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医士无双在线阅读 - 第58章 调查

第58章 调查

        门卫老汉听不懂粤语,没想到中年人却能听懂本地方言,豪车名牌加身,也没有某些有钱人的臭脾气,苦笑着告饶,满口磕绊的普通话:“哎,我介就停辣里去……”

        陈老进了公园,安全不用担心,中年人马上去停车。

        护工瞅了一眼情况,也赶紧去停车了,率先插入了一个车位,闭了车门便紧追着陈老跑去。

        周一生看着这一幕觉得滑稽,关闭了系统界面,连忙侧头对爷爷道:“爷爷,陈老来了,那边呢。”

        周寿明瞥了一眼,神情中看不出悲喜,也仅仅是‘嗯’了一声而已。

        爷爷是老派文化人,对守约一事颇为看重,被人放了鸽子,心中自然有气。当然,对于陈老病例的热衷也是真的,只不过也没有太深的执念。

        你愿意让我看,我自然尽心尽力。

        却也不是说就要上杆子了。

        昨天爷爷让周一生将那些书籍资料收起来,便是拿得起放得下。

        周一生笑了笑,打算做一个和事佬……只看陈老与他儿子置气的模样,就知道爽约的缘由所在,陈老今天能来,恐怕已经很不容易了。

        老人在家的话语权仅限于生活方面的,遇到大事儿,老人早就跟不上时代了,后辈儿孙说的算,陈老能执意前来,恐怕在家没少撒泼耍无赖。

        周一生站了起来,迎着过去了:“陈老,您昨天怎么没过来呢?”

        陈老挤出一抹苦笑,着急在ipad上打字:“事出有因。”

        随即,他看向爷爷,目光诚恳,周一生会意:“那您自己给我爷爷说吧,我推你过去,咱稍微等会,等这波人结束,让我爷爷跟您说。”

        周一生将陈老推到义诊点旁边的花坛处,义诊队伍很长,不过眼看马上到了中午饭点,休息时间肯定能给陈老瞧瞧情况的。

        二人刚刚站定,护工与陈老的儿子都来了。

        陈老一指周一生,又横了自己儿子一眼,对方也就懂做了,连忙向周一生伸出手,客套的令人意外:“里就是揪老先森个孙吧?几我介绍一哈,我是陈噶利,我父亲是陈大然……”

        蹩脚的普通话,简直令人抓狂。

        可周一生听懂了吗?

        还真听懂了!

        要不是五年大学里有苏权这么个奇葩,土生土长的秦中人听这种‘广普’纯粹是听天书,鸡同鸭讲。

        陈老全名陈大然,面前的中年人就是他儿子的,名字也不叫什么‘陈噶利’,叫陈嘉利。

        老广大佛人,在秦中做建筑、建材生意。

        大佛,生产瓷砖嘛。

        陈嘉利来秦中很有些年头来,不过语言天赋几乎为零,四、五十岁年龄段的老广学普通话堪称无能。

        陈嘉利一番解释后,周一生知晓了陈老放鸽子的由来,倒不是家属不信任爷爷,而是‘张梦如方’以及早年的老病例都在他们老家大佛,放在秦中的病例都是近期的,数据不全。

        陈老是真心想让爷爷给好好看看,想把病历信息搜集全面一些。

        这两天陈嘉利正好在大佛处理私事,陈老一个电话,让他带病例和方子回来,可最终还是多耽搁了一天,这才导致了陈老放了鸽子。

        生意人很懂什么是语言艺术,明明第一次见面,三句两句将关系调解了极其融洽。

        “小兄弟,等会儿你可得跟你爷爷好好说说,真是对不住,我是真的事出有因,我爸几乎一个小时给我来个电话催我,可我也没辙啊,那边真的有事儿。”

        陈家人的态度这么诚恳,这事儿问题肯定不大。

        周一生点点头道:“没关系,咱们先等会儿,等上午义诊结束,让我爷爷给陈老看看。”

        陈嘉利笑呵呵得样子跟个弥勒佛似的,正要再客套几句,猛的抽了抽鼻子,连忙掏出手帕捂住口鼻,打了个喷嚏,不好意思道:“哎呀,在秦中这么多年也不适应,这边天气太干燥了,一回来就流鼻血,不像我们南方,湿润,养人……”

        陈老在旁闭目养神时,陈嘉利就言谈不休。

        令周一生意外的是……

        “南方中医大的张中建教授,是周老先生的师弟吧?”

        周一生真心懵了。

        他现在真要怀疑,方才是不是如陈老板所说的那样,真是因为病历的事情耽误了昨天的约诊,现在一口道出‘张大爷’的名讳,显然是经过调查的。

        即便现在是网络信息社会,两天查清一个人的信息,这手段也着实厉害了。

        有钱人都不是白痴,不调查清楚,人家凭什么相信周家诊所?相信爷爷?!

        此时再去看陈老闭目养神的模样,周一生就懂了,老爷子也是没辙,在儿子调查清楚之前,肯定不会让他过来,方才一切说辞,都是借口而已。

        周一生深吸一口气,强压着不喜……

        若非陈嘉利自己露出马脚,他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

        “是,张大爷是我爷爷的师弟,陈老板认识?”

        陈嘉利一副相见恨晚的模样:“哎呀,我认识张教授,张教授可不认识我,当初我也想过送我父亲去找张教授,不过张教授忙啊,遇到个什么研讨会……没想到在秦中,碰到张教授的师门了,而且还是师兄,这可是我们的运气了。”

        听他口花花,周一生是真有些不耐烦了。

        又客套两句,连忙找了个借口,回到了爷爷身旁,小声将情况介绍了一遍。

        爷爷倒是沉得住气,面不改色道:“情理之中,先义诊,他们的事儿中午再说。”

        虽说调查在前,但陈家人此时表现得态度,也足够诚恳了。

        整整一个小时,就在旁边干等,算是做足了理亏的架势。

        中午。

        义诊休息前,中医院安排的记者来了,拍照、采访,爷爷没露面,只是让镜头扫了一下横幅上的周家诊所四个字,接下来的路人采访就由中医院医务科的主任去安排,找了两个老病号,笑呵呵夸赞了中医院和周家诊所一番。

        忙完了采访,爷爷才向着陈老走去。

        陈老露出惭愧笑容,早在ipad上做好了文章,见到爷爷过来就点了播放:“昨日爽约,实在对不住,怪我这儿子,病例都放在了大佛,连天回去取来,耽搁了时间,周大夫不要介意……”

        等陈老说完,陈老板又跳了出来:“哎呀,周老先生,大人不计小人过,过错都在我,等今晚我做东,梁记海鲜的老板我熟,港城人,我们在秦中有一个同乡会呢。”

        爷爷早就听了周一生的赘述,对陈老儿子没什么好感,根本未曾理会,只是对陈老问道:“老兄弟这两天觉得怎么样?”

        陈老摇头,手写:“不好,胸闷……”

        话落。

        周寿明、周一生都愣住了,陈嘉利亦是错愕,紧张到不行。

        癌症患者稍有不对劲,就必须引起重视,病变在无声中进展,当身体出现反应状态被感知时,大多已经发生了恶化,对癌症患者来说,微弱的疼痛症状,都有可能意味着淋巴结转移!!

        爷爷连忙诊脉。

        周一生眼看系统升级完毕,A级人体扫描检测功能立即就甩了上去。

        可谁知,陈老右手未停,又让ipad发声:“被我这儿子气得……”

        这出大喘气,令人哭笑不得。

        陈老是真想表示歉意,否则也不会当着外人的面,指责儿子了。

        陈嘉利摸了一头冷汗,强笑道:“老爸,我都认错了不是?你看你把我们吓得,这事儿可开不得玩笑!”

        爷爷叹了一声,算是气消了,随之收回了手,向陈嘉利道:“病历信息拿来我先看看吧。”

        周一生也打算关闭系统。

        可令人没想到的是刚刚升级的系统功能,却给他带来了一份意外……