呵呵,行。”正准备吃饭的杨东听见这话,先是一愣,随后笑着点了点头,自从被捕之后,杨东心里也清楚,自己既然能够被吴坤用这种手段扣进来,而且柴华南那边,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消息递进来,足以说明,自己这次的案子,已经到了十分棘手的程度了,能不能出去,还真是个未知数。

        ……

        与此同时。

        光耀集团那边,吴坤在换了一身笔挺的西装之后,也带着曾经跟吴定远对峙的二骆驼等一行五人,一同走向楼梯间,乘电梯向地下车库赶去。

        “小白平时回国,不是都会在北J那边留几天吗,怎么这次没停顿,直接就回大L了呢?”二骆驼站在吴坤身边,随口问道。

        因为二骆驼本身就是上面给吴坤派来的人,跟他一样都属于光耀集团的绝对骨干,所以吴坤也没避讳的回应道:“这不是还有四五天,小白他爷爷就该举办六十六大寿了吗,他作为白家的长子长孙,肯定得出席,而且他这次回来,短时间内可能不会走,所以有的是时间去会朋友。”

        “怎么,他准备留在国内发展了?”二骆驼听见这话,有些意外的追问道。

        “不可能,小白他们这个圈子的人,你也都了解,全是一群背景不简单的太子爷,这伙人要是留在国内做生意,稍微取得一点成就,肯定会被人诟病,说是靠家里的背景起来的,而且对他们老子的影响也不好,所以他们的重心,还是得放在国外,他这次之所以回来,好像是因为国外的产业结构出现了问题,需要进行调整,他也就找了个借口,回国探亲来了,用小白的话说,就是大洋马骑够了,打算回来感受一下乡土气息。”吴坤笑着解释了一句。

        “操,人跟人真是没法比,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平均年龄还不到三十呢,却全都活成了天上的神仙,你再看咱们,都已经三十大几,眼瞅着快奔四十的人,还他妈成天像个打工仔一样,帮他们洗钱呢,他来个电话说回来了,咱们连饭都来不及吃,就得像个小拉拉一样,撅哒撅哒的去机场等着。”二骆驼听闻此言,无语的笑骂了一句。

        “你快知足吧,咱们能给这群人打工,就已经超越百分之九十九的普通老百姓了,你还不满足啊。”吴坤说话间,电梯门敞开,一行人迈步走进了地下二层的车库。

        “满足?你知道小白在北J买的房子,光是装修一个厕所就花了多少钱吗?三百万啊!我艹他大爷的!马桶、洗手台、淋浴这些设备,就能花几百万!你说!这还是人过的生活吗?”二骆驼微微摇头,跟在了一边。

        “这几年,国内的小明星,他都捧起来一堆了,花这点钱算什么,在他们眼里,钱就是个数字,不追求金钱的人,自然就得追求生活的质量,与他们相比,咱们这也就是活着而已。”吴坤一笑,在羡慕的同时,也不胜唏嘘。

        光耀集团的地下停车场,一共有两层,负一层是公共的停车位,而负二层则面积较小,同时也不对外开放,只供集团高层使用,外人根本进不来。

        一行六人在闲聊之间,已经走到了车位边上,二骆驼拽开吴坤的宾利慕尚,坐进了驾驶位,吴坤则坐在了副驾驶,剩下的四人,分别坐进了公司的两台宝马X6里。

        “嗡嗡!”

        随着宾利启动的声音在地下停车场回荡开来,三台车纷纷驶出车位,向出口方向驶去。

        ……

        地下车库负一层与负二层连接的出口处,一台捷达正安静的停在一个阴暗的角落当中,至少等待了三个小时。

        车内,张晓龙与汤正棉二人都套着匪帽,手上也戴着崭新的白手套。

        “哗啦!”

        坐在驾驶位的张晓龙检查了一下弹匣之后,将手枪上膛,同时将另外一把仿五四递给了汤正棉:“现在这个时间内,估计吴坤快下班出来了,等一会动手的时候,我扑吴坤,你掩护我。”

        “我的枪用的一般,省点子弹吧。”汤正棉把手枪扔在扶手箱边上,在脚下抄起了一把六棱木工锤,还有一把锈迹斑斑的三棱.刮刀:“一会我先动,等司机歇菜了,你再动手。”

        “好。”张晓龙微微点头,予以默认。

        “刷!”

        就在两人聊天的同时,不远处的地下二层车库出口,瞬间被灯光照亮。

        “能是吗?”汤正棉看见灯光,坐直身体问道。

        “准备吧,如果是,直接干他!”张晓龙拧动钥匙门,将捷达启动。

        “嗡!”

        随着引擎轰鸣,亮蓝色的宾利直接在通道那边露出了一个车头。

        “嗡嗡!”

        就在宾利露头的一瞬间,在不远处的一个车位上,一台老款的汉兰达轰着油门,极为粗暴的扎了上去,车身一横,直接将通往一层的出口堵了个严严实实。

        “滴滴滴!”

        宾利车内,原本就在开车上坡的二骆驼张嘴骂了一句,随后踩下刹车,开始按着喇叭催促起来。

        “刷!”

        随着宾利的车喇叭声音响起,汉兰达的车窗随即降下,一根枪管子直接从里面支了出来。

        “我艹!倒车!快倒车!”副驾驶的吴坤看见这一幕,声音极大的喊了一句,但是此刻在宾利后面的斜坡上,还停着两台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宝马X6,根本没给他们留出倒车的空间。

        “吭!”

        驾驶着汉兰达的吴定远隔着宾利的风挡玻璃,看清副驾驶的吴坤之后,微微挑了一下枪口,直接扣动扳机,巨大的枪声在地下车库之内,犹如一声闷雷,引发了无数车辆的鸣笛声。

        “嘭!”

        顺着枪口喷薄而出的大片铅弹,瞬间闷在了宾利副驾驶一侧的风挡玻璃上,留下了一片篮球大小的白色印痕。

        “啊!!”车内的吴坤在近距离看见子弹闷在眼前的场景,吓得身体本能间往后一样,嗷的嚎了一嗓子。

        ……

        随着吴定远开枪,坐在捷达车内的汤正棉登时一愣,向那边看了过去:“这他妈什么情况?”

        “在这个阶段,能对吴坤动枪的人,除了咱们俩,就只剩下柴华南了!”张晓龙看了一眼宾利被打成一片花白的风挡玻璃,直接将车挂挡,向出口方向驶去:“柴华南这个人,比我想象当中,更像个爷们。”

        “啥意思,咱们不干了?”汤正棉看着张晓龙的行车方向,皱眉问道。

        “吴坤的车防弹,咱们没有炸.药,留下也拿他没办法。”张晓龙语罢,捷达逐渐消失在了道路尽头。

        ……

        地下车库,二楼出口处。

        “咣当!”

        带着匪帽的吴定远看见自己一枪没干透玻璃,拎着雷明顿下车,撸动唧筒往前迈了一步。

        “你妈了个B的!”驾驶宾利的二骆驼看见吴定远下车,伸手就掏出了怀里的制式五四手枪。

        “别!别下去!我这个车防弹!”吴坤看了一眼被打出无数凹坑,但仍旧坚固的风挡玻璃,这才按着二骆驼的胳膊,如梦方醒的喊了一句。

        “吭!”

        吴定远下车后,用肩膀顶着枪身,对着吴坤一侧的风挡玻璃,再次闷了一枪。

        “嘭!”

        流弹横飞,宾利的减震都被巨大的推力打的忽悠了一下,虽然车身和风挡玻璃留下了无数凹坑与弹痕,但根本打不透。

        “咣当!”

        与此同时,后面的一台X6敞开车门,副驾驶的一个青年举枪就指向了吴定远这边:“艹你妈!把枪给我放下!”

        “哗啦!”

        吴定远退出弹壳,毫不犹豫的举枪。

        “吭!”

        火舌喷吐,成片的铅弹向青年所在的方向抛洒过去,登时溅起无数火星子,在宝马的车身上留下了一片密密麻麻的弹痕,那个青年也被吴定远这一枪吓的趴在了地上,不敢露头。

        “踏踏!”

        吴定远看了一眼自己连开两枪都没干透的宾利风挡玻璃,毫不犹豫的拎着枪向后退去。

        “你妈了个B!!”宾利车内的二骆驼看见吴定远连开三枪,大摇大摆的要走,当即咬牙暴喝一声,踩着油门就向他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